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51 毒手

這支部隊裝備極盡精銳,雖然僅有一個營的規模,但是列裝了超過十輛戰車,數門自走重炮,所有步兵全部搭乘裝甲運兵戰車。```
  
  伴隨這支部隊而來的,竟然還有兩艘浮空戰艦。雖然只是最低級別的炮艇,但畢竟是現役戰艦,戰力遠非永夜大陸上常見的那些老舊浮空艇可比。
  
  他們的行軍速度快得異乎尋常,黑流城外圍的斥候還根本來不及把警訊傳回來,這邊城頭上的望哨就已經看到了人。
  
  一名暗火哨兵忽然一聲驚呼,望遠鏡視野里,那幅南宮世家的旗幟顯得如此刺眼。
  
  在距離黑流城千米之外,這支部隊遙遙停了下來,擺出戰斗陣型,幾門自走重炮都放下支架,揚起炮管,遠遠指向的正是黑流城。
  
  哨兵一邊叫人去報告長官,一邊移動望遠鏡觀察戰陣,忽然看到其中一門重炮炮口火光一閃。哨兵的臉瞬間驚駭欲絕,隨即就被震耳欲聾的轟鳴和硝煙吞沒。
  
  此時在旁觀者眼中,那數門自走重炮齊鳴,道道火光直射黑流城城墻上方,然后精準無比地在空中一一對撞爆炸。
  
  本來這輪如同禮炮的炮擊就此過去,哪知變故突生,爆炸下方的那段城墻在一陣劇烈震動后,嘩然開裂,連同一座哨塔緩緩傾頹。頂上幾名戰士飛了出來,長長慘叫著摔進城墻里,而其余戰士顯然是被直接埋在坍塌磚石中。
  
  刺耳的警報聲在黑流城上空響起,大隊暗火戰士頃刻間從軍營中沖出,奔向指定崗位。在剛剛過去的大戰中,幸存下來的暗火戰士都成了鐵血老兵,戰斗已經變成了流在血液中的本能。
  
  一輪重炮之后,那支部隊沒有再開火。
  
  “等等!不要開火!”黑流城頭,一名少校高聲叫著,把戰士們手里的槍口一一按下。
  
  一名士官沖著少校怒吼,“干什么?你沒看到弟兄們死了多少嗎?老子們沒死在黑血雜種手里,難道要死在帝國人手里?”
  
  那名軍官臉色陰沉,顯然也是在強忍怒火,沉聲道:“那是南宮世家的軍隊,我們只要開火,就相當于和南宮世家開戰。這不是你我能夠決定的事!”
  
  士官眼中噴火,瞪視軍官,然而他雖然怒發欲狂,可也明白少校說得是對的。那幾炮,更象是南宮世家‘打招呼’的一種方式,旨在給黑流城一個下馬威。只不過臨時出了點見血的‘意外’。
  
  城外南宮世家的部隊中,一名面容陰騭的男子放下望遠鏡,嘴角露出胸有成竹的冷笑,道:“那宋子寧帶兵的本事,看來也不過如此。”
  
  旁邊副官立刻說:“就他們這點能力,如何能夠與我南宮世家的精銳相比?”
  
  那男人揮手向前一指,道:“既然招呼已經打過,那就該登門拜訪了。”說罷,他就和副官登上一輛指揮車,向黑流城駛去。幾輛戰車想要跟上來,卻都被他揮手阻止。
  
  看著一輛越野指揮車孤零零地離開大軍,筆直駛來城門,墻頭的暗火少校反而更加戒備。他們手里的武器能夠對付重型戰車,卻對付不了指揮車里的強者。
  
  就在少校猶豫著要不要警告射擊時,身后忽然響起渾厚的聲音:“放他們進來。”
  
  汽笛發出短促的鳴叫,一團團蒸汽升騰,剛剛修繕過的黑流城大門緩緩滑向導軌兩側。越野車毫無猶豫,長驅直入。
  
  在城內大道中央,站著一名形如鐵塔般的男人,負手而立,目光如刀,盯著越野車。來車卻速度不減,引擎瘋狂轟鳴,竟筆直向那男人撞去!
  
  道中央的男人一動不動,臉色始終不變,就如眼中根本沒有沖來的越野車。
  
  刺耳的剎車聲中,越野車瘋狂地減速,車體劇烈跳彈,終于在最后一刻停下來,但車頭還是抵在了那男人的身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那人臉上掠過一抹蒼白,隨即消去。
  
  越野指揮車車門打開,陰騭男子走下,向攔住去路的人看了一眼,點頭贊道:“在這荒蠻之地也有如此猛將!不知如何稱呼?”
  
  “段浩。”
  
  陰騭男子點頭道:“本座南宮鎮,特來拜見七少。”這人明明來意不善,言談舉止卻有禮有度,世族大家風范顯露無遺。
  
  段浩眉心微微一跳,道:“七少已經在等著了,請隨我來。另外這輛車只能開到這里。”
  
  “也好,就隨你走一趟。”南宮鎮倒沒多計較,命副官下車,跟著段浩向暗火總部走去。
  
  半路上,南宮鎮忽然道:“段浩,本座看你是個難得人才,隨我回越陸如何?本座麾下一萬精兵,可以任你挑選。只要立下功勛,本座可以保你成為封地貴族。”
  
  段浩咧開大嘴,呵呵一笑,道:“我是個粗人,可做不來別的,況且這條爛命早就賣給七少了。”
  
  旁邊的副官臉色頓時一沉,冷道:“就你這點實力,大人招攬你是看得起你!別......”
  
  南宮鎮皺了皺眉,抬手止住副官,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段浩卻露出獰笑,向那副官看了一眼。副官竟然莫名地生起寒意,控制不住地打了個冷戰。
  
  段浩現在還是八級,雖然第九處節點已經有微光出現,但畢竟不是九級,而南宮鎮的副官卻是貨真價實的九級。可段浩身上那種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霸烈氣勢,卻是十分罕見。雙方一對峙,副官立刻受到震懾,不自禁就有了退避之意。
  
  南宮鎮見了,臉色更是不豫,重重哼了一聲。他心中清楚,若是上了戰場,自己副官遇到段浩,那就是有死無生,而他看中段浩的也正是這一點。
  
  一個手下都是如此,那宋子寧又該是何等人物?更何況黑流城還有一個頗為神秘的城主千夜。
  
  黑流之戰,外面都傳是宋子寧直取中軍,陣前斬將。可南宮家卻是留了人在外圍觀戰的,斥候說得明明白白,正是那千夜孤身殺透中軍,斬下路德頭顱,就此破了大軍圍城。只不過此人戰后就未曾在人前露面,顯然傷勢也不輕,這正是結算之前恩怨的最好時機。
  
  想到這里,南宮鎮眼中神色微顯凝重,但也只是稍稍凝重而已,他的傲意卻是絲毫未減。陪段浩走這一段路,叫做禮賢下士,折節下交。
  
  書房內,宋子寧站在窗前,望著暗火大道上的那一行人,自語道:“南宮鎮?原來來的是他,倒是有點意思。”
  
  南宮鎮成名已久,一直在外統領軍團,主要和外族作戰。他新近加入長老會,成為南宮世家最年輕的長老之一。
  
  在宋子寧身后,宋虎正一五一十地匯報南宮家私軍開到時發射的那一輪炮擊。宋子寧臉上依舊是云淡風輕,負在身后的右手卻是舒張了一下又握成拳。這是他準備殺人時的一個習慣性小動作。
  
  片刻功夫,南宮鎮就走進書房。他向宋子寧深深地看了一眼,還未等招呼,即大馬金刀地坐下,倒象他才是這里的主人一樣。
  
  宋虎和段浩都勃然大怒,上前一步,就待喝罵。然而南宮鎮只是盯了他們一眼,如山般的沉重壓力就落在他們身上,頓時令兩人呼吸維艱,全身骨骼都在喀喀作響。
  
  段浩和宋虎雖然都是極有建樹的高級軍官,可和南宮鎮這等強者之間的實力差異仍是有天壤之別。
  
  “怎可對南宮大人無禮?”宋子寧說罷,揮了揮手,示意段浩和宋虎退后。加在宋虎和段浩身上的壓力,就此消弭無形。
  
  宋子寧神色如常,好像一點也不介意南宮鎮的無禮,一拂廣袖,安然在他面前坐下,對南宮鎮那有如實質的凌厲目光視若無物。
  
  南宮鎮眼中閃過驚訝,隨即道:“聞名不如見面,七少果然少年英雄,難怪能夠打贏黑流之戰。”
  
  宋子寧微笑道:“僥幸而已,南宮大人過譽了,不知此來有何貴干?”
  
  南宮鎮沒有回答,而是問:“貴城城主何在?”
  
  宋子寧揚了揚眉,指指腳下,道:“在這地界上,無論什么事,區區在下都能做得了主。”說著,他心中卻是陡然提高警覺。千夜閉關一直沒有露面,是瞞不了人的,南宮鎮這是要干什么?
  
  南宮鎮重重地哼了一聲,用力一拍座椅扶手,冷道:“那千夜殺傷我南宮世家眾多子弟,以為躲起來靜修就可以沒事了嗎?讓他出來領死!”
  
  到了最后一句,南宮鎮聲色俱厲,原力轟然迸發,書房內頓時起了一陣風暴,書柜桌椅全都飛了起來,在墻壁上摔得粉碎。
  
  宋虎身不由已地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墻上,猛地噴出一口鮮血。段浩則是連聲虎吼,拼死相抗,但依然抵擋不住壓力,一步步向后退去,在地板上留下深深足印。連南宮鎮遠帶來的副官也臉色發白,連連后退,直到靠在墻壁上才算站穩。
  
  整個書房里,只有宋子寧安然坐著,但也衣袂翻飛。還能完好無損的家俱,就只有宋子寧和南宮鎮身下的座椅。
  
  宋子寧面沉如水,喝道:“南宮鎮!此地可是在鐵幕之下,你若是不小心,大家可都沒有好處!”
  
  “那又如何?”南宮鎮臉現獰笑,繼續提升原力。
  
  轟然一聲悶響,書房對著外面小廣場的墻壁塌了半邊,宋虎、段浩連同南宮鎮的副官一起被掃了出去,而室內已經有隱約氣漩開始形成。
  
  此刻,整個黑流城的氣氛突然變得壓抑了少許,一成不變的鉛灰色天空像是被投入一塊石子的湖面,淺淺漣漪一閃而過,但這微不足道的波動并沒有完全平息,鐵幕仿佛下沉了一些,并且還在不斷垂落。一種難以形容的龐大氣息正在醞釀,讓人戰栗。
  
  只有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的強者,才能夠感應到這道天地變色的恐怖氣息。大部分普通人都茫然無覺,只是情緒陡然煩躁起來,胸膛中仿佛一團暴烈的聲音在咆哮,難以平復。
  
  宋子寧頓時又驚又怒,此刻他已經完全明了南宮鎮的意圖!
  
  顯然南宮鎮打聽到千夜在靜修療傷,這是最不能受驚擾的。他跑到這里來就是要引動天鬼氣息,掠過黑流城,以此給千夜以重創。在鐵幕之下,天鬼意志無遠弗屆,越是強者受到的感應越強,不是區區墻壁能夠阻隔的。
  
  一旦被天鬼氣息驚到,千夜不但可能心神受創,甚至會傷到根基,今后再無寸進可能。南宮鎮這一手可謂極為惡毒。
  
  南宮鎮冷冷一笑,端坐如桓,把原力巧妙地控制在臨界點上,足以引動天鬼氣息掠過城池,又不至于使得那恐怖的意志真正把目光投落下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