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38 鏡中身影

“阿爾穆?這可惜了。”
  
  阿爾穆是門羅氏族派來輔助夜瞳的精銳之一,他雖然只是一名二等子爵,但是劍術強悍,相當適合在巨獸意志壓制下的環境行動。
  
  不過在從“巨獸之眠”的石林峽谷進入這個世界的時候,同隊的人都失散了,只有艾登和夜瞳相距不遠,第二天就碰了面。他們不急于前往巨獸骸骨所在,不斷四處游走的原因,也是想要先收攏同行的強者,待戰力積聚到一定程度,才有資格前去爭奪遠古精華碎片。
  
  沒想到阿爾穆在這里就被殺掉了,尸骨無存。艾登立刻警覺地環視周圍,能夠干掉阿爾穆,現場戰斗痕跡也并非很激烈,說明對手強大,弄不好就是帝國雙子星之一。在見到遠古精華碎片之前,艾登可不愿意過早和雙子星碰撞。
  
  夜瞳默不作聲地收起了阿爾穆的遺物,繼續向前。
  
  千夜也在游獵。隨著死在他手下的黑暗種族越來越多,他也逐漸接近巨獸骸骨。越是靠近內圈,危險就越大,就越有可能遇到對方的強者。
  
  而直到現在,千夜還沒有見到趙君度,帝國其它世家的強者倒是碰到了幾個。不過千夜更喜歡獨自行動,因此只是略作接觸,交換了一下情報,就各自分開。
  
  就在此時,千夜耳朵動了動,迅躍上最近的一棵大樹,站在樹頂向遠方望去。從那個方向上,傳來一聲長嗥,聲音直可穿金裂石!
  
  這聲狼嗥至少從一公里外傳來。若是在外面的世界,這根本不算什么,就是普通6行獸對月長嘯,也能傳出幾公里遠。可是在這巨獸意志保護的世界,那可就非同尋常,能夠穿透巨獸意志的壓制,將長嗥傳到一公里外,戰力異常強悍。
  
  千夜臉色有異,這聲音聽著著實熟悉。那是,威廉?
  
  威廉顯然正在不遠處和什么人激戰,打得興起,才出這樣充滿戰意的咆哮。
  
  千夜猶豫一下,還是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潛去。不過他始終保持在血脈潛伏的狀態下,并不打算讓戰場雙方現自己。
  
  千夜一直對威廉的態度感到十分困惑,自從在荒野中那個無名山洞分給他食物后,威廉表現得就象朋友多過敵人。而無論威廉有什么目的,也實實在在地幫了他好幾次,就算千夜對黑暗種族懷有天然戒心,也很難無視對方的善意。
  
  可威廉畢竟是狼人,屬于永夜一方,在這種環境下遇見,雙方立場天然對立。
  
  一公里的距離其實不遠,但是在感知被限制在幾百米的情況下,就變得頗為遙遠。當千夜抵達戰場外緣時,看到的只是一片幾乎被徹底翻過來的土地,還有十幾棵東倒西歪的大樹。
  
  戰斗已經結束,威廉不知去向。讓千夜吃驚的是,威廉的敵人并不是帝國戰士,也不是血族,而是一些如同三四歲孩子般大小的詭異小人。它們生著大大的眼睛和細小四肢,手里握著木條削成的長矛作為武器,一身深灰色的皮膚,到處都是皺褶。
  
  現場一共留下數十具這種小人的尸體,其中大部分身上都帶著牙咬爪撕的痕跡。
  
  看到這里,千夜雙眼微凝,威廉這是在用狼人形態戰斗?直到目前為止,千夜還沒見過威廉的真正戰斗形態,惟一一次在西6為了攔截他變成巨狼,威壓陡然增加了一倍,由此可以想象威廉戰斗形態的實力,那么這些詭異的小人絕對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樣簡單。
  
  千夜拔出東岳,用劍尖在一具尸體上刺了一下。劍尖上居然有些許滯澀之感,頓了一下后才透體而入。千夜這時真的吃了一驚,東岳經趙閥重新鍛制后鋒銳上了一個新的臺階,雖然只是隨手一刺,但居然差點沒刺進去,這些小人那身灰色皮膚的天然防御力實在讓人震驚。
  
  他再撿起一根短矛,拿近細看,鼻中頓時飄入一種類似于杏仁般的清苦味道。當聞到這股味道的同時,千夜只覺肌膚上不斷傳來刺痛感覺,握著短矛的手也有些麻木。
  
  很顯然,這是毒,難以想象的劇毒。
  
  以千夜如今燃金之血的體質,基本上已經對絕大多數毒素免疫,甚至帝國專門針對血族開的幾種特效毒藥也對他無效。但沒想到在這個地方,這些外表毫不起眼的短矛上,居然有如此可怕的毒性。
  
  難怪威廉會現出戰斗形態,他要以額外強化的度和力量直接秒殺這些小人,以免被帶毒的短矛刺進身體。這也從側面說明,即使以威廉黑暗伯爵的防御力,面對這些小人的攻擊,也沒有完全把握不被破防。
  
  再研究一會,千夜就再也看不出更多的東西來了。他畢竟不是生物方面的專家,只能憑借過往的戰斗經驗來判斷這些小人的實力和戰斗方式,所得有限。
  
  千夜撿起幾根短矛,用獸皮包好,收入安度亞的神秘空間,準備回去后再仔細研究。
  
  這些小人的尸體很快就會被基質分解吞沒,就此消失。森林看起來和以往沒有什么變化,但是這群小東西的出現,卻表明這個世界比過往以為的還要危險得多。而且它們從何而來?
  
  千夜突然想起,曾在一棵橢圓形樹冠的大樹頂端,見過類似蜂房的東西,那里面就好像在孕育著什么。只不過之后一路行來,這些大樹都十分平靜,沒有絲毫異動。
  
  帶著疑問,千夜繼續搜索,并且時時開啟真實視野,不敢松懈。看戰場痕跡,威廉明顯是中了埋伏,被那些小人從四面八方圍攻。
  
  再走片刻,千夜忽然現某處基質有不正常的隆起,他迅過去,東岳一劃,將基質剖開。
  
  這一次千夜在東岳劍鋒上附加了血氣,剖開后,基質并未自我修復,而是迅被血氣侵蝕,露出下面兩具被吞噬了小半的尸體。尸體上各種武具佩飾卻幾乎不被腐蝕,還能據此辨認他們的身份。這是兩個世家強者,一個出自孔家,另一個則來自某個中品世家。
  
  他們胸口血肉都腐蝕得差不多了,千夜伸指彈出一顆氣彈,頓時擊穿殘缺的胸骨,露出內臟。果然,這兩人的內臟全都粉碎。
  
  千夜目光一凜,知道又和那名神秘對手距離很近了。看這兩具尸體的狀態,那人離開應該不過兩個小時。兩個小時可以走出很遠,但不是沒有可能追上。
  
  千夜檢查了一下尸體的背包,將里面殘留的兩盒破魔彈收起,然后提高度,迅遠去。
  
  大約一小時后,千夜從一棵大樹樹干后慢慢探出頭,望著遠方一棵大樹的樹冠。在視野的盡頭,他剛剛現那里似乎有些異常。
  
  千夜又縮回樹后,在樹干的掩護下,迅登上樹冠,然后爬上球形樹冠頂部,慢慢露出雙眼。他的行動很小心,沒讓樹冠有絲毫晃動。
  
  那個對手的能力太過詭異,千夜可不愿意讓他搶了先機。對于這種對手,最好的方式就是偷襲狙殺,根本不給他使用能力的機會。
  
  對面的樹冠上,果然不對勁。千夜雖然看不到什么,但在真實視野下,原力走向卻勾勒出了一個模糊輪廓。那里確實藏著人。
  
  長長的狙擊槍自千夜身下一寸一寸地伸出,上面已經覆蓋了一層紫色基質,作為偽裝。光是把狙擊槍放到射擊位,就用去幾分鐘。
  
  千夜很有耐心,這是過往無數次戰斗得到的經驗。此刻雙方距離已經接近千夜視野范圍的極限,雖然這么多天以來,還沒有遇到過一個視野范圍過自己的強者,但是他依舊小心謹慎。當狙擊槍就位后,千夜就貼上了瞄準鏡。
  
  只要確定對面是黑暗種族強者,那么槍膛里的那顆煉銀烈陽彈就物有所值,一槍命中,不死也得重傷。
  
  千夜慢慢調整瞄準鏡,鏡頭中終于出現了對面樹冠上的影像。
  
  在十字準星的中央,是一個幽深的瞄準鏡鏡頭!
  
  那是充滿了血族華麗風格的瞄準鏡,鏡頭正對著千夜,根本無須再看,千夜就知道對方的視野里準星也一定對準了自己的鏡頭。
  
  千夜一時屏住呼吸!
  
  他不知道對面是否也現了自己,還是恰好瞄準這個方向。如果按照正常人的視野范圍,那么出現在鏡頭里的只會是一片茫茫白霧。
  
  然而,千夜卻知道她也擁有異于常人的視野。在見到她的第一眼,甚至看不清面容,只是那頭束著馬尾的如夜黑,只憑著還有些模糊的輪廓,千夜就知道那是夜瞳,一個在他生命中有著最深沉糾纏的人。
  
  只是,她,也看得到自己嗎?
  
  千夜沒有動,視線透過準星,似也穿透了對面的瞄準鏡,與夜瞳相接。
  
  然而這只是錯覺,他看不到夜瞳的眼睛,就象夜瞳看不到他一樣。瞄準鏡是他們看到彼此的橋梁,卻又變成阻擋真實接觸的最后一道墻。
  
  認出夜瞳,千夜就知道,自己一直在追蹤的那個神秘對手就是她。也惟有她的瞳術,擁有這種強悍穿透力,幾乎可以無損穿透普通戰將的原力防護。
  
  忽然卡察一聲輕響,打破了林間的寂靜,原來千夜的手不知不覺在用力,已經抓破了樹冠那層堅硬的表皮。好在這個距離上,一般人根本捕捉不到這點聲音。
  
  但是夜瞳身邊景物忽然有些微的扭曲,千夜立刻知道她身邊還有一個人。
  
  ps:晚上加更……嗎?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