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48 杯葛

章一四八
  
  宋子寧道:“此事現在卻不必急,要從長計議。先南宮,后白閥,這是順序。而且南宮家還有一個整編師陳兵在側,他們原本的打算應是等黑流城破后,再拿回這段戰線,如此無論對上對下就都能交代過去了。但現在黑流城之圍已解,卻要防他們狗急跳墻。”
  
  千夜冷然嗤笑,“他們就算想要找我們的麻煩,也至少得休整半月。”言罷,簡單把自己突襲南宮世家基地的事情說了說。
  
  宋子寧不由拍案大笑,“干得好!沂水南宮這次可謂偷雞不成反蝕米。在上品世家中,他們嘯字和成字輩子弟的整體素質算是相當不錯,損失如此慘重,可得很久才能緩過氣來。”不過宋子寧又有覺得有些奇怪,“南宮家行事的手法怎會這樣粗魯直接,完全不像南宮博望一貫以來的陰險風格。”
  
  說及此事,輪到千夜皺眉,問:“你那邊是否也出了什么問題,我在千里之外的天河郡遇到寧遠重工的商隊被人伏擊。而且為什么宋閥至今沒有任何表示,就算個別戰隊不敵南宮私軍的實力,但這已不是私斗的小事,帝國總不會真的坐視兩家在鐵幕下全面開戰吧?”
  
  宋子寧聽千夜說完遇到寧遠重工商隊的前后經過,只喃喃說了一句,“白閥?后族?一-本-讀-”
  
  他眉間流露出掩蓋不住的疲色,往椅背上靠了靠,默然片刻,才笑笑道:“我正不知該如何與你說這事。實際上,我并不會在黑流城困守到底,如果事不可為,我會自行突圍,最多再帶上一個南宮小鳥。之前一直沒讓她身邊那隊紅蝎出戰,就是為了能夠最后時刻護送她出去。但是無論如何,我不會再用宋閥的任何助力。”
  
  千夜微微一怔,看著宋子寧的表情,想起他最近幾個月的布置,了然道:“這么說,你是下定決心要徹底從宋閥脫離了。”
  
  宋子寧略顯苦澀地一笑,說:“是的。寧遠重工那支貨隊是我為家族做的最后貢獻,把一些內外勾結,生了異心的家伙抓出來。至于貨隊能否保住,并不影響這個局的結果,此時那些圖謀不軌的家伙肯定已經暴露。只是看現在的情況,恐怕清理門戶的過程并不順利。族中那些人,若真是有心,豈會解決不了這點小事?”
  
  千夜道:“黑流城對外交通應該能夠很快恢復,叫鬼索的周財廣把最近的情報都送過來,就能知道情況如何了。”
  
  宋子寧淡淡道:“閥內的事情他打探不到,至于其他,現在已經不重要。”
  
  然而千夜卻從宋子寧的語氣中,另外聽出一點心灰意冷的味道。即使宋閥可能遇到了什么難處,但在馳援黑流城一事上的退縮,實際也是一種全然的冷漠。就連千夜都能看出,南宮世家的跋扈完完全全是建立在宋閥的沉默之上,若宋閥稍稍強硬,局面就有可能不同。
  
  或許宋子寧從一開始就并不期待來自家族的強援,然而當真的被漠視至此,仍會有如利刃般傷人的感覺。
  
  千夜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宋子寧,于是站起身來,走到一邊酒柜倒出兩杯酒,把其中一杯遞到他面前。
  
  短短時間,宋子寧已收斂起大半低落的情緒。他接過酒杯晃了晃,看著掛壁的液體折射出光陸離奇的色彩,微微一笑,對千夜舉了舉杯,一口飲盡。
  
  “千夜,不必擔心太多。我自由了,不是很好?”說到這里,宋子寧忽然雙眼發亮,笑道:“城外那么多黑暗種族的軍功,這次收獲足夠暗火在遠征軍序列中升格,你是想另組一個野戰師來玩玩,還是把黑流城防區提升一級?”
  
  “我現在還沒那么在的野心。”
  
  “野心這東西,只要你坐在這個位置上,就是自己不想,周圍的人也會逼著你有的。”宋子寧笑道。
  
  千夜也笑起來,一小口一小口喝著杯中酒,兩人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地開始閑聊,偶爾的安靜中,還可以隱約聽到外面城中充滿歡樂的喧囂。
  
  宋閥涵碧園內,此際人流川梭往來,眾多仆役將園內每個角落都打掃得干干凈凈。若大的庭院內處處春色,風中都透著融融暖意。絲絲縷縷的黎明原力不斷從假山、廊柱乃至花叢里溢出,吸上一口,就讓人心曠神怡。若論原力濃郁,恐怕一些小門小戶的宗派修煉室,也不過如此。
  
  仆役侍女們個個都小心謹慎,惟恐犯了哪怕是一丁點的錯誤。今天宋閥的例行長老會就在這里召開,在老祖宗閉關靜修之時,可以說整個宋閥的重要人物都集中在這涵碧園里。
  
  園子北首的守拙堂內,數十名宋閥長老已經在此議了小半天的事,討論過十余項族內大事。
  
  席中宋仲年面色深沉,看得出異常不悅。而原大長老宋仲埕坐在對面,卻是一臉笑容,顯得春風得意,絲毫沒有被免去大長老一職的陰霾。
  
  “接下來我們來議議六房的開支”宋仲埕話還沒有說完,宋仲年就再也忍耐不住,沉聲道:“我們現在應該先商議怎么給子寧支援!他現在被困在黑流城,已經有半個月了!”
  
  宋仲埕咳嗽一聲,不急不忙地道:“黑流城地處險地,早被黑暗種族大軍團團包圍,我們在周邊就只有寥寥三五支戰隊,實在是勢單力薄。老夫已經勒令他們不計損失,務要穿透防線,支援子寧。可是這半月以來,他們屢次攻擊,損失慘重,卻無多少進展,唉!其實閥主不必多慮,以子寧之能,突圍可不是問題。”
  
  說到這里,宋仲埕使了個眼色,另一名長老即道:“諸位長老,這黑流城可不是我們宋閥的地方,里面也沒有我宋閥的戰隊。別忘了,血戰至今,黑流城的軍功可都是計到趙閥頭上的。依我之見,救子寧和救黑流城完全是兩回事。”
  
  此言一出,眾長老紛紛稱是。
  
  宋仲年臉色鐵青,重重哼了一聲,卻是無奈。黑流城周圍的宋閥戰隊都是由宋仲埕一脈的人在把控著,一直以來出工不出力,宋仲年身為閥主,也拿他們毫無辦法。
  
  宋仲年哼了一聲,道:“那就議一議葉慕藍、葉慕薇和閥內三人內外勾結,私下通敵,致我宋閥商隊覆滅一案。此事已經查實,證據確鑿,論罪當誅!不知眾長老意下如何?”
  
  宋仲埕撫須緩道:“那是寧遠重工的商隊,而非我宋閥商隊。子寧早有分立之心,他名下產業豈可與我宋閥混為一談?所以葉家二女通敵之說,以我看來,還須再議。另外此事牽涉甚廣,疑點尚多。依老夫之見,此事還須細查,不妨暫且押后,待下月長老會再議。”
  
  宋仲年臉上閃過怒色,喝道:“宋仲埕,你種種推脫,無非就是不肯解掉子寧婚約!是何居心,真當我不知嗎?!”
  
  宋仲埕臉上笑容不變,不急不徐地道:“老夫這只是老成持重之見,又不是不議,只是需要再查查而已。閥主何需如此動怒?”
  
  宋仲年臉色鐵青,冷道:“不行,此事必須現在就議!諸位長老,休要自誤!”話說到這里,宋仲年已是聲色俱厲。
  
  宋仲埕臉色也變了,哼了一聲,冷道:“長老會可不是你一人說得算!此事究竟如何處理,還需眾長老首肯方可。”
  
  眾長老見狀,紛紛出言相勸,但想做和事佬的居多,肯站在閥主宋仲年一方的長老數量卻不占優。
  
  宋仲年雖占據閥主一位,然而宋閥內真正主事的實際上是老祖宗,一應大事,都要老祖宗點頭才行。因此宋仲年權柄實是有限得很,在宋仲埕未被革去大長老一職之前,兩脈之間其實是不相上下。
  
  值此多事之秋,老祖宗卻突然宣布閉關清修,并且吩咐下來再有天大的事也不能打擾了她的閉關。在大多數人眼中,這其實不是什么好兆頭。暗底下已經有傳聞,說老祖宗其實是在閉死關,以求延壽。一旦過不去這道坎,那么重則立刻歸天,輕則修為大損。
  
  而宋仲埕雖然失去了大長老一職,但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他在長老會中經營多年,依然實力雄厚。是以在一些大事上,兩人依然斗得難分上下。
  
  眼見兩人漸漸撕破臉皮,許多長老也是在私下交頭結耳。這宋閥七少的婚約,實際上已經變成了一件天大的事。
  
  前不久衛國公宣布要為愛女馨兒選親,立刻在帝國青年才俊中引起轟動。衛國公此刻權勢如日中天,馨兒又生得美貌,深得衛國公喜愛,娶到她無異于一步登天。哪怕是四閥嫡系出色子弟,都罕有不動心的。
  
  宋仲埕也為宋子安向衛國公提了親。只要結下這門親事,宋子安就很有可能反敗為勝,搶下宋閥繼承人大位,成為下一任閥主。因此宋仲埕可說是出了全力,再無保留。宋仲年本意也是要將宋子寧婚約束縛解開,以求娶衛國公之女。畢竟當年天玄春狩之后,衛國公曾不只一次夸獎過宋子寧,而且七少又是出了名的風流倜儻,天生就惹少女喜愛。
  
  當此時刻,宋子寧身上的婚約就成了關鍵,也是宋仲埕全力杯葛此事的緣由。只要拖過了選親的日子,就算大功告成。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