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43 偶遇

幾頭灰犬縱身撲來,這種程度的攻擊還不放在千夜心上。他東岳一掃,就把所有灰犬悉數拍在洞壁上。整條溶洞通道都搖晃了一下,灰犬一頭頭掉在地上,有一半頓時就爬不起來了。
  
  千夜卻皺了下眉,這一劍他控制得極好,原本是想要一劍廢掉所有灰犬的,可是沒想到出劍之后,劍鋒上的原力觸到灰犬那些極為難看的皺皮,居然被吸收了一半。這下東岳的威力頓時弱了不少,只殺了一頭灰犬,余下都是傷而不死。
  
  千夜換了方式,東岳連點,原力含而不,只增強劍身鋒銳。這次果然奏效,灰犬被一一點死。但是千夜仍然現,有少許原力被灰犬吸收。
  
  千夜檢視了一下尸體,確認那古怪的深灰皺皮具有吸收原力的功效,這樣對于習慣了運用原力增強攻擊威力的強者們,殺傷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難怪威廉在對付那些小人時,會化成戰斗形態,用鋒銳利爪,純以度和力量殺掉那些土著,就是因為依靠原力震擊殺敵的拳打腳踢和普通原力武器,效果都不好。
  
  走過這段溶洞,千夜面前又沖出一隊小人。這次他拔出血腥曼陀羅,當頭一槍轟去。
  
  千夜這一槍用的是爆裂彈,狹窄通道內根本無處躲避,這隊小人大多被原力彈的爆炸籠罩在內。然而一槍過后,這些本身不過是五六級的小人居然只死了兩個,余下的掙扎一陣,紛紛從地上爬起。
  
  千夜默默換上幻之曼殊沙華,又是一槍轟出,這次附帶了最大程度的幻象攻擊。這一槍效果要好一點,那些小人有不少陷入慌亂、痛苦或者是瘋狂之中,但是沒過多久就基本恢復。
  
  看來原力槍對本土土著的殺傷力相當有限,主要是原力彈爆炸威力有不少被它們那身古怪肌膚給吸收了。要對付它們,最好還是近戰武器,而且是本身具有鋒銳或穿透類屬性,不太依靠原力加成的重兵器。
  
  千夜重新拔出東岳,運起大海之力一鎮,隨即揮劍拍擊。這次嘗試效果好壞各半,這些小人對于/大海之力的鎮壓抵抗力很強,可是對本身就極重、極鋒銳的東岳卻全無抵抗能力。千夜僅僅是依靠東岳的重量,一劍就拍死了數個小人。
  
  一隊十幾個小人,被千夜三劍拍死,甚至都無須劍鋒斬殺。如是千夜心中就有了對策。
  
  再往山腹深入,大約走了近千米,千夜來到一座天然的溶洞大廳中。
  
  這座方圓數百米,高幾十米的溶洞十分恢宏,洞頂上垂下根根石乳,不知從何而來的流水順著石乳柱而下,滴滴答答地墜落。地面上則相應生著根根石筍,間中有大大小小的水洼。溶洞中央,一條地下暗河翻上地面,曲曲彎彎地流過,又自另一側的洞口消失。
  
  這種地方,簡直就是土著生物天然的棲息地。千夜一走進大廳,就看到至少數十個黑影閃過,躲藏進各個陰暗角落。它們絕不是害怕,而是伺機待。自來到這方奇異天地,千夜還沒有見過哪怕是一種溫順的生物,就連明顯食草的劍角馬也極為兇狠。
  
  千夜運起血脈潛伏,收斂氣息,借助陰影慢慢前進。
  
  他在前面幾次交鋒時,已經現,這里大多土著生物都是依靠對原力的感應探測周圍。千夜一運起血脈潛伏,它們立刻就失去了目標,再僵持一會兒,就有些小人茫然地從藏身處走出,四處搜巡入侵者的形蹤。
  
  但是這些如同獵豹般的生物轉眼間就變成了獵物,從地面一個洞口中猛然沖出一頭體形龐大,形如鱷魚的兇獸,一口就將土著生物咬成兩截,生吞下去。
  
  這頭地下巨鱷一出現,溶洞大廳頓時一片混亂,大大小小的土著生物四下逃竄。而千夜看到這頭至少也有十二級的兇獸,心中卻是一動,差點忍不住動手。
  
  土著生物精血都異常濃郁,這個大家伙至少也有相當于三四個三等伯爵的精血,足以將千夜的血核再推上一級。干掉這個大家伙,說不定他就是二等子爵了。
  
  不過千夜還是忍住,沒有動手。在這見鬼的地方,兇獸戰力明顯比外面要強得多。而且還有眾多永夜強者在側,千夜也不能放手和這頭地底兇鱷大戰。別到時候打了個兩敗俱傷,卻被別人撿了便宜。
  
  這頭兇鱷動作如電,連續吞了數頭各類兇獸,這才心滿意足,慢慢爬回地洞。看著那深不見底的洞口,千夜心中忍不住也泛起寒意。這樣的地洞,在這溶洞大廳中可不只一個。
  
  千夜小心翼翼地繞過一個個地洞洞口,盡量避免被其它兇獸現,向大廳的另一側潛去。
  
  此刻他忽然現前方有強烈的原力波動,立刻停步,躲進旁邊一道石縫里。在這地下世界,兇獸大多依靠辨別原力捕獵。來人動用大量原力戰斗,立刻就會變成眾矢之的。
  
  轟的一聲,一處洞壁炸開,兩名黑暗種族的子爵狼狽沖入大廳。那是一頭蛛魔和一個狼人,都已現出原始形態。可能是因為蛛魔體形龐大,在狹窄的通道里行動不便,所以他們剛才是用原力手/雷炸開洞壁,進入了大廳。
  
  但是如此一來,兩名子爵簡直就如同黑夜中升起的太陽,無比奪目刺眼,剎那之間把大廳內所有兇獸的注意力全都吸引過去。當蛛魔和狼人站穩腳步后,駭然現前方居然是密密麻麻的兇獸,至少有數十種,數量過千。
  
  即使是兇悍的狼人,見狀也不禁退了兩步,面有懼色。然而從他們身后的通道中,緊跟著追兵,數百灰膚小人如同開閘的水涌進大廳,它們出尖銳而雜亂的叫聲,揮舞著手中原始卻又致命的武器,沖向了蛛魔和狼人。
  
  看來這兩位黑暗子爵實在不夠幸運,已是陷入必死之地。千夜可不打算為他們分擔壓力,于是收斂著氣息,從藏身的石縫慢慢摸向洞壁,緩緩沿著外圈移動,試圖從另一端繞過大廳,繼續深入。
  
  僵持只維持了不到一分鐘,激戰就已爆。蛛魔和狼人不愧是永夜一方的精銳,戰力著實強悍,面對死局徹底爆出強大戰力,充分揮了他們的種族天賦和血脈能力,異獸和灰膚小人成片地死在他們手下。
  
  然而大大小小兇獸的數量實在太多,灰膚小人還在不斷從破壁通道中涌出,簡直殺不勝殺。蛛魔和狼人再怎么兇悍,總有體力耗盡的時候,到了那時,就會被撕得粉碎。
  
  此刻大廳中亂成一團,蛛魔狼人的戰吼咆哮,灰膚矮人的尖叫,兇獸們的嘶吼聲混在一起,不時雜夾著哀鳴和慘叫,無比嘈雜。這倒是對急于脫身的千夜很有利,他加快腳步,迅沿著洞壁移動。
  
  走著走著,千夜忽然現身側一處毫無異樣的洞壁后,竟然有原力波動了一下!
  
  這記波動極為輕微,如果不是千夜時時刻刻保持著真實視野,根本就無從覺。而且波動的地方距離他太近了,直線距離還不到兩米!
  
  千夜想也不想,東岳彈起,雙手持劍,一劍就向原力波動的地方刺去。
  
  這一劍雖然倉促,但千夜在基本劍技上的造詣已是爐火純青,出劍勢若風雷,劍身上銀色紋路片片閃亮,數道若隱若現的金線也在綻放毫光。
  
  洞壁在東岳面前如同豆腐,被一劍洞穿。千夜只覺劍鋒刺到了什么東西,然而洶涌而出的原力卻突然消失了,如同石沉大海,隨即就聽到一聲低低的驚呼。
  
  原力激蕩之下,洞壁忽然粉碎,變成無數石屑簌簌滾落,露出后面一條通道。通道內一襲藍衣的李狂瀾單手握住東岳劍鋒,滿臉驚訝地看著千夜。
  
  “糟糕,刺錯人了。”千夜睜大眼睛,也呆了一下。
  
  對方原力屬性即使在真實視野里也晦澀無比,剛才緊急之下竟沒能分辨出來,此時看清楚了,還是屬于黎明一側,那這名藍衣年輕人應是帝國一方的強者。
  
  此人能夠一手握住東岳劍鋒,絕不是尋常之輩。雖然他手上覆蓋了薄薄冰霜,以此隔絕東岳劍鋒,小有取巧之嫌,但一身戰力依舊強橫無倫。
  
  兩人四目相對,相持剎那,氣氛微妙已極。就在李狂瀾氣息正要提升之際,千夜雙手一抖,東岳劍鋒顫動,已自李狂瀾掌中脫出。
  
  這下抽離的時機妙到毫巔,收劍時正是李狂瀾氣勢將起未起之時,一舉脫出掌握。
  
  “抱歉,無心之舉。”千夜道了聲歉,摸出一支藥劑扔過去,然后迅離開。
  
  在這種混亂局面下,自己人的威脅有時候并沒有比黑暗種族小多少。經歷過鐵幕血戰之后,千夜對這一點已經深有體會。李狂瀾戰力強橫,身份未知,千夜絲毫沒有找這么一個強者做同伴的想法。
  
  李狂瀾怔忡地下意識接住了藥劑,直到千夜走遠,他才看看自己的手。白膩如玉的手心中,多了一道隱約的紅線。剛剛東岳那一劍,還是傷到了他的手。
  
  “是趙閥的人?有點意思!”李狂瀾把那支戰將級的恢復藥劑拿到眼前看了看,忽然一聲輕笑。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