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18 活化的黑森林

這是吸收無數精血才喂養出的原初之翼一根羽毛,不知道威力會有多大,但想來干掉幾個白空照都不是問題。
  
  問題卻在于,能不能打中。過去數日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次千夜以為必中的一擊,卻被白空照以種種詭秘之極的手段逃脫。原初之翼威力再大,射不中也是無用。
  
  而此時千夜等待的就是白空照靠近,用出絕殺之擊,那也將是他射出原初之羽的時機。
  
  就在這關鍵時候,白空照卻裹足不前,和之前出手時的果敢狠辣截然不同。她略帶迷茫的眼睛一直望著千夜,然后竟然開始緩緩退后,直到退入林間,消失不見。
  
  千夜怔了怔,才明白少女放棄了眼前的機會,不由搖搖頭,她的直覺果然無以倫比。千夜也轉身離開,繼續這場無休無止的追獵游戲。
  
  頭頂的蒼穹是濃重的鉛灰,鐵幕仿佛已經成為天空的一部分,似乎永遠也不會散去。千夜踉蹌走著,已經根本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眼前的景物一陣清楚一陣模糊,身上很多地方完全失去了感覺。
  
  抬頭就是一成不變的鐵幕,環顧四周則是一片又一片密林,千夜失去了對時間的感覺,身體也越來越輕,似乎在云端飄行。有時候明明踩著的是堅硬地面,卻感覺如同走在棉花上。
  
  “到極限了?”千夜有些紊亂的思緒中突然清晰地跳出了這個念頭,他迷迷糊糊地停了下來,依稀感覺肩膀靠到一棵大樹,于是就此站著休息。他不敢坐下,知道一旦坐下,就有可能再也站不起來。
  
  “我要死了嗎?”這是他第二個想法。
  
  死亡似乎并不可怕,只要閉上眼睛,徹底放松下來,就可以在黑暗和寧靜中墜落,直至永遠。恍惚中,千夜仿佛又回到了小時候,腳下好像踏著垃圾場熟悉的凌亂。
  
  他似乎聽到引擎的轟鳴聲,對垃圾場中生存的孩子們來說,這種聲音就是仙樂,因為這意味著上層大陸的浮空艇到了,又會有新的垃圾拋下。有垃圾,他們才能夠活下去。
  
  千夜忽然睜開雙眼,眼中漸漸燃起火焰。我,還不能死!
  
  千夜甩了甩頭,讓眼前的景物變得清晰一些,他現在無法啟動真實視野,完全是憑著直覺選了個安全的方向,就準備繼續走下去。
  
  過了一會兒,千夜忽然一怔,才想起好象已經很久沒有看到白空照了。按照原本的規律,這段時間里,白空照至少應該對他發動兩三次攻擊才對。
  
  難道她支持不住,終于倒下了?千夜搖了搖頭,白空照明顯有后援和補給,應該不至于這么弱。至少現在千夜還保有最后一擊之力,那么白空照也應該會出現作最后一次嘗試才對。
  
  數日不眠不休的彼此廝殺,不知不覺間,千夜和白空照對彼此了解得無比透徹。
  
  千夜再向周圍望去,試圖找出少女的蹤跡。然而雖然視野中的景物完全清晰起來,他的臉色卻變了。
  
  不知何時,林間開始彌漫起淡淡霧氣,周圍樹木呈現出一種完全不同的模樣。樹干漆黑,枝條扭曲,前端鋒利如刀,說不出的詭異。
  
  這是,黑森林?
  
  千夜面色凝重,沒想到傳說中的東西居然就這樣突兀地出現在眼前,而他發現自己甚至記不起是如何走到這里來的,也不知道究竟是他走進了黑森林,還是原本正常的森林突然變異。
  
  關于黑森林有許多神秘的傳說,只不過大多數傳言都無法得到證實。甚至連黑森林是真實存在,還是僅存在于瀕死者的幻覺中都還有爭議。
  
  可現在千夜能夠無比清醒地意識到,周圍景象是真實存在的。
  
  霧氣越來越濃,原本還能隱隱綽綽看到遠方綿延無盡的樹干枝椏,現在全變成一片灰。千夜的視線距離僅剩下兩三百米,目之所及全是如同黑曜石雕刻般的樹木。他忽然心中一動,白空照一直沒有出現,或許也和黑森林突然出現有關。
  
  千夜沒有妄動,他從口袋里拿出最后一塊血晶,捏碎,汲取了里面儲存的血氣,靜靜地恢復一會兒,然后開始謹慎地觀察周圍。若無法窺破黑森林的秘密,他很可能永遠也走不出這里,最終變成它的養料。
  
  再次啟動的真實視野有些模糊,卻不妨礙千夜感受到了翻涌滾動的黑暗幾乎充斥了整個世界。
  
  此刻在遠方,白空照靜靜站立,看著前方一片格外茂密的森林,止步不前。她身上多了一件披風,將身體包裹得嚴嚴實實。
  
  在少女身邊,還站著數十名南宮世家的精銳私軍,以及一名矮小老者。
  
  那老者目光如電,向白空照掃了一眼,沉聲道:“老夫南宮遠望,想必空照小姐聽說過老夫的名字。”
  
  白空照淡淡地說:“南宮世家的二長老,我還是聽過的。沒想到您居然會親自到這里,就不怕天鬼發現嗎?”
  
  南宮遠望嘿的一聲,傲然道:“老夫藏氣功夫修煉三十年,要是連天鬼耳目都瞞不過,那豈不是白修了?”
  
  白空照嗯了一聲,繼續以淡漠語氣說:“那么二長老準備出手嗎?”
  
  南宮遠望頓時一窒,他再如何自負,卻還沒達到神將,哪敢說能在天鬼鐵幕下全力戰斗?白空照這句話問得極不客氣,隱隱有種既然不能出手,那么來與不來又有什么區別的蔑意。
  
  南宮遠望臉色陣青陣白,片刻后方道:“老夫得到天成戰死的消息,就全速趕來。天成乃是老夫獨子,白小姐,你不覺得需要給老夫一個交待嗎?!”說到最后一句,南宮遠望已是聲色俱厲。
  
  白空照卻似根本沒聽出他話中的威脅之意,說:“南宮天成?就是留著短須的那名隊長嗎?”
  
  “正是!”南宮遠望臉上滿是怒意。
  
  “他死在千夜手里。”這就是白空照的交待了。
  
  南宮遠望強忍怒氣,“那千夜現在在哪里?老夫非要將他剝皮抽筋不可!”
  
  白空照向前方茂密森林一指,“就在那個方向。”
  
  白空照手指的方向上,森林格外茂密,樹葉綠得異常鮮明,甚至有些刺眼。在鐵幕下的灰暗世界中,仿佛有一種會發亮的光彩。不知怎地,看到這片森林,南宮遠望竟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這片樹林怎么看起來如此古怪?”
  
  白空照輕輕一笑,說:“這就是黑森林啊,當然不一樣了。”
  
  南宮遠望遽然一驚,道:“黑森林?!老夫又不是沒見過黑森林,怎么會是這個樣子?”
  
  “那它應該是什么樣子?”
  
  南宮遠望雙眉緊鎖,看了眼白空照,問:“你又怎么知道這就是黑森林?”
  
  “感覺。”
  
  少女的回答頓時讓南宮遠望臉上罩了一層青氣,他有心發作,可隨即想起可能就在鐵幕邊緣徘徊的白凹凸,生生把這口氣吞了下去。白家那女人出了名的護短和蠻不講理,如果動了白空照,那就等于是得罪了白凹凸。
  
  南宮遠望身邊一人緩緩道:“黑森林傳聞甚多,但大多名不符實。小人不才,也曾實地勘驗過一處黑森林,其中無論樹木土壤都詭異無比,難以明了如何形成。但除此之外,似乎也沒有什么特別可怕之處。此地和黑森林相差甚遠,不知空照小姐為何在此止步不前?”
  
  白空照說:“你去的那處是黑森林死后留下的痕跡。前面的可是活的黑森林,我不想進去,你們如果愿意就去吧,那個人就在里面。”
  
  “活的黑森林?”南宮世家眾人俱是一驚。
  
  南宮遠望面色凝重,沉吟道:“既然空照小姐對黑森林知之甚詳,還請陪我們闖一闖吧。以我等實力,就算遇到什么古怪,想來也是有驚無險。”
  
  “不去。”白空照拒絕得很干脆。
  
  一人和南宮遠望耳語幾句,他即刻道:“只要空照小姐肯去,價錢好商量。”
  
  “不去。”
  
  連續兩次被毫無回旋余地的拒絕,讓南宮遠望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他在南宮世家中向來是一呼百應的大人物,何曾受過這種氣?其他人就算辦不到他的請托,也會委婉解釋,希望取得諒解。
  
  可是他偏偏一時發不出火來。眼前這個少女不光身份特殊,能力也極為詭異,和她一起圍攻千夜的有兩整隊百名精銳戰士,現在一隊全軍覆沒,另一隊則被拖垮,只有白空照和千夜一路纏戰到最后。
  
  這等戰績,讓南宮遠望知道絕不能用等級來衡量眼前這個外貌甚至未成年的少女。況且如白凹凸這樣高傲目下無塵的人物,卻對她十分看重,不是沒有道理的。
  
  眼見白空照無論如何也不肯進入活化的黑森林,甚至連再靠近一點都不愿意,南宮遠望也是老狐貍,心中有了警惕,試探著問:“空照小姐,黑森林中究竟有什么危險,能否透露一二?”
  
  少女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只是不想進去。”
  
  說罷,少女再也不理會南宮世家諸人,轉頭就走,宛若幽靈般消失在山林中。
  
  南宮遠望臉色陰晴不定,忽然對身旁一名戰士說:“你,帶上十個人,進去看看!走半小時然后折返。”
  
  那人頓時失色,可是南宮遠望的命令又不敢不從,只得咬牙,點了十名戰士,慢慢走向那片異常生機勃勃的森林。果然詭異的情景出現了,戰士們一邁森林,分明還應該在正常的視野范圍內,身影卻漸漸消失,就此不見。
  
  這些人都是在南宮遠望眼前突兀地失去蹤跡,以他的力量竟然也無法鎖定那些戰士的氣息,南宮遠望的臉色頓時難看到無以復加。現在只能等他們在規定時間內折返了,只不過眾人都有種不祥的預感。
  
  接下來南宮遠望這批人就陷入了僵局,他們在原地等了大半天,那些進入黑森林的人仍是杳無音信。
  
  見南宮遠望臉上漸漸有了焦急之色,一名心腹就道:“長老,再等下去也不一定有結果。不如留些人在這里守著,我們先回去?您不能在鐵幕下久留啊。”
  
  南宮遠望緩緩點頭,“也罷,我就先走。建成,你帶一半人在此設伏,一旦看到那小子出來,格殺勿論。玉成,你再帶些人,去周邊弄點軍功。”他們這次行動極不順利,本來南宮世家的兩個整編戰隊是主要打軍功,順路來圍殺千夜的,現在卻變得本末倒置。
  
  那心腹聽到這樣的分派倒是明顯松了口氣,能夠早點離開這片詭異的地方,自然是再好不過。
  
  千夜已經不知道自己在黑森林中待了多久,他靠在樹上,閉目靜坐。
  
  周圍安靜得可怕,根本聽不到任何聲音,連風都沒有,也就沒有枝葉搖曳的響動。然而靜得久了,冥冥中又出現了種種細微聲音,似是有人在竊竊私語,又似是什么東西正在細細咀嚼。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