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一六/四孵化

那面玉版晶瑩剔透,薄如蟬翼,卻又堅韌無比。
  
  它四邊那些細密的金色花紋并不只是裝飾,而是原力陣列的紋路,用以匯聚環境原力保護玉版本身不受損壞。光是這個原力陣列,就價值上千金幣。而能夠做到這么薄,又可承載原力陣列,這張玉版所用材質也絕不在千金之下。
  
  玉版中央,題著一行挺拔大字:造化園,洗髓池。
  
  千夜翻來覆去地看了看,不由問道:“這是什么?”
  
  宋子寧微笑,“趙閥洗髓池的一次使用權,軍功換來的”。”
  
  “洗髓池?”千夜一愣。趙雨櫻也提過最好在洗髓池中晉級,他當時并沒放在心上,在哪里晉升戰將還是其次,可這就意味著,他必須去趙閥了。
  
  宋子寧似是知道千夜心中所想,拍拍他的肩,說:“此事到了現在,總要面對的。你和趙君度有一年之約,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他也在永夜參加血戰,很可能會來找你。反正早晚要去一次,不如順便晉階戰將。說起來趙閥的洗髓池不比宋閥天級修煉室差,可能還更適合你現在的情況。”
  
  “可是”千夜苦笑,欲言又止。
  
  宋子寧笑道:“沒什么可是,你如果覺得花了那些軍功是占了我便宜,那以后我們喝酒的錢就全由你出,不過一定要有姑娘啊!”
  
  千夜此刻心中千頭萬緒,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忽然他感應到了什么,神色微微一凝,隨即發現那異樣的感覺來自安度亞神秘空間。在宋子寧面前,他也沒有什么顧忌,匆匆向里面掃了一眼,立刻發現驚動他心神的來源。
  
  宋子寧覺察到千夜神色有異,不由奇道:“不過幾個姑娘而已,連這點花費都心疼?千夜你現在也算有家有業,要學會享受人生啊!”
  
  千夜懶得和他斗嘴,只道:“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這里有一枚伯爵級的蛛魔卵嗎?”
  
  宋子寧隨即想了起來,他接到信后本是要安排人來取,然后送去合作的研究機構,但千夜接著失去聯系,他又被黑暗大軍圍困,就此耽誤了。蛛魔卵離開巖漿環境的孵育室后,存活時間有限,都過去這么久,估計早死透了。
  
  宋子寧沉吟一下道:“蛛魔卵死了就不值什么錢,與其拍賣幾個金幣還不夠來回路費,不如拿來炒了吃吧!”
  
  千夜哭笑不得,不過就算真的變成炒蛋,也沒什么,蛛卵失去活性后就是普通的恢復藥劑原料。“那顆蛛魔卵還沒死,我無意中發現它能夠吸收我的血氣來保持活力。”
  
  宋子寧神色微凝,一彈指,屋里忽然起了習習秋風,落葉繽紛,才問:“吸收你的血氣?”
  
  見房間內已被宋子寧的領域覆蓋,千夜索性直接把那枚蛛魔卵從安度亞神秘空間里拿了出來。
  
  宋子寧看到千夜手上憑空出現一顆通體晶瑩剔透的黑色蛛魔卵,眉心不由一跳。在三千飄葉的領域中,千夜又不曾刻意遮掩,宋子寧能夠清晰感覺到是他脖子上那根項鏈吊墜位置的空間扭曲了一下。
  
  蛛魔卵一出現,房間里就響起了低沉的心跳聲,宛若戰鼓。若宋子寧見過這枚蛛卵還在黑巢中的模樣,還會發現它比當時小了一圈,外殼上構成天然符語的碧綠條紋已經全部轉成了暗金色。
  
  宋子寧微微一驚,“好濃郁的生命力!斯圖卡有這么厲害嗎?”
  
  千夜說:“我剛到手時,它氣息微弱,似乎有點先天不足。自從發現血氣能保持它的活性后,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輸些血氣給它,結果生機越來越旺盛,而且好象還發生了變異。我記得最開始的時候,卵殼上的花紋是綠色的。”
  
  “變異?”宋子寧皺起眉,他不是生物技術方面的專家,千夜也一樣,兩人對黑暗種族的了解,基本都集中在何處是要害,如何方便快捷地干掉它們等方面。
  
  宋子寧盯著蛛卵看了一會兒,臉色有些凝重,若它的變異確實來自千夜的血氣,那恐怕就不能隨隨便便拿出去讓人研究,否則說不定會暴露千夜的秘密。但宋子寧總感覺眼前這枚變異了的伯爵級蛛卵有什么特殊之處,讓他沒有第一時間建議將其毀尸滅跡。
  
  宋子寧伸手向空中一撈,抓過幾片落葉,擺在面前,簡單卜算了一下。
  
  “怎么樣?”三千演之術,但千夜很少見宋子寧正兒八經地卜算,不過換而言之,連這種手段都用出來了,就知道他其實也沒啥頭緒。
  
  看著那幾片落葉構成的圖形,宋子寧臉色忽然變得十分古怪,向千夜望了一眼。
  
  千夜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瞪了回去,怒道:“別裝神弄鬼,有話快說!”
  
  宋子寧一揮手,落葉散去,他本是心血來潮才算了算,卻得到一個出乎意料的結果,“這小東西似乎和你我都有不淺牽連,真是奇怪。不如把它變成炒蛋下肚,過上幾天再有什么因果也都化了。”
  
  “你給我認真點!”千夜聽得一頭霧水。
  
  宋子寧臉色一正,老氣橫秋地道:“也罷,就讓本少拿點真本事出來,給你這蠻子開開眼界!省得你整天和那頭魏家野豬似的,就知道一巴掌拍過去了事。”
  
  千夜很是不懷好意地屈指在一片落葉上一彈,說:“能夠一巴掌解決的,就都不是事,何須那么麻煩?要不要我在你這領域上拍一巴掌試試?”
  
  宋子寧頓時一窒。三千飄葉訣暗合大道三千,精妙無方,幾乎不受任何屬性的原力克制,只看他面對南宮世家原力禁絕這種特殊領域,都能從容進退,就知道何謂一巧破千斤。
  
  然而這世上還有一力降十會,千夜太玄兵伐決的大海漩渦有碾壓世界,碎裂虛空之力,在它鎮壓之下,很有可能一掌就拍散了三千飄葉的領域。
  
  宋子寧實力差了半籌,那就處處受制。
  
  宋子寧哼了一聲,不再理會千夜,從懷里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方形盒子。他伸手在盒蓋上一拂而過,原本空白一片的蓋面上忽然青光閃爍,結出幾個符語:大道三千。
  
  方盒端端正正地浮在宋子寧掌上一寸,卡嗒一聲,盒蓋彈開,露出里面無以計數的精密齒輪機械。在宋子寧原力驅動下,齒輪開始咬合轉動,將盒內深藏的一面八角形陣盤升了起來。
  
  宋子寧深吸緩吐,口一張,一片飄葉就飛向八角陣盤,落于中央。陣盤上鐫刻著數以千計的精細符文,另有無數絲線刻痕,將符文連接在一起。
  
  隨著落葉徐徐飄落,陣盤上亮起了百余枚符文,個個都只有筆尖大小,構成了一個微小的原力陣列。千夜開啟真視之瞳,也只能看到無數原力絲線將宋子寧,自己,蛛卵和陣盤連接在一起,另有小半絲線通向虛空。
  
  但是十余道原力絲線剛剛碰到千夜身體,就突然劇震,立刻散了大半。隨即千夜意識深處黑之書浮現,又把余下幾道絲線驅散得干干凈凈。千夜不由愕然,他剛剛完全沒有任何驅使原力的動作,但是身體本能似乎警覺到危機,立刻自動將之消除。
  
  而那邊飄葉落在陣盤上,忽然光影變幻,顯露出蛛卵的模樣,然后猛然間出現了無邊深海,海中央形成巨大漩渦,隨即一塊陰影從海中浮現,瞬間將所有影像全都吞噬進去,就此消失。
  
  宋子寧臉色一陣蒼白,轉頭向千夜瞪了一眼,“就知道只要和你有關,本少就算不準天機!”
  
  千夜這罪名來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問:“和我無關,你就算得準了?”
  
  “十次里至少能對兩三次!”宋子寧說得理直氣壯。
  
  千夜也是想了一想,才明白過來,“照你這么說,還不如直接擲金幣看正反面呢!至少能對一半吧?”
  
  “我這大道三千的天演之術,怎么能和擲金幣相提并論!”宋子寧一邊嘴硬,一邊將那方盒收了起來。
  
  千夜一笑置之,方才也不過玩笑話罷了,其實從真視之瞳中看到那些原力絲線后,就知道宋子寧這門秘法玄奧無窮,實是非同小可。他算不出來,可能是力量還不夠,也可能是千夜的太玄兵法訣和黑之書本就和天地大勢、永夜之秘有關,豈可輕易測度。
  
  收好方盒,宋子寧以手支頜,半是無奈半是好奇地看著蛛卵,伸出折扇敲了敲,道:“你說我們拿這小東西怎么辦呢?難道真的炒了它?”
  
  現在還不能確切知道蛛卵會有什么后續變化,若就這樣將它示于人前,很可能連帶暴露千夜的秘密。但具有活性的伯爵級蛛卵是相當難得的好東西,即使不拿去和帝**方交換資源,也可在地下拍賣場賣出天價,就這么毀掉,未免可惜。
  
  啪啪啪,宋子寧用折扇在蛛卵上連敲三記。他也正頭疼著,這是下意識的動作。
  
  千夜突然叫道:“住手!你把它敲破了!”
  
  “怎么會?”宋子寧愕然。他剛剛那幾下輕拍連個雞蛋都未必拍得破,想要敲碎比鋼巖還要堅硬的伯爵蛛卵,開什么玩笑?
  
  可就在宋子寧扇下,墨色琉璃般光滑的殼面上果然出現了一道小小裂紋!
  
  宋子寧愣了愣,下意識地伸手捧起蛛魔卵仔細看去,忽聽“嘩啦”一聲脆響,那淺淺裂紋陡然變深拉長,橫過了大半殼面。
  
  隨即一連串“啪啪啪啪”聲,蛛卵裂開。一只小手從里面探出來,在空中虛抓了兩把,搭住卵殼邊緣一用力,伸出一張雪白小臉,濕漉漉的金色卷發從額頭垂下。
  
  那竟然是一個小女孩!
  
  她長而微翹的睫毛快速扇動了幾下,如貓眼般的灰綠色瞳孔中清晰映出宋子寧的面孔。她歪了歪腦袋,表情天真而懵懂,張開小嘴發出軟軟糯糯的童音,“媽媽!”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