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35 謎團

距離千夜容身之處還有數十米時,野狼就放緩了腳步,喉嚨中不斷發出低沉咆哮,似乎有些猶豫。然而平素碧幽幽的狼眼中此刻卻多了層暗紅,氣息也暴虐得多,明顯也是受到了鐵幕影響。
  
  野狼終究抵不過嗜血和饑餓,猛地向千夜撲去!
  
  變故突起,千夜身上忽地射出數十根細得幾乎看不見的血線,瞬間將它洞穿。血線一出即收,但只有其中一根末梢處帶了點殷紅,這頭野狼的生機顯然非常匱乏。
  
  撲通一聲,野狼摔在地上,再也不動了。
  
  而在千夜周圍已有數十具猛獸尸體,倒成一個有點怪異的圓形,毒蛇蝎蟲之類的更是不計其數。這片林間草地上,除了千夜之外,竟是再無生機。
  
  不知過去多久,千夜終于動了動,緩緩睜開眼睛。
  
  他茫然地瞪視著林梢顯露出的一小片深灰天空,心中一片空白,感知卻如流水般鋪向四面八方,剎那間將周圍百米內的景物全攝于心底。
  
  千夜雙眼中泛起水波般的藍色,比之以往更加深邃。當真實視野打開時,他眼中的世界再次變化,切換到了顯現原力的層面。不過這一次看到的東西比以往多了很多,原力分布和流動更加豐富細膩,而且空中似乎還有些什么東西,影影綽綽地看不太清楚。
  
  千夜努力想要弄清楚那些虛無的影子究竟是什么,可目力似乎到此就是極限,越是努力反而越是模糊。
  
  發了一會兒呆,千夜心中驀然升起一個念頭:“我怎么睡過去了?”
  
  他猛地一驚,頓時完全清醒過來,立刻坐起,再望向四周,被周圍密密麻麻的猛獸和毒蟲尸體嚇了一跳。這些東西的死明顯和自己有關,千夜定了定神,隨即內視檢查身體。
  
  在心臟旁邊,血核正靜靜浮著,許久才會脈動一下。上次受創的傷口已經沒有痕跡,而數個符文正如游魚般在血核內游進游出,完全不受限制。
  
  血脈潛藏和瞳術操控的能力符文千夜都認識,另外還有兩個新的符文。他意識一接觸,即刻明白了兩個符文所代表的能力。其中一個是真實視野,這個能力現在更加強大了。而另一個符文則十分特別,完全與血核融為一體,無分彼此。
  
  這個符文所代表的能力,名為生機掠奪,是千夜晉升血族子爵時所獲得的天賦能力。
  
  生機掠奪一旦發動,即會射出數以百計的無形血絲,自動攻擊周圍所有生物,并且將生機精華收回體內,彌補自身。
  
  這是攻防一體的強大能力,初次發動時千夜已經見識過它的威力,即使一般子爵也擋不住多道血線的集中攢射。而以后隨著千夜力量不斷強大,射出血線數量,威力和覆蓋范圍還會繼續提升。
  
  生機掠奪是群戰利器,但也不是沒有限制。一旦使用,血核就需要至少一天時間休養,方能積蓄滿再次發動的能量。而另一方面,生機掠奪不分敵我,有自己人在身邊時萬萬不能發動,否則會將敵友一起干掉。
  
  現在千夜知道周圍這些猛獸毒蟲尸體是怎么產生的了,黑暗種族的血脈天賦能力大多具有極強的攻擊性,弱肉強食無處不在。而生機掠奪之強橫兇厲,恐怕放眼整個永夜陣營也是罕見,這才是頂級血脈所應有的力量。
  
  千夜站了起來,慢慢活動著身體。多日沉睡后,他的身體就象一架生銹機器,連最簡單的動作都有些生澀。然而稍一活動,千夜立刻發覺身體每個細胞中都潛伏著火山般的力量,稍一動念就會爆發。
  
  他試著走了一步,卻是差點摔倒,下意識地伸手扶住身邊一棵大樹。然而那棵樹就如徹底腐朽,被千夜這么一扶,頓時轟然垮塌。
  
  千夜一驚,只感到身軀四肢的行動極不協調,隨即明白血核激活后,自己身體改造現在才算真正完成。此刻著急也是無用,他索性拉開架式,在林間空地上打出軍中格斗術。
  
  一遍拳腳打過,千夜的身體總算活動開了一些,至少不會連站立走路都別扭。他索性一遍遍演練軍中格斗術,以此適應新的身體。
  
  數十遍過后,千夜才感覺大致掌握身體,又將東岳取出,反復演練基礎劍技,如此幾個小時之后,千夜才算完全適應了。
  
  千夜拿出原力日晷分辨一下方向和時間,決定繼續向原定目的地趕去。雖然現在可能已是數日過去,就算到地方大概也晚了,不過至少要去看看結果,他總覺得整件事情似乎哪里不對。
  
  數百公里的距離,即使地型再復雜,對現在的千夜來說也就是一兩日路程。一天之后,千夜來到預定地點。
  
  貨隊的集結地也是一座隱秘山谷,當千夜出現在谷地外時,只看到一片狼藉,滿地尸體,再無一個活口。
  
  盡管早就知道結果,然而親眼看見時,千夜心中依然升起怒意。令他意外的是現場并沒有被清理或破壞,可以看到在這山谷中聚集的商隊規模超過百輛重卡,護衛力量至少也有數百人,而且裝備精良。但現在商隊人員和護衛傭兵全都變成了尸體。
  
  在山谷內外,千夜并沒有看到多少激戰痕跡,大多數商隊中人和傭兵戰士都是帶著一臉震驚倒下,連出手反抗都作不到。
  
  千夜雙眉緊皺,在戰場中穿行著。他的目光落在一個傭兵尸體上,此人看來生前是個強者,但臉上同樣凝固著死前一刻的驚駭和痛苦。
  
  千夜走過去,檢視了這名傭兵的尸體。他身上所有原力節點還有些許原力反應殘留,死前應是九級戰士。這樣的人即使放在黑暗種族那邊也是男爵,勉強挨得上上位貴族的邊。這人應該就是護衛隊的首領了,可是看他臉上表情,死前卻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和震憾。
  
  有什么能讓一名老兵在戰場上如此動容?
  
  千夜割開他的衣服檢視了一番,卻在身體表面沒有發現任何傷口。他沉吟一下,啟動真視之瞳,隱隱看到傭兵心口處有黑暗原力聚集的跡象。
  
  千夜揮動短刀,剖開他的胸膛,結果在心臟部位只看到一團肉泥,那臟器似乎被什么大力碾磨過,碎得不能再碎。
  
  這種力量......千夜心跳微微加快,這種力量和他的瞳術操控很相似,都是穿透身體表面防護,直接攻擊心臟或是血核等最重要器官。然而能夠把一名九級戰士的心臟直接碾成肉泥,這種力量,卻比千夜的操控強太多了。
  
  千夜又檢查了幾具尸體,發現基本上八級以上的戰士,都是死于心臟粉碎。
  
  檢查過尸體,千夜的目光又落在貨車上,忽然發現進入谷地后一直感到的異樣從何而來。大量完好無損的載重卡被拋在那里,這些可都是永夜不常見的好貨,沒理由扔下不要,除非是怕改裝麻煩,日后被人認出來。
  
  事實上,永夜有的是藏在陰影里的灰色渠道,在這么一大筆錢面前,些許麻煩根本不算什么,況且貨車可以不要,車上的貨物為什么不動?
  
  千夜跳上一輛貨車,伸手提下一個貨箱,打開箱蓋,發現里面裝得滿滿的都是黑石。黑石是最普通的燃料,也是永夜大陸儲量最豐富的礦產,普通到連一般平民都能夠用得起。小一點的礦脈,已經沒什么人愿意去開采了。
  
  上層大陸開采黑石礦,主要是為了里面的伴生黑晶以及其它伴生的稀有礦藏。
  
  這路貨隊從重卡到護衛配置都堪稱豪華,怎么會運送黑石?千夜把貨箱一翻,將里面的黑石都倒在地上,也沒有看到特殊東西。這一箱裝的就是黑石。
  
  千夜又打開幾個貨箱,里面裝的也都是黑石,剩下的已經不用再看,里面肯定裝的都是黑石,所以才會被連貨帶車給扔在這里。
  
  千夜環視四周,默默估算了一下貨隊的規模,再以宋移年那支貨隊作為參照,發現匯合后的整支商隊中大約有一半裝的都是黑石。那么至少寧遠重工在帳面上的損失少了一半。
  
  至此,千夜也覺察出不對了。宋子寧做事向來滴水不漏,里面既然有這么多的黑石充數,說明這多半是他給什么人下的陷阱。只是這個誘餌的份額可是夠重的,別的不說,宋移年那支貨隊帶的可都是貨真價實的原力槍。
  
  宋子寧究竟要對付誰,又是什么人才能不動聲色地擊爆眾多高手的心臟?
  
  千夜心中忽然浮上夜瞳的身影,但是立刻本能地又給壓了下去。他現在也只能從夜瞳身上的徽記得知她出自門羅氏族,除此之外一無所知,也不想知道。
  
  現場的尸體沒有熟悉面孔,宋移年那支貨隊不在其中,不過只要他不是太蠢,就不會再到這個匯合點來送死。可是宋移年既然已經知道出了岔子,應該也會給同僚傳訊,看這里的情景似乎完全沒起作用。
  
  千夜心中仍有不少疑惑,但在見到宋子寧之前,暫時無解了。
  
  片刻之后,他已經查探完整個戰場,就準備離開。這件事牽連太大,已知的不光有血族的門羅氏族參與,帝國方還有后族也攪了進來,千夜不知道宋子寧現在身處何方,隱隱感到有些不安。
  
  沒走出多遠,前方就傳來爭執聲,兩撥人馬正在對峙。
  
  其中一方大約有數十人,衣著比較混雜,能夠看出是由宋閥戰隊,傭兵團以及遠征軍三方人馬混合而成。而另一方就相對簡單,只有十余人,清一色的白閥戰隊。
  
  PS:感謝鉆石盟主醉龍。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