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35 戰友(一百三十層加更)

千夜沒有急于登上樹頂查看,而是拔出東岳,輸入原力,東岳劍鋒上立刻泛起一層淡淡的緋色光華,劍身上條條銀色紋路也出微光。
  
  在加入天水重銀和絲幽晶后,東岳的威力進一步提升,早已遠遠越普通七級武器。詭異大樹的樹干雖然堅硬,但也不過就是戰車裝甲鋼板的水準,如何擋得住東岳切割?千夜稍一用力,東岳已經在樹干上切開一個深深切口。
  
  大樹震顫了一下,似是出哀鳴,樹根周圍的紫黑基質也掀起層層漣漪,迅遠去。這一幕看起來無比詭異,好像這種大樹,包括覆蓋了遼闊森林的紫黑基質都有著生命。
  
  不過在真實視野下,千夜卻看到是因為切割樹干后,里面流淌的原力受到干擾,從而引起整個大樹原力循環紊亂,才造成這種景象。大樹根系蔓延范圍十分寬廣,原力波動延著根系傳遞,就形成基質的層層波動。
  
  從裂口中滲出乳白色的汁液,有種淡淡的馨香味道。它一流出,就散出縷縷原力。千夜伸指沾了一點,放在嘴里嘗了嘗。
  
  果然,這就是源液!
  
  只不過這種天然源液中所蘊含的原力屬性更加偏近于虛空原力,位于永夜和黎明中間地帶,略偏向黑暗一側多些。若與趙閥洗髓池的源液相比,這種天然源液需要添加許多成分,并且經過一系列精煉提純,除去黑暗原力后,才能讓黎明原力的修煉者使用。
  
  然而就算這樣,也足夠驚人。趙閥是帝國頂尖門閥,也需要兩三個月才能配置一池源液,如此算來,一棵怪樹所能制造的源液就價值數千金幣,而這樣一片樹林遼闊無際,里面的怪樹又有多少?幾千,甚至是幾萬棵?光是這片森林,就值得帝國為之打一場局部戰爭。
  
  千夜心下感慨,這還僅僅是這個6塊上很小一片區域,更多的未知區域不知道還隱藏著什么樣的寶藏。
  
  難怪無論永夜議會和帝國都對征服和探索新大6樂此不疲,各大門閥世家一旦出了雄才大略的家主,也總是會選擇開疆拓土,盡管這樣做風險很大,還有許多必然的犧牲和傷亡。
  
  但是新的疆域就意味著更多的資源,更多的資源意味著更快的展。只有這樣,人類才能獲得更多的生存空間,在這被黑暗眷顧的世界生存下去。
  
  就在此時,千夜忽然現,遠遠傳遞開去的震波,在某個地方消失了。
  
  有人!
  
  千夜立刻開啟真實視野,向震波異動的方向望去,只見一道身影隱約一閃,然后就消失不見。
  
  那人行動極為迅,即使千夜也沒能捕捉到后續蹤跡。他立刻提東岳在手,收斂氣息,一步步向身影消失的地方走去。
  
  那道身影再也沒在視野里出現過,好象有了下一步的行動目標,已經遠離。
  
  在即將接近身影閃現的地方時,千夜忽然聞到一陣濃濃的血腥氣。他稍稍加快腳步,如風一樣自紫黑基質上掠過,一點也沒有激起基質的波動。
  
  繞過一棵大樹,千夜猛然一怔。
  
  在樹后,倒著數具尸體,全都身著趙閥服飾。千夜心中一沉,先向周圍望過,這才走向現場。
  
  這幾名趙閥強者,千夜認得大半,都是血戰中的精英,也是此次趙閥派進來探索的精銳,現在還未深入核心地帶,就死在這里。
  
  千夜臉色微變,心臟仿佛陡然沉入冰水。他鎮定了一下,沒有馬上去檢視地上的尸體,而是再次開啟真視之瞳,把周圍地面、樹木一一掃過。
  
  現場遺留的戰斗痕跡少得出奇,但其中沒有碧色蒼穹和西極紫氣的蹤跡,也就是說趙君度并沒有與在他們一起。
  
  千夜輕輕吐出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稍稍放松,他蹲下將腳邊一具面朝下的尸體翻了過來,臉色頓時又陰沉幾分。
  
  這個人他不光見過,而且還是在鐵幕下認識的。千夜重歸鐵幕時,曾經救過一支趙閥戰隊,當時戰隊已經陷入困境,這人身為戰將本有獨自逃走的機會,卻依然死戰不退,擋住了數倍于已的兵力攻擊,直到千夜到來。
  
  正因為有此功績,這人事后得到本家賞識,決定傾斜資源,重點栽培。
  
  只是沒想到,鐵幕下腹背受敵沒有讓他死去,卻倒在了這片詭異森林中。他還很年輕,但此刻所有夢想都化風而去。
  
  千夜的心中如墜重石,說不出的沉重。鐵幕之下,殘酷血戰中,磨礪了一批精銳猛士,也讓曾并肩戰斗的人們相互之間更容易得到認同。沒有什么比一次次生死關頭,更能考驗出一個人的本性。雖然相處短暫,千夜卻已把那些曾經并肩戰斗過的趙閥戰士都視為戰友。
  
  戰友,這個詞的份量還在朋友之上。
  
  千夜伸手在他身上撫過,隨即解開戰甲,查看傷口。致命傷只有一處,那就是頸側一道極細,極平滑的刀口。這一刀又快又穩,直接切斷了他的頸椎,一刀斃命。
  
  看起來這個名為趙世仲的戰士是遇上了無可匹敵的對手,才會被一擊而殺。但問題是這一刀刺得太容易了,趙世仲完全沒有機會抵抗,才會造成這樣的傷口。
  
  然而千夜很清楚他的戰力,在黑暗子爵和伯爵這兩個位階的戰力范圍中,除非是趙君度這樣的人出手,又有與八方封鎮相似的領域能力,才能將他瞬間擊殺。
  
  換了千夜自己,也有把握瞬殺趙世仲,卻不可能制造出這樣的傷口,也不可能殺得如此干凈,干凈得沒有一點掙扎痕跡。難道這些趙閥戰士遇到了一名黑暗侯爵以上的大人物?
  
  千夜伸出一根手指,按在尸體的喉間,一點點向下移動,指尖不斷送出縷縷原力,送入趙世仲體內。在挪到胸口處時,千夜感覺到回饋的原力有些異樣,于是用手指輕輕一壓,落指處的肌膚頓時一沉,然后沒有彈起,就那樣形成了一個坑。
  
  這個坑比正常尸體會形成的要大且深,并不只是肌體失去彈性,而是胸骨也一起凹陷。千夜這一指用力并不算大,根本到不了夠把胸骨壓陷的程度。顯然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尸體的胸骨變得格外脆弱。
  
  千夜思索了一會,咬牙道:“對不起了,兄弟!”
  
  他拔出軍刀,運力剖開尸體的胸口,檢視內臟。胸腔打開后,露出的內臟果然全都破碎得不成樣子,甚至有些臟器干脆變成了一團不成形狀的肉糊。
  
  很顯然,趙世仲是遭到了某種詭秘的攻擊,外表沒有傷痕,但內臟幾乎悉數被毀,如此才失去抵抗能力,被一刀斃命。實際上那一刀只是切斷了他最后掙扎機會,所有的生機,都已經在內臟被摧毀的一刻終結。
  
  成為戰將,原力防御已經沒有死角,只有強弱之分。然而什么樣的攻擊,能夠穿透一名十二級戰將的原力防御,直接摧毀內臟?
  
  千夜心中一跳,忽然有了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他想到自己的瞳術:掌控,不就是類似的能力?
  
  瞳術:掌控,可以無視原力防御,直接影響到對手的內腑臟器。不過千夜試過,掌控的破壞力不夠強,無法直接摧毀對手的核心器官,以往他施放這個能力時,只是利用這種攻擊讓對手露出破綻,從而掌握戰斗的節奏。
  
  可是殺死趙世仲的這個人,卻在趙閥精銳戰將的防御下,直接摧毀了他大半內臟,這份殺傷力可比掌控強得太多了。
  
  千夜長長吐了一口氣,總覺得心中隱隱有著不安,可潛意識里又有什么讓他本能地不愿去深想。他再檢視了剩下幾具尸體,現還有一具死因和趙世仲一樣。級別低些的戰士內臟就大多無事,而是被明顯強大的對手自外而內的擊殺。
  
  這些尸體被扔在此處,鮮血流溢,已經引起基質的反應。基質如同疏松泥土,不斷將鮮血吸收。吸滿了鮮血的基質則在不斷蠕動,漸漸堆高,并且沿著尸體向上蔓延。眼看著用不了多久,基質就會將尸體全部覆蓋在內。
  
  千夜皺皺眉,看著眼前一幕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聯想到自己在黑森林的詭異遭遇,總覺得這些詭異基質也會吞噬血肉,化作養料。他揮刀將基質剖開,然后把所有尸體搬到一處,灑上燃料,放火點燃。他寧愿這些昔日戰友在烈火中化為灰燼,也不想他們被這些基質淹沒。
  
  千夜站在火邊,看著熊熊烈火升騰。基質似乎也害怕火焰,不斷向周圍退開。而被烈焰波及到的部分也燃起火苗,只是燒得不是很猛烈。
  
  在火邊站了一會,千夜就向森林深處走去,那也是神秘身影消失的地方。此刻他已經沒有心情繼續探索這些詭異大樹的秘密,只想追上那個和這些趙閥戰士的死有關的人。
  
  走出幾十米,千夜回頭看了看,熊熊火柱已經變得非常模糊。再往前走個幾十米,在不開啟真實視野的情況下,僅憑凡視覺,他已經看不到仍然燃燒著的火柱。由此可見,這片樹林對感知的壓制有多厲害。
  
  千夜點燃火柱,也有把敵人吸引過來的想法。他的視野明顯比一般人遠得多,即使有人靠近,也能先行現對手,起致命一擊。但是現在看來效果不大,就算點燃整棵大樹,恐怕也只有百米內的人才能看到。
  
  千夜在林間不疾不徐地穿行,時刻關注著周圍的動靜。
  
  數百米外,一雙眼睛正透過特制的瞄準鏡,注視著他。瞄準鏡中,代表著準星的一對蝠翼中央,始終跟隨著千夜的腦袋在移動。
  
  但是直到千夜走出瞄準鏡的視野,森林中也沒有響起槍聲。
  
  在遠方一棵大樹的球形樹冠上,夜瞳伏在那里,氣息儼然與周圍完全融為一體。她懷抱著一枝制工華麗的狙擊槍,默默通過鏡頭看著周圍的世界。
  
  直到千夜走了很久,她才慢慢爬起來,將狙擊槍拆卸收起。
  
  在她旁邊,景物一陣模糊扭曲,現出一個魔裔的身影,額間豎瞳散出幽幽青色光芒。他有些疑惑地向夜瞳望了一眼,低聲問:“沒有現嗎?我怎么感覺到在那個方向上有異常的原力波動?”
  
  “你如果有疑問的話,可以自己過去察看。”夜瞳以一向的冰冷聲音回答。
  
  那名魔裔微微皺眉,隨即說:“殿下,我并沒有冒犯您的意思。我雖然有破幽之眼,但是依然比不上殿下,因此我的作用一是輔助,二是保護您。”
  
  夜瞳不置可否,說:“去下一個地方吧。”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