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45 痛

現在千夜整個右邊身體都麻木得沒有絲毫知覺,就好像已經不存在了。對于槍傷來說,這是很壞的一種情況,說明那顆原力子彈是加料的。
  
  他吃力地拉開胸甲,低頭看到右胸靠近肩部的位置,有一個彈孔。傷口周圍高高腫起,已經把彈孔擠得閉合,根本看不到彈頭。而傷處血肉此刻都變成了青黑色,皮膚薄得幾乎透明,清晰可見其下一道道黑氣如有生命般在躥動,望之觸目驚心。
  
  千夜看到傷口的癥狀,不由苦笑。
  
  這是黑鈦湮滅彈,黑暗種族殺傷帝國強者的最強手段之一。帝國戰將級以上強者傷亡的原因中,黑鈦湮滅彈一直位于前列。
  
  在侯爵以下層級的戰斗中,除了個別具有槍械天賦的強者外,一般人佩戴的原力槍不會超過七級。黑鈦湮滅彈就是這個等級的終級手段,對黎明陣營的殺傷力比帝國的煉銀烈陽彈還要強些,大致和宋閥秘制的煉銀烈陽彈相當。
  
  十二級戰將以下,沒有特殊手段以及立刻救治,中了黑鈦湮滅彈就是不死,戰力也會受到永久性的損傷,幾乎必殘,那是會燒干黎明原力漩渦的巨大傷害。
  
  從她槍口里射出來的,竟然是黑鈦湮滅彈啊!而在看到她的瞬間,那把狙擊槍準星套住的是千夜眉心。
  
  千夜背靠洞壁坐著,并沒有急于去處理傷口。他抬頭望著洞頂,隨手把手邊石縫里一棵不知名的瑩光小草拔起,咀嚼著它的草莖。草汁辛澀,帶著輕微的麻痹感覺,顯然這個古怪溶洞里就連植物都有毒,而且毒性不輕。
  
  不過千夜就那樣咬著,目光落在洞頂,一動不動。
  
  他其實什么都沒有想。
  
  千夜不敢想,不敢讓空洞的心有任何想法。可是即使什么都不去想,他也依然能夠感覺到那難以承受的痛,源自心底的痛。
  
  他不愿去想,可是最后的場景卻頑強地一遍一遍從他眼前閃過。那名魔裔用第三只眼睛的異能發現了他,隨即向夜瞳吼了聲“開槍”,就撲了過來。
  
  幾乎在吼聲響起的同時,夜瞳手中的狙擊槍就發出轟鳴,這個距離上的原力彈本來就很難閃避,更何況千夜還有剎那的失神。
  
  是的,他的戰斗本能再次救了他,幾乎可說奇跡似的避開了頭部要害。然而那又如何?夜瞳轟出的是黑鈦湮滅彈,無論命中哪里,都是致命的傷害。
  
  這一槍,轟穿了千夜的防御,也擊穿了他的心。
  
  交易小鎮的那一晚,仿佛還在昨日。吧臺后老蛛魔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暗中的鼓勵,也還歷歷在目。千夜更是記得她的燃燒,她的火熱,以及那可以灼痛一切的溫度!
  
  這么多的過去,都只是夢嗎?
  
  不,那不是夢,那是曾經發生過的真實。只是,一切都已經過去,如露水泡影,隨著太陽升起最終消失。
  
  這時卡在胸骨中的彈頭,散發出流火般的燒灼感,仿佛一頭野獸從沉睡中驚醒,嘶吼著提醒千夜,他所知所感的世界無比真實。
  
  千夜終于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傷口上,他內視了一下,果然全身黎明原力正在與黑鈦的死亡之流頑強地對抗,此時光芒已經黯淡得好像黃昏。
  
  而原初之翼在不安地翕動著,每一次振翅都會推送出一團金芒包裹的血氣,艱難地穿過黎明潮汐。血氣一頭扎入已經生機干涸的肌體,就像在荒漠般的大地上冒出一根小草,雖然這種努力渺小細微,卻就此激活了他麻木半身的痛感。
  
  嚓的一聲,千夜拔出短刀,一刀劃開傷口處已經腐爛壞死的血肉,再橫切一刀,然后刀尖往里輕輕一送。嗒的一聲,刀尖觸到了黑鈦湮滅彈的彈頭。
  
  千夜手腕一轉,刀鋒將彈頭連同周圍的骨骼血肉一起剜了出來。下手之狠,就象那根本不是自己的身體。他意志再堅定,此刻也忍不住輕嘆一聲,額頭開始滲出冷汗。
  
  他靠在石壁上,喘出一口氣。然后將裹在碎骨中的彈頭拿到眼前,仔細看了看。這顆彈頭只要離得近些,就讓千夜臉上皮膚和眼睛感覺到微微酥麻,如同無數細小顆粒打上來。
  
  慢慢的,千夜浮上一個說不清意味的笑,伸指一彈,將彈頭遠遠彈出,射進對面的洞壁,不知所蹤。他不想再看到這個東西了。因為,這顆黑鈦湮滅彈是特制的精品,含量和威力都比千夜當年買到的那些普通版本要大得多。
  
  而且他還應該慶幸自己的運氣,戰甲、原力防御和堅實的肌體卡住了彈頭,這枚小東西沒有徹底炸裂開來,此刻只有三分之一的含量進入了身體。
  
  千夜再看了看傷口,揮動吸血刃,一片片削去已經腐壞僵死的肌肉,直至露出骨頭。胸口傷處一片焦黑,也有不少壞死的部分。千夜刀鋒劃過,將骨骼表面壞死部分一一刮掉。好不容易作完這些,他已經是滿頭冷汗,身體虛弱之極。
  
  千夜向后靠去,幾乎要完全倒在地面上。起伏的胸膛牽動著傷口,讓他經受一**痛苦的洗禮。然而現在,他卻覺得痛得很舒服。
  
  體內的燒灼感并未隨著子彈取出而減弱,仍在以傷處為源頭,向著四肢百骸不斷流動。這并不是身體的錯覺,而是確實在流動。那是已經滲入肌體的黑鈦不斷在身體里逐漸蔓延。
  
  被黑鈦湮滅彈打傷后,傷口大小不是最重要的,僅滲進體內的黑鈦就足以將大多數人置于死地。這種可以湮滅生機的物質,流淌到哪里,就會對哪里的生命體進行完全滅絕式的毀壞。普通人甚至無需接觸,只在沒用特殊方法封存的黑鈦附近停留一會兒,就會生機滅絕。
  
  對人類戰將而言,則可能掙扎一周甚至更久。但是這種掙扎全無意義,沒有藥物能夠中和黑鈦,黎明原力的壓制效果又不夠好,而被浸染過的肌體內臟會受到不可逆轉的破壞。
  
  因此大部分人只能選擇爆發原力漩渦以阻止黑鈦在體內的蔓延,用戰力受到永久損傷的代價來保命,但就這樣,也不是每次都能控制住傷勢。
  
  在過往戰史中,有不少帝國戰將身中黑鈦湮滅彈后,一旦控制不住傷勢,往往會選擇自殺,或是和敵人同歸于盡。那種漫長而痛苦的死亡,那種看著自己身體一寸寸毀壞的無力感覺,很少有人愿意承受。
  
  千夜忽然自嘲地笑了笑。
  
  人類帝國也有類似的武器,煉銀烈陽彈就是其中之一,甚至還有威力在它之上的特殊彈藥。不過那些武備都生產極為困難,把持在帝室和門閥世家手中,輕易難得見到一顆。
  
  在過往的戰斗中,千夜不止一次看到過被破魔秘銀彈,或者是煉銀烈陽彈打中的黑暗種族在痛苦中死去,其中不少還是從他手中的槍口發射出去的。那些黑暗種族中彈傷口全都是一片焦黑,如同被烈火燒過。
  
  而現在,輪到千夜自己嘗嘗這種味道了。
  
  最痛的地方,卻是在于這顆特殊版本的黑鈦湮滅彈,是她親手射出的。子彈出膛的瞬間,落點是他的眉心。千夜忍不住會想,真若命中,也就沒有現在的痛苦了。
  
  “我這是還不死心嗎?”回想著生死一瞬間本能的閃避,千夜又是自嘲地笑笑。
  
  他摸出一根煙,在里面加了一滴軍用興奮劑,點燃,深深吸了一口,也不管是否會引來敵人。
  
  那種熟悉的味道,把千夜拉回到燈塔小鎮的日子。那時的他,每日都要在血毒的折磨下掙扎。其實,當時千夜的處境遠比現在更加絕望,可是他卻活得極為頑強,只為了一點點渺茫希望。
  
  千夜默默地抽著煙,看著那點星火漸漸將煙卷化為煙灰。
  
  砰的一聲,千夜忽然將后腦用力砸在身后洞壁上!這一下如此用力,頓時將堅硬的巖石砸出一個深坑,龜裂幾乎布滿了整面墻壁。
  
  血順著后頸流下,很是溫熱滑膩。
  
  千夜雙眼深處,卻重新燃起了火。他挾著煙,看著閃爍的星火燒到盡頭,燎著手指,直到熄滅。身體上的痛,就象特效的興奮劑,反而讓他清醒。
  
  沒有了女人,他還有朋友,還有親如家人的兄弟,或許還有不知遠近的血親。而在永夜大陸,有不止一個人等著他平安歸去。
  
  外面的通道突然傳來斷斷續續跑動聲,還可以聽到時輕時重的呼吸,煙的味道還是引來了兇獸。那是一頭野豬大小的陸行獸,一邊嗅著,一邊走進石室。它剛剛心有警覺,忽然間就離地而起,數百公斤的沉重身軀被千夜一把拎起,一口咬住它的咽喉!
  
  滾熱的鮮血不斷涌入千夜的胃中,味道腥而苦澀。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用這么原始的方式吸血了,可或許正因如此,激活了古老血脈中隱含的暴虐嗜血。
  
  第一口熱血入腹的那刻,千夜血氣沸騰,血核強力脈動,竟是直接進入了沸血狀態!
  
  一縷縷仿佛帶著火焰的燃金之血從血核中涌出,迅速沖向身體軀干的每一個角落。黑鈦帶來的燒灼感頓時減弱,蔓延速度也大幅減小。
  
  黑鈦對黎明一側的生物有極強殺傷力,但對永夜一側生物的效果就相對差得多。千夜的燃金之血,論品質在永夜整個陣營中也位于相當高的位置,此刻正把他的身體作為戰場,和黑鈦不斷纏戰廝殺,一點點蠶食著這些外來的入侵者。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