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4 堅強象謊言一樣

影像并不是十分清晰,時時扭曲,不過還能夠看得出亞倫正站在寶座上,如同癲狂般揮舞著手臂,歇斯底里地吼著:“去把他給我帶回來.....”
  
  “不用,我已經來了。”
  
  千夜在影像中出現,他步入城堡大廳,拔出東岳,遙遙一劍斬向亞倫!
  
  畫面到此嘎然而止。
  
  夜瞳怔怔看著那顆已經失去所有光澤的紅寶石,久久不動,臉上看不出憤怒,也沒有傷心,神情就此凝停。
  
  “殿下?”伯爵頓時一驚,心地喚著夜瞳。
  
  他連喚了幾聲,夜瞳才回過神來,問:“剛才那些影像確認過真實性了嗎?后面還發生了什么?”
  
  “抱歉,殿下,回溯的影像就只能到這里了。不過我們的人已經仔細檢查過現場,并且檢驗了亞倫子爵的尸體。結論是......你剛才看到的都是真的。”
  
  夜瞳恢復了平靜,問:“也就是,的確是這個人殺了亞倫?”
  
  “是的。而且我們已經初步確認了他的身份,此人名為千夜,原本在帝國遠征軍里任職,事實上是黑流城的城主,血戰期間,他投入了趙閥,或至少與趙閥在合作。”到黑流城這個地方,伯爵的面色變得有幾分不自然。
  
  對于參加過永夜最近幾次大戰的黑暗種族來,黑流城已經變成一個十分不祥的名字。先有黑翼君王寶藏之戰魏柏年使得黑暗大軍改道,再有鐵幕血戰宋子寧以孤城擊潰黑暗聯軍,緊接著人們又發現,鐵幕之下近乎縱橫無敵的一對帝國新星,其中的千夜居然也是出自黑流城。
  
  “千夜......”夜瞳輕聲念著這個名字。
  
  這名伯爵面有憂色,他很清楚亞倫和夜瞳之間的感情。可以,亞倫在門羅氏族的地位,全都來自于夜瞳對他無條件的支持。現在亞倫突然被殺,再加上近來門羅氏族和夜瞳受到的種種壓力,他很擔心這位王女再也承受不住,做些傻事出來。
  
  他宛轉勸道:“殿下,這個人千萬不可看,特別是在鐵幕之下,他或許比趙君度還要危險。報仇也不急于一時,等鐵幕正式消散,我們必然能讓他以血還血。”
  
  夜瞳慢慢閉上眼睛,:“我明白。”
  
  伯爵心情并沒有由此變得輕松。在過去一個月中,千夜早就用無數黑暗種族才強者的尸體證明了自己的可怕。門羅在那個城堡配置的力量絕對不弱,又有地形之利,結果卻被千夜找上門來殺了個精光,只有鎮守局面的一位三等伯爵重傷逃出。
  
  血戰至此,黑暗種族一方對千夜和趙君度早就有所研究。千夜雖然等級不及趙君度,戰技也不若趙君度那樣無瑕可擊,但是他出手威力極大,完全走強攻硬砸的路子,在鐵幕之下,這種力量根本就是無解的,就連等級超限的黑暗強者也難以承受正面攻擊。
  
  所以千夜和趙君度各有擅長,伯爵以下遇到趙君度基本就是有死無生,沒有秘法就連逃生都很困難。而伯爵以上的超限強者們,則更不愿意碰到千夜,那樣的力量簡直就讓人郁悶。
  
  夜瞳是門羅這一代最強才,回歸氏族后短短幾年中她的發展也讓長者們極為滿意,她還是一系列潛在重大交易的籌碼,一旦和千夜死拼而有所損傷,可不是門羅愿意看到的。況且黑流城簡直是一個對黑暗之民下過詛咒的地方,就連伯爵本人都不愿意靠近那座城市。
  
  夜瞳輕輕吐了口氣,:“沒有其它事情的話,我就先下去了。”
  
  在她身后不遠處,安靜站立數十名黑暗種族強者,這時看到夜瞳的手勢,于是走過來。他們有血族,也有其它種族,只部分血族外袍上佩戴著門羅的曼陀羅標志,更多強者身上是永夜議會直屬部隊,持劍守護者的標志。
  
  伯爵攔在夜瞳面前,焦灼地道:“殿下,您再考慮一下吧?議會也并沒有強求您一定要現在進去。無底漩渦下面情況不明,無比危險,以您的身份,根本不需要,也不應該去冒險。讓那些血統低賤的家伙去就行了,到時候無論誰得到遠古精華,您都有機會拿到。至少他們可以先去探探路。”
  
  夜瞳沒有回答,只是搖了搖頭,然后縱身躍下,消失在已經淡了許多的黑色迷霧中。
  
  跟隨她的黑暗強者們次第躍下,隊伍最后一名血族領口綴著血色曼陀羅標記,他經過伯爵身邊時,聲:“這次只是探索,穿過虹光亂流就會返回。氏族有什么想服殿下的,還有一次機會。”
  
  事已至此,伯爵也只有苦笑,心里盤算著要請哪幾位長者過來。
  
  黑流城還是老樣子,歡樂的氣氛也沒有減弱多少。萬里之外驚大戰的余波,更堅定了人們及時行樂的心思,而鐵幕重新降臨,意味著生活依然是朝不保夕,那么還有什么比盡情享受眼前更加重要。
  
  千夜站在暗火基地的望塔上,看著腳下的城市。在目睹了那場給大陸都留下巨大創傷的戰斗后,他格外感受到大部分生命的脆弱和渺。眼前的歡聲笑語,可能下一刻就會變成火海灰燼,就如同他親眼看到的那座被地火吞噬的黑暗種族城市。
  
  大校場上顯得有些空蕩,暗火戰士們已經完成白的訓練,此刻留下的一個中隊是負責槍械試驗的,不過掀起的聲勢卻好像整個師團在演練。
  
  場地上,一個嬌的身影在奔跑、飛縱、低伏、滾動,但是這些眼花繚亂的動作絲毫不影響她的射擊,一發發原力彈從各個角度傾瀉向校場四周的活動靶上,幾乎沒有一例虛發。
  
  場邊一群工匠技師忙碌著,其中魔裔巴斯的形貌特別顯眼,南宮鳥也在其中,當她在陣列和設備中奔忙時,長長的辮子就會揚起,在空中劃出一條優美的弧度。
  
  忽然,槍聲和爆炸聲全部停下來了,場中爆發出響亮的彩聲,所有的工匠和技師連同戰士們都歡呼起來,顯然剛才的測試有了重大突破。
  
  南宮鳥撲向場中,和高胡少女黑月抱在一起,兩個人歡呼雀躍。
  
  千夜看著眼前這一切,心情格外平靜。
  
  這一剎那,他突然同時看到了自己的意識世界。下方是奔流的兵伐決潮汐,永不停歇地勇往直前,上方是血色的空,如云如霧緩緩流轉,循著難言的玄奧軌跡。永夜與黎明,世界的兩極,一如千萬年來那樣運轉著,宏大而寧和,共存且共生。
  
  千夜心中忽然有什么被觸動,這一刻,他好像聽到了世界的聲音,悠久古遠卻又仿佛在耳邊,深奧難明又仿佛熟悉無比。
  
  他轉過頭,看到宋子寧從樓梯處走來。
  
  這位宋七公子,自從修煉出“方之境”后,姿態越發翩然出塵,就在這黑流城停留的多個世家戰隊里,也有不少既有身份又有能力的貴女對他青睞有加。只覺這位七少無論人品風儀都已臻至完美,簡直再也挑不出毛病來。就連他和宋閥決裂,現在都變成了一個優點。
  
  宋子寧早就過了白手起家的階段,證明了自己具備建立一片基業的能力。而若他還在宋閥,則將會成為繼承閥主的熱門人選,那可就不是這些貴女們能夠高攀得上的了。現在這樣,卻是絕佳。
  
  宋子寧現在只要在人前出現,就一副翩然無垢、滾滾濁世本少獨清的模樣。私底下,他卻還繼續著‘遍歷紅塵,打磨琉璃之心’的勾當。換句他自己的話,就是美女若是少了,那就相當于少了塊磨刀石,不利于把一顆追求道的心打磨得玲瓏剔透。
  
  千夜對此也曾有過疑問,特別看不慣宋子寧每都要花不少時間用來整理自己的儀容衣著。不過宋子寧卻言道,這可是個即看實力,更要看臉的時代,所以外表無比重要。如果哪他不注重打扮了,這人心也就快散了。
  
  對宋子寧這片歪理,千夜早就不知道該什么了,索性全盤接受,任他胡來。
  
  宋子寧如踏風而來,走路都有些飄行意思,轉眼之間就到了千夜面前。
  
  “有什么新消息?”千夜問。
  
  “前日地大變,確是雙方強者與鬼爭戰所致。永夜一方竟然喚醒了夜之女王/莉莉絲,另有兩名大君出戰,帝國這邊,王之首指極王和張伯謙大帥亦有參與。這場大戰波及上萬公里,若非結束得快,恐怕就連永夜大陸本身都會受到永久傷害。”
  
  到這里,饒是以宋子寧的定力,也深深吸了一口氣,眼中掩蓋不住強烈的神往之色。
  
  聽到夜之女王的名號,千夜不禁大吃一驚。莉莉絲可不是普通大君,萬年以來,她一直是血族第一強者,甚至有不少黑暗之民認為她也是整個永夜世界的第一人。即使高傲神秘的魔裔也對她保持了足夠的尊敬。永夜議會連莉莉絲都喚醒了,看來是志在必得。
  
  “鬼找的究竟是什么東西?”千夜親眼見過大戰現場那顆被擊碎的星辰,不由好奇。
  
  ps:稍后還有。
  
  ...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