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12 密謀

這其實是一份貨單,數批貨物將分別從不同地方出發,在某地匯合成一支車隊,再繼續轉運。清單上的貨物竟還包括黑晶、秘銀這類只能從特殊渠道獲得的戰略物資,以及大批二級三級的原力槍械,數量足可以武裝出一個主力師!
  
  雖然最近一年里宋子寧對她日漸冷淡,可過去葉慕藍也是掌過一些權力的,這份貨單價值之大,看得她心驚肉跳,竟抵得上寧遠重工數年盈利之和。她心中若有預料,再翻看下去,果然找到了這批貨物的最終目的地:黑流城。
  
  葉慕藍對黑流城絕不陌生,這一年以來,宋子寧幾乎把全部進帳都投在那個地方,現在竟是打算將所有身家都換成軍火,送到黑流去?
  
  她很清楚,這只有一個原因,千夜!
  
  一時間葉慕藍心中有千百個念頭糾纏在一起,在這團亂麻中,她也頗意外自己的鎮定,手甚至都未曾顫抖一下,沒在貨單上留下任何折痕。
  
  她小心翼翼地將紙張放歸原處,端詳一下后,又正了正位置,然后退出書房,將門掩好。隨后葉慕藍手一翻,將托盤上的茶杯茶壺都摔在地上,她提高聲音,叫過來兩個院里當值的侍女收拾,自己返回弄新茶去了。
  
  片刻后,葉慕藍再著端一壺茶過來時,宋子寧已經從花園回來,坐在書桌后讀書,那幾張貨單早已不見蹤影。
  
  “子寧,茶來了。”葉慕藍斟出熱氣如煙的碧青茶水,柔聲道:“這是今年君山的新茶,水是從同一座山頭取來的山泉,兩邊相得益彰,味道極好。”
  
  宋子寧接過茶杯,喝了一口,贊聲好,就讓葉慕藍將茶壺放下,道:“你先去休息吧,我要再讀會書。”
  
  葉慕藍卻沒有動,似是鼓足勇氣,道:“子寧,血戰已開,現在閥內正是用人之際。我們不回去嗎?整日呆在這里,也不是長遠之計啊!”
  
  宋子寧淡淡一笑,輕輕指了指腳下,說:“寧遠重工是我自己的基業,這才是長遠之計,回閥里干什么?”
  
  葉慕藍急道:“可是你這樣,豈不是將閥主大位拱手讓人?”
  
  “我上面本就有大哥在。”
  
  “子寧,話不是這么說的。經過這次閥內大考,誰還不知道同輩兄弟根本無人才干及得上你,那宋子承也只占了年長的便宜,只要你繼續努力,下次考核說不定能更進一步呢,閥主大位未必無望啊!”
  
  宋子寧卻是一臉淡然,揮了揮手,道:“此事不用再說了,我對閥主之位沒有興趣,讓給大哥好了。”
  
  “子寧!”
  
  宋子寧臉色一寒,冷道:“這不是你該多嘴的事,出去!”他極少疾聲厲色,此刻沉下臉來,一股無形威壓陡然彌漫開來,讓人喘不過氣。
  
  葉慕藍輕咬著唇,低下頭去,默然了一會兒,輕輕道:“是。”轉身出了書房。
  
  宋子寧就象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繼續看他的書,仿佛其中自有黃金萬兩,美人如玉。
  
  入夜時分,葉慕藍悄悄出了府院,在小城里轉過大半圈后,快步走入一條陰暗小巷,敲響了一道小門。
  
  小門打開,門后露出一張美麗的面孔,竟然是葉慕薇。葉慕藍快速閃進,反手將門關好,她警惕地從觀察孔里注視了一會兒外面的街道,確定一切如常,這才拉著葉慕薇走進房間。
  
  “小藍,我等了這么久,你總算來了。可是有什么消息?”兩人才坐下,葉慕薇就頗為急切地問道。
  
  “消息倒是有,就看你們吃不吃的下了。”
  
  “和那小子有關?”
  
  “有很大關系。”
  
  葉慕薇道:“立羽最近結交了不少得力朋友,就是那一邊的,也很有幾個。所以你盡管放心,什么樣的消息我們都吃得下。”
  
  “那就好。”葉慕藍眸現寒意,“最近寧遠重工有一個貨隊,將要開往黑流城,我想要這支貨隊永遠都到不了黑流!”
  
  “這支貨隊很重要嗎?”
  
  “那是宋子寧的全部身家,你說呢?”葉慕藍反問。
  
  這下輪到葉慕薇大吃一驚,“小藍,我們只是要找千夜報仇,這好象傷的是宋子寧啊!”
  
  葉慕藍咬牙道:“我知道!可是宋子寧既不愿爭閥主,又拖著不肯和我完婚,要他還有什么用?!他……他為了琪琪一個男寵……把我置于何地!”
  
  葉慕薇愕然。
  
  葉慕藍深吸一口氣,平復下情緒,道:“所以我不光要傷他,還要他死!這支貨隊要是出了事,他再也翻不了身。”
  
  葉慕薇拍拍她的手臂,安撫道:“你放心,不管宋子寧派了多少護衛,立羽總有辦法把它吞下去。”
  
  “好!”葉慕藍點了點頭,又道:“事成之后,我要分一半。”
  
  “這......我和立羽商量一下吧。”葉慕薇為難地道:“若那支貨隊價值那么高,護衛力量不會弱,你知道,人手、渠道都是要花錢的。”
  
  “最少也要四成,這是底線!”葉慕藍一口咬死。
  
  葉慕薇注視著葉慕藍,片刻后嘆一口氣,說:“你是對的,我們女人總要把所有東西都抓在自己手里,才能安心。天底下男人,沒有一個靠得住的。我和立羽說說看吧。”
  
  葉慕藍容色冰冷,輕聲說了貨隊的路線和各節點時間,就匆匆離去。
  
  當房門關好后,里間的壁柜忽然打開,竟是一道暗門。顧立羽從里面走出來,冷笑道:“你這個妹妹,真是夠狠、夠貪,也夠蠢。也就是那張臉還能看,除此之外,一無是處。哼!宋子寧的全副身家,她吃得下一半?”
  
  “立羽,怎么樣,有把握嗎?”葉慕薇皺著眉,憂色忡忡地道:“這可是和宋閥相關,要不然我們還是別干吧?”
  
  顧立羽哼了一聲,冷冷道:“宋閥又怎么樣,先不說高陵宋氏已現日落西山的頹勢,就是宋子寧,他上次宋閥大考出了那么大的風頭,若有事,宋閥之人是會追兇還是落井下石可不好說呢!你放心,這次我找永夜那邊的人出手,事后誰又能去黑暗國度調查?至于你妹妹,到時候如果夠乖,分她口湯喝喝倒也不是不可以。”
  
  葉慕薇臉上的微笑頓時顯得有些僵硬,“立羽,你該不會打小藍的主意吧?”
  
  顧立羽哈哈一笑,道:“姐妹花開并蒂也是一段佳話啊!”他看看葉慕薇有些勉強的笑容,放柔聲音,“說笑而已,小薇,我不會辜負你的。”
  
  千夜出了黑流城,照例取道銀流峽灣,穿越斯圖卡伯爵領,深入黑暗國度。
  
  現在西邊的血戰區域大致已經清晰,斯圖卡伯爵領邊界一帶就是戰線,黑暗種族和帝國戰士在這條戰線上各盡所能,殊死搏殺。千夜此刻實際上相當于潛入敵后方,這是非常危險的事,一旦被發現就很容易處于孤立無援的狀態。
  
  不過千夜對周圍地域十分熟悉,這是其它世家戰隊比不了的優勢,讓他得以從容在黑暗國度中穿行。
  
  他此刻所走的是荒僻無人的原始森林,這里沒有任何種族聚居點,只有土生土長的野獸,就連黑暗種族的巡邏隊都不愿來這種地方。千夜在樹梢間縱躍如飛,雙腳根本就不曾沾地,這樣可以最大程度地不留痕跡,也能避免遇到狂亂的陸行獸。
  
  但是走著走著,千夜突然聽到旁邊傳來隱隱的喧鬧聲。他心中一動,停下腳步,靜靜聽了一會兒,就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潛行。
  
  片刻之后他接近了聲音傳出的地方,那是林中一塊空地,十幾名狼人正揮汗如雨地挖坑。空地中央已經出現一個十余米見方,一米多深的大坑。
  
  幾名血族站在一旁,袖手旁觀,時時會沖著狼人訓斥幾句。千夜雙眼泛起晶瑩藍意,掃了一眼空地上的黑暗種族,發現最厲害的一名血族也不過只有七級而已。
  
  于是千夜又接近了一些。
  
  這時他注意到空地一角居然堆著幾十具人族尸體,服色有些眼熟,好象在哪里見過。尸堆旁邊則是兩顆人頭和成堆的耳朵,這些就是黑暗種族的軍功憑證了。
  
  幾名低級血族正在將耳朵清點裝箱,兩顆人頭則要另外放個箱子,而且箱子式樣要華貴得多,顯然很受重視。在搬動人頭時,千夜看到了他們的面容,頓時一驚,那是李佩和他堂叔!
  
  千夜才剛剛和他們分開不久,沒想到轉眼之間李佩的戰隊就全軍覆沒,看樣子一個人都沒有逃出去,就連那位十三級的堂叔,都戰死于此。
  
  千夜不由心中凜然,要知道,在一般遭遇戰中,除非雙方實力太過懸殊,或者一方死戰不退,否則想要圍殺一名十三級的戰將可沒那么容易。
  
  而從現場痕跡看,沒有引動天鬼分身的跡象,也就意味著戰斗時間并不長,那么能夠將李佩戰隊整個斬殺的強者,會是何等戰力!
  
  此地已經極為危險!
  
  千夜立時收斂氣息,一點一點地退后。他很有耐心,一切以不暴露行蹤為前提。
  
  就在這時,對面林中響起陣陣腳步聲,一名高大血族戰士從森林中走出,來到了空地上。
  
  他一身華麗重甲,用的是血族中頗為罕見的雙手重劍,腰間插著兩把短\/槍。重甲胸前鑲有暗金色的曼陀羅圖樣,看來是古老門羅氏族的戰士。
  
  PS:感謝白金盟主SilverS和長公主無定。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