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9 巨獸之眠

千夜心中沉甸甸的,若當真演變成國戰,不僅是時間長,“巨獸之眠”下方連同其背后天地,都將變成黑暗種族與人族不死不休的兇險戰場。
  
  此時趙玄極又說:“此次我趙閥不僅君度進入巨獸之眠,老大君毅也已被召來。老二、老三先前血戰受傷還沒好,將留在地上參戰。”
  
  幽國公又點了數個名字,雖然千夜并不知道是誰,可能與承恩公四公子并列的必也是趙閥優秀子弟,最后趙玄極說:“雨櫻的傷勢還有十天即痊愈,屆時她也要去的”。”
  
  千夜終于忍不住道:“我聽說‘巨獸之眠’會壓制進入之人力量,這樣傾巢而出,若出了事怎么辦?”
  
  趙玄極傲然道:“前有遠古精華這等機緣出世,后有關系帝國數百年氣運之戰,我燕云趙氏,豈會退縮?何況此行雖然兇險,卻也不是必殺之局,在虛空巨獸意志壓制下,強弱之差被變相拉近。如果這樣也不敢去,還談何精進,這等人將來如何能夠執掌我趙閥?”
  
  千夜深吸一口氣,肅然起敬,他到此時才深刻了解,趙雨櫻說趙閥子弟的地位都是打出來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趙閥屹立千年不倒,確實有獨到之處。連趙君度和趙雨櫻這樣出身和天賦兼備的天才亦無優待,都推上戰場,其他族人就更不必多說了。即使他們在“巨獸之眠”隕落,但總會有人自血戰中脫穎而出。這樣的趙閥門風武烈,只要有才華就有上升途徑,執掌門戶之人俱是身經百戰,何愁不興盛?
  
  趙玄極望著千夜,正色道:“千夜,我和你說這些,是想你明了形勢,考慮清楚。我知你身世,所以才覺得不能強求你出戰。雖然在虛空巨獸意志下,如你這樣戰力超越等級的強者很占便宜,但由于高階戰將甚至神將也能進入,壓制之后剩余戰力可能仍遠超于你。況且據君度傳回來的消息說,一些特殊能力或者強力裝備都不受壓制,若遇到這樣的敵手會很難對付。”
  
  千夜靜靜聽完,并無猶豫,只說:“我會出戰。”
  
  趙玄極并未立刻答應,而是道:“此戰兇險之處,和血戰大為不同。目前所知的僅巨獸之眠外圍,深處究竟有何兇險,那方國運之地又是個什么模樣,現在卻是誰也不知。這些你都要想清楚了。”
  
  千夜道:“我明白。”
  
  趙玄極點頭道:“如此便好。本公這就安排,送你去巨獸之眠。再過三日,等大軍到達,本公亦將前往。到了那時,說不定會遇到幾個永夜議會的老對頭,呵呵。”
  
  千夜并不多停留,告辭出了會客廳,到基地軍需處作了補給,就前往飛艇起降場,乘上一艘隨時等待出行的高速艇。
  
  片刻之后,浮空艇徐徐升空,修正航向后,轉眼間已然遠去。
  
  千夜坐在艇中,閉目凝思。幽國公提供的這些信息極為重要,到了戰將之上,大多數人都會有一種甚至是幾種秘法,能夠在短時間內爆發戰力。若是子爵級強者也就罷了,再怎么爆發他也不懼。可若是伯爵侯爵,甚至是公爵級強者,一旦動用秘法,哪怕只是片刻恢復正常實力,也不是千夜能夠匹敵的。
  
  浮空艇只用了半日功夫,就飛到了巨獸之眠的外緣。帝國已經在這里設立了一處大型基地,外圍另有三座基地拱衛。
  
  即使千夜見過紅蝎這樣的特種精英軍團本部,也為眼前景象嘆為觀止。帝國總動員還不到三天,就平地而起這樣一座功能完善的基地,要知道這里是永夜,而非帝國本土。
  
  帝國決心之大,消耗之多,可見一斑。光是運輸建設基地所需的材料,恐怕就要動用兩支以上的主力浮空艦隊。
  
  而據說,在峽谷的對面,永夜議會建立的大型基地,規模和數量比帝國有過之而無不及。大批黑暗種族的強者,正日夜兼程從上層大陸趕來,雙方甚至在虛空中就接戰數次。
  
  在千夜進入巨獸之眠前,被召集到基地的作戰室里。作戰室中一共聚集了數十個帝國才俊,千夜在其中年紀最輕,等級最低,引來眾人側目,不過能進入此地的都不是淺薄之人,并無人露出異色。
  
  眾人沒等多久,一名帝國少將就走進作戰室,銳利目光掃過全場,鏗鏘有力地道:“此戰意義重大,想必各位已經清楚。此役之于帝國,堪比中興之戰。我廢話也不多說,只說帝國對各位的一個承諾,只要能搶到遠古精華,無論自用還是獻給帝國,帝國都會滿足你們一個愿望。包括大赦、子爵級別封爵這樣最上等的軍功。當然,若是愿意將遠古精華獻與帝國,那么封賞還會更多,甚至可以得到世襲罔替的爵位!各位放心,與遠古精華的價值相比,帝國封賞只會更厚!”
  
  這番許諾一出,眾人即刻群相聳動,不少人都喜不自勝。
  
  動員完畢,千夜和這些人一同出發,前往巨獸之眠。
  
  即使親眼目睹了天鬼大戰,如今站在巨獸之眠邊緣,千夜仍是感受到天地之宏偉。以他的超凡視覺也只不過堪堪看到峽谷對岸,黑暗種族建筑風格的基地綿延成片。
  
  而峽谷延伸之遠,根本就看不到盡頭。“虹光亂流”已經相當稀薄,如同高山云霧,在數百公里間緩緩流轉,剎那間給人一種錯覺,似乎這里就是陸塊邊緣。
  
  千夜沒有時間多作感慨,聽帝國少將介紹完前人傳回的探索心得,當下一躍百米,縱身躍入峽谷,迅速墜入云霧,就此消失。
  
  正在引領眾人入谷的那名帝國少將頓時呆了,一時無語。片刻之后,他才轉頭對眾人道:“諸位,你們……不必如此。沿著石壁攀援而下,這個……更為穩妥。”
  
  在“虹光亂流”中,千夜看似直墜而下,實則已開啟真實視野,從團團渦流中看到可供穿行的縫隙,隨時小幅調整自己身形,有驚無險一路直下。眼看云霧稀薄到幾近透明,就要平安穿過,他忽然眼前一黑,冥冥似有一個龐然意志緩緩蘇醒,把感知落到千夜身上。
  
  千夜只覺身上驟然沉重,如同背負千鈞重石,連原力運轉都不流暢了,墜勢陡然加快,如一塊石頭般向下方落去。
  
  這個龐大到令人生懼的意志,給千夜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他忽然想了起來!那就是天鬼大戰時,他觸摸大地感受到的浩瀚意志,原來這就是虛空巨獸混沌的殘存意志。好在它仍如當天那般從千夜身上刷過,根本不曾關注到他的存在。
  
  不過就是這片刻停留,已需要千夜全力以對,他體內太玄兵法決緩緩卷起極為精純的黎明原力潮汐,苦苦抵抗著身上重重壓力。好不容易等到虛空巨獸意志完全轉向,千夜頓時松了口氣,體內血氣立刻爆發,燃金之血自血核中涌出,與黎明原力一同對抗這方空間無所不在的壓力,身上的沉重感覺頓時減輕近半。
  
  再墜片刻,千夜背后更是展開光翼,重壓再被削弱,不足原本的三分之一。
  
  此刻千夜已能勉強開始感知周圍環境,頭頂是運轉如漩渦的“虹光亂流”,水波般的黑霧已經離他越來越遠。而他身周確是茫茫一片,好像陷身在空曠之地的迷霧中,什么都看不到,他雙眼泛起藍色,真視之瞳也不過再探出數十米距離而已,并且在這個范圍里,仍然是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
  
  千夜一時有些愕然,不過既然能夠控制下墜,他索性加快速度。他雙手環抱胸前,雙翼盡展,頭下腳上,如出膛炮彈般向縱深處沖去。
  
  沒過多久,千夜就感覺到不對。他此刻下沖速度極快,墜落了差不多快有萬米,可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看到峽谷底部的跡象。
  
  千夜并沒有慌張,先是停下來,在原處等了一會。如果已方還有其它人跳下來,那么周邊總會有所感應。不過千夜心中默默數息,居然半小時過去了,一點原力波動也沒感覺到。
  
  他的心微微往下一沉,思索片刻,隨即以自己目前所在位置為中心,開始環繞飛行,一圈圈逐漸向外擴大。可是直到這個圈子的半徑到了千米以上,周圍依舊是一片茫茫,沒有任何東西。
  
  此刻在千夜就像落入了另外一個世界,那里除了茫茫一片云霧,再也沒有其它。好在他還能夠感覺到重力,身上那無時不在的壓迫感也讓千夜還能肯定自己所在之處肯定是虛空巨獸意志籠罩范圍。
  
  于是他繼續向峽谷底部方向俯沖。這次沒過多少時間,千夜忽然感覺自己象是沖過了一層看不見的膜,感知突然又可以延伸出去,周圍不再是茫茫然一團,重新有了風,大地和天空。
  
  大地?
  
  千夜驟然發現,地面竟然就在自己面前不到十米處!
  
  這么短的距離,就是千夜反應再快,也不及應對,轟隆一聲,一頭栽進地面,生生砸出一個大坑。
  
  這一撞可是不輕,千夜在原地躺了一會,才慢慢爬起。好在他有血族體質,身體強悍,就是砸在石頭上結果也只會是大石破碎。現在撞上的是一大片柔軟草坡,也就是暈了一陣而已,弄得泥土飛濺,草根拔起而已。
  
  千夜收起原初之翼,拍去身上泥土,從坑底爬出,站到地面上,向四周望去。
  
  落地之處原來是個小山丘,坡度和緩,上面覆蓋了一層郁郁蔥蔥的青草。極目望去視野頗佳,可將周圍盡收眼底。
  
  山丘兩面是無窮無盡的草原,另一面則是茂密森林,最后一面則是一片高聳石林。根根石柱看不出有多高,上端全部隱沒在天際繚繞云霧中,看上去宛若人間仙境,景致極佳。
  
  一看到這片石林,千夜的目光就被吸引過去。他再次啟動超凡視覺,發現不知道盡頭的石林深處,還有一座時隱時現的奇山,十余座陡峭山頭,峰峰如筆,排列成行,蔚為奇觀。
  
  但千夜隨即心中一震,再仔細去看,才發現那哪里是什么山峰,而分明是某種不知名巨獸的脊椎!
  
  ps:大家節日快樂!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