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1 火之冠冕

林熙棠并沒有回避這個問題,“戰場上獵人和獵物的身份隨時會掉轉,這不值得拿來一說吧。”
  
  哈布斯點點頭,“也對,談論那些蠢貨未免浪費時間。”他忽然笑了,嘆息道:“林啊,你對我們圣血之裔下手夠狠,對自己卻是更狠。記得上次你設局殺我,是在剿滅永夜議會失樂園3號研究所的時候,那次誘餌是你的一個兒子,聽說他運氣不太好,陣亡了吧。”
  
  林熙棠一直平靜的面容陡然崩裂,深邃清澈的眼中像痛苦又像其它什么神色一閃而過,他聲音低沉得如同耳語,“戰爭就意味著犧牲,無論是誰,包括我自己。”這句話說完,他好像再也沒有與哈布斯繼續談下去的意思,轉身就準備離開。
  
  “林……”哈布斯叫住他,突然伸出右手,空氣中沒有一絲原力波動,但是林熙棠左耳邊一縷銀卻象被風吹過般,揚起又落下。
  
  忽然周圍一明一暗,高遠的天空不知何時變成深藍,其上星云遍布,這種密集程度只有極為靠近世界最頂層的行星帶時才能看見。
  
  天象變化一眨眼就消失了,穹空恢復正常。然而隔著數百公里無底漩渦遙遙相對的兩大陣營,氣氛陡然緊張起來。剛才的異象大部分人都不陌生,那是林熙棠的領域“星極逸流”。
  
  眾多強者的目光全部投了過來,隨即又變成疑惑,不知為何林熙棠放出領域,哈布斯大公爵那邊卻沒有什么動靜,這似乎不像兩人生沖突的樣子。
  
  哈布斯對身外變化似乎渾然未覺,只是看著林熙棠被吹開的銀,如雪絲下有幾縷淡灰,透出一股毫無生命的沉沉死氣。“你的傷一直沒好,如果不能晉升天王,十年內就會隕落。”
  
  林熙棠此刻已經恢復慣常的平靜。他側身站著,沒有轉頭去看哈布斯,只淡淡道:“對于人族來說,十年并不短了,可以做很多事情。”
  
  哈布斯笑笑,伸出的右手掌心微翻向上,透出一團殷紅的光。“給你。”
  
  那是一顆艷紅得無法用語言形容的血滴,色彩之亮甚至有些刺目,仿佛匯聚了最濃烈的生命。血滴外圍包著一層黑煙,正在不斷涌動翕張,然而仔細看去,會現那些煙霧竟然是一簇簇黑色火焰!
  
  “我掌控的,是這個世界上最黑暗的火焰,無論永夜還是黎明一側,都沒有力量能將它徹底撲滅。所以,能治好你傷勢的只有我。”
  
  林熙棠終于看了哈布斯一眼,淡淡說:“不必。”
  
  “我并沒打算因此向你要求交換條件。”
  
  “我知道,但是不必了。”
  
  “猜到你會這么說,真的親耳聽見還是很不舒服。”
  
  林熙棠轉身跨出一步,身影就到了十多米外。然而他第二步還未邁出,就聽見耳邊一聲嘆息,接下來一股龐大威壓向四周擴散,那股威壓并無敵意更無殺氣,然而宏遠悠久,仿佛經過無數歲月淬煉。
  
  “林,我的位階已是親王,不過還沒有加冕而已。”
  
  即使以林熙棠的定力,也被這個消息震驚。他驀然轉身,看到那顆血滴的殷紅光芒原本不出哈布斯的掌心范圍,現在正向外緩緩擴張。
  
  在血光映照中,哈布斯平凡的面容忽然浮上一層威嚴,無比宏然強大的氣息漫過大漩渦上方,刺入虛空,傳向更遠的世界深處。
  
  無數流火自虛無生成,如瀑布般,從頭到腳沖刷著哈布斯的身體,很像每個黑暗種族成年時都要參加的黑暗洗禮。只不過洗禮上是黑暗原力的凝液,而這些流火每一簇都是熊熊黑焰,核心則是一顆血滴。
  
  流火越來越密集,紅與黑交織的光中幾乎看不清哈布斯的身影,只有他斂目靜默的面容若隱若現。忽然所有垂落的流火席卷而上,在空中凝聚成一頂火焰冠冕,緩緩落于這位斯伯克氏族家主的黑上!
  
  哈布斯的雙眼緩緩張開,血氣氤氳,仿佛一條血色的長河在奔淌。
  
  在這一刻,每一名有爵位的血族都聽到了來自血脈深處的呼喚,他們大多數還不明了其中的含義,只能感受到圣血長河的歡騰。而那些副公爵以上的大人物卻紛紛肅然起立,他們的意志在此刻都不約而同地映出同一幅畫面。
  
  黑暗的動脈,血族的源頭,圣血的長河,第五個鮮血印記重新點亮,那是一頂燃火的冠冕。
  
  帝國這邊的強者在哈布斯剛剛釋放出威壓的時候,就迅接近,隨即又停了下來。同為強者自然能夠感應到對方并無戰意,若貿然接近反而會開啟戰端,況且林熙棠的位置離威壓中心太近了,沖突一起就是當其沖。
  
  衛國公澀然道:“這是……血親王加冕?”他在眾人中最為年長,卻也不能肯定。人族對黑暗種族中的血族了解最深,然而血親王加冕即使在血族社會中也只是傳說。
  
  一個沙啞如金屬摩擦的聲音響起,那是在場之人中另一名年長的神將,“血族只在示威,林帥并無危險,我們暫不要靠近。”
  
  羅明驥與林熙棠多年同僚,略有猶疑,“為何……”
  
  那個聲音沙啞的神將道:“血族并不只在向我們示威。一個加冕的血親王,最頭疼的還是黑暗種族自己吧,尤其是魔裔。看那邊三個永夜議會的大巫師,他們并不比我們高興。”
  
  羅明驥向對面望去,屬于血族的黑暗強者全都已經單膝跪地,向前方那位血親王表示臣服和敬意。
  
  狼人和蛛魔湊在一起,至少保持了尊敬的姿態。而三名魔裔大巫師身體有些晃動,好像前一刻在交頭接耳,其中一人匆匆拉起已經掉到耳朵下的風帽,把露出一半蒼老干枯的面容重新遮起,這個小動作足以證實那名帝國神將的猜測。
  
  “血親王加冕究竟意味著什么?”羅明驥的疑問也是在場所有帝國強者想知道的。
  
  親王在黑暗世界中是一個特殊的位階,他們還不是大君,但會有至少一個具有大君威能的特殊能力,比如魔裔親王,就絕非普通神將能夠抗衡。所以黑暗親王和黑暗大君一樣數量稀少。而血族親王也不多,還大部分都在沉睡,但至少人族崛起的一千年中,血族沒有出過一個加冕的血親王。
  
  由此可見,血族十二古老氏族的斯伯克氏族,不但大公爵晉階親王,還直接加冕,其中意義不下于大秦帝國出現第五位天王。這不僅會對永夜和帝國的格局產生影響,黑暗世界的四大種族之間,以及永夜議會內部受到的震動可能更大。
  
  “加冕的血親王可與黑暗大君相抗衡。”林熙棠的聲音依然清冷從容,他身形閃動間,出現在眾人面前,這個消息讓一眾帝國強者神色更是沉重。
  
  “至于其它影響,反正是掩蓋不住的,永夜那邊的消息應該一兩天后就能知道。”林熙棠轉向那名聲音沙啞的神將道:“趁著永夜議會還沒表示什么態度,我們立刻派人進無底漩渦摸情況,以定后面行止。李提督意下如何?”
  
  “就如林帥所言。”李方青提督點了點頭,并無異議。他統領軍部憲兵,血戰后期,被派駐永夜進行督察。不過林熙棠的戰略在諸元帥中居,雖然因他在場加以詢問,他倒也沒有指手畫腳的意思。
  
  此刻,正在荒野上極奔跑的千夜突然心中悸動,他剛停下腳步,就全身一震,原初之翼驀然自行張開,金色光翼沖出他的脊背,在空中舒展到最大。黑之書同時從意識深處浮現,立起,平翻開來。
  
  千夜只覺得眼前一黑,周圍荒野仿佛全部消失,意識落入了某處虛空。
  
  巨大的黑之書平攤在他面前,其上一層濃厚血光,如同流淌的長河。他看見一滴血從虛無中產生,落入長河,激起一圈圈漣漪,所過之處形成十三個印記。
  
  然而隨即千夜就現不對,最后浮現的只有十二個印記,十三的位置上是一個空缺。他的意識從每個印記上慢慢掃過,現那些圖案清晰得好像就在眼前,能夠看清每一根玄奧無比線條的含義。
  
  第一個是一朵徐徐開放的玫瑰,花/芯探出金色的蛇頭,這個印記最為明亮。第二個是曼陀羅,每一層花瓣舒展都會變幻一次顏色。第三個是開屏的孔雀,綠色羽翼上燃燒著金色火焰。第四個是一座氣息古遠的華麗城堡,黑色荊棘爬滿墻壁,吐出小小的黑色之花。
  
  第五個是一團燃燒火焰,緩緩勾勒出一頂冠冕。這時千夜突然現那十二個印記并非全都是明亮的,有一半黯淡無光,而眼前這第五個印記正在緩緩亮起。
  
  血色長河的漣漪并未平息,水面起伏越來越大,千夜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這條河是有生命的,它正在歡呼、欣悅。
  
  當觸摸到血河意志的剎那,千夜忽然明白了自己眼前看到的景象意味著什么。
  
  那就是血族的種族起源,第一滴血,所有血族血脈的源頭,它滴落時的漣漪凝聚出十三個血印記,形成十三位二代始祖,開創出十三個古老氏族的分支。
  
  這時火之冠冕的印記已經完全點亮,出一聲悠遠得仿佛來自遠古的召喚,血之長河各處數十個無比強大的意志開始共鳴,隨即形成席卷世界的狂瀾。
  
  千夜的意識陡然被這無可匹敵的血潮推出了那個世界。他有些茫然地睜開眼睛,視野中氤氳血色還沒有完全消褪,然后映出一個人影。
  
  宋子寧正站在數十米外注視著他,神色一片肅然。
  
  ps:剛下飛機,今天沒加更,爭取周末能夠多寫點。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