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二十驚天之戰(七十層加更)

千夜眼前忽然浮現了一道屏障,好像霧蒙蒙的玻璃。隨著太玄兵法決的運行,仿佛有一只看不見的手,把迷霧一層層擦去,隱約露出背后屬于虛空的世界,廣袤無垠得似乎隨時會把他渺小的意識吞沒。
  
  千夜的意志如驚濤駭浪中一葉小舟,驚險萬分地時而被拋上浪尖,時而被壓入波谷。那道道原力狂潮,高達百米,寬廣無從測度,更不知道自多遠處而來。
  
  虛空深處的激蕩已經影響到了永夜,天空中忽然出現一道血紅色裂口,狂暴的虛空原力不斷從裂口中涌出,它們一進入永夜世界,頃刻間就化為熊熊烈火,流火如瀑,向大地落去。
  
  千米流火,落地之后猶然不熄,向四面八方不斷蔓延。
  
  天空中出現越來越多裂口,如同世界的道道傷痕,一條條流火垂瀑自天而降,將天與地都變成煉獄。
  
  千夜呆呆地看著這末日般的景象,一時不能自已。天地之間,如此重災大劫,何人可擋?
  
  一個想法不可抑止地自千夜心中浮現,難道這就是永夜一眾黑暗大君與天鬼戰斗所造成的景象?
  
  時間仿佛過去了很久,又仿佛只是剎那,虛空中的重重原力狂濤終于平息,天空被撕裂的道道傷口逐漸復元,大地也停止了震動。失去虛空原力,地面上道道天火一一熄滅。然而從高空俯瞰,那一道道焦黑裂痕卻依然存在,紀錄剛剛一刻整個永夜所承受的痛苦。
  
  遠方天際泛起一層濃重的鉛灰色,席卷而來。那是千夜早就看過不知道多少遍的熟悉景象,鐵幕。然而在這個時候,鐵幕的再次出現卻有著非同尋常的含義。
  
  難道說,永夜一方的黑暗大君,戰敗了?
  
  鐵幕剛剛席卷到半邊天空,在極遠的地方,突然升起一顆無比璀璨的星辰!這顆星辰飛上不知多高的天空,驟然炸碎,分成數十道大小不等的光華,飛射向四面八方。
  
  大半光華剛剛出現,就陡然消失。剩余的十幾道光華飛射出一段距離后,才一一開始消失。每當一道光華消失時,千夜就能夠感覺到某種極為強橫的氣息一閃而逝。
  
  這些氣息彼此各異,但都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千夜此刻還處于太玄兵法決觸摸虛空的奇妙狀態中,又是相距萬里之遙,竟然還會感覺到點點刺痛!
  
  最后僅剩數道光華,飛射過遙遠距離,然后消失在永夜大6的某個地方。
  
  從極遠處升起的那顆星辰,再到飛射四方的光華,都有奇異的力量,其光芒能夠透過千里萬里,被人們看到。然而千夜卻分明感覺到這并不是真實的看到,更象是一種召喚。這些光芒在召喚著整個大6,甚至是整個世界的強者們,在他們意識中投下影像。
  
  這時,千夜忽然渾身一震,太玄兵法決緩緩停止了運轉,若隱若現的虛空一角也從他意識中徹底退出。
  
  千夜收攏光芒開始暗淡的光翼,慢慢落回地面。他心中有一種明悟,剛才看到的那顆星辰應該就是天鬼尋找之物,不知什么原因分裂成眾多碎片。而一塊塊半途消失的碎片,實際上是被一個個絕世強者施展手段收走。
  
  至于星辰為何會破碎,大概就是那場驚世大戰的后果了。
  
  不對!還有幾塊碎片沒有被收走!千夜猛然想到最后數道光華。它們并沒有被任何人收走,而是突然消失在某個地方。
  
  此際天空中,鐵幕迅彌漫,烏云滾滾而動,雷鳴陣陣。在鐵幕之后,天鬼意志再次掃過天地,而這一次,千夜分明能夠感覺到在天鬼意志中那無法言說的憤怒。
  
  天鬼意志掃過千夜,即刻將他忽略,迅遠去。看它前進的方向,赫然是最后幾塊光芒消失之處。
  
  千夜想了想,返身向著來路奔回。無論那些光華是什么,對此刻的千夜來說毫無意義,既然他都能看到光華消失之處,所有在場和觀戰的強者們也是一樣,而大君和天王層面的大戰,他連靠近戰場的資格都沒有。
  
  黑流城雖然還要在數千里外,可千夜不能肯定,剛才這場仿佛傾覆天地的大戰究竟會波及多遠范圍。
  
  當千夜在荒野上以最快度奔行時,戰場余波掃過的地方已是一片哀鴻遍野,山河改道。
  
  然而大部分人都不會知道,戰場最中央已是風平浪靜,頭頂一片廣大的空洞,可以看到高遠的天穹,好像鐵幕缺失的這一塊再也修復不起來。下方的大地則徹底消失,一個無底的巨大漩渦在緩緩轉動。
  
  漩渦邊緣崖岸壁立,下方盡沒于黑霧般的渦流,間中點點星光閃爍,仿佛虛空倒懸,不知其深,兩側各有十數個身影矗立在空中。
  
  在天地異象面前,他們的身影渺小得如同一粒碎石,可氣勢卻或崖岸高峻,或山岳森然,或接天通地,好像就連那無底漩渦都不是完全無法跨越的天塹。
  
  那是永夜和帝國兩方的強者,分據兩端,壁壘分明。
  
  永夜一方,在場人數最多的是血族,但魔裔雖然只有三人,全身都包裹在大巫師的袍子里,氣勢隱然是最強之列。
  
  帝國一方,林熙棠和羅明驥兩人的元帥軍服最為醒目,而看站立的位置,旁邊幾位強者至少與他們同階。
  
  雙方陣營的大君和天王都不在場,顯然大戰之后,天鬼退走,就各自覓地休整去了。
  
  羅明驥注視著無底漩渦,皺眉說:“另一頭有虛空的氣息,難道是打通了空間躍遷的通道?”
  
  衛國公剛剛連續施放了三次渾天萬妙訣,氣息有些疲累,“此地是虛空巨獸自己選定的埋骨之所,不會沒有后手,很可能是一條天然虛空通道。可這屏障的氣息太過狂烈,我的探查始終只能深入到五百米處,就被亂流徹底混淆,不知道對面會是什么?”
  
  眾人目光都集中到始終一言不的林熙棠身上。
  
  林熙棠緩緩道:“這好像是虹光亂流。”
  
  話一出口,幾位強者都神色震動,“虹光亂流”是最危險的一種虛空天象,跨越大6的浮空艇一旦遇到幾乎就是滅頂之災。而當年讓林熙棠名聲達到頂峰的一場大戰中,他就是率領北府軍團在這狂暴的天象中成功登6,從而挽救了帝國戰場的潰敗之勢。
  
  不過若真是“虹光亂流”,那就意味著這果然是虛空巨獸為自己墳場埋下的后手,另一端必通向虛空某處。剛才那場驚天大戰中突然原地失蹤的混沌遺骸應該就在那里,連同數片一同掉入的遠古精華碎片。
  
  這時,散立在外圍的一名帝國戰將飛近,對眾人躬身道:“各位大人,永夜那方剛才傳訊過來,哈布斯大公爵想和熙棠大帥交換下情報,他們認為這個無底漩渦應該是虹光亂流。”
  
  幾名帝國強者互相交換了個眼色,然后向永夜強者那邊看去。一名黑男子帶著數名血族凌空靠近,在兩大陣營之間那道看不見的中線附近停下。
  
  林熙棠略一思索,既道:“我去聽聽他們要說什么。”
  
  羅明驥、衛國公和另外幾名強者均點頭,這種形勢下,雙方合作是最快解決問題之途。天鬼隨時可能卷土重來,若不能早點摸清情況,定下對策,這次行動就有很大可能無功而返。
  
  林熙棠身形閃爍了幾次,在哈布斯大公爵前方百米處站住,這也是神將級強者之間的安全距離。
  
  哈布斯大公爵還差數年才會進入血族中年期,但是他的外表并沒保持在太過年輕的狀態。事實上,這位黑暗世界有數的天才人物,雖然也算得上五官英俊,可就他的血族血統而言,容貌并不是如何突出。
  
  可能很多人第一次見他,都不會想到,這樣一個看上去相當平凡的血族就是赫赫有名的十二古老氏族斯伯克的現任家主。
  
  哈布斯抬起手,跟過來的幾名血族立刻向后退,一直站到數百米外。他本人忽然向前走去,在虛空中如履平地,眨眼就接近到林熙棠十米處。
  
  林熙棠靜靜看著他,立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
  
  哈布斯微微躬身,微笑著說:“林熙棠元帥,上次一別,又是好幾年。”
  
  林熙棠還禮,淡淡道:“大公爵閣下,那也即是說,永夜和帝國之間還算和平吧。”
  
  哈布斯笑容加深,“除了戰爭,林帥和我之間就沒有別的話題嗎?”
  
  林熙棠指了指下方的無底漩渦,直接道:“那就是虹光亂流的一種,另一端通向虛空的某處。如果這是混沌巨獸為自己墳場不受打擾設置的第二個安息點,即應是虛空中一處實地,行星碎片或者天然飛地,甚至可能是一個小世界。”
  
  所謂小世界就是失落世界的碎片,它們的形成原因至今不明,在虛空中自成一體,規則可能與現世界有很大不同。
  
  現在各陣營的小世界都是遺自上古大能,近千年來除了永夜陣營的黑翼君王安度亞外,就沒聽說有第二個人具此能力,哪怕擁有整個世界最高端原力技術的魔裔也只能維護和運轉,而再也無法新建。
  
  如果對面是一個小世界,那兩大陣營想進入的話,不知道要再花多少代價才能探索出世界規則。
  
  哈布斯卻搖了搖頭,依然微笑道:“不是小世界,但也好不了多少。那邊很大可能是著名的風洞。”
  
  這下就連林熙棠都忍不住皺了皺眉,風洞是中層大6和下層大6之間虛空中一處天然險境。由于那里常年不間斷的罡風會沖刷掉任何強度的原力,所以至今還沒聽說什么人能成功登6上去。
  
  他點了點頭,道:“感謝閣下的消息,稍后我們一方會有人下去探查,待情況明了再談其它吧。”
  
  見林熙棠就此想結束談話,哈布斯輕笑一聲,“林,看見你我才能肯定,前幾天,那些蠢貨想謀陷你的殺局,只怕也是你用來殺我的陷阱。”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