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五殺神

雖然白龍甲天賦不如白凹凸那樣驚才絕艷,但也是一等一的天資,又年少從軍,一路在折翼天使中成長,屬于既能沖陣,又能領軍的人才,在白閥中深受重視。
  
  這次血戰,白閥面上不顯,實則早有布置。白凹凸是明面上看守戰區的強者,白龍甲則在暗中主持戰事。他只專心指揮與黑暗種族的戰斗,很少關心那些干擾其他門閥世家的活動,最多白凹凸那邊傳來訊息,他再調派戰隊過去打一些配合。
  
  白龍甲對于這次血戰也是極為重視,行前閥內諸老已有承諾,若血戰戰績出色,那么白閥就會全力支持白龍甲在折翼天使中再進一步,角逐第一副軍團長的位置。這個位置只要不出大錯,就是未來的軍團長。
  
  他現在戰力已經達到任職標準,所欠缺的無非軍功積累和人脈,而成為十大特種精英軍團之一折翼天使的副軍團長,才算是真正邁進帝**方上層的門檻。
  
  白龍甲看著面前的沙盤神色嚴肅,從一個個小型旗標上可以看出,白閥目前已經有超過二十支戰隊在活動。這個數量雖然遠不及宋閥的六十余支戰隊,但若論單個戰隊的戰力,卻是遠超宋閥。
  
  如今鐵幕異變,血戰局勢隨時會發生巨變,白龍甲已決心用最快速度在這個新設戰區打開局面,因此除了原本就在這片區域中活動的四支戰隊外,他還在后方大力組建戰隊,目前已經有六支戰隊整裝完畢,不日即可抵達,同時還有超過十支戰隊正在籌備,不日即可登上戰場。
  
  過不了多久,這個新戰區就會擁有白閥過半數的戰隊。然而白龍甲的野心尚不止于此,他還動用了自己在軍中的全部人脈,并向閥內預借資源,以擴充戰隊,最終要在數量上都不輸于宋閥。
  
  以白閥戰隊戰力,又有折翼天使暗中支持,白龍甲準備在最短時間內踢掉宋閥,登頂軍功榜首,如此方顯白閥底蘊,以及他白龍甲領軍之能。
  
  白龍甲雄心如虹,只是世事總有不如意處。隨著參謀移動沙盤標志,把最新戰報內容一一更新上去,白龍甲驟然發現派去趙閥戰區的三支戰隊一支被打殘,一支則干脆取消了標志,意味著已全軍覆沒。惟一幸存的一支身處邊緣區域,還在往外面移動,看來是位置偏僻才幸免于難。
  
  這可是沉重打擊,白龍甲眼中精光迸射,道:“等等,那邊是怎么回事?”
  
  趙閥戰區內的事務不是白龍甲負責,但他很清楚為什么派了三支戰隊過去越界。并非為了圍剿黑暗種族,而是牽制和壓制趙閥。而且在白閥所有戰隊中,這三支戰力都是頂尖,現在卻被重創。真實損失遠超紙面上的數字。
  
  那邊不止有白閥三個戰隊,還有張閥一個戰隊,以及其他世家多支戰隊,加在一起足有十幾支,單就數量而言,已和趙閥本身的戰隊持平。最重要的是,據說黑暗種族方面也有默契,會全力進攻趙閥戰隊,遇到其他戰隊多半會相安無事。
  
  白龍甲雖然本能反感和黑暗種族合作的想法,但也無從插手那邊的事務,據他所知,就連白凹凸也不是真正的指揮者,策劃整個戰事的另有其人。
  
  但不管怎么說,派過去的三支戰隊都是白閥真正精銳,骨干亦全是白閥子弟。現在驟然損失大半,就連白龍甲都覺得心疼。
  
  見白龍甲問起,參謀也答不出來,情報上并無細節,那邊發過來的消息向來如此,只有結果,沒有過程。
  
  白龍甲皺眉,猛地想起一事,又問:“趙君度的動向如何?”
  
  這個情報倒是有,參謀道:“最新消息,趙君度曾經深入黑暗國度,最近才重新出現。他在進入黑暗國度之前,最后幾次露面是在這些地方......”
  
  參謀隨即在沙盤上指出趙君度的位置,以及進入黑暗國度的地點。當幾個點標識出來后,所有參謀同時失聲。
  
  白龍甲心中也猛地跳了一下。
  
  在沙盤上可以看出,趙君度走的幾乎是直線,從趙閥戰區起步,直插黑暗國度。然而凡是在這條路線上活動的戰隊,包括白閥的一支,全都消失了。
  
  趙君度在黑暗國度中呆了大約十天左右,這段情報是空白,然而白龍甲卻從那邊戰區前后陣營形勢對比中發現了不尋常之處。
  
  “趙君度重新出現后,戰區內所有血族都撤走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原本這一帶血族才是主力吧?”白龍甲問。
  
  “是的。這一帶來自十二氏族的血族都消失了,有情報說他們退回了黑暗疆域。”
  
  幾個情報片段連在一起,差不多就能掀開真相上的面紗。黑暗種族只膺服強者,如果不是趙君度把他們殺得夠疼了,甚至可能是已經被殺得承擔不起損失,又怎會撤退?
  
  只是這個真相讓白龍甲默然許久,方嘆口氣,說:“這是......殺神啊!”
  
  指揮室內氣氛一時壓抑至極,片刻白龍甲打破沉寂,繼續問:“白空照呢,她在哪里活動?”
  
  參謀在沙盤上一點,說:“最近的消息是十天前,她曾經在這里出現并且參加了一場戰斗。此后就再也沒有消息了。”
  
  白空照向來神出鬼沒,有時就連白凹凸都掌握不了她的行蹤,白龍甲也習慣了。看白空照活動區域,完全避開了趙君度向黑暗國度突進的線路,這一點就連白龍甲也不能不佩服。
  
  趙閥那邊的戰區軍情已經解析完畢,參謀繼續更新沙盤。白龍甲忽然雙目一凜,道:“等一下,這里為何出現一片空白地帶?!”
  
  從沙盤上看,又出現了一長段空白地帶,自趙閥戰區邊緣直到白龍甲負責戰區的中心區域。在這條路線上的全部白閥戰隊和據點,都失去了消息,而與他們有同盟的幾支世家戰隊也消失不見。
  
  看到這一幕,再愚笨的人都會明白,怕是有強者以無可阻擋、掃蕩一切之姿,一路殺來。路上所有阻礙,都被順手滅了。
  
  白龍甲臉色微沉,喝道:“我不是派劉將軍過去了嗎?”
  
  參謀們都不敢答話。
  
  劉將軍名為劉相云,是折翼天使一名準將,白龍甲的下屬。此次血戰,白龍甲也假公濟私,調了許多折翼天使的部下和同僚過來,有帝**功和白閥額外提供的豐厚補償,這些人當然也樂意參戰。
  
  劉相云已經去了數日,按理說早該有消息回來了。
  
  就在此時,作戰室外響起急驟腳步聲,一名親兵沖了進來,急道:“劉將軍身負重傷,剛剛回營!”
  
  “什么?快帶我去!”白龍甲驚起,急忙隨著親兵去了。
  
  醫務區內,劉相云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之極。幾名醫師圍著他忙個不停,但是看那焦急樣子,頗有些束手無策。
  
  白龍甲見了,頓時怒意升騰,問道:“怎么回事?”
  
  劉相云氣息微弱了點,精神還好,見白龍甲進來,微微點頭,道:“別擔心,我沒什么大礙,只是......氣漩受損,要休養幾個月。唉,遇到真正的高手了,好在他也沒心思殺我,不然的話我也回不來了。”
  
  白龍甲臉現寒意,沉聲問:“是什么人?”
  
  劉相云說:“是人族。我在他手下連十招都沒撐過,而且直到最后,都沒逼出他背后的那把重劍。”
  
  白龍甲雙眉微皺眉,道:“這么厲害?”
  
  劉相云是十一級戰將,但折翼天使的將軍戰力大多超過等級。在這鐵幕之下,白龍甲自忖壓制等級后的戰力比他也只高一籌。
  
  劉相云苦笑道:“此人僅用了軍中格斗術,但出手拳勢有驚天動地之威,根本擋無可擋。照我看,在這鐵幕之下,恐怕也沒有幾人能夠擋住。”
  
  說了這幾句話,劉相云已顯得虛弱,白龍甲輕輕拍拍他的手,說:“你先好好休息,明天把這個人的形貌特征描繪出來。我會親自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大膽,敢傷我白閥之人!”
  
  劉相云猶豫一下,道:“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趙閥的徽記。”
  
  白龍甲雙眉皺得更深:“趙閥?趙君度不是還在他們自己的戰區內嗎?”
  
  劉相云搖頭,道:“不是趙君度,而且那人一直戴著戰術面罩。但我有種感覺,對方年紀應該不大。”
  
  白龍甲臉色微沉,這是個更加糟糕的答案,意味著鐵幕之下,趙閥除了趙君度以外,又出了一個幾乎無人可制的年輕高手。不過劉相云的描述,讓他不禁想起一個多月前,在天河郡那邊戰區滅殺了白閥一個巡邏隊的影子。
  
  白龍甲白金色的眼瞳慢慢收縮,緩道:“老劉,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就動身,親自去會會他。”
  
  劉相云猶豫一下,終于說:“將軍,恕我直言,在這鐵幕之下,你……”
  
  劉相云話未說盡,但白龍甲已經明白他的意思。兩人多年同僚,彼此都知根知底,顯然劉相云不看好他此行結果。
  
  就在這時,一名參謀匆匆跑來,湊到白龍甲耳邊,壓低聲音道:“將軍,剛剛傳來的消息。我們在龍棘山那處據點失去了聯系,里面休整的一個戰隊也沒了消息。”
  
  白龍甲幾乎是瞬間就將龍棘山和其它失去聯系戰隊的位置連在一起,于是看到了一條幾乎是筆直的路線,橫穿整個戰區,指向甲三區域。
  
  事已至此,白龍甲反而沉凝下來,白金色雙瞳中瞬間熾亮的殺意緩緩斂去,皺起雙眉,思索起來。
  
  劉相云也是久經軍旅,當然明白龍棘山失守的含義。他勉強撐坐起來,“龍甲,他既然是趙閥的人,那么很有可能還會來報復,要早作準備。”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