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81 狼人的榮光

女人指尖突然彈出幾片鋒利指甲,山地鱷堅硬如巖石的鱗甲如紙片似的被剖開。她看了看傷口內部,果然里面全是枯萎的血肉。
  
  她再撥了撥山地鱷致命傷處的平滑切口,“吸血刃?越來越有意思了。你......會是那個比夜瞳更強大的原生種嗎?”
  
  女人站了起來,向周圍望了望,目光就落在另一頭山地鱷的尸體上,然后又是下一頭。她站在原地未動,目光卻似乎可以不受任何阻礙,肆意穿透山地林木,找到自己想要看的東西。
  
  片刻后,她的目光望向布魯多子爵領,于是整個人漸漸模糊。一陣山風吹過,消失無跡。
  
  通向子爵城堡的這片山林保持著相當原始的面貌,只有一條破爛大道通向關隘,但這并不意味著周邊沒有居民。
  
  千夜前進了一會兒就發現,通往城堡的道路上散布著大小數個狼人部落,那些部落戰士就是城堡外圍的拱衛,也是他的障礙。
  
  千夜心中浮上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好象自己忽略了什么事情。他索性停步,躍上一棵筆直穿云的杉木,眺望著展開在眼前的狼人子爵領核心區域。
  
  狼人,勇士......等等,原來,應該是這樣!千夜忽然意識到,暗殺或許并不是最好的辦法,殺掉布魯多可以瓦解狼人最強大的武力。但事后要完全占領,壓制反抗還得花不少力氣。
  
  或許他能夠選擇另外一種方式。
  
  這里的狼人崇尚純粹的原始武勇,作為子爵,布魯多肯定是周圍一帶最強的戰士。既然是最強,那么按照狼人的傳統,在戰斗中他會是沖在最前方的那個,并且接受任何來自正面的挑戰。
  
  千夜決定改變接下來的戰斗策略。
  
  片刻后,森林深處突然響起一聲凄厲的狼嗥。聲音遠遠傳開,很快就有數聲長嗥回應。這是示警!轉眼之間整座森林都被驚動,憤怒的嗥叫聲此起彼伏。
  
  一頭年輕的狼人戰士發出回應的嗥叫后,向著同伴最初示警的方向沖去。但他沒跑兩步,就看見面前出現了一個年輕的人類男子。
  
  狼人戰士幾乎是不假思索地撲了上去,張口狠狠咬向對手的咽喉!在他的預想中,這一口肯定能夠咬斷這個入侵者的頸骨。
  
  然而這人類男子只是隨隨便便地伸手,年輕狼人就發現自己的咽喉已被扼住。對方的手如同鋼鑄,任他如何掙扎都沒有絲毫放松。
  
  千夜對手上這頭年輕狼人沒有多大興趣,對方雖然也有五級了,但仍然是在靠本能戰斗,根本沒有受過系統且職業的格斗訓練。這樣的水準,人數就是再多在千夜面前也是根本無用。
  
  看起來這些狼人們并不知道這一點,不過千夜很快就會讓他們明白其中的差距。
  
  千夜手上微微加力,喀嚓一聲捏斷了年輕狼人的頸骨,然后手一松,讓他滑落地上。那頭狼人還沒有立刻死去,但是如果沒有得到及時救治,很快就會停止呼吸。
  
  千夜再度在森林中開始奔跑,山林的復雜地形是狼人的主場,也是千夜的主場。他突然加速,迅速追上一個狼人巡邏小隊,和他們并肩奔跑。
  
  突然出現的人影把狼人嚇了一跳,短暫慌亂后,戰士們看清眼前是個人類,一頭黑毛狼人立時咆哮:“入侵者!低賤的人類!撕了他,吃了他!”
  
  數頭狼人應聲向千夜撲去,然而千夜上前一步,身形如電,已自眾多狼人中穿過,出現在黑毛狼人面前,東岳簡簡單單地橫掃,將他自腰部斬為兩段。對于打算吃掉自己的敵人,千夜向來沒有手下留情的習慣。
  
  黑毛狼人很可能是這個小隊的隊長,遠比其它狼人高大和強壯,卻在千夜劍下一招都擋不住。可是狼人戰士們毫無懼色,依然狂嗥著發出警訊,同時前赴后繼地撲向千夜。
  
  千夜平舉東岳,手腕一振,劍鋒處陡然幻出數道劍影。剎那之間,所有狼人全部腹部中劍,慘嚎著倒下去,沒有一人能夠再站起來。
  
  千夜徐徐收起東岳,對面前倒了一地的狼人戰士扔下一句話,“如果布魯多是個真正的勇士,就出來迎戰,別只派你們這些廢物來送死!”
  
  說罷,千夜從容地自狼人中走過,消失在森林深處。
  
  沒多久,一頭棕色毛發的高大狼人出現在現場。受創的狼人們把千夜的話轉述,他先是一驚,隨即勃然大怒,仰天發出長長的嗥叫。
  
  千夜還沒有走遠,聽到了這聲挑戰意味十足的狼嗥,當下就是一聲冷笑,返身迎戰。
  
  片刻之后,棕毛狼人幾乎整個嵌到了一棵古樹里,長長的舌頭垂在嘴邊,都無力收回去。他兩只手臂完全變形,身上不知道斷了多少根骨頭。此刻他的眼睛中不再閃動兇光,有的只是深深畏懼。
  
  千夜就站在他面前,淡淡說:“戰斗的時間還沒有趕路的時間長。”
  
  說罷,千夜把擱在狼人脖子上的東岳收起來,轉身離開。
  
  不知為什么,剛邁出幾步,千夜忽然感覺有些許不自然,好象有一雙眼睛在什么地方注視著他。他下意識地用真實視野掃了一下周圍,只在遠方發現一些微弱的黑暗原力反應,那種偏熾烈的氣息應該是正在往這邊趕來的狼人戰士。
  
  而那縷感覺轉瞬既逝,再也捕捉不到了。
  
  千夜不再耽擱,很快奔出數公里,又放到了整整一個小隊的狼人戰士,然后飄然離去。
  
  隨著傷亡增加,漸漸狼人們開始意識到,他們生存立足的這片廣袤山林已經變成天然獵場,只不過這次獵物和獵人的角色轉換,那個突然出現的人類是獵人,整個子爵領的狼人都是獵物。
  
  子爵城堡內,布魯多正在大廳里來回疾走,喉嚨中不斷發出憤怒的低吼,已經有一張桌子和好幾把椅子在他的利爪下被撕得粉碎。
  
  “一個該死的人類,居然敢這樣侮辱我,侮辱這片領地上最強悍的戰士!”
  
  大廳里的狼人們都帶著畏懼,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勸說憤怒的子爵。只有始終坐在陰影中的那個人類女人說:“布魯多,冷靜!你不僅僅是強悍的戰士,更應該是睿智的領袖。憤怒解決不了問題。”
  
  她的聲音很輕,但是狂怒中的狼人子爵卻偏偏聽到了,他連續打了幾個響鼻,終于勉強壓下怒火。
  
  布魯多驀然回頭,盯著女人,一字一句地說:“可是他在挑戰我,在我們狼人傳統的獵場發出挑戰!我怎么能不出戰?”
  
  “作為戰士,你應該出戰。但作為領袖,你不能中了他的圈套。狼人的榮耀此前被血族利用的還少嗎?為什么還要被人類激怒?”
  
  “那我應該怎么辦?!”
  
  “派出最精銳的戰士結隊進入森林,殺掉他,或者是抓住他。既然那是個人類,體力會是他最弱的一環。你有數量眾多的戰士,不要怕犧牲,拖死他!”
  
  布魯多臉色陰沉,鼻中呼呼噴著仿佛要燃燒起來的熱氣,但開始思考。
  
  從他面前的窗戶望出去,可以看到不遠處一座小山丘頂上聚集了上百名狼人戰士。一個高大狼人正站在眾人面前,用力揮舞手臂,大聲吼叫著。
  
  那個狼人展示著自己的原始形態,一身發亮的深棕色毛發,身軀高大健壯,比在場的大多數狼人都要強悍。
  
  他刻意露出自己身上幾道巨大的傷疤,對下邊的狼人戰士們咆哮著:“我們是狼神的后裔,我們血脈中每一滴血都是為了戰斗而生!卑賤陰險軟弱的人類只配當食物!現在竟然有一個人類敢來挑釁我們,兄弟們!這是恢復古老榮光與傳統的機會,跟我來,去把他抓住、撕碎、擺上餐桌!”
  
  棕毛狼人的吼聲中附帶著嗜血效果,刺激得狼人戰士們也開始興奮嚎叫,紛紛現出狼人形態。
  
  布魯多臉色很是陰沉。棕毛狼人是他的叔叔,向來是崇尚古老榮光的狂熱分子。
  
  古老榮光是狼人中最激進的一派,主張恢復狼神在神話時期七塊“圣地”大陸的統治,并且把其它神之榮光外的陸塊全部毀滅。
  
  他們不光視人類為食物,視血族為不可共存的世仇,同時還認為魔裔陰險、蛛魔進化不完全,至于四大種族之外的其它小種族,則統統被他們劃入雜種的行列。總而言之,在古老榮光派眼中,世界全都是敵人。就連其它派系的狼人也有可能被劃入敵人行列。
  
  這樣極端激進的思想,就連恪守傳統的布魯多都難以全部接受。然而越是在下層狼人中,古老榮光派的支持者就越多。
  
  看著棕毛狼人漸漸把年輕狼人們的情緒煽動起來,布魯多忍不住皺眉,就想要出面阻止。
  
  他的手臂忽然被拉住,女人不知何時走到他身邊,也向外面望著,輕輕道:“這樣不是很好嗎?犧牲就不需要算在你的頭上。”
  
  布魯多心中掙扎,最終還是沒有把女人的手拿開。
  
  千夜隱藏在一株古樹的繁茂樹冠里,透過四象瞄準鏡看著山丘頂上那瘋狂咆哮著棕毛狼人。距離雖然有些遠,但野風正好是往這個方向刮來,狼人咆哮在山地中回蕩、傳遞,斷斷續續飄進千夜耳中。
  
  “人類......食物統統撕碎、吃掉......狼神!必將統治世界......”
  
  棕毛狼人說的大部分是黑暗國度通用語,其中有幾個發音最為激烈的名詞卻更像狼嗥,應該是狼人的部落語。不過那幾句話被狼人不斷重復,千夜終于有點猜到意思了,露出略帶譏諷的嘲意,原來是古老榮光派。
  
  他慢慢壓下扳機,鷹擊獨特的聲線劃破天空,棕毛狼人應聲而倒。
  
  千夜躍上樹冠頂端,從容把鷹擊背到身后,然后對著那些幾乎憤怒到沸騰的狼人們比了個中指,就躍入森林,消失不見。
  
  狼人子爵站在窗前,全身都在顫抖。千夜那個中指,是沖著他來的。當著眾多戰士面,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再退縮。
  
  布魯多堅定地推開女人,躍出窗戶,仰天發出長長嗥叫,隨即就以驚人的速度追了下去。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