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62 底線

p等陪宋子寧進了會客廳,彼此介紹過后,千夜才愕然發現,這個被晾了半天,把好幾壺茶都喝成白水的老頭,居然是宋閥的一名長老。
  
  p比之其他門閥世家,宋閥長老的權柄要大得多,尤其在安國公夫人閉關不出、閥主實權不足的現在,任何一名長老會成員實際上都有掌控一方族務的影響力。
  
  p這位名為宋啟思的長老,是安國公夫人那一輩的人物,論輩份還在閥主宋仲年之上,比宋子寧高了整整三輩。是以見了他,宋子寧也得恭恭敬敬地叫聲‘太叔公’。就連宋啟思帶來的兩位子侄輩隨從,也比宋子寧大了兩輩,而且都是本家嫡系。
  
  p但千夜看到眼前情景卻莫名地感覺古怪,甚至有些忍不住想發笑。
  
  p宋子寧當面禮數一絲不差,無比恭敬,可實際上卻把這位太叔公晾在這里,自己跑到書房去畫水墨山水。若非千夜正好回來,看那幅畫的進度,這位老人家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而且整個等待期間,除了幾壺清茶,更無其它招待之物。
  
  p這禮數,可就有點意思了。
  
  p千夜大致猜到宋子寧所想,也不說破,只是找個位子坐下,安靜看著會發生什么。
  
  p“子寧啊!不是太叔公說你,你這件事辦得著實不妥啊!年輕人怎可如此數典忘祖,忘恩負義呢?”老者一開口,就是劈頭蓋臉的訓斥。
  
  p宋啟思至少也有八十多歲了,以他的輩份和年紀,倚老賣老來訓斥宋子寧一番,似乎也沒有什么過分。然而旁觀的千夜卻微微皺眉,他看得出來,宋啟思原力不過十二三級樣子,都活過這么大年歲還只有這點實力,以宋閥的底蘊和資源來說,實在是平庸之極。
  
  p宋閥畢竟名列四閥之一,也是千年傳承的世族,血脈力量就算不如與國同立的張趙二閥,也絕不比一般的上品世家差。如宋子寧這樣天賦的子弟,那是代代都有。只不過天資有了,能不能成長起來又是另一回事。
  
  p參加過宋閥十年大考之后,千夜對宋閥子弟就有了清晰認識。除宋子寧等寥寥數人外,宋閥子弟大多養尊處優,缺乏刻苦向上之心,偏偏又逐名重利。憑借秘傳戰技和海量資源,他們的等級還算保持在一個說得過去的層面上,可真實戰力能夠超過等級的極少,而這對于堂堂門閥來說,實際上就是不成器。
  
  p像宋啟思這點實力,千夜覺得自己都能把他輕松拿下,實在不明白他如此訓斥宋子寧,底氣何來?難道真是靠著宋閥積威?現在宋閥,又有何積威可言?
  
  p千夜面色有異,當即被宋啟思等人看了出來。看出來也就看出來了,千夜也不覺得自己需要隱瞞。
  
  p但是宋啟思身旁站著的一人頓時就惱了,怒道:“宋閥長輩訓話,哪有你這區區戰兵擠眉弄眼的地方!掌嘴!”
  
  p話音未落,那人居然真的一巴掌向千夜臉上抽來!
  
  p這一下不光千夜愕然,連宋子寧也呆住了。此人是本家嫡系,十一級戰將,論輩分比宋子寧高出足足兩輩,按世家門閥內部的森嚴等級,上下之分,呵斥責打低輩子弟,附庸從屬,那是常事。
  
  p然而這里并非宋閥。
  
  p只聽啪的一聲,飛出去的理所當然是動手之人,嘴里還噴出十幾顆牙齒。千夜這一耳光可抽得不輕!隨后他又伸手虛按,那人飛到半途,突然象只蒼蠅般被無形大手拍在地板上,頓時一口血就噴了出來,暈死過去。
  
  p千夜的手虛按在半空,人也愣住了,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成果。他轉頭望向宋子寧,疑惑地問道:“這個......弱到這種地步,真是你們宋閥的戰將?”
  
  p宋子寧以扇掩面,不忍直視,嘆道:“不是他太弱,是你......唉!回個耳光而已,用得著把你那個......什么什么訣用上嗎?”
  
  p千夜這才恍然,說:“啊!用得順手了。”
  
  p他一直以來都是以戰養戰,每次晉級后的穩固境界大多在戰斗中度過,這次獲得太玄兵伐決傳承后也不例外,如今已融入戰斗本能,念動即發。當受到攻擊的時候,甚至還沒想明白,本能已經一巴掌拍出去了。
  
  p不過千夜隨即又皺眉,他還是覺得這人太弱了,簡直到了不忍直視的地步。不但和南宮世家的同級戰將沒法比,就是黑暗國度一個象樣點的爵士,戰力說不定都比他強。
  
  p宋啟思和另一個子侄則呆在那里,他們從未經歷過這等場面,又驚又怒,好不容易才反應過來。宋啟思騰地站起,喝道:“黃口小兒,敢在我宋閥地頭上撒野!老夫翻掌之間......”
  
  p宋啟思一句話還沒說完,面前忽有一柄折扇張開,擋住了他的視線,于是滿眼之間,都是扇面上的一副仕女游春圖。宋啟思忽然間老臉脹得通紅,死盯住眾多仕女中的一人。
  
  p這幅仕女游春畫得極是精妙,各個青春少女行動生風,衣袂飛揚,宛若活了過來。這也倒罷了。關鍵之一,在于少女們穿得極少,露出大片春色。這哪是游春,倒象是出浴。關鍵之二,則是其中一個少女面如芙蓉,嬌艷欲滴,竟和宋啟思一個玄孫女生得一模一樣。
  
  p宋啟思這下再怎么也都明白,這個自己最疼愛的玄孫女多半和宋子寧有點說不清楚的瓜葛。他本來還指望把她送入帝宮,好謀點前途,看到這幅圖就知道,一番苦心全都付之東流。
  
  p“你,你......”宋啟思指著宋子寧,氣得說不出話來。
  
  p宋子寧把折扇一收,似笑非笑地向千夜一指,道:“太叔公,剛才介紹過這位千夜大人是暗火獨立師的副師長,但您還不知道,他才是黑流城的真正主人。我在這里的生意,也不過給他打打下手罷了。”
  
  p宋啟思聞言將信將疑,目光有些閃爍。
  
  p宋閥之前并不清楚宋子寧外面的產業情況,知道他在黑流城戰區有投資最早是來自葉慕藍一案,而宋子寧擁有黑流城權益一事,還是他用這個理由與南宮世家公開沖突才得以確定的。
  
  p當然,宋閥來之前也打聽過,現任黑流城遠征軍派遣師的師長是趙閥趙雨櫻。但在帝國,為了總總便利,一份產業掛某個門閥世家子弟名頭的事情很普遍,黑流之戰從頭到底趙雨櫻和趙閥都不曾出現過,就可知這是無關緊要的細節。
  
  p宋啟思當然也是如此想法,面上不由帶出一些端倪。
  
  p宋子寧看了他一眼,又笑道:“太叔公,千夜大人前不久親手斬殺黑暗大軍主帥,魔裔一等子爵路德,這個下手有點不知輕重,您別放在心上。”
  
  p宋啟思面頰抽動,不知是哭是笑。宋子寧的意思他已經聽懂,人家連魔裔一等子爵都斬了,殺他這種老朽還不是幾招之事?再想深一層,帝國億萬武者,戰力遠超等級的大多是門閥世家子弟,這千夜的背/景又是什么?
  
  p宋啟思一只手本已抬到一半,準備‘翻掌之間’就給千夜一個教訓,可是這掌是翻過來了,教訓是萬萬不敢。
  
  p不過他也是人老成精,臉色一變,對帶來另一人喝道:“你還愣著干什么,快把你堂兄拖出去!等回去后再慢慢責罰!”
  
  p那人一怔,不敢違抗,趕緊將昏死在地的堂兄抱了出去。
  
  p宋啟思再轉過頭時,臉上已堆滿了燦爛笑容,對千夜道:“果然少年英雄,和我們子寧是賢才良友。”
  
  p他變臉之快,千夜也嘆為觀止。雙方再度落坐,重新開始攀談。這次宋啟思老實了很多,心知宋子寧和千夜對他的身份毫無尊重之意,于是不敢再倚老賣老,直接說明了來意。
  
  p宋啟思此行,倒不是心血來潮,而確實代表了宋閥長老會。此次長老會的決議主要有兩層意思,一是對宋子寧擅自將黑流之戰軍功記入趙閥名下一事,進行嚴厲申斥訓戒,并有相應處罰。
  
  p千夜面色再次有異,他沒有聽錯,宋閥長老會確實對宋子寧采取了責罰措施。一是將宋子寧繼承人順位降下三位,所有族務收回,年俸扣減一年,另外凍結了宋子寧與宋閥有關的一切私產,待責罰期結束后再行歸還。
  
  p扣減年俸什么的可以忽略,繼承人排名降位也沒什么大不了,反正宋子寧志不在此。但被凍結的資產可不是小數目,包括在宋閥領地上的一處礦產和兩座大型工廠。
  
  p好在宋子寧的寧遠重工依賴宋閥程度不大,前不久又剛把很大一部分生產基地搬到了永夜大陸,否則看這樣子,不光是與宋閥有關的資產,只怕擺在明面上的基業十有七八都會被扣下。
  
  p千夜看看自己好友沒有什么變化的臉色,卻分明感覺到了那份平靜之后沉甸甸的陰霾。這位昔日黃泉的同窗,從來不是好欺負的善人,只不過血脈親緣終是束縛,即使灑脫如宋子寧,也是走得如此艱難。
  
  p宋子寧仿佛感覺到了千夜的目光,抬起頭來對著他笑了笑,又微微搖了搖頭。
  
  p千夜明白他的意思,宋閥此舉早就過了宋子寧底線,他也絕不是束手待斃的人,只不過讓這宋啟思先把話說完,看看宋閥的底線又在哪里。
  
  p宋啟思可能是高位坐久了,似乎沒注意到兩人神色有異,仍在侃侃而談。
  
  p宋閥長老會第二層意思,是要正式設立宋閥血戰的黑流戰區,由宋子寧繼續統領暗火作戰。黑流戰區一應軍功以后都須記到宋閥名下,不得私下交給外人。另外,宋閥在附近的三支戰隊也將一同編入,原本負責三支戰隊的宋閥子弟將會輔佐宋子寧,指揮軍務。
  
  p“輔佐?”聽罷,宋子寧面帶冷笑,1o58()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