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44 群狼環伺

章一四三群狼環伺
  
  營帳內還站著一位面容剛毅的大漢,此刻皺眉道:“少爺,我們已經好多天沒什么斬獲了,這情況不對啊!按理說這里已經是黑暗國度腹地,可是經常走個大半天,連個黑血雜種的影子都見不到。”
  
  趙君度淡淡地說:“正常。我們周圍至少有五六支戰隊在活動,黑暗種族又不傻,誰還會來送死?”
  
  “這樣的話,我們的排名豈不是更難看了?”大漢臉上閃過一抹憂色,隨即閃過狠厲,道:“要不這樣,我出去走一圈,把那些蒼蠅都給趕走!”
  
  趙君度抬起頭,“趕走?”
  
  在趙君度目光注視下,大漢臉色越來越不自然,最后抓了抓頭,訕訕地道:“這個......難免會出兩條人命。我們都這么深入黑暗疆域了,有些戰隊死的人多點,也是正常的嘛,呵呵,哈哈!”
  
  趙君度臉上沒有分毫笑意,若有所思地問:“我們幾天沒收到后面的消息了?”
  
  大漢想了想,聳然一驚道:“七天了!”
  
  七天,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在這鐵幕之下的黑暗疆域,群狼環伺,即便以戰將為斥候也很難保持后方通道順暢。雖然他們這支戰隊還不愁補給,可斷絕了外界消息,無異于眼盲的兇獸更是步步危機。
  
  趙君度伸手摸了摸懷里一枚水晶鎖片,輕聲說:“七天,太久了。”
  
  大漢咧了咧嘴,臉上的笑容中騰起了森森殺氣,道:“少爺,你知道我趙狂就是個粗人,不過這幾只蒼蠅在周圍飛來飛去,要說只是巧合,打死我也不信!白閥兩只隊伍,南宮兩只隊伍,外加其它世家的兩只隊伍,依我看,這些人恐怕不是來打軍功的,而是沖著您來的。”
  
  趙君度淡然一笑,“這也很正常。”
  
  趙狂臉色陰沉,道:“少爺,這些家伙也太張狂了點,完全沒有把我趙閥放在眼里!不給他們來幾下狠的,他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您就放我出去走一圈,先宰他幾十號人再說。”
  
  “不必。”趙君度在地圖上一點,說:“明天起營,我們到這里去看看。”
  
  趙狂伸頭一看,愣了愣,“這不是南官世家那群混蛋小子的獵場嗎?”
  
  趙君度從容道:“這地上又沒立著界碑。我趙君度到了哪里,哪里就是趙閥的獵場。”
  
  趙狂眼中現出兇光,道:“我懂了!”
  
  第二日清晨時分,趙君度即拔營出發。剛剛穿過一片谷地,前方樹林中就涌出數十名戰士,攔住了趙君度的去路。
  
  一名留著精致小胡子、望上去三十出頭的男子迎了上來,笑道:“趙四公子,怎么這么好興致,有空到我們南宮世家的獵場來轉轉了?”
  
  趙狂上前一步,喝道:“從現在起,這里就是我們趙閥的獵場了。你可以帶著你的人滾了。”
  
  那人臉色頓時變了,冷道:“趙四公子,這是什么意思?”
  
  趙君度淡淡地道:“他說的,就是我的意思。”
  
  那人忽然哈哈大笑,道:“我南宮云成還沒見過這么張狂的家伙!怎么,趙四公子,要是我不走,你還打算強搶嗎?”
  
  “正有此意。”
  
  南宮云成怔了怔,隨即怒意上涌,咬牙道:“趙君度!就算你頂著帝國第一天才的名頭,現在還不是連個戰將都不是?我已是十一級戰將,你我之間不光差了兩級,那可是戰兵和戰將的天壤之別!哼,天才?往前幾年,我不也是斐聲門閥世家的天才!你以為,帝國上下這么多高門大閥,就只有你一個天才不成?你要是想戰,那少不得要領教一下你的碧色穹蒼,究竟有多厲害!”
  
  趙狂大怒,雙手握拳關節爆出霹靂之聲,卻有一股無形原力之墻從身側掃過,把他擋在原地,一步也邁不出去。
  
  而趙君度已慢慢走向前,在南宮云成面前十余米處站定,嘴角漸漸浮上笑容,可是他雙瞳中全是森森寒冰,沒有一絲笑意傳達到眼底。
  
  嗆的一聲,南宮云成下意識地雙刀出鞘,擺出戰斗姿態。握上冰冷的刀柄,南宮云成這才省悟,趙君度可什么都還沒做,他就已經出刀,這豈不是意味著怕了對方?
  
  南宮云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大喝一聲,周圍頓時暗流涌動,原力禁絕領域已然發動。
  
  趙君度終于抬手,虛虛一握,喝道:“八方封鎮,起!”
  
  隨著趙四這聲穿云裂石的清喝,八道紫火沖天而起,將南宮嘯云困于其中。幾乎是同時每道紫火彌漫出氤氳紫氣,擴展如網幔,瞬間籠罩數十米方,根本看不清期間發生了什么。以領域對領域,顯然八方封禁輕易壓制了原力禁絕。
  
  趙君度舉步向前,身影閃動,一步入陣,再一步就已出陣,手中則多了顆人頭。
  
  “在我趙君度面前,任何天才,都是笑話。”
  
  在他身后,八道火柱轟然崩碎,紫氣消退,陣內情景這才為人所見,南宮嘯云無頭尸體仍然握刀站立,片刻后方才緩緩倒下。
  
  那支名動天下的碧色穹蒼,始終背在趙君度身后,未曾動用。
  
  南宮家的戰士們木然立在原地,各個臉上表情扭曲各異,隨即被涌上的趙閥戰士悉數斬殺當場。
  
  “下一處,去白閥。”
  
  黑流城外,千夜站在峰頂,眺望著遠方。在那里,黑流城的輪廓依稀可見,但大多被滾滾濃煙所遮蔽。炮聲、喊殺聲驚天動地,甚至都傳到了遙遠的山峰上。
  
  此刻激戰正酣,遙遙望去,黑流城有好幾段城墻上都燃起了大火,黑暗種族和暗火戰士正在殊死搏殺,每一米城墻都要反復爭奪數遍。
  
  “這就是黑流城?果然有戰爭!不過,看上去城里守軍的情況不妙啊!”黑月道。
  
  連黑月都能看出問題,千夜何嘗不知。不過他此刻心中盡管焦急,臉上卻是平靜如水,絲毫沒有泄漏任何心事。
  
  千夜把整個戰場盡收眼底,目光忽然一轉,望向遠方。
  
  黑月順著千夜目光望去,只見一隊黑暗種族的軍隊從那里出現,正全速向戰場趕來。
  
  這下黑月更覺得不妙了,“怎么回事,為什么我沒看到黑流城有援軍?”
  
  “沒有援軍。”
  
  “那這仗怎么打?”黑月抓了抓頭發,看著在戰火中飄搖的黑流城,小臉上全是苦惱。
  
  千夜平靜地說:“不好打,但總是要打的。你也看到戰局了,現在回去還來得及。”
  
  黑月小臉上閃過怒意,叫道:“我們高胡人一諾千金,才不象你們帝國人那樣陰險狡詐。我都收了你的預付撫恤,連仗都沒有打過,怎么可以離開?如果這么做了,我以后怎么有臉回部族,怎么有臉去面對部族里的勇士?總而言之,這場仗我打定了!如果我戰死了,你記得把我的那份錢幫我送回去,我老爸等著這筆錢救命。”
  
  這番話讓千夜有些驚訝,向黑月望了一眼。放眼帝國上下,哪怕是宗室門閥,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正變得越來越少。
  
  千夜終于點了點頭,說:“放心,我一定會送到。”
  
  再看一會黑流城戰場態勢,黑月有些疑惑,問:“黑流城為什么不突圍,也不派人出去送信呢?”
  
  從這里望過去,黑暗種族的大軍分成數個軍營,將黑流城團團圍住。在軍營和軍營之間,還有大片空白地帶。黑暗種族戰士的速度勝過人族,所以利用這種空白地帶突圍,很快就會被黑暗種族大軍合圍。但是大部隊逃不出去,小部隊乃至一些個人強者卻是有充裕空間離開。
  
  可是在這里觀察了大半天,卻沒見到黑流城內有人沖出來。
  
  千夜凝望著戰火連天的黑流城,漸漸有些明白了宋子寧的想法。
  
  “好機會!”眼見黑暗種族大部分軍隊都開始調動,黑月弓起身體,就想向黑流城沖去。這種混亂情況下,她有很大機會沖破火線,沖進黑流城。
  
  “等一下。”千夜拉住了她。黑月連著跳了幾次,都只能在原地蹦,根本不能寸進。這下黑月大吃一驚,她可是有機械助力,單論力量,就是一般戰將也按不住她。結果被千夜一拉,就象被綁在山上,絲毫動彈不得。
  
  “現在不沖進去嗎?”
  
  “不,等我動手的時候,你再往黑流城里沖。”
  
  “你不跟我進黑流嗎?”黑月問。
  
  “不,我要看看,黑暗種族的指揮官在哪里。”千夜平靜地說。
  
  “你瘋了!”黑月終于明白了千夜的打算,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此時此刻,城樓之上,宋子寧端然高坐,宛若雕像。自大戰伊始,已經有數位子爵在城下戰死,那張猙獰鬼面已經成為許多黑暗種族的夢魘。
  
  此刻黑暗種族如潮水般的攻勢根本沒被宋子寧放在心上,他的目光在城下大軍中逡巡,似是在尋找著什么。
  
  路德知道,宋子寧在找自己。
  
  這魔裔將軍此刻站在大軍中,周圍的親衛也都換上了普通戰士的服色,看上去這里就是一個普通指揮官的本部,而不是整個黑暗大軍的指揮中樞。隨著軍令一道道發出,黑暗種族大軍的攻勢也相應發生改變。這些細微變化都被宋子寧收在眼底,他驀然雙眼一亮,望向路德所在的區域!
  
  當宋子寧的目光掃過時,路德竟然有種火辣辣被刺痛的感覺!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