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79 狼人的秘密

那人露出雪白牙齒,端正清秀的眉目間卻好像籠罩了一層揮之不去的霾,仿佛蛇般陰冷,他的口氣略帶輕佻,說:“一個傭兵頭子?小事。”
  
  南宮遠博沉吟片刻,又道:“別把遠征軍得罪得太狠就行了。另外,如果有機會,把小鳥帶回來,但要做得干凈,明白嗎?”
  
  他的笑容更加詭異了,“明白。如果沒有機會,我不會出手的。”一個不是集團軍直屬的遠征軍地方師什么都不是,可紅蝎就不一樣了,即便南宮世家也不愿意和名列軍方前五的精英軍團正面對上。
  
  看著那人的表情,南宮遠博想要說什么,但又忍住,道:“需要什么資源,你盡管動用。我只要把這件事情辦成。”
  
  年輕人無聲地笑,“要不要把趙雨櫻一起辦了?”
  
  南宮遠博雙眉一皺,問:“你有把握?”
  
  “兩成,已經足夠。”
  
  “兩成?哼!”南宮遠博面有怒色,“好,就算那兩成機會實現了,你又有幾成把握事后瞞得過趙玄極?”
  
  那人笑道:“半成也沒有。但是對付趙玄極,不應該是伯父您的事嗎?”
  
  南宮遠博怒道:“我要是能對付得了趙玄極,就不是沂水候,而是幽國公了!”
  
  那人這才一副恍然模樣,說:“原來如此。好吧,那我就避開趙雨櫻。”
  
  “行了,都下去吧!”南宮遠博憤然拂袖,轉身進了里間。
  
  站在陰影中的那個男人一直半躬著身,直到南宮遠博的背影消失在門內,這才直起腰。他的禮數恭敬得太過夸張,都有些諷刺的意味了。
  
  房間里有一瞬寂靜。他忽然回頭,望向南宮凌等人,臉上仍是一張無聲的笑臉。
  
  南宮凌控制不住地打了個寒戰,本就沒有什么血色的臉上慘白如雪,勉強笑道:“嘯風堂哥,如果沒有其它事的話,我......我就走了。”
  
  男人緩緩點了點頭,南宮凌如蒙大赦,立刻行了個禮,匆匆離去,根本不敢回頭。
  
  南宮嘯風,南宮世家新生代第一天才,堪比四閥頂尖子弟,然而他的扭曲性格和天賦同樣出眾。這是一把雙刃劍,兩邊同樣鋒利,就連南宮遠博都曾經傷過手,如南宮凌這樣的小輩,平時寧可不要遇見這位堂哥。
  
  不過退到院子里后,南宮凌看著前方花棚上繁碩垂落的紫藤,露出快意之色。因為她知道,南宮嘯風既然動了,那么黑流城必將成為人間地獄,就讓那個還敢使用南宮姓氏的女人親眼目睹她帶去的災難吧!
  
  她更希望南宮小鳥會被私下處置掉,因為南宮嘯風最喜歡慢慢虐殺年輕少女。不過這個希望不大,南宮小鳥是南宮遠博的禁區,南宮嘯風性格再糟糕也不是笨蛋,不會去干真正犯禁的事。
  
  此際在秦陸一處紅蝎秘密基地內,一個年輕人正站在書桌前,平心靜氣,手提狼毫,用工整的蠅頭小楷抄著武經。每一個字都橫平豎直,毫不逾規,看著整齊端正,卻有點呆板,毫無個性。
  
  一幅長長宣紙,已經抄滿了大半,怕不有數千字。
  
  這時一名年輕女軍官走進,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句什么。年輕人的手一顫,筆尖一滴墨頓時落下,在紙面上留下一大塊污漬。
  
  “你是說,小鳥突然離開了?那幾個老頭子知道嗎?”他神色平靜,聲音卻微微有些顫抖。
  
  “從各種跡象看,他們此前應該都不知情,南宮上校很大可能是偷偷走的。”女軍官答道,眼中卻閃過一抹不易覺察的嫉妒。
  
  年輕人緩緩地說:“去查查,小鳥在離開前都干了什么。比如說,看過哪些書,查過什么資料,和誰聯系過,然后把結果告訴我。”
  
  女軍官應了,正想離開。年輕男子叫住了她,“把我的追風號準備好,一有消息,我馬上就出發。”
  
  女軍官嘴張了張,但是最終什么都沒說,退出房間。在關門前的一剎那,她忍不住透過縫隙又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見年輕人拿起那張密密麻麻寫了大半的宣紙,慢慢地、一角一角地撕得粉碎,女軍官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那張紙上無數工整之極的蠅頭小楷,每個字都是一個囚籠,用以鎖住他心中的那頭猛獸。
  
  而今,囚籠已毀。
  
  這些天,千夜總是有點心神不寧,無論處理公務還是修煉,不知從何而來的煩亂不一會兒就會打擾他的專注。
  
  公務方面還好,一切都順利地按照既定計劃推進著,沒有受到什么影響。修煉上就出了點小問題,玄曜兩篇的運轉效率大大降低,以致于上次征戰得來的精血有大半都被黑之書吸了進去。
  
  千夜找不到自己坐立不安的原因,只是心頭那片陰云,正變得越來越大。若非南宮小鳥那邊對大型原力法陣的破解一直有進展,千夜想要等著看最終結果,否則他或許會忍不住再次出戰,在鮮血和殺戮中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天下午,百無聊賴的趙雨櫻抓著千夜閑聊,千夜照例是心不在焉地應付著。
  
  兩人說著說著話題就轉到武學之道上。一到這種時候,趙雨櫻總是習慣性地自吹一陣,再把同一代的天才們貶低一頓。這套程序走完,她才忽然想起一事,問:“你現在也有九級了,怎么還沒有領域?”
  
  “領域?那不是戰將之后才會有的嗎?而且能夠領悟領域的戰將也是少數。”
  
  趙雨櫻當即搖頭:“那只是廢材們的說法。按正常標準,八級就該有領域雛形,九級領域成形。等到戰將再領悟領域,什么都晚了!”
  
  千夜苦笑,“你這是什么標準?”
  
  “趙閥的標準。”趙雨櫻回答得理所當然。
  
  千夜很是無語,問:“那在趙閥中,有幾人達到標準了呢?”
  
  “小四和我肯定是超過的,老二勉強達標。其他大概還有四五個人,不過潛力都差了點意思,還不如老二呢!”
  
  “也就是說,整個趙閥年輕一代也就七八個人?”
  
  “已經很多了,所以這標準挺寬松的。”
  
  整個趙閥年輕一代人數過萬,真正達標的其實只有三人,這就是趙雨櫻口中的正常標準。千夜只能搖頭,“我的天賦本來就一般。”
  
  “怎么可能?!你老姐我看中的人怎么會差。你的天賦形態相當獨特,看著就養眼,將來肯定很厲害,所以就算領域出得晚點也有可能。”
  
  聽到這里,千夜一陣心虛,他那所謂天賦形態就是安度亞的原初之翼,怎么可能出現相應領域?厲害倒是肯定的。
  
  “有些秘傳功法練成后就能夠自帶領域,但如果不是功法和修煉者特別契合的話,往往沒有天賦自然激發的強。你看,宋子寧的三千飄葉訣就是這種功法,只不過這小子比較幸運,天性和這門功法十分契合,能夠徹底發揮威力罷了。”
  
  說到這里,趙雨櫻用力在千夜肩膀上拍了一巴掌,豪氣地道:“不用擔心,有沒有天賦領域只是小事!等回趙閥,我去給你弄本太岳三神峰,怎么都能練個領域出來......”
  
  她突然蹙起眉,“你好像還在修兵伐決?那東西雖然沖級快,可……”
  
  千夜卻沒聽到趙雨櫻的問話,在她提起太岳三神峰的時候,千夜腦海中忽如一道閃電劃過,“青峰山!”
  
  趙雨櫻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山?”
  
  “你還記得前幾天說過,這一片區域的礦脈關鍵節點嗎?那里就是青峰山。”
  
  趙雨櫻也想起來了,“沒錯。可是那處節點不是在狼人領地里嗎?那頭大狗現在又有動靜了?”
  
  狼人的城堡和蛛魔有很大不同,最顯著的區別在于地基選擇,不是土山而是堅硬的巖石峰嶺。布魯多子爵的城堡就是典型狼人建筑,地勢險峻,有些地段根本就沒有路。
  
  對山地之王的狼人來說這根本不是障礙,他們普通戰士都能夠以原始形態如履平地般奔跑。人類戰士就不一樣了,普通戰士難以攀越險峰,重武器更是運不上去。
  
  所以當時千夜花了一整夜功夫偵察地形后,就果斷放棄了強攻,在關口留置兵力,將狼人城堡的對外通道封鎖。他原本準備把蛛魔伯爵東部領地全部平定,再來解決成為孤軍的狼人。
  
  千夜站起來在房間里轉了兩圈,皺眉道:“我有種不太好的預感,仿佛有什么事情正在發生。這種事態不受控制的感覺很煩人,所以我不想等了,先把狼人領地打下來,勾連起所有特殊節點,看看我們腳下這片土地究竟藏著什么秘密。多知道一些,才能決定接下來應該怎么做。”
  
  “早做打算也好,你準備怎么打?”
  
  “斬首!我一個人過去。”
  
  趙雨櫻點了點頭,道:“也行。不過你最好多等一天,我剛剛改裝了一輛新的機車,正好可以用上。小鳥也有出力哦!”
  
  “新機車?還是里面藏了大量炸藥的那種?”千夜臉色有些難看,無論是誰,也不會愿意屁股底下坐著一堆炸藥。
  
  趙雨櫻干笑幾聲,“放心啦,老娘的特制炸藥,只要不是用機關引爆,你即使拿槍打也不會爆炸的。”她看了看千夜臉色,立刻拍胸脯保證,“這次車上的機關我會全部給你說清楚的!”
  
  一天之后,千夜就拿到了全新的機車。
  
  這輛黑紅涂裝的機車比前一輛更大更重,外型也更加夸張。可想而知,這個機械大家伙的性能也必然有所提高。油箱蓋上方照例繪著趙雨櫻的張揚頭像,但是兩側卻多了兩只金色小萌鳥。
  
  千夜盯著異化成這個模樣的工匠標記,一陣無語,抬頭看看得意洋洋的趙雨櫻,和一臉期待的南宮小鳥,最終還是上了機車,離城而去。
  
  狼人領地關隘外的暗火營地已經擴展成了一個團的規模,隨著其它地方戰事結束,除了黑嶺和峽灣駐兵不動,機動戰斗單位幾乎全部集中到這里來了,借助數門重炮,牢牢扼守住了這段狹長通道。
  
  目前營地的指揮官是段浩和祝無涯。
  
  暗火雖然還沒取得獨立師序列號,但遠征軍總部顯然已經默許第七師被取代。軍方驛路一直很正常地在傳遞各類公文和軍情,哪怕黑流城剛被暗火占領的那一周,也沒有中斷過。
  
  而前不久,除了第七師的半年度糧餉和黑暗種族獵殺賞金正常下撥外,一批配發軍火也一起隨著浮空艇運到。這些武器比起暗火自有裝備差多了,但這是一個強烈的信號,清晰表明了遠征軍總部的態度。
  
  于是整編了第七師的暗火前所未有地穩定下來,無論是黑流城戰區還是西征新開拓的區域,各地的運轉效率都很高,投降的軍官們也漸漸沒了異心。
  
  千夜在段浩和祝無涯的陪同下,登上前沿陣地觀察狼人關隘。
  
  那是兩座屏風似的山峰,中間只留下幾十米寬的空隙,而且這條天然通道地勢傾斜向上,易守難攻。
  
  狼人在通道盡頭修筑了堡壘般的工事墻,完全將通道封住。那些墻體的位置設計很巧妙,從外面用重炮轟擊,就會發現炮彈需要穿越重重天然山體屏障,很難直接命中目標。
  
  段浩遞過來一個望遠鏡,“千夜大人,這幾天那些奇怪的東西越來越多了。您看看!”
  
  PS:明天要出差,今晚多寫八百字。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