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九十協力

這位魔裔機械大師自從被抓來后,還沒有起過什么作用,主要是黑流城里實在沒什么能夠讓他發揮的地方。
  
  平時巴斯還算自由,但是一舉一動都有人跟著。畢竟他是魔裔,再怎么不會打架的魔裔也還是魔裔,有基礎級別在,發起狠來戰力不俗。現在巴斯居然出現在炮臺上,還一幅正在忙碌的樣子,讓千夜如何能不吃驚?
  
  他環視四周,果然在技師工匠中又看到了不少黑暗種族。這些都是熟面孔,就是礦場一役被千夜打包搶回來的。
  
  聽到千夜的怒吼,從要塞炮內部鉆出來一個小小的身影,正是南宮小鳥。她滿身油污,小臉上更是黑一塊白一塊的,手里捧著一個剛剛拆下來的模塊,看上面標識,正是要塞炮最核心的原力陣列控制模塊。
  
  千夜眼皮一跳,“小鳥,這是怎么回事?”
  
  “是這樣,我看這幾門要塞炮都很舊了,設計上也有問題。我想把它們改造一下,就......就可以提升些性能......”
  
  南宮小鳥的聲音越來越輕,只要站在千夜面前,她就會莫名的緊張,但是她的話確實給了千夜一個驚喜。
  
  “還能提升性能?這門要塞炮不是軍用型號嗎?”
  
  “那設計都有七十幾年了。如果是最新的型號,的確沒什么改進余地。”
  
  “性能可以提升多少?”
  
  說到專業問題,小鳥的話一下就流暢起來。她揚了揚手中的黑色金屬模塊,道:“這就是要塞炮的核心原力陣列,我會重新設計一個陣列,然后再更換部分零件,這樣就可以給要塞炮增加一個過載模式。需要的時候可以讓威力提升50%,射速提高20%。不過惟一的問題是它的使用壽命會縮短。”
  
  千夜雙眼一亮,“那提升后的發射數據豈不是和帝國最新型號的要塞炮相當?”
  
  “只是相當于最小型的要塞炮。”
  
  “那也夠了!”千夜大喜。
  
  再小的要塞炮也是要塞炮,安在黑流城這種地方絕對是大材小用。南宮小鳥只憑著一些老式零件,就能夠把要塞炮改裝到這種程度,難怪紅蝎那些老家伙會把她當成寶貝。
  
  千夜向巴斯等人望了一眼,問:“他們又是怎么回事?”
  
  “你手下那些技師不好用啊,要教很多基礎的東西,而且學得很慢。這些家伙就好用多了,特別是巴斯,還挺聰明的。”
  
  巴斯在旁邊聽見了,頓時怒道:“什么叫還挺聰明的?我可是出自深黯之淵,號稱金屬魔法師的偉大魔裔!”
  
  南宮小鳥一臉不屑,“就你那點水平也好意思自稱金屬魔法師?也就在這里騙騙不懂的人吧!我當初遇到的魔裔可比你厲害多了。”
  
  巴斯臉上忽然閃過一陣驚訝,問:“比我還厲害?你是說在機械設計與金屬材料領域?”
  
  “當然。而且不止這兩個領域,原力動力,陣列設計......什么都比你強太多了。”
  
  “他叫什么名字?”巴斯臉上顯出抑止不住的激動。
  
  “巴巴羅薩。”
  
  “巴巴羅薩!!”巴斯都快跳起來了,一下撲向南宮小鳥。
  
  千夜在旁邊看著,怎么可能讓他得手?當下東岳也不出鞘,只是一橫,就把巴斯攔了下來。任由巴斯如何沖撞推擠,東岳就如山一般紋絲不動。
  
  巴斯扒在重劍上,伸長了脖子,對著南宮小鳥叫道:“巴巴羅薩是我老師的老師,是偉大深黯之淵的一代機械大師!他現在在哪?我要去見他!”
  
  南宮小鳥一怔,猶豫道:“這個……好象不行。他被關在紅蝎總部呢,已經很久了。你們要是去了紅蝎,肯定會被全部抓起來,而且不一定能夠關在隔壁。”
  
  巴斯臉色頓時黯淡下來,片刻之后方才嘆口氣,打消了這個念頭,沒精打采地轉回要塞炮邊,繼續埋頭干活。
  
  千夜站在旁邊,默不作聲地看著。
  
  巴斯手上會燃起淡黑色的火焰,無論什么金屬,在這種火焰中都會迅速融化,然后再被塑造成想要的零件。他的手法和趙雨櫻很相似,然而巴斯個人的實力比趙雨櫻差了很多,加工金屬的效果卻相去無幾,果然有他獨到之處,金屬魔法師的稱號不是白叫的。
  
  千夜叫過南宮小鳥,低聲問:“你是怎么讓他們這么聽話干活的?沒有問題嗎?”
  
  南宮小鳥用力搖頭,道:“不會有問題!我把所有工作分拆成不同部分,他們每個人都只負責其中一小部分,對他們來說操作很簡單,而且想使壞也不可能,最終驗收是我親自做的。何況我答應了他們在那邊拿多少錢,在我們這里也能拿多少,而且只要不出城,錢可以隨便花。”
  
  “他們……這就答應了?”千夜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這條件也未免太簡單了。如果靠錢就能搞定這批珍貴技師,他早就下手了。
  
  “為什么不呢?雨櫻姐姐說了,誰不答應,當場剁了,拖出去喂狗。”
  
  千夜頓時無語。
  
  南宮小鳥帶來的實是意外之喜,四門威力堪比最新型號的要塞炮,在永夜大陸的戰爭中就是一個大殺器。這種要塞炮的威力之大,若直接命中,甚至可以重創子爵,和普通重炮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千夜讓南宮小鳥繼續忙碌,只是調了數名高級戰士隨身保護,然后就和宋虎返回暗火師部。他剛剛在書房坐下,一名親衛就進來通報:“大人,遠征軍的人到了。”
  
  “請他們都去作戰室。”千夜顯然心情大好。
  
  等在外面會客廳里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十幾個人。除了三河郡的幾個野戰師和派遣師外,甚至相鄰郡的師也有人過來,而且都是中校上校級別的高級軍官,甚至駐扎在斷河城第十師的那位準將師長都親自到了。
  
  可以說,與黑流城戰區接壤的遠征軍勢力,全都派了人過來。
  
  千夜請各人入座,自己在主位上坐好,也不多寒暄客套,開門見山地說:“各位都差不多是一起來的,想必已經都商量好了吧?”
  
  遠征軍一眾軍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還是那名準將先開口,“千夜團長,首先我有一個問題,如果這次黑暗種族打過來的話,你有多少把握守住黑流城?”
  
  千夜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然后從容放下,“這就要看各位支援的力度了。黑流城頂在最前方,戰爭中損失也最大。不過只要各位支持到位,那么來的就算是伯爵,我也能夠把他擋在黑流城外。”
  
  眾人都為之動容。黑暗種族方面,一位子爵的綜合實力就和遠征軍的師大致相當,伯爵對割地而治的師長們來說,那就是龐然大物。
  
  一眾軍官悄悄交換了一個眼色,心知暗火西征,從蛛魔伯爵手中硬生生搶下一大片土地和資源的消息恐怕是真的,否則的話千夜不會如此有底氣。
  
  這些中校上校們都是各自師部的重量級人物,大多年紀不輕了,其中甚至還有兩鬢斑白的,尤其顯得坐在他們對面的千夜格外年輕。
  
  然而千夜一舉一動都沉穩有度,說話口氣溫和緩慢,但絕無一字廢話。若不是對方就坐在眼前,他們絕不相信這位暗火獨立師事實上的掌控者才剛剛二十出頭,而是會以為正在面對一位掌權已久,至少是壯年以上的將軍。
  
  這或許要歸功于宋子寧,兩人曾在閑聊時提起過一些大人物的作派,宋子寧笑鬧中演示了一番。比如面對重要會談時端正姿容,一舉一動都要保持莊重,不僅動作連語速都要放緩,以保證每句話說出口前都在腦子里先過一遍,寧可慢慢說,也不能錯一個字。
  
  千夜此時拿來一用,再看遠征軍眾軍官凝神傾聽,認真思索的反應,顯然效果不錯。而且千夜自從得了重劍東岳,強悍身體和澎湃原力也得以充分發揮,自然而然的就有了種沉凝如山的氣度,舉手投足,都似有挾山填海之力。
  
  此刻遠征軍眾軍官面對千夜坐得越久,就越是隱隱感覺到有種無形壓力,而且越來越沉重,逐漸有呼吸不暢的感覺。他們禁不住駭然變色,特別是那位第十師的準將師長,更是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將殘留的一點小小不滿徹底拋開。
  
  原本他覺得千夜沒有對他這位將軍表現出應有的尊重,哪怕暗火現在和第十師平起平坐,實力還略勝一籌,可千夜本人并不是戰將。然而他現在只感受了一下千夜的氣勢威壓,就知道自己絕不是對手。
  
  強者為尊,帝國上下莫不如此。
  
  準將咳嗽一聲,道:“我們此來,就是想要支持千夜大人穩固城防的,只不過不知您需要哪方面的支持。”
  
  千夜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說:“每家一個營,另外要配齊卡車,就這些。”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說不出話來。
  
  來的可是有七八個師,每個師出一個營,加在一起那就是近三個團,能夠讓暗火的戰力憑空提升一半。這些部隊到了千夜手里,肯定是有去無回。而且在這種特殊時期,送來的肯定都是正規主力,沒有誰會在其中作手腳,否則還不如不來結這個同盟。
  
  另一位上校苦笑著咳嗽一聲,道:“千夜大人,這要的似乎多了些。據說帝國會為此戰開出格外高額軍功封賞,應該能夠補償您的損失而綽綽有余。您看……”
  
  千夜淡淡一笑,道:“正因為軍功太高,所以你們才會來找我吧。既然您對軍功封賞如此有興趣,那就自己去賺,如何?”
  
  上校立刻說不出話來。帝國所開軍功越高,也就意味著風險越大,在這方面帝國軍部從來不會干蠢事。可是再高的軍功,也要有命去賺才行。正因為這個危險的信號,才讓周邊區域的師長都派員來到黑流,希望暗火可以頂住最前線的壓力。
  
  第十師的準將已經沉吟了一會兒,此時一咬牙,道:“那就一個營!您放心,我送來的一定會是主力。”
  
  “戰力裝備達標就可以,序列番號甚至于軍銜什么的我都不在意。”千夜說著環視四周,果然看到數名軍官臉上露出些古怪神色,同為老兵,他們聽懂了千夜的言下之意。
  
  每個師都會有些刺頭,很能打仗,卻因為不懂做人而不受長官待見,每每被派去最危險艱苦的地方。千夜要的就是這些人。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