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42 土著

蛛魔伯爵看看李狂瀾,又看看他手中之劍,一時間竟不知道人與劍,究竟哪個才更可怕些。
  
  蛛魔伯爵勉力用殘余的黑暗原力化出半蛛軀,嘶啞著嗓子問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你只需記得狂瀾公子就好。”
  
  蛛魔伯爵苦苦思索,卻想不起狂瀾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狂瀾公子?我怎么不知道帝國出了你這么一號人物?”
  
  李狂瀾淡淡一笑,容光剎時照亮了周圍山林。他輕撫手中劍鋒,說:“很簡單,聽過我名字的人,都已經死了。現在,你也一樣。”
  
  話音猶在耳,蛛魔伯爵只看到李狂瀾手中刺眼藍光一閃,頓時失去了身體的所有知覺,一顆頭顱高高飛起。而蛛軀形態的堅固**和強大防御,在那把水晶劍面前,脆弱得就像一張薄紙。
  
  最后彌留之際,他依稀聽到狂瀾公子在說:“你也算伯爵位階的強者,能夠死在我這把‘寒月籠沙’之下,勉強不算辱沒我的劍。”
  
  李狂瀾對蛛魔伯爵遺留的物品看都不看一眼,顯然連撿都懶得去撿。他歸劍入鞘,緩緩轉身,望向長嗥傳來的方向,眼中燃起戰意,“這個還有點意思!”
  
  他舉步而去,似緩實快,轉眼間就消失在茫茫白霧中。
  
  漸到森林中心,各路梟雄英杰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彼此之間發生的碰撞也開始增加。
  
  千夜并沒有急于進入森林中心,他在周圍游走數日,觀察著兩大陣營到此的強者們,也沒有再刻意去捕殺黑暗種族,而是專注狩獵本地獸群,很快就獵殺了兩個完整的獸群。
  
  這些本地異獸都有異常豐富的精血,有了這些補充,千夜終于成功讓原初之翼第二根羽毛徹底點亮。現在的原初之翼,雙翼上各有一根羽毛,顯得靈動了許多,整體看上去也不再象以前那樣虛幻,而是有了些許實質的感覺。
  
  雖然以千夜目前原力總量,也只能射出一發原初之槍,但是休養一日后,就又能夠射出第二槍,如此即使面對意料之外的強敵,保命希望也大為增加。
  
  準備充足后,千夜才向森林中央前進。此刻的森林靜悄悄的,只有紫色基質不斷蠕動的聲音。千夜從一棵又一棵大樹旁走過,都沒有發生任何事。
  
  想來此刻,有可能發現千夜的強者早已進入中央區域。
  
  但就在數百米外,夜瞳正透過瞄準鏡,默默看著千夜,直到他走出視野。
  
  夜瞳收起狙擊槍,對艾登說:“沒有發現,走吧。”
  
  艾登點頭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該進入中央區域了。”
  
  夜瞳收拾好裝備,起身跟隨艾登而去。
  
  就在不遠處,恰好是兩人視野之外的距離,千夜靠在一棵大樹上,頭微微抬著,仿佛在思索著什么。可是他雙眼所望,卻正是夜瞳離開的方向。
  
  直到夜瞳走遠,千夜才有些落寞地嘆了口氣,繼續向森林中央走去。
  
  虛空巨獸的骸骨所在之處,才是各方強者不約而同選中的戰場。在這里巨獸殘留意志最為強大,各人所受的壓制也最為突出。更強的壓制,也就意味著天才與普通人之間的差距被放大,等級的差距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所以在這些心比天高的強者心中,這里才是最檢驗天才成色的地方,實力稍差的人,連進入的資格都沒有。在這種地方戰斗,就如在刀鋒上跳舞,稍不小心,不是戰死,就是被巨獸意志壓垮,點燃全身原力,燒成灰燼。
  
  千夜又走了整整一天,才最終穿過森林,進入中心地帶,也就是巨獸骸骨所在地。踏出森林的剎那,千夜不禁呆住,在他面前出現的,就是一座雄偉山脈,綿延不知多遠。
  
  雖然經過漫長的旅途,早有心理準備,然而此刻來到近處,才發現無論什么樣的詞語都無法形容真正看到巨獸骸骨全貌的震驚。
  
  一走出森林,千夜的感知就恢復了正常,驟然擴張的視野范圍讓他居然有種不適應的感覺,好不容易才調節過來。
  
  綿延起伏的山脈鋪滿了整個視野,讓人有種錯覺,正站立在一個惟有山的陸塊上,而那實際上只是虛空巨獸的一段脊背。
  
  山體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洞口,看樣子里面也是四通八達,宛如迷宮般的布局。千夜隨即在一些洞口看到有大大小小的黑影閃過,其中有些明顯就是在森林中曾經見過的灰皮小人。這種小家伙雖然體形不大,但卻異常危險,光是那劇毒木矛就讓人足夠頭疼。
  
  而其它生物形態各異,有些和小人打得難解難分,有些甚至在追獵捕食詭異小人,可見絕不好對付。
  
  到了這里,一度失去的對虛空巨獸遠古精華的感應又出現了,并且那種對生命本質的召喚感更加強烈。
  
  千夜的超凡視覺恢復了正常距離,他向遠方望去,在視線范圍內,就可以看到數撥人馬。這些人分屬兩大陣營,卻處于一種奇特的平衡中,彼此相安無事,有些人甚至就地扎營,顯然已經到了不短的時間。
  
  千夜略一思索,就向附近幾名帝國一方的強者走去。這幾人大多是十二三級的戰將,他們看到千夜后,也都顯得頗為高興,在這危險無比的陌生環境里,黑暗種族的強者就在不遠處虎視眈眈,帝國方每增加一人就是一分力量。
  
  那個營地共有四人,以孔家兩名戰將為首,另有兩名中小世家的戰將。千夜走到數十米外,就停下腳步。在雙方表明身份前,這就是戰將們的安全距離了。
  
  孔家那名年長些的戰將看到千夜武士服上燕云鐵騎的徽記,又打量了一下他背上如凡鐵般的重劍,忽然現出震驚之色,“趙閥的千夜公子?”
  
  千夜點了點頭后,幾位戰將頓時都面露喜色,神情親近了不少。在這種地方,千夜這等人物會發揮出遠超等級的戰力。而孔家雖然和趙閥也在鐵幕下發生過摩擦,但身處大兇之地,外敵環伺之下,當然還是先攜手抗敵更加重要。
  
  千夜從他們那里了解了一些這幾天到達的其他帝國強者情況后,就問:“你們怎么都在這里停下了?為什么不進去?”
  
  那孔家戰將苦笑道:“你想必也有感應,遠古精華碎片就在里面。但是看到那些洞口了沒有?整個山腹內部都是溶洞,簡直就是一座天然迷宮,地型不便也就罷了,里面生活的那些古怪土著十分厲害,數量更是無窮無盡。”
  
  “我們來到這里的第一天,就曾經試著進去查探過。結果沒走多遠就被各種兇獸和野人包圍,苦戰整整一天一夜,不知道殺了多少,可它們的數量根本就沒見少過!最后不得已,我們拼命往外沖,這才逃了一條性命出來。可是我們兩個同僚,已經永遠留在那里了。”
  
  千夜轉頭向山洞投去一瞥,感到一陣凜然,孔家強者戰力不低,能夠讓他們寸步難行,而且隕落兩人,可見山腹之險。
  
  另一人忽然說:“這幾天,我們不時看到有獸群或是灰膚小人的部落結隊進入山腹,他們不像是平時住在溶洞里的,該不會也是被遠古精華吸引而來的吧?”
  
  幾人其實早有這個疑問,這時被說了出來,個個臉色都有些難看。這個猜測如果是真的,那就意味著想要搶奪遠古精華,怕是還要和無窮無盡的本土生命廝殺。
  
  除此之外,永夜一方的強者可也不是擺設。
  
  形勢之惡劣,比千夜預想還要糟糕。
  
  孔家另一名戰將苦笑道:“在這外面安營的人,大多都在山腹里吃過虧了。后來的得到提醒,才沒有貿然進入。現在雙方僵持在這里,其實是在等后面的人,人夠多時再一起進入,無論是哪一方的,總能減輕些面對本地土著的壓力。”
  
  千夜點了點頭,這確實是個好辦法。
  
  接下來千夜就在四人的臨時營地留了下來,他用戰術披風裹住自己,坐在營地一角,閉目養神,靜靜等待。
  
  一天一夜之間,千夜數次感覺到有意識掃過這片營地,即有永夜也有帝國的強者。千夜收斂了氣息,也沒有對探查的意識做出反應。那些意識都是一掃而收,顯然只是在查探虛實,暫時沒有敵意。
  
  本地土著的壓力當前,兩大陣營都默契地停了彼此敵對的行動。等真正見到了遠古精華碎片,才是殺個你死我活的時候。
  
  如是又過了兩日,兩大陣營分別聚集起一股頗強的力量。遠方一名永夜的蛛魔侯爵率先站起,向巨獸骸骨化成的山脈走去。
  
  他就象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轉眼間就激起連鎖反應,兩大陣營的強者一一起立,或緩或快,開始走向山脈。
  
  千夜壓下了心中一絲煩躁,他這兩天又遇到幾名趙閥戰士,不過除兩名戰將外,戰兵們的實力再強也無法在這片山脈附近久留,只能遠離等待后續消息,然而他們也沒有趙君度的消息。
  
  千夜深吸一口氣,趕掉腦海中所有雜念,把身體調節到最佳狀態,然后站起身,依舊裹著披風,不疾不徐地向山脈走去。他即不領先,也不落后,隨意選了個看起來安靜些的洞口,走進山腹。
  
  整個山腹一時沸騰,不知道多少場戰斗同時爆發。眾多強者同時出手,果然來自本土土著的壓力就減輕了不少。
  
  千夜走進的那處溶洞,里面就只有三五頭象是沒毛獵犬一樣的生物,同樣一身深灰色的皺皮。在溶洞彎道盡頭,還有兩頭灰犬本要離開,看到千夜,又吠叫著轉了回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