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93 報復

章九十三報復
  
  趙風雷一時呆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在趙閥之內,就算天賦不如承恩公四公子和趙雨櫻,和其他人比起來也是佼佼者,又是燕國公的嫡孫,何曾聽過這種重話?
  
  他好不容易才反應過來,頓時臉龐脹得通紅,叫道:“你剛才說什么?再說一遍?”
  
  千夜一字一句地道:“我說,滾出去!”
  
  趙風雷怒極,原力毫不掩飾地升騰暴發,在身周形成兩團漩渦,喝道:“你找死!”
  
  千夜根本看都不看趙風雷一眼,只是望著昱陽伯,冷冷地道:“您是打算在屋里動手,還是出去再說?”
  
  他這說話的神態和口氣,完全沒把趙風雷放在眼里。趙風雷大怒,原力青芒閃動,就要撲向千夜。然而他身形剛動,昱陽伯一只手就搭在他的肩上,直接把他按了下來。
  
  這時趙雨櫻強撐著站起,攔住千夜,然后轉頭道:“六叔公,今天就這樣吧,我想要休息,過兩天再去找你們。”
  
  昱陽伯點頭道:“也好。”
  
  趙雨櫻伸手搭在千夜肩膀上,道:“千夜,你留下來,我有話和你說。”
  
  趙風雷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死死盯著千夜,“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纏著雨櫻是打什么主意!有種的以后就別學我趙閥功法,兵伐訣練到死好了!”
  
  千夜冷冷看著他,神色不動,雙眼中極快地閃過一抹湛藍光芒。
  
  昱陽伯皺眉道:“風雷,少說兩句!走了。”說著轉身,趙風雷還想說什么,被他直接拽了出去。
  
  等昱陽伯等人離去,趙雨櫻身體一軟,不由自主地靠到千夜身上,聲音還算穩定地說:“來幫我處理一下傷口,老娘......撐不住了。”
  
  千夜雙眉微蹙,索性把趙雨櫻一把抱起來,走進里面的臥室。
  
  趙雨櫻把上衣脫去,伏到床上。她的傷口在后背貼近肋側的位置,只有大約三指寬,切口極為平滑。千夜仔細檢查,越看越是心驚,創口看似不大,實際上極深,幾乎要從身體另一側捅出來了。而且創口上附著的外來原力極為陰狠,非但在傷口處糾纏不散,阻礙著傷口的愈合,甚至還在不斷侵蝕內臟。
  
  趙雨櫻表面看起來尚好,實際上體內五臟六腑已經一塌糊涂。以她的實力,這傷雖然不致于要了她的命,但至少也要休養一月,而且在數月之內不能全力動手。
  
  看清了傷勢,千夜反而平靜下來,又問了一遍受傷經過。事情就如趙雨櫻先前所說,南宮嘯風突施偷襲,他實力原本就比趙雨櫻略強,結果一擊得手,重創趙雨櫻。
  
  不過臨危之際,趙雨櫻非但沒有第一時間脫戰,反而悍然反擊,用掉了那顆珍而重之的炮彈,一炮轟碎南宮嘯風的護體原力,同樣重創了他。
  
  “好,我知道了。”千夜說罷,就著手開始處理趙雨櫻的傷口。
  
  千夜的黎明原力精純無比,用在這里效果極為明顯,沒過多久,就將傷口殘留的原力驅除得七七八八,而千夜也在這個過程中,把握到了一點南宮嘯風的原力屬性。最后剩下那些已經深入肺腑的原力,則只能靠趙雨櫻自己慢慢恢復。
  
  經過這么一番折騰,趙雨櫻的氣息顯得更加虛弱,不過臉色好了許多,不再那么慘白。
  
  這時兩人才有心思聊點其它,趙雨櫻問了兩句昱陽伯和千夜之前見面的情況,說:“千夜,六叔公就是這樣的人,事事講究謀定后動。出了這件事,在他看來說不定是個極好的機會,正好逼迫南宮世家倒向我趙閥。就算不成,也能讓南宮遠博大出一次血,補償綽綽有余。”
  
  千夜坐在床側,說:“我是鄉下長大的土人,不懂你們世家門閥的那一套。我只知道,既然傷了你,那他們別想靠錢來賠!”
  
  “千夜,你別沖動,南宮世家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我在這的時候還不要緊,但我早晚會離開的啊......”趙雨櫻感覺到千夜拉開被子把她包裹起來,在溫暖的氣息中,傷疲到了極限的身體放松下來,此時終于翻涌起濃濃倦意,她再也支持不住,沉沉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她猛然驚醒,窗外已是一片漆黑。房中空無一人,千夜已經不知去向。
  
  趙雨櫻一驚,不知怎地莫名心慌。她顧不得還無力的身體,穿上衣服沖到房外。在門口,兩名暗火戰士筆挺站著,正在守衛戒備。
  
  趙雨櫻劈頭就問:“千夜呢?!”
  
  “千夜大人早就走了,只是吩咐我們守好這里。”
  
  衛兵話音未落,趙雨櫻早就去得遠了。她一路遇人就問,終于從宋虎口中得知千夜早就出城,乘上浮空艇,沒有交代去向。他坐的是南宮小鳥帶來的浮空艇,速度比尋常飛艇快了數倍,此刻早就走得遠了,就算趙雨櫻有心想追,也根本追不上。
  
  趙雨櫻呆呆站了許久,才回轉住處,拿了瓶酒慢慢喝著,心中無比復雜。
  
  千夜站在石峰頂上,俯視著山腳處一座莊園。這座莊園規模巨大,還帶有自己的永動塔,簡直就是個小城。
  
  看著下方莊園,千夜靜靜想著:“那周胖子還有點用。”
  
  這種情報不算難得,但當場拿出來還是有點難度。千夜上門來要南宮世家基地情報,周財廣二話不說就拿了出來,連一個多余的字都沒問,可見事前已經做足了功課。
  
  這里是三河郡一帶南宮世家最大的產業,象這種規模的據點,南宮世家在整個永夜大陸也不過三四處而已。如果南宮嘯風要養傷,有很大可能就在這里。
  
  千夜取出雙生花,默默地將兩顆黑鈦湮滅彈分別壓入槍膛,然后將雙槍掛回腰間,他又從安度亞的神秘世界中取出東岳,背在身后,就起身向莊園奔去。
  
  鐵幕并沒有延伸到這里,但是相距也已不遠。莊園戒備森嚴,到處都是崗哨,還不斷有人來回巡邏。另外在莊園外墻一帶又放養了不少猛犬,防御得滴水不漏。
  
  一個巡邏隊正在沿著莊園外墻中速前進,濃濃夜色下,他們手中原力燈的光芒也顯得格外昏黃搖曳。一陣寒風吹過,讓他們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戰。
  
  “這見鬼的天氣,突然冷成這樣,還讓不讓人活了!”
  
  “冷點也就算了,天天看不到太陽,這才是真他娘的要命。”
  
  為首的一個絡腮胡子哼了一聲,道:“得了,都少抱怨幾句吧。要是有辦法,誰會愿意被派到永夜這種見鬼的地方來。不過還算好,那個什么鐵幕沒有蔓延到這里,否則的話就哭去吧!”
  
  一人好奇問道:“那鐵幕究竟是個啥玩意?怎么你們都怕成這樣?”
  
  另一人向左右張望一下,見四下別無他人,才壓低聲音道:“這可不是嚇唬人的。你們不知道,今天嘯風大人剛剛回來,身受重傷!聽說他就是去了鐵幕里面。嘯風大人那是什么人,他都受了傷,你們說那鐵幕可不可怕?”
  
  眾人都是外圍戰士,第一次聽聞此事,盡皆變色,就在這時,突然有人問:“嘯風大人走了嗎?”
  
  透露消息的那人下意識地應道:“大人還要再養幾天傷......你是誰?!”
  
  戰士們回頭一看,才發現發問的人根本就不認識,也不知道何時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己方身后,這一驚非同小可。
  
  千夜東岳也不出鞘,一劍橫揮,凌厲無匹的原力浪潮如同海嘯,直接將這五人全都拍飛。他們在空中就狂噴鮮血,倒地不起。
  
  從剛才眾人閑聊中千夜就已知道,這幾人都是南宮世家從上層大陸調派過來的,就算再怎么不受待見,實際上也是家族的核心力量。這種私軍往往數代都在世家中效勞,最是忠心耿耿,一旦打起來也會死戰不退。因此千夜毫無留手,整隊人都被原力震死。周圍有數頭猛犬聞風而來,它們剛想狂吠,忽然間被千夜橫了一眼,驟然感覺到他身上的血氣,頓時一頭頭委頓在地,不斷嗚咽,連站都站不起來。
  
  千夜躍上墻頭,并沒有潛行深入,而是直接向莊園中央沖去,根本不打算掩飾自己的行蹤,同時吐氣開聲,厲聲喝道:“南宮嘯風,給我滾出來!南宮家第一天才,只會當個縮頭烏龜嗎?”
  
  莊園剎那間沸騰,許多人從房間里沖出來,想要看看是誰這么大膽,敢來南宮家的產業找事。
  
  這時從一棟幽靜小樓中傳出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哪來的瘋子,連個戰將都不是,就這么急著找死?這姑娘老子才搞到一半,就來找不痛快,看來非得好好收拾你一遍,才能去去火。”
  
  說話間,一道幽靈般的身影從二樓一處窗戶飄出,逆風升起,立在了高高的飛檐頂端。看這詭異莫測的身法,就知是潛行刺殺的專家。
  
  千夜二話不說,手中忽然間多出一個背包,向南宮嘯風擲去。背包在空中散開,灑出十余個黑乎乎的東西,竟然全都是原力手雷!
  
  “見鬼了!”南宮嘯風亡魂大冒,一聲咒罵,整個人縮成一團,拼命向小樓內沖去。
  
  他只一眼就瞥見這些手雷上全是血族風格的花紋,而且對方是個行家。這些手雷雖然是被同時扔出,卻每一枚陣列點亮的程度都不同,拋擲軌跡還隱隱互相交錯封鎖,以南宮嘯風的身手都甚至不敢去嘗試破壞這張手雷火力網,更不用說以身硬抗。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