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7 沖突

等黎明原力緩緩回落,千夜才收起真實之瞳。數米之外,波圖的右肩幾乎都被轟沒了,手臂和上身之間只連著一層皮,傷口處還有熾亮白熱的煉銀在流淌著。
  
  千夜瞬間猛撲上去,一刀刺入波圖的心臟!
  
  蛛魔子爵再次迸發出痛苦的嘶吼,拼命用完好的左手轟擊千夜的肩背,然而千夜沒有閃避,硬抗下所有攻擊,全力透過深紅之牙汲取精血。
  
  波圖揮動的重拳迅速變得無力,龐大的身軀轟然倒下,再也不動了。
  
  直到這時,殘余的黑暗戰士視力才逐漸恢復正常,可是他們看到的已經是波圖的尸體。
  
  現場氣氛突然間變得有些微妙,波圖死了,但是千夜明顯也受傷不輕,并且用掉了威力最大的煉銀烈陽彈和寂滅斬。
  
  雖然這些蛛魔并不知道千夜那兩記大招究竟是什么,但想也知道,能夠一招重創一等子爵的秘技,幾乎沒可能連發。
  
  現在他們如果一擁而上,在付出一定代價,或許就能把這個突襲的人類格殺當場。
  
  千夜也知道這個道理,可是他絲毫沒有慌張的意思,而是當著一眾蛛魔戰士的面,從從容容地取出一整盒破魔秘銀彈,壓了兩顆到雙生花里,所有人都能清晰看到,盒中還剩下八顆。
  
  蛛魔們頓時為之一滯。破魔秘銀彈可是他們經常打交道的東西,有不少還曾經挨過。這東西的滋味可不好受,雖然蛛魔天然身軀龐大,就是中一顆也不太會致命,可是卻非常容易留下永難恢復的傷痕,甚至留下殘疾。
  
  以千夜剛剛表現出來的狠辣凌厲,蛛魔戰士們都心知最先沖上去的幾個必死無疑,而現在千夜手上還有這么多顆秘銀顆,估計在場的蛛魔至少要死一半,才能把千夜留下來。
  
  千夜將雙生花在手中飛旋一周,看著猶豫不決的蛛魔戰士們,冷笑道:“誰先上來試試?看看你們的腰部是否能受得了一槍!”
  
  蛛魔們頓時一驚。在沒有完全化為人形之前,上半身和蛛腹相接的腰肋是蛛魔的弱點之一。這個部位如果被秘銀轟入,會留下永久性的損傷,導致行動力和戰力大減。
  
  在力量為尊,等級森嚴的黑暗國度,戰力下跌必然伴隨著地位下跌,而且地位跌得往往更快。對很多蛛魔戰士來說,這是比戰死還難以接受的結局。
  
  “別聽他胡說,人類最是狡猾!”一頭蛛魔爵士大聲叫道。
  
  轟的一聲,千夜毫不猶豫地扣下扳機。蛛魔爵士一聲痛苦之極的嘶吼,腰肋處血光迸現,出現一個碗大的傷口,不斷冒出青煙。
  
  千夜一槍重創蛛魔爵士,瞬間震懾了其余蛛魔。隨后他手上又多了一個破魔秘銀彈的彈盒,淡淡地說:“這東西我多得是,保證你們每人都有一顆。”
  
  蛛魔戰士們終于有了怯意,實力最強的男爵低聲說:“這肯定是人族大家族的人,我們撤!”
  
  蛛魔雖然喜歡殺戮,但是并不傻。永夜的蛛魔在黑暗國度中也屬于窮鄉僻壤的鄉民,無論裝備還是戰力都無法和帝國世家門閥的子弟相提并論。現在波圖又死了,回去后領地內利益如何分配才是關鍵,現在若是再受重傷,那就會在分切肥肉的過程中出局。
  
  看著蛛魔戰士們退走,千夜終于松了口氣。他沒想到這么輕易就擺脫危局,自覺運氣不錯。原本他是打算好要再受些傷,才能突圍的。
  
  千夜取了波圖的蛛晶,不再戀戰,全速向著銀流峽灣奔去。
  
  銀流峽灣尚未被血戰波及,依然十分平靜。千夜在這里稍作休整,處理了身上的傷口后就繼續出發,駕駛機車跨過茫茫荒野,趕回黑流城。
  
  黑流城內還是千夜離開時的樣子,氣氛有些緊張,但還算平靜。城中多了許多冒險者、傭兵和戰士,他們大都是沖著高額的軍功封賞而來,準備拼著腦袋不要,也要搏上一搏。若是運氣夠好,說不定這場大戰打完,就能夠賺出一生吃用不愁的錢。
  
  鐵幕覆蓋之初,有大批的人逃離鐵幕,而現在來到黑流城的人甚至比當初走掉的人還要多。血戰才剛剛開始,有個黑流城這樣的補給基地當然再好不過。
  
  冒險者和傭兵們自然都不是省油的燈,不過敢在黑流城內鬧事的還不多。這些人眼睛毒得很,早就發現黑流城內士兵的數量遠比其它城市要多得多。此刻附近各師支援的隊伍已經到位,暗火的在編戰士人數比一般獨立師還要多出一半。
  
  而且滿城巡邏的暗火戰士裝備之精良,直追帝國主力軍團。傭兵們只要不是太過沒眼色,沒有幾個敢在這種情況下鬧事。
  
  世家貴族的戰隊也有過路來往的,他們聽說暗火師長居然是幽國公的孫女趙雨櫻,驚訝之余大都收起了驕橫跋扈。
  
  回到黑流后,千夜召集暗火高層軍官詢問近況,知道一切正常。防務方面,四面要塞炮已經有三門改造完畢,最后一門進度也過半,再有三天時間就能夠完工。等四門要塞炮全部改造完成,黑流城的城防就能提升到新的高度,至少不比帝國本土的邊城要差。
  
  聽過匯報,千夜稍稍放下了心,這時他忽然聽到外面傳來陣陣轟鳴,起身到窗前一看,只見數輛重型戰車打頭,十余輛裝甲重載卡車載滿了戰士,正魚貫從軍營內開出。
  
  “這是怎么回事?”千夜問。
  
  在有眾多強者參與的血戰以自由獵殺為主,單純的軍隊如果沒有強者坐鎮用處不大,等同于送死。就象千夜獨自潛入黑巢,結果把上上下下的守衛殺了個光。
  
  宋虎在旁邊說:“七少派來的車隊已經快到三河郡了,再往前就會進入鐵幕。這支部隊是過去接應的。”
  
  “物資要到了?”
  
  “是的,這次運送的物資是要塞外墻組件,以及一座小型動力塔。東西十分重要,七少已經派了最強力量護衛,但鐵幕之內什么事情都很難講,所以我自作主張,將重裝部隊派出去接應。”宋虎解釋道。
  
  千夜點了點頭。在此關鍵時刻,宋子寧又給了他一份驚喜,原本以為這批物資要過幾個月才能到,沒想到神速出貨,看來宋子寧動用了不小的關系,才得以如此。
  
  既然黑流城沒有什么大事,千夜就得了空,駕駛一輛越野車,孤身一人趕往三河郡郡城,前去上繳軍功。
  
  三河郡郡城此刻無比熱鬧,城墻上到處可以看到忙碌的工匠,一座座新的炮塔正拔地而起。郡城四門大開,人流日夜川流不息。
  
  帝國軍部有一個統計軍功點就設在這里,因此郡城就成了周邊戰場所有獵殺隊伍的集結地,云集了不下上萬的傭兵和冒險者。
  
  勢力單薄點的黑暗種族戰隊,只要不是瘋了,都會遠遠離開這片區域。
  
  當千夜駕著越野車趕到郡城時,看到城門處一片擁擠,進城出城的人亂成一團,各不相讓,高聲爭吵之余還夾雜著拳拳到肉的聲音。守城的遠征軍只是站在一旁看熱鬧,絲毫沒有干預的意思,還嬉笑著指指點點。
  
  如此混亂的局面,把千夜也堵在了人流之中,車輛半天動彈不得。
  
  千夜冷著臉從車上跳下來,強行擠過人群,來到堵住城門的沖突現場。起沖突的是一隊傭兵和一個貴族戰隊,從家徽上看,所謂貴族不過是士族,戰隊的實力也很是一般,裝備除了整齊劃一之外,就沒什么值得稱道的地方了。
  
  士族戰隊的戰士們一個個高聲吆喝,都把爵位族名掛在嘴邊,就好象有爵位的是他們一樣。可是這里是永夜,其它大陸的世家門閥還能有些威懾力,小家族甚至是士族根本全無影響,還不如遠征軍現管的軍官有用。
  
  無論在哪個地方,傭兵和冒險者這種拎著腦袋吃飯的人都是桀驁不馴,膽大包天。犯了事大不了到荒野里去躲段時間,或者換個城市重新來過。這士族戰隊頂多和傭兵實力相當,怎么可能壓服得了他們?
  
  兩方人馬早已從叫罵過渡到動手,現在還只是揮拳互毆,再打下去估計就要拔刀動槍了。
  
  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城門區域更加擁堵。千夜可沒有那么多時間耗在這里,臉一沉,喝道:“要打到邊上打去,別在這里擋路!”
  
  千夜聲音不高,但是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而且心跳剎那間加快了幾分,胸口頓時悶了,如同堵了一塊石頭。
  
  傭兵們最知道誰能惹誰不該惹,千夜這一聲喝透出渾厚原力,他們再看看千夜身上遠征軍的標志,頓時面露懼色,脫離戰團,向后退去。
  
  這些傭兵很清楚,以千夜這等實力,若在遠征軍任職,必然是高級軍官。遠征軍就相當于永夜的土皇帝,這是他們最不愿意得罪的人之一。
  
  然而士族戰隊的人可不管那么多,見傭兵退讓,頓時氣焰就上來了,一個個老拳飛踹就跟了上去,居然得勢不饒人。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