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27 想把我灌醉

這頭蛛魔已經上了年紀,臉上布滿皺紋,皮肉都已經松了。不過蛛魔獨具的優勢,讓他只要原地轉身,就可以夠到高高酒架上所有的酒。他雖然年紀大了,可動作卻不慢。無論誰在哪個角落,只要喊一嗓子,要的酒轉眼之間就會扔到他的桌上。當然,前提是先付過酒錢。
  
  只憑這一手,就能看出這蛛魔絕不簡單,否則也不會在這種地方開成酒吧。
  
  千夜擠到吧臺前,輕輕敲了敲桌面,說:“來杯夠勁的。”
  
  蛛魔看了千夜,目光剎那間似乎將千夜穿透,隨后他聳聳肩,說:“血族的小家伙,小心喝多了。在這種地方趴下的話,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被扒光了扔到鎮外去。”
  
  千夜臉上微笑不變,又說了一遍:“來杯夠勁的,你拿手的那種。”
  
  “好吧!新生的小家伙總是這么沖動。我年輕時也是這樣......”蛛魔老人一邊嘮叨,一邊以讓人眼花繚亂的手法配了杯花花綠綠的東西,放在千夜面前。
  
  那杯東西看著恐怖,聞著也恐怖,一股說不出的味道直沖鼻端,讓感知敏銳的千夜差點打個噴嚏。看著這樣一杯東西,千夜也有些猶豫。
  
  這時旁邊擠來一個美艷女人,對千夜笑道:“小帥哥,這可是這里的招牌,不嘗一嘗的話可惜了。”
  
  這是個女狼人,艷得夠火辣,穿得夠露骨,眼神也夠直接,就差沒有直接把千夜按到地上去了。
  
  千夜繼承了血族秉性,對狼人不太感冒。不過聽了她的推薦,還是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這酒一入口,頓時有如一道火線直沖腹底,千夜腦中轟的一聲,頓時有些恍惚暈旋,居然一口直接就喝多了。
  
  有生以來,千夜還從來沒有遇到差點被一小口酒放倒的情況。他此刻只覺全身都在發熱,腦袋有些迷迷糊糊的,思緒也開始飄飛。他把手放在眼前看了看,見手上一片潮紅,想來臉上也是一樣。
  
  這時吧臺周圍,關注千夜的不在少數。見千夜醉態已顯,不少人的眼神都開始變得不對,有的在看千夜的東西,有的在看千夜的人。
  
  那妖艷女人只看得雙眼放光,靠了上來,幾乎把碩大的胸部全都放置到千夜手臂上,輕舔嘴唇,道:“小帥哥,你不請我喝一杯嗎?只要一杯就可以!”
  
  千夜此刻聽在耳中的聲音都是飄忽的,點了點頭。
  
  老蛛魔搖了搖頭,配了杯一模一樣的酒,放在吧臺上。女狼人眼中露出貪婪,一把抓起酒杯,就想向嘴里倒去。可是酒杯剛剛抬起,就砰的一聲又露回吧臺上。
  
  一只手從后面伸來,抓住女狼人的手腕,強力壓在吧臺。
  
  女狼人又驚又怒,轉頭望去。只見身后多了一個面容冰冷的年輕女血族,她冷冷地道:“騷貨,滾遠點!我們血族的大人,不是你這種渾身長毛的下賤東西配得上的。”
  
  女狼人喉間發出低沉咆哮,口中獠牙漸漸生長,低吼道:“你叫誰是長毛的下賤東西?”
  
  女血族毫不退讓:“就是你!怎么了?”
  
  狼人一聲咆哮,猛地撲到年輕血族身上,將她壓倒在地。兩人隨即翻翻滾滾,用力互歐,打得兵兵砰砰,拳拳到肉。周圍的人都是惟恐天下不亂,圍觀叫好,沒有一個人想要拉架,反而有不少人開始下\/注,有押女血族的,不過押狼人的反倒多些。
  
  千夜還是抱著那杯酒,一小口一小口喝著,對身后變故渾然不覺。
  
  不知何時,千夜身邊又多了一個人,一個年輕女人。她坐在千夜旁邊,并沒有轉頭,只是淡淡地問:“不請我喝一杯嗎?”
  
  千夜本能地就想點頭,可是忽然看到她那少見的黑發,全身一震,默然片刻,才說:“想要喝多少杯,我都陪你。”
  
  黑發女孩轉過頭,望著千夜,那雙眼眸黑得深不見底。
  
  她忽然笑了,說:“想把我灌醉拖走?”
  
  此刻千夜思緒飄動,本能地說:“如果可以,為什么不呢?”這句話一出口,千夜自己都嚇了一跳。若在清醒時候,他可是絕不會這樣說的。每當幾杯酒下肚,他總象變了一個人。
  
  然而夜瞳卻沒有生氣,只是淡淡地道:“想的話那就來試試。老板,這種酒照樣再來十杯!”
  
  十杯!
  
  千夜雖然處于半薰狀態,聽了也是大驚,酒頓時醒了不少。酒吧里有不少人也注意到了這里,于是大聲叫好起哄。
  
  蛛魔老人露出玩味笑容,二話不說,手上一陣飛快動作,轉眼間十杯花花綠綠的酒就出現在吧臺上。
  
  夜瞳拿起一杯,和千夜用力一碰,說:“來,干了。”說罷一仰頭,如火般一大杯烈酒就悉數入喉。
  
  千夜臉色發苦,雙手捧著酒杯,如同喝藥般一小口一小口,半天才喝完。周圍頓時響起一片哄聲,許多人都在向千夜比著中指。
  
  夜瞳伸手攏了攏頭發,又端起一杯,說:“來,干了。”
  
  就這么一個小動作,讓她的容顏展露在眾人眼中,酒吧中聲浪突然低了一半,許多人死盯著夜瞳,呼吸漸漸粗重。
  
  千夜繼續皺眉,一臉苦悶,慢慢干掉了第二杯。這一次起哄聲就小了很多。這種酒可是酒吧的招牌,酒性極烈,在場的人可沒有多少能夠喝下兩杯還能不鉆到桌子底下去的。
  
  當夜瞳再端起第三杯時,酒吧安靜了許多,就連廝打的狼人和血族也停了手,臉色復雜地看著千夜和夜瞳。
  
  夜瞳的容貌只能用完美來形容,這是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種地方的容顏。而單以外貌而論,千夜其實比夜瞳也差不了多少。兩人坐在一起,竟讓許多人有了很班配的感覺。
  
  許多男人和女人在看著夜瞳,許多男人和女人也在看著千夜。
  
  第四杯很快就干掉了。
  
  夜瞳臉色如常,就象喝了四杯水一樣,只是雙瞳顯得更加深邃。而千夜從第一杯起就在搖搖晃晃,到現在還是搖搖晃晃,就是不倒。
  
  看到這里,就是再笨的人都知道不對了。
  
  第五杯下肚,兩個人還是跟開始一樣,沒什么變化。
  
  “老板,再來十杯。”夜瞳的風格,還是那么干脆兇狠。
  
  不過這場比拼卻出現了攪局者,一個極為魁梧雄壯的狼人走了過來,重重一掌拍在吧臺上,俯下身體,對夜瞳說:“血族的小妞,和那個娘們一樣的家伙喝酒有什么意思?還是跟我喝吧,我狂牙絕對能讓你滿意,不管酒桌上還床上!怎么樣?”
  
  另外一些早就垂涎夜瞳的血族頓時不滿,一人放出男爵級別的氣息,沉聲道:“長毛的家伙,高貴的血族不是你該碰的!”
  
  狂牙盯著那血族男爵,獰笑著站直身體。他極為高大,站起來時頭幾乎要撞到屋頂,身上那狂猛霸烈的氣息散發出來,黑暗原力濃郁得幾乎有如實力,赫然已達二等子爵。
  
  那壯漢盯著被自己氣息壓得快要透不過氣的血族男爵,獰笑道:“老子玩過的血族小妞有幾百個,干死的都有幾十個!你有什么話想說嗎?順便告訴你,老子的全名是狂牙.血頂。”
  
  那名血族男爵本就臉色慘白,聽到血頂之后更是臉色大變,雙手都在微微顫抖。
  
  血頂是狼人中有數的強大部落,僅次于地位超然的群峰之巔。然而血頂行事風格極為激進極端,崇尚用武力解決一切問題,好戰性在狼人部落中數一數二。凡是血頂部落出來的狼人,都是十分強悍的戰士,和血族的十二古老氏族一樣,不能單純以等級來衡量戰力。
  
  這時一名中年血族走了出來,擋在了男爵身前,冷冷地道:“狂牙,他可是我的人。”
  
  這名血族看似有些瘦弱,然而身上釋放出的血氣濃郁之極,同樣達到二等子爵級別。酒吧內許多血族臉色頓時都蒼白了幾分,這是被上位血脈壓制的特征。
  
  狂牙眼神微凝,冷道:“巴洛克,別人怕你,我可不怕。這個妞我要定了,你也要拿血族那套高貴血統論來說事嗎?”
  
  巴洛克盯著狂牙,說:“我的家族和你的部落半斤八兩,我們兩個也不是沒有打過,憑什么我要退讓?這樣吧,我們讓她自己選,如何?”
  
  狂牙獰笑幾聲,噴著熱氣,湊近夜瞳,問:“小妞,你怎么說?”
  
  夜瞳一抬手,整杯酒都潑在狂牙臉上,只說了一個字:“滾。”
  
  狂牙不怒反笑,伸出猩紅的舌頭舔著臉上的酒水,說:“好,夠勁!我喜歡!”
  
  狂牙挪動如小山一般的身體,湊近千夜,道:“你怎么說,小子?”
  
  千夜的回答更加直接,抓起酒杯,直接砸在狂牙臉上!
  
  砰的一聲,酒杯四分五裂,酒水混合著鮮血,順著狂牙的臉流下。
  
  狂牙一時怔住,完全沒想到千夜居然直接砸他的臉。整個酒吧也瞬間寂靜。
  
  “你找死!”怒吼聲中,狂牙一拳當頭向千夜砸下!
  
  千夜站起來頭頂還夠不到狂牙的肩膀,雙方體型差得極大。狂牙這一拳又是含怒出手,男爵以下,一拳就能砸成重傷。
  
  千夜單手上抬,在一片驚呼聲中架住了狂牙的重拳,并沒有如旁人預想般被砸趴下。他另一只手閃電出擊,一拳轟在狂牙腹部,幾乎整個前臂都沒入狂牙身體!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