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2 天方之境

千夜看到宋子寧有些陌生的表情先是一怔,隨即發現自己正浮在空中,腳下領域完全展開,大海波濤如潮般翻涌,連大地都在起伏。○海面之上層層疊疊的血色光霧,云蒸霞蔚,仿佛剛才意識世界中那條血河的余汐。
  
  大海與血霧緊緊貼合著,卻涇渭分明,沒有一絲一毫交錯。就像黎明與黑暗的距離。
  
  宋子寧肅然的神色漸漸失去一切情緒,總是風流帶笑的雙眼平靜得近乎漠然,就像鏡面,除了映照出前方的事物,就再沒有其它。
  
  千夜從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大海波濤的領域并沒有具象化,但強大的原力波動扭曲了空氣,視線也隨之起伏。千夜正浮空站立在浪濤之上,身周血霧滾滾,伸展著的原初之翼折下翅尖,形成一個環抱他身體的保護姿態。
  
  千夜的血核忽然用力跳動了一下,“噗通”,仿佛戰爭的鼓點。
  
  宋子寧突然動了,就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千夜完全感覺不到他張開領域,或者運轉了原力,但是當宋子寧走出幾步后,千夜忽然發現自己失去了他的方位。
  
  千夜沒有動,很快宋子寧就踏入了大海波濤的范圍,然而千夜仍然什么感覺都沒有,他的領域也毫無異樣,就像那個走進來的人不存在似的。
  
  不過當宋子寧繼續向前,就要走進血霧時,變化還是出現了,一道琉璃般的屏障在他身周平地升起,其間飛花落葉紛紛,從出現到委地的短短距離中,竟是演化了一遍榮枯生滅。
  
  千夜深吸了口氣,緩緩降落地面。隨著他的動作,大海領域、原初之翼和血霧一一消散。當它們消失后,那道琉璃屏障變得更加明顯,它的全貌恍若一個方圓十多米的透明寶幢,把千夜和宋子寧一起倒扣在里面。
  
  “子寧。”
  
  宋子寧靜靜看著千夜,眼中的漠然一點一點消失,“千夜。”當春水般的暖意重回他的雙眼,周圍的琉璃屏障也悄無聲息地消失。
  
  千夜抬頭看著最后幾點琉璃光芒散去,“你的領域和以前不同了。”
  
  “這才是三千飄葉訣的真正領域。進入高階境界后,不同的修煉者從三千大道中擇一而行,會進入三千個不同的領域。”宋子寧微微一笑,道:“我的領域名為,天方之境。心如琉璃,內外透徹,不染塵埃。”
  
  千夜聽宋子寧一副高人樣子,卻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忍不住道:“不染塵埃?看你身邊那么多女人,我怎么感覺,你這條路選反了呢?”
  
  宋子寧毫無羞愧,反而理直氣壯地道:“嘗遍紅塵,才能不沾萬法。點點絳唇,就是磨礪道石。早就告訴你不要和魏家那頭野豬多混,現在這點奧妙都理解不了。”
  
  千夜斜了他一眼,問:“你怎么會在這里?黑流城怎么樣了?”
  
  “鐵幕開啟,天地異變,黑流城已算邊緣地帶,都感受到了震動,不過只塌了幾所不結實的房子。”宋子寧笑笑道:“我出來找你,跑到這里,倒是看見你了,不過你……”他攤了攤手。
  
  千夜想起方才在意識世界看到的情景,不由沉默。他一直不認為自己是血族,人族也有獲得黑暗力量的,尤其永夜大陸上,那些獵魔者和食腐者擁有純然的黑暗力量,可還是在和黑暗種族作戰。但剛才那是什么?他為何會感應到來自血族血脈之河的召喚?
  
  宋子寧拍了拍他的肩,道:“千夜,其實我一直想和你說,力量本身沒有陣營之分。只要我們自己足夠強大就能駕馭它,而不會變成力量的傀儡。我很高興,剛才你還是清醒的。”
  
  千夜有些沉重地點了點頭。
  
  暮光大陸最高的山脈上,帕斯氏族最古老的城堡中,此刻已經聚集了氏族內所有侯爵以上的重要人物。他們身處在城堡中最大,歷史也最久遠的大廳中,竟然顯得有些擁擠。僅此一點,就顯示出這個古老氏族的強盛。
  
  一眾上位血族彼此間低聲交談著,他們之中不乏有幾百年沒見過彼此的人,而前不久斯伯克氏族家主哈布斯晉階血親王同時加冕,震動了整條圣血長河,也讓他們有說不完的話題。
  
  就在這時,一道無可抵御的威壓悄然降臨,大廳盡頭的高座上,出現一個投影。盡管無人能看清那個身影,可是所有血族都知道,那就是夜之女王/莉莉絲,在場所有人的血脈源頭。
  
  他們全部肅靜下來,以手撫胸,單膝跪地,致以最高的禮節。此刻再也無人交談,甚至連呼吸聲都不存在。夜之女王所在之處,寂靜就是最高的敬意。
  
  片刻之后,莉莉絲輕輕抬了抬手,所有人才敢起身。
  
  這是莉莉絲蘇醒之后,第一次召集氏族全部高層開會。她的食指輕輕扣擊著扶手,不知在沉思著什么。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出聲,打斷她的沉思。
  
  許久之后,莉莉絲終于開口:“門羅那邊,現在如何?”
  
  負責對外情報的一名公爵上前一步,恭敬地說:“門羅一直發展平穩,黑翼君王安度亞自從失蹤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只是前段時間突然出現有關他遺留寶藏的線索,驚動了一批人,我們亦有派出人手參與搜索,但是最終......”
  
  這名公爵不斷講述著門羅這些年來發生的大事,語速快到極致,就連侯爵們聽起來都有些勉強。不過這對夜之女王來說完全不是問題,莉莉絲蘇醒的機會極為難得,時間寶貴到無法形容,當然要在最短時間內把一切事情都處理好。
  
  莉莉絲安靜坐著,也不知道有沒有在聽。突然,她叩擊著扶手的手指停在半空。公爵立刻中斷講述。
  
  “你剛才說,門羅氏族近年來有一名覺醒了安度亞血脈的后裔?”
  
  公爵立刻道:“是的,她叫夜瞳。原本是門羅氏族在外一處分支小家族的后裔,后來被發現是原生種,而且血脈十分純凈。”
  
  莉莉絲聽了,緩緩地說:“原生種嗎?那么她覺醒的是哪一種能力?”
  
  “按目前的資料,我們認為,她應該是毀滅之瞳的擁有者,只是還沒有完全顯示出來。”
  
  “毀滅之瞳?”莉莉絲的聲音有了一絲波動,大廳中溫度即刻急劇下降,一縷森寒到了極致的殺機四處彌漫。在這冰寒殺機下,哪怕是公爵也不由自主地感到戰栗,想要和其他族人一起跪伏下去。
  
  “既然毀滅之瞳已經出現,那么掌控之瞳又在哪里?”
  
  那名公爵臉色慘白,在莉莉絲的殺機下還能夠穩定站立,已可說十分不易。他勉強讓自己的聲音平穩,說:“我們已經仔細尋找,不過到目前為止,并沒有其它氏族的后裔中發現掌控之瞳覺醒的跡象。”
  
  莉莉絲沉默許久,大廳內的冰寒徐徐散去,“讓夜瞳來見我。”
  
  此言一出,立刻有幾人喜動顏色。其中一名年輕血族滿臉堅毅,顯然下了決心,踏前一步,深深一禮,朗聲說:“至尊的陛下,能否稍許浪費您一點時間,聽聽我的建議?”
  
  莉莉絲雙眉微微皺起,旁邊侍立的大公爵迅速說到:“這是愛德華,覺醒了您的血脈,已經被議會確定為我們圣血一族的圣子。”也即是說,這個年輕血族是莉莉絲的原生種,而永夜議會給予的這個頭銜顯然是在向夜之女王示好,以示承認她是整個血族的至尊者。
  
  聽到這段話,愛德華站在下方遠端,臉上泛起潮紅,顯得又是驕傲又是激動。他平時可不是會沉不住氣的人,然而今天實在太特殊了。
  
  莉莉絲不僅是帕斯氏族的始祖,她對于所有血族來說,都是幾近于至高無上的存在。千百年來,敢于挑戰她權威的血族只有一個,那就是黑翼君王安度亞。但就算是那位血族中的傳奇人物,也沒有正面挑戰過夜之女王。
  
  如果能夠得到莉莉絲一句贊賞,就是無上的榮耀,特別是對覺醒了她這一支血脈的后裔而言,更是如此。
  
  然而愛德華并沒有等來莉莉絲的夸獎,相反,夜之女王哼了一聲,冷冷地道:“我圣血之裔的事務,什么時候需要議會來插手了?”
  
  在場的都是莉莉絲不同代際的血脈后裔,她心中不悅,立刻令大廳內所有血族戰栗,難以自已。于是再也無人敢提及圣子二字。
  
  不過莉莉絲的目光還是落在了愛德華臉上,淡然道:“你有什么建議,說吧。”
  
  愛德華努力平復著被震得翻涌的血氣,盡量以平靜聲音說:“這個建議也與夜瞳有關。您是神圣的血之長河第二滴血,而在最近一千年的歷史中,惟有黑翼君王的圣血不受您的威懾。如今在整個氏族中,我身上流淌著您的血脈是最為濃郁,也最為純凈的。而夜瞳擁有毀滅之瞳,也說明她覺醒的血脈非常純凈。所以我的想法,就是和夜瞳結合,這樣生下的后代就有可能將我們的血脈綜合在一起,從而產生格外強大的后裔。”
  
  這個計劃圣子已經推行了很久,但是門羅氏族現存實力也十分強大,夜瞳本人更是堅決反對,還有斯伯克氏族在中間插了一腳,因此阻力重重,直到現在也沒有成功。
  
  另一方面,帕斯氏族足夠古老,也足夠強大,因此內部派系重重,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圣子的強大。這時聽圣子在莉莉絲面前闡述自己的計劃,其它派系的人就有些坐不住了。
  
  ps:晚上有還債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