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84 咫尺危機

在如此大膽的話語面前,千夜終于保持不住淡定的神色,愕然,“現在?”
  
  “為什么不呢?”
  
  千夜已經無語了,半晌才道:“這里的環境,似乎不太合適吧……”
  
  暮色有趣地笑,手捏了捏千夜的臉,然后向下伸去,輕撫著他的胸膛,“別嘗試了,是不是感覺到原力象冬天的河水,都被凍住了?這就是冰錮之血的作用,別說你,就是嘉德伯爵也休想在這種狀態下掙脫。除非……你還有什么……秘法?”
  
  嘉德伯爵?那可是黑暗種族伯爵位階中的最高等級。
  
  千夜垂下眼睛,他的黎明原力確實如陷泥沼,幾乎不能流動,普通血氣沉在心臟深處毫無反應,紫色血氣則縮進能力符文像要冬眠,可帶著原初之翼的暗金血氣只是稍有滯緩而已。
  
  然而暮色最后那句似玩笑似試探的低喃卻讓千夜驀然警惕,心頭掠過一陣極度危險的感覺。他幾乎立刻放棄了想用瞳術反抗的嘗試,同時,也想起來了!
  
  這個女人,總讓千夜感到似曾相識,原來并不是錯覺。他見過她!離開安度亞那個失落世界時,走出光門后第一個遇見的敵人就是她。
  
  當時安度亞給千夜的那滴源血作用尚未完全失效,在虛空閃爍的高運動中,千夜不能肯定暮色是否看清了他的模樣。但兩人在這個地方,以這種方式相遇,要說背后沒有某種目的,誰也不會相信。關鍵只在于,她究竟想干什么?還有,她知道了多少。
  
  暮色見千夜沉默著,輕輕拍了拍他的臉,“乖乖的,別東想西想了。再拖延時間的話,我可會改變心意哦。”
  
  “然后呢?你會放我走?”千夜問。
  
  暮色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出聲來,愉快地道:“可以考慮!”
  
  “你剛才說要給我初擁……”
  
  暮色雙臂環住千夜的頸項,側過頭看他,眼前是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睛,如水晶般澄澈剔透,從中能夠看見自己的影像。
  
  兩人就這樣對視了一會兒。
  
  暮色用自己的臉頰蹭了蹭千夜的面孔,說話吐氣幾乎全都吹進了他耳中,“我不喜歡只知道俯貼耳的沒用男人,一點意思都沒有。我喜歡強壯的,危險的,刺激的……”
  
  她松開雙手,向后退了幾步,道:“看來今天真不是一個合適的日子。你現在還不夠強大,不過可以再給你一點時間。我期待著,別讓我等太久。”
  
  千夜轉過身靜靜注視著暮色,這個性格兩極分化嚴重,言行變化多端女人說的話,其中可信程度有多高,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
  
  至少千夜可以肯定,一開始這個女人是真的想要初擁他,卻不知為何忽然中途改變了主意。這其中的原因,當然不會是突善心。
  
  暮色輕盈地躍起,身體在空中滑翔了數米,站上大樹一根橫枝。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回過頭,伸手向千夜一指,比劃了一個射原力手槍的動作,“對了!如果你成為我的男人,我不介意幫夜瞳一次。”
  
  夜瞳!這個名字已經很久沒有聽到了,被這樣突然提起,立時在千夜心中激起波瀾,以致于臉色都有了不同尋常的變化。
  
  哪怕是最微小的異樣也逃不過暮色的眼睛,她的笑容中忽然就多了點讓千夜膽戰心驚的味道。就像兩人一直在下一局覆蓋了盤面的暗棋,對弈到現在,終于被暮色窺見了他的底牌。
  
  “我走了,好好變強啊,小男人!”暮色用力揮揮手,身影一陣模糊,瞬間已出現在遠方,再幾個閃爍,就此不見蹤影,根本沒給千夜問的機會。
  
  千夜默默站著,忍下了叫住她的沖動。
  
  暮色的出現,在千夜心頭壓上了濃重陰影。這個血族女人戰力之強遠斯圖卡,就是趙雨櫻遇到了她,也輸多贏少。
  
  現在回想起來,一開始千夜就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踏進了暮色的領域,若不是她想要無損拿下他,用不了幾招就可以結束戰斗。千夜能選擇的只是依靠暗金血氣和原初之翼的力量,不被冰錮之血完全控制,從而不讓自己活著落入她手中。
  
  然而具有這樣力量的人,在血族中已是大貴族身份,為什么會專門沖著他來?千夜想到自己身上的秘密,不由深吸一口氣。
  
  如果這個血族女人是當初參與爭奪黑翼君王寶藏的一員,那么或許某些危機已經不遠了。但是,此事和夜瞳又有什么關系?聽暮色話里的意思,似乎夜瞳現在也正處于某種危險之中。
  
  砰的一聲,千夜重重一拳砸在身邊古樹上,兩個成年人都合抱不過來的樹干頓時坍塌了半邊,而他的手指背上也裂開一道深痕,鮮血一滴一滴掉落土中。
  
  千夜忽然現,就算他看到了危機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但是現在的他,什么都做不了。原本收伏布魯多的成就感,就此蕩然無存。他甚至說不清楚,那種無能為力、復雜而煩亂的心情,是由于自己的命運,還是為了夜瞳的處境。
  
  不知站了多久,千夜長出一口氣,向著青峰山方向奔去。無論即將生什么,都要把眼前的路走下去,千夜從來不是輕言放棄的人,否則他的一生早就中止在那個燈塔小鎮。
  
  青峰山下,鋒牙部落依舊存在,然而整個聚居地儼然如臨大敵。木屋里的狼人們全部撤到了山洞里,還在半山腰處筑了一道矮墻,架起數座石砌的箭塔。
  
  當高奔跑的千夜出現在視野中時,一聲長長狼嗥響起,數以百計的狼人戰士從山洞中沖出,奔到了自己的戰斗崗位,嚴陣以待。
  
  千夜對那些戰士視若無睹,一直逼近到矮墻外數十米處方才站定,掃了一眼一觸即的戰陣,冷冷地問:“族長呢?他還想要等到什么時候?”
  
  狼人們頓時一陣騷動,有許多忍不住咆哮起來。然而此刻千夜身上清晰地散出一種讓他們本能畏懼的氣息,那是來自于強者的威壓,就是最暴躁的狼人也不敢貿然沖上去。
  
  左邊的防線突然向兩邊分開,老族長在幾個強壯狼人的護衛下走了出來。他擺擺手,讓族人們留在原地,自己獨自走到千夜面前,緩緩地說:“年輕而強大的人類,您這樣的出現方式,似乎不是很合適。”
  
  “尊敬的族長,您這樣端著姿態也不是很合適。我的耐心正在消失,現在,就請給我一個確切的答案。”
  
  老族長臉色陰沉,“這是對鋒牙部落的威脅嗎?”
  
  “我從不威脅,只陳述事實。”
  
  “鋒牙部落擁有兩百名勇敢的戰士,每個戰士都做好了流血的準備。”
  
  千夜冷笑,“你的意思是,想要所有戰士都流光鮮血?”
  
  老族長頓時一窒。
  
  “在你做出決定前,有個消息或許應該知道,布魯多已經準備投降了。”
  
  “恐怖的紅布魯多?”鋒牙的戰士們頓時起了一陣騷動。
  
  他們也算是狼人子爵的領民,布魯多的恐怖,早已深植在每個狼人的心底。而這樣一個可怕人物,居然也將臣服于這個年輕的人類?!
  
  狼人們這時才終于能夠正視千夜的實力,在此之前,他們總不由自主地有些輕視,僅僅因為對方是人類。
  
  老族長的面容似乎剎那間蒼老了許多,他絲毫不懷疑千夜話語的真假,這是一個稍稍打探就能驗證的消息。何況老族長知道,布魯多封鎖了前面的山道,可千夜還是出現在了這里,就足以說明一切。
  
  他回頭望了一眼身后的族人,戰士們大多神色茫然,看著自己的族長和引導者,眼中滿是單純的信服和等待。老族長的目光落在稍遠處,防御工事線后面,是孩子和女人們所站立的地方。
  
  最終老族長收回目光,注視著千夜苦笑道:“似乎我們沒有其它選擇了。”他慢慢在千夜面前單膝跪下,將手中代表族長身份的權杖高舉過頭,舉到千夜面前。
  
  千夜接過權杖,又交還給老族長。
  
  在黑暗國度中,這簡單的一接一還,就是表示臣服的儀式,象征著效忠和領主授予權利的過程。從這一刻起,鋒牙部落就算是千夜的附庸了,當然這是以黑暗國度的規則而言。
  
  “帶上幾個人,跟我去青峰山看看。”
  
  老族長頓時猶豫起來,“那是我們先祖的安息之地。”
  
  千夜淡淡地說:“幾百年前,那里什么都不是。而現在,如果不是我趕走了斯圖卡,那里也不會是你們的。”
  
  老族長嘆了口氣,叫了兩名族中長老,隨著千夜登上青峰山。峰頂的天然平臺,還有原力陣列殘留的痕跡。千夜只在那里轉了一圈,就走向曾被血族們占據的山洞。
  
  當初留守的血族都集中在外面兩層石廳,千夜來去匆匆,解決掉他們之后,并沒有繼續深入,現在才有余瑕仔細觀察。
  
  最外面的石廳完全空蕩蕩,從第二層開始,兩側石壁上,開鑿出一個個空槽,許多空槽里放著厚布包裹的尸骨,千夜一路走到最里間,現這樣的尸骨居然大約有上百具。
  
  這是狼人的習俗,會將部落里最重要人物的尸體保存起來,置入先祖墓地。而大多數狼人死后,尸體則被拋入山谷,回歸大地。
  
  鋒牙部落的先祖墓地中保留著如此多數量的尸體,顯然他們的歷史比千夜想象的要悠久,或許在遷移到這里來之前,這個部落的起源還能夠追溯到千年戰爭的時代。占據了此地的血族們沒有褻瀆狼人先祖的尸體,一切都維持著原來模樣。
  
  站在狼人先祖墓地,千夜忽然有種無法言喻的奇異感覺,身體內無論黎明原力還是血氣,都隱隱躍動不安,似乎是在呼應著什么。
  
  千夜雙瞳泛起隱約藍色,向四周望去,頓時現這里的原力似乎比外面要濃郁得多。絲絲縷縷的黑暗原力正不斷從洞壁中滲出,其中有一些居然還會被狼人的先祖尸骨吸入。
  
  ps:恭喜醉龍晉白金盟主,蕭遠山晉黃金盟主,感謝阿楠系列又添一盟主,還有許許多多這些天堅持給俺投票的讀者們。最近的上班時間似乎變成了一周七天,每天十五個小時以上。
  
  不過,每當深夜終于能坐在電腦前,打開永夜頁面,看到大家的留言和投票記錄,俺就會覺得,沒有不堅持寫下去的理由。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