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50 燃金之血

千夜再次將意識投到血核上。
  
  血核還是老樣子,極緩地脈動著,每張縮一下,表面的暗金色晶粒就折射出明滅光芒。
  
  隨著真實視野的推進,血核內部世界層層展開,千夜看到血核深處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滴金色的血液,正懸浮在中央,不斷燃著淡淡的金色火焰。當鮮血流經此處,就會從這滴血液上帶走星星點點的金色光芒,送往身體各處。
  
  隨著金色光點的流轉,千夜能夠感覺到自己身體正在一點點增強。雖然強化幅度極為有限,幾乎小到可以忽略的程度,可體質和力量確實在不斷變強。而且這是永久性的提升,日積月累下來,增幅就會極為可觀。
  
  看到這滴燃燒著的金色血液時,一個詞從千夜心底自然而然地浮上。
  
  燃金之血!
  
  當血族晉位侯爵時,血核內才會產生燃金之血。它散發出的每點光芒,所蘊含的能量都是普通鮮血的百倍以上。當血液中有了燃金之血后,匯聚原力、恢復體力的速度都會大幅提升。
  
  哪怕兩人實力相當,有燃金之血的一方也會輕易戰勝沒有的人。這也是造成血族內部位階和血脈對下絕對壓制的重要原因之一。
  
  傳說中,那些位列所有侯爵之上的實力侯爵=一=本~讀==,體內鮮血已經全部轉化為燃金之血。這樣的血族,連生命本質都會有所不同,幾乎可以說是另一種生命形態,已經有一線希望越過公爵的門坎。
  
  黑暗種族的爵位都匹配著實力,從爵士開始就脫離了炮灰行列,子爵是邁入真正強者之列的標志,侯爵則已經摸到了金字塔頂端的邊緣。
  
  然而永夜陣營每越過一個大位階,上位者對下位者的力量壓制比人類的戰將分級要明顯得多。千夜還在子爵階段就擁有了燃金之血,其中的好處顯而易見。
  
  千夜固然很高興自己力量的提升,可一想到自己體內血氣的最初來源,就分不出此刻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而且他在黑暗一側突飛猛進,就算有宋氏古卷,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失去平衡。哪怕能夠掌握更強的力量,他也不愿意用墜入黑暗的代價來換取。
  
  想到這里,千夜忽然心中一動,有了燃金之血對身體的強化,那么從理論上來說,他能夠承受的潮汐反沖之力應會遠勝以往,既然如此,兵伐訣又會進展到何等地步?
  
  千夜已經將兵伐訣修煉到第四十九重潮汐,如此境界,恐怕近百年來僅有張伯謙一人在他之上。但至此千夜也已經感到十分勉強,那時他還有一種極為清晰的預感,再進一步,兵伐訣有可能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是以完全不敢再向前邁出一步。
  
  但現在血核凝成,燃金之血浮現,千夜自度身體之強已堪比血族伯爵,而且體內的黑暗和黎明原力急待平衡,他由此生了再進一步之心。
  
  千夜平心靜氣,將身心狀態調整到最佳,隨即緩緩運起兵伐訣。修煉至今,兵伐訣運轉已經成為他的本能。一顆心無念無想之間,潮汐已經悄然推過了二十輪。
  
  這是當年千夜得以加入紅蝎的基石,現在回想,頗有恍如隔世之感。
  
  在這席卷世界的大潮中,千夜忽然敏銳地感覺到了一點細微的不同,以往胸腹處總會有些許凝滯的區域,這次居然通暢如坦途,坎坷仿佛從來不曾存在過。
  
  他的心境稍許波動,就又平復下來,兵伐訣循著血脈奔騰如輪轉。縷縷原力不斷從九處節點中涌出,匯聚到兵伐訣形成的原力海中,推動潮汐層層疊加。
  
  三十輪,四十輪轉眼即過,能夠將人族戰將拍得粉碎的潮汐沖力,卻被千夜輕松承受。直到潮汐疊加到四十五輪,千夜全身微震,終于感受到了一絲壓力。
  
  他此刻完全放下了所有思緒,心中無悲無喜,繼續推動原力潮汐往復疊加,一步步穩扎穩打,就到了四十八輪。
  
  這時血核終于對逐漸增加的壓力有所反應,開始加快脈動。從血核內散發出的燃金之血數量也隨之增加,它們代替了過去的普通血氣,保護內臟不受損害。
  
  四十八輪輕松跨過,千夜運轉兵伐訣,終于再次站到了四十九輪的巔峰。
  
  此時此刻,他體內原力浩浩蕩蕩,終于有了一點原力海洋的韻味雛形。海面上潮汐層層涌動,最后匯聚成滔天巨浪,浪峰幾乎接到蒼穹!
  
  忽然千夜感覺到在原力海的上方,并不是一片虛無,而是有道無形屏障橫亙天穹,擋住了潮汐巨浪,不讓它繼續疊加推高。
  
  上一次兵伐訣運行到四十九輪時,千夜全部心神都在和潮汐巨力相抗,保護自己不受致命損害。而現在他僅憑燃金之血就抗住了兵伐訣的潮汐巨力,這才察覺到了那道無形屏障的存在。
  
  “這就是兵伐訣的極限?”千夜心中浮上明悟。
  
  但是張伯謙已經用自身證明,四十九輪并不是兵伐訣的極限。
  
  千夜運轉兵伐訣,潮汐巨浪狠狠沖天而起,拍擊在穹頂屏障上。巨浪瞬間撞得粉碎,屏障卻是巍然不動。沖擊天穹的反震力格外龐大,燃金之血的防護也被剎那粉碎,在內臟上留下無數大大小小的創口。千夜臉色一白,頓時噴出一口鮮血。
  
  然而千夜不驚反喜,在剛剛兇猛的沖擊中,他已經感覺到天穹屏障有微不可察的動搖。
  
  千夜不急于躁進,控制著潮汐層層削減,直至回落原點,然后再層層疊加,片刻后又到四十九輪。在四十九輪之上,千夜操控潮汐巨浪,再次狠狠擊向天穹屏障!
  
  這一次他有了準備,血核強勁脈動,點點金芒不斷涌出,幾乎半邊血液都在熊熊燃燒。沖擊天穹的反震力雖然狂烈,但千夜只是臉色一陣蒼白,就抗了過去。身內一些細微損傷,在血族體質的強大恢復力下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
  
  千夜沒有急于進行下一次沖擊,而是讓原力潮汐層層回落,靜待體內傷勢恢復。直到那些損傷基本平復,才又開始新一輪的沖擊。
  
  就這樣周而復始,千夜全身心都沉浸在兵伐訣的修煉中,早忘了日月時間。
  
  大戰之后,黑流城只有一天一夜的安靜,轉眼間又變得熱鬧起來。形形色色的人不斷涌入,他們來自各大勢力,或是使者,或是代/理人,甚至還有世家中人直接出面。
  
  宋子寧步出書房,剛剛含笑送走一批客人,就又有數人急忙迎了上來,為首一人道:“在下王善行,家父乃是居山伯王動遠,特來拜見七少。”
  
  宋子寧當即點頭微笑道:“當年我小的時候曾經見過王世叔一面,蒙他指點了不少武功。來,進來坐,世叔近來身體可好?”
  
  “家父一切安好。”王善行隨宋子寧回到書房,寒暄過后,他即臉現急切,問道:“七少此戰大展神威,已經名動帝國。只是不知,這次大戰的軍功,可否轉讓少許?”
  
  宋子寧臉上微笑不變,道:“此時軍功還未清點完畢,尚需一些時日。轉讓部分軍功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世兄你看,我這小地方百廢待興,所需資源要好好謀劃一番,現在談這個還是稍早了些。”
  
  王善行又勸了一陣,并且做下許多承諾,開出五花八門的清單,宋子寧都以時候未到擋了回去。他也無法,不過好在宋子寧沒有一口拒絕,就還有回旋余地。
  
  居山伯兒子剛走,又有一名封地在新涇的定邊子爵親弟到訪,談的仍是軍功轉讓一事。而在旁邊的會客室里,還有兩撥人在等候著。
  
  一整天下來,宋子寧見了七八撥人,都是為了軍功而來。
  
  黑流之戰,黑暗種族一方以路德一等子爵為首,光是子爵級別的強者就戰死五人,男爵以下有爵位的強者近百,有等級、可以計入軍功的黑暗戰士超過千人,炮灰死傷更是不計其數。可以說,自血戰開始以來,這是鐵幕下最為豐厚的單筆軍功。
  
  這筆軍功基本是宋子寧和暗火獨立師打下來的,然而一個師再怎么也不可能只憑一場大仗就升格成集團軍,至于永夜的一個邊境城市是否值得大舉投資擴建也要再議。如此一來,這筆軍功若只向帝國兌換資源和金幣,那絕對是浪費。
  
  這個顯而易見的道理,誰都懂。
  
  而那些消息靈通人士早就把黑流城之圍始末了解得清清楚楚,當然也知道宋子寧等如是從宋閥中出來自立門戶,那這筆軍功如何上報,又掛在誰家名下,就變得頗有講究。
  
  在帝國公開了血戰排行榜之后,軍功已變得炙手可熱,尤其是如此巨額數量,可以直接改變排行榜前十的排位順序,又如何不讓人眼熱?
  
  黑流城附近有代/理人的勢力動作最快,他們并不奢望能夠拿下全部軍功,但是只要吃下半成,就比他們最出色戰隊拼死拼活至今賺到的軍功還要多。
  
  到目前為止上門的大多是中小勢力,但想必過不了多久,就會有高品的世族找上門來。宋子寧當然不會著急,無論他們提出什么要求,擺出什么條件,都只是聽著。
  
  千夜一閉關,宋子寧又變回了那個風流瀟灑,縱意花叢的七少。只是在他迷人的微笑下,究竟藏著什么樣的心事,就誰也不知道了。
  
  表面上的平靜沒能保持多久,僅僅又過了兩天,在黑流城外出現了一支特殊的軍隊。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