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85 黑暗中的匍匐者

千夜心中微微一動,狼人祭祀先祖之法果然有奧秘在。。然而真正有價值的,卻是從洞壁中滲出的黑暗原力,難怪那些血族會選擇這里設置原力陣列。
  
  千夜沒在原地多停留,繼續向深處走去。這里原本就是天然洞穴,一路蜿蜒朝下,大約深入至山腰處才到盡頭。狼人修整出五層石廳做為先祖墓地,只占了其中一小段分支,再進去的甬道保持了原始模樣。
  
  越往深處走,那種感覺就越強烈。現在千夜能夠清晰感到,自己的血氣和原力在與冥冥中什么東西產生著共鳴,看來這片土地下確實隱藏著秘密。
  
  千夜轉向老族長,問:“這一帶有什么特產嗎?比如說礦石之類的。”
  
  老族長搖頭道:“沒什么特別有價值的東西。如果說出產,森林中麋鹿的腺體和不遠處湖泊里白魚的脊骨,都能夠做原力媒介材料,或許是最貴重的了。哦,丘陵上還有一些野生藥材,不過都不算特別珍稀。”
  
  “那當初鋒牙為什么會選擇這塊地方定居?”
  
  旁邊一名狼人長老嘆了口氣,答道:“因為這塊土地貧瘠到沒有人愿意要,所以才給了鋒牙。與斯圖卡伯爵核心領地上的那些部落相比,我們不但是外來人,也是后來者。”
  
  千夜點了點頭,沒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就沒有話語權,這種利益分配方式甚至說不上有錯。他道:“等局勢穩定下來,我可以給你們換一塊地方。”
  
  “換哪里?”狼人長老立刻警覺起來。
  
  老族長卻苦笑,“不管換哪里,都不會比這里更差。”
  
  狼人長老一想也是,就不再說什么了。
  
  千夜看到這里已然確認青峰山存在異常,他對勘探礦脈并不熟悉,也沒有靠自己去溯源的想法,當下再掃了一遍周圍環境,把原力異動的情況記在心中,就招呼狼人們返回地面。
  
  “我先走了,等外面局勢穩定后,我會派人過來,帶你們去新的領地。在這段時間里,部落的人最好不要外出,免得和我的戰士發生沖突。”
  
  老族長答應了,千夜就沒有多作停留。歸程比來時快得多,那些山地鱷暫時還留在原來區域,沒有明顯向外擴張的跡象。千夜憑著熟悉地形,迅速繞過關口,直接回了暗火營地。
  
  他剛到沒多久,衛兵就來報告說營外有個女人,指名要見千夜,自稱是子爵的使者。
  
  “女人?”千夜不意外布魯多在規定時間內做出了決定,卻沒想到這個傾向保守的狼人居然派來的是一名女性使者。
  
  他走進待客的營帳,果然看見一個女人端坐在椅子上,背挺得筆直,雙手稍稍交叉放在膝蓋上,靜靜等待。她說不上有多美麗,但是眉眼很清秀,蒼白的臉上透出些許病態的柔弱。
  
  女人聽到腳步聲轉過頭,然后站了起來,行了一個帝國的見面禮,說:“您就是千夜大人吧,我代表布魯多子爵,來商談歸降事宜。”
  
  千夜走到主座,抬抬手示意她也坐下,沒有馬上開口,而是把這個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在他的真實視野下,她暴露了不少秘密。
  
  這個女人確實是人類,不折不扣的人類,至少千夜看不出來她的血脈有什么異常。但是她身上流轉的全是黑暗原力,沒有一點黎明原力存在。
  
  這就有點意思了,在這個女人身上,幾乎顛覆了黎明和永夜兩大陣營所掌控原力的基礎規則。
  
  人類天生就是黎明生物,可與其他種族相比,算得上兼容并蓄。有些人秘法晉階或天賦覺醒后會帶有黑暗成分,有些人則為了追求更強大的力量,會去修煉黑暗原力。
  
  然而這畢竟是少數,況且他們中很多人到了最后仍不可避免地被黑暗侵蝕,身體發生變異。但是這個女人體內完全是黑暗原力,卻能保持住人類的外貌,就連千夜的真實視野都看不出異常。
  
  “布魯多會派一個人類來當他的使者,確實很讓人意外。”
  
  女人淡淡地說:“也不算特別意外吧?何況我若不是人類,怎么能如此順利地見得到您呢?前面的那道防線就不好過。”
  
  “布魯多在狼人中應該偏向于傳統一派,他為什么會相信你?”
  
  “這是個秘密,請容許我稍作保留。”
  
  千夜搖頭,“不,這關系到我是否應該信任你,信任你是否真的能夠代表布魯多。如果你不肯說,那么就回去吧,讓他親自過來解釋。”
  
  女人臉色微冷,“千夜大人,您這是下定決心要和子爵開戰嗎?我們還有上千名驍勇的戰士!”
  
  “我連伯爵都打跑了,還在乎一個子爵?事實上,我愿意坐下來談,是因為就個人而言,我比較欣賞狼人直來直去的風格,所以,如果你坐在這里的目的,是打算靠些無謂的口舌來多爭取點利益的話,現在就可以走了。”
  
  千夜的聲音不高不低,卻帶著不容質疑的強硬。
  
  女人神情一滯,然后放軟了聲音,神色有些幽怨,“千夜大人,真是一點不懂得憐香惜玉。”
  
  “你還沒那么漂亮。”
  
  女人怔住,然后苦笑道:“您......還真是......直率,一點不留情面。”
  
  “情面這種東西,給別人的多,自己就少了。所以我的情面,從來都只給親近的人。”千夜語氣更加冷淡,“你已經浪費了我不少時間,就到此為止吧。”說罷,就準備站起來。
  
  女人嘆了口氣,說:“好吧,布魯多子爵的底線是,保持斯圖卡伯爵治下同樣的權利和地位。如果您能夠承諾這一點,那么他就投降,否則的話寧可血戰到底。”
  
  千夜冷然道:“這個沒有問題,我當時給他的就是這個條件。不過你回去帶句話,希望子爵也要知道,就算血戰到底,對我造成的損失也在可承受的范圍內。但是他和所有狼人都會死,所以,不要再用戰爭來威脅我!”
  
  女人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戰,千夜身上流溢的殺氣宛如實質,她竟然感到肌膚都有些隱隱作痛。
  
  她勉強微笑,“那這就算談成了。另外還有一個小小的請求,對外,布魯多子爵需要名義上的**,不然難以壓服領地內的一些人。”
  
  千夜點頭道:“可以。不過他的領地會換個地方。”
  
  “更換領地?”女人一驚,警惕地注視著千夜。
  
  “他現在的領地太靠近邊界了,我會在伯爵領附近找一塊土地給他,供所有狼人部落居住。要知道,東邊將來會正式劃入人族控制區,如果有狼人公然生活,我在帝國那邊也可能會有些麻煩。”
  
  女人思索一下,即道:“我明白了。我會盡力說服布魯多,只要新領地不是太差,就應該沒有問題。”說到這里,她自嘲地一笑,說:“不過若論物產,這片伯爵領中,也很難找出更差的區域了。”
  
  千夜倒是有些奇怪,“為什么?我聽說布魯多挑戰過斯圖卡,雖然他輸了,但是應該能夠爭取一塊資源更富饒的領地。說實話,布魯多比另外兩個子爵還是強很多的。”
  
  “還不是因為狼人的古老傳統?”女人的語氣中有淡淡的譏諷,“這片土地上的狼人大多信奉古老傳統,也就是說,他們認為只有**強大才是真正屬于自己的力量,各種裝備乃至原力陣列都是懦弱者才會使用的東西。可想而知,他們根本沒什么需要,也不覺得自己缺乏什么。只要有一片森林供應草藥和肉食,一條有魚的河流換換口味,就很滿足了。如礦產這種資源對他們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東西。”
  
  千夜恍然,繼而又有些說不出的感觸。
  
  女人站了起來,說:“如果千夜大人沒有其它吩咐的話,我就去回復子爵了,讓他盡快安排領地上的事宜,做好搬遷準備。”
  
  千夜叫住了準備離開的女人。
  
  女人回頭,看到一對精致短槍黑洞洞的槍口正對準自己,不禁一驚,隨即道:“千夜大人,這又何必呢?您想要什么,說一聲就好,只要能夠辦到的,我......都會服從。”說到這里,她的眼角眉梢忽然流露出說不出的風情。
  
  千夜的眼神沒有絲毫波動,“我不需要服從,只是忽然對你的來歷好奇而已。或許你應該好好介紹一下自己,否則我會認為你或許比布魯多子爵更有價值。那么我不介意放棄這些狼人的歸順,而把你帶回帝國,那里有很多專家都擅長讓人傾吐秘密。”
  
  女人眼中光芒一閃而逝,看著雙生花上漸漸亮起的原力紋路,終于苦笑著放松了蓄勢待發的身體。
  
  她在身側攤開雙手,做出無害的姿勢,“我有信心從子爵手下逃生,但面對還不是戰將的您,卻失去了斗志。好吧,請容許我重新介紹一下自己。我的名字是若羽,來自空翼大陸,隸屬于黑暗中的匍匐者。這是一個龐大到超乎您想象的組織,而我,只是其中一個普通成員,十分普通。”
  
  “黑暗中的匍匐者?很有意思的名字。”千夜臉上仍是沒有什么表情,心中卻是波瀾大起。他從沒聽說過這樣一個組織,但空翼大陸卻是中層大陸之一,一直以來都屬于黑暗國度,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