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七大海之力

他們都是以狼人戰斗形態出現,個個氣息強悍,為首一名狼人更透著歲月悠遠之意。這些狼人最醒目的特征,就是背后中央生著一道銀色鬃毛。
  
  不知為什么,千夜體內的紫色血氣連同整個能力符文都突然大力振動了一下,那種感覺仿佛是遇到盛宴的歡呼。千夜感到了久違的血沸。
  
  一頭狼人用力嗅了嗅,雙眼忽然變得通紅,吼道:“他身上有血族的味道!”
  
  其它狼人紛紛應和,不斷吼叫。
  
  “沒錯!”
  
  “就是那種味道!和,和那個女人有點象!”
  
  “吃了他!”
  
  為首狼人一抬手,止住一眾狼人的怒吼,盯著千夜,問:“這里是我們銀背部落的戰區,一只臭吸血鬼也敢進來?”
  
  “銀背?我聽說銀背部落已經快被娜娜給滅了。”
  
  千夜的話頓時激起所有狼人的怒火,為首狼人仰天一聲長嗥,揮動手中戰斧,當頭向千夜斬下!
  
  千夜周圍忽然浮現隱隱波瀾,所有狼人同時感到無法形容的壓力落在身上,就如同背上多了一座山。這是真實不虛的壓力,為首那名狼人戰斧斬到一半,就停在空中,不得不全力對抗沉重壓力,再也斬不下去。
  
  他都是如此,其它銀背狼人就更是不堪,全身骨骼喀喀作響,頃刻間被沉重壓力碾碎,一個個軟倒在地,身體不成形狀。
  
  千夜抽出吸血刃,一刀刺入面前狼人心臟,片刻后拔出。那名銀背狼人失去了精血,一頭栽倒在地,身上喀喀嚓嚓的骨碎聲不斷響起,眼看著身體就扁了下去。
  
  千夜慢慢收了原力,搖了搖頭,這就是他的領域雛形。可是千夜現在還只能放出無盡深海的鎮壓之力,卻難以控制力量大小。就像眼前,結果一個不小心,即將銀背狼人戰士全部震死。
  
  這是從太玄兵伐訣衍生出來的領域,第一步還只是勉強把無盡深海具現出來,就已經快要超出他的掌控極限。千夜估計,若是真正形成大海漩渦,那時的鎮壓撕扯之力恐怕會先把自己直接摧垮。
  
  千夜收起吸血刃,繼續前進,沒走多久,前面就出現一個銀發藍瞳的年輕人。他生得極是高大,赤著上身,現出完美的體魄,充滿爆炸性的力量。
  
  年輕人高揚著頭,用俯視的角度看著千夜,指指自己的胸膛,道:“扎拉爾,部落十大銀鬃勇士之一。剛剛是你殺了我的族人?”
  
  看著這個把驕傲和勇敢同樣清晰寫在臉上的年輕狼人三等子爵,千夜不知應該如何反應。
  
  或許在銀背這樣具有悠遠歷史的狼人大部落中,他這個年紀能夠成為三等子爵確實是件了不起的事,也有著戰勝同級對手的信心。千夜也不過是三等子爵,扎拉爾敢于孤身前來挑戰,正是一名真正戰士的作法。
  
  只不過這種勇敢和驕傲在千夜面前,就變成了不能審時度勢的愚蠢。
  
  千夜手中東岳也不出鞘,只是遙遙一指,扎拉爾周圍立刻出現隱隱的大海波濤。剎那之間,扎拉爾感覺有整片深海壓在身上,沉重壓力讓他雙腿關節都在喀喀作響。
  
  扎拉爾身體稍稍一晃,隨即鬃毛飛揚,已然站穩。然而他全身肌肉都在顫動,顯然已經出盡全力。不過這位勇敢的狼人戰士不屈地發出一聲咆哮,身上熾烈的黑暗原力熊熊燃燒,不但竭力相抗,還想掀出一線機會來反擊。
  
  不過千夜沒有給他時間,只一步就到了扎拉爾面前,東岳在他肩上一拍,劍下頓時響起一片骨裂聲,扎拉爾一聲大叫,再也支撐不住,雙膝一軟,跪在地上。千夜手一翻,吸血刃已經刺入扎拉爾的后心。
  
  片刻之后,千夜拔出吸血刃,繼續自己的征途。曾經勇猛的銀背戰士們,很快就變成戰場上一具具枯骨。
  
  千夜跨過山脊,穿過森林,飛躍河川。當他踏上一片林邊草地時,腳下忽然發出咕嘰一聲。千夜退了一步,低頭一看,發現腳下有一只通體深綠色的奇異蜘蛛,有小孩拳頭大小,已經被踩扁。
  
  千夜停下腳步,放眼望去,赫然看到自己周圍不知何時出現了無數綠色蜘蛛。它們在草叢中快速爬動,如潮水般向千夜撲來。
  
  草原狼蛛!
  
  它們毒性猛烈,攻擊性極強,有些自然生長在原野,但更多是作為仆蛛出現。此刻整片草地上足有成千上萬的草原狼蛛,更多的數量還在源源不絕地從森林中涌出。被它咬上一口,那毒性就是高階戰士也會感到棘手。
  
  但是用狼蛛來對付千夜,卻是打錯了主意。他心念一動,一道淡得眼睛幾乎無法看見的血色波紋就蕩漾開去,足足擴展到數十米外才消失,而在此范圍內的狼蛛全都肚皮朝天,節足抽動幾下就死得透了。
  
  千夜繼續向草地盡頭的樹林走去,當后繼的狼蛛沖到身前時,又是一道血色波紋閃過,身周狼蛛又是一掃而空。
  
  林中傳出一聲怒吼:“你是血族?那為何要屠戮我們的戰士?”
  
  林間走出一頭體形龐大的蛛魔,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是蛛軀,甚至比千夜當初見過的勃拉姆斯還要大上一號。他右手提著一柄全長肯定超過千夜身高的巨斧,左手則抓著一把轉管機槍式的原力槍。光是從這兩件巨大無比的武器上,就能夠看出他恐怖的力量。
  
  在蛛魔身旁,還跟著十余頭巨大仆蛛,都有七八級的樣子。再加上數之不盡的大大小小狼蛛,在血戰戰場上這也是一支不弱的力量了。
  
  “我巴登堡,今天就要”蛛魔的話就只說到一半。
  
  千夜一個跳躍,就出現在蛛魔面前,東岳當頭砸下!
  
  巴登堡本能地用原力轉管機槍狂掃,可是如雨般的原力彈全都從千夜腳下掠過。當東岳砸下時,他咆哮一聲,揚起戰斧,揮向東岳。
  
  然而喀喀嚓嚓的碎裂聲中,蛛魔連人帶戰斧都被東岳一記砸扁。
  
  千夜身周大海波濤再度浮現,所有正在撲上來的仆蛛全都噗通一聲被壓在地上,實力弱些的幾頭仆蛛直接被大海之力鎮殺。大大小小的狼蛛更是爆成團團肉漿。
  
  千夜游走一圈,用吸血刃將尚存一息的仆蛛一一刺死,最后插進蛛魔巴登堡的魔樞。
  
  片刻之后,千夜穿過森林到達另一端的山谷,沿著預定的路線繼續向前。
  
  接下來的數日,千夜連遇攔截,蛛魔子爵符圖,桑頓,血族古老氏族的蘭比爾,道格,甚至還有魔裔名門耶路生家族的年輕才俊普林斯,這一個個名字在黑暗國度中都意味著權勢和力量,甚至會令人畏懼。
  
  但是他們現在都化成了千夜的軍功,并且絲毫沒能阻擋他的前進步伐。由始至終,東岳甚至沒有完全出鞘的機會,千夜大海之力一出,即所向披靡,偶爾碰上厲害點的對手,東岳砸下,也立成肉醬。
  
  如是走了數日,千夜并沒有發現白空照的蹤跡,卻已橫掃了大半個甲三戰區。現在,前方矗立著一座血族城堡,千夜第一次面臨選擇,繞道,還是直行。
  
  那是一座外觀華麗有余,防御略顯不足的城堡,或許因為這里是黑暗疆域腹地,周圍又地形復雜,大軍難至,所以就忽略了重裝城防。
  
  此刻城堡外墻上懸掛著數條長長的旗幟,當山風簌簌吹過,露出各式各樣華麗繁復的花紋。其中最大也懸掛得最高的一面旗幟上,是盛開的紫色曼陀羅,宣告著這座城堡現在的掌控者是十二古老氏族排名第二的門羅氏族。
  
  而那些戰旗所代表的爵位,則意味著這座城堡及它的領土內至少進駐了上百名高級黑暗戰士,以及不少于旗幟數目的子爵以上強者。有這座城堡在,周圍上百公里區域都是它的輻射控制范圍。
  
  這里正好在千夜預定路線的前方,想要繞開它的話就要兜很大一個圈子。千夜并未猶豫很久,抬頭看看頭頂鉛灰色的天空,就那樣筆直向城堡走去。
  
  城堡議事大廳中,一名俊美的血族青年高坐在正中寶座里,臉上帶著說不盡的傲意,俯瞰整個大廳。大廳內站著數排戰士,以血族為主,但其它種族也占了近半。前排不乏有爵位的強者,甚至有幾人氣息比寶座上的血族青年還要強大。
  
  這名血族青年是二等子爵,雖然不是大廳中最強大的,但是依然無比傲慢,對下方站著的強者們,包括一名同為門羅氏族的一等子爵毫無敬意。
  
  他此刻正在憤怒咆哮,聲音在整個大廳回蕩,甚至傳出了城堡的回廊。
  
  “一群廢物!有這么多戰士,卻攔不住一個區區人類,反而被殺了這么多人。要怎么樣你們才能干掉他,還要再派多少人才行,十個子爵夠不夠,二十個呢?你們也好意思說身體里流著圣血?”
  
  “那不過是個十級人類,也就和你們中的三等子爵相當!連一個三等子爵都殺不掉,這就是圣血族裔的強者?天才?”
  
  “我門羅氏族的臉面,還有多少剩下?還有多少?!”
  
  咆哮聲回蕩不絕,血族青年越來越顯激動,甚至用手指著寶座下的強者,一個一個罵過去。
  
  黑暗種族內,秩序只是力量的另一種展現,凡是強者,都是從殘酷搏殺中成長起來的,其中不少性情暴烈兇悍。當下許多人就變了臉色,看向血族青年的眼神也多了殘暴嗜血的味道。
  
  然而當他們目光落到血族青年黑色禮服胸前那醒目的紫色曼陀羅標志上時,就都收斂起來,低下了頭。
  
  ps:昨天手滑了,也有某人沒看好存稿箱的原因。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