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61 這不變的愛(一百七十層加更)

閃光和爆炸瞬間充斥了整個溶洞,在刺目的光芒下整個世界變成了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見,只能聽見連綿不斷的爆炸聲和槍聲。千夜和夜瞳在這地獄般的環境中都在高移動,可是彼此的原力彈卻如長了眼睛,穿透硝煙烈火,不斷飛來。
  
  此刻雙方都憑本能在戰斗,若是任何一方稍微弱點,瞬間就會被對手狂暴的攻擊撕碎。
  
  激戰轉眼結束,兩人各自尋了藏身地,背靠石壁休息,等待下一次戰機。
  
  當連綿不斷的爆炸稍歇,千夜和夜瞳同時現了對方的存在。兩人之間,只隔著一塊巨石,他們各自靠在巨石的一邊。
  
  不約而同的,溶洞中響起卡卡嚓嚓的金屬碰撞聲,兩人如有默契,同時開始更換裝備。戰至此刻,在巨獸意志無所不在的壓制下,他們剩余的力量只能支持最后一次決戰。
  
  片刻之后,溶洞中忽然安靜,所有的聲音都已消失。只有洞穹頂上的遠古精華,默默將蘊含著虛空之秘的光暉灑下,同時照在兩人身上。
  
  這一刻,似乎心有靈犀,千夜和夜瞳同時躍出,也同時看到了對方。
  
  兩人之間,還不到十米。這塊巨石的厚度,也還不到十米。
  
  但這短短的距離,卻有著陣營和血仇,恍若深不見底的6緣鴻溝,仿佛永難跨越。
  
  千夜看著她,她也在看著千夜,兩人眼中都有彼此,亦都平靜深沉,好像沒有波瀾的大湖。只有彼此身影,不斷倒映,形成深邃通道,無有盡頭。
  
  千夜赤著上身,腹間纏繞的繃帶上有一灘殷紅血漬,正不斷擴大。他手中只有東岳,但是激戰至今,這把凡鐵般的重劍才是真正蘇醒,劍鋒上光芒吞吐不定,只是看著它,都會感覺到那如山巒般沉重的壓力。
  
  而夜瞳則拋下了雙槍和佩劍,手中是那把一直背在身后的狙擊槍。這把長度驚人的狙擊槍并不是近戰利器,但在這種距離上,只要打得出去,只要能夠命中,其威力就是驚天動地,已經不需要第二槍了。
  
  相隔數米,千夜也能感覺到肌膚上傳來絲絲針刺般的感覺。那是黑鈦獨有的強大輻射,顯然夜瞳在狙擊槍中裝填的,又是一顆加強版的黑鈦湮滅彈。
  
  千夜閉上雙眼,感受著撲面而來的死亡氣息,再張開眼睛時,瞳孔中已沒有了任何情感,只有死寂冰冷的深藍。藍色中雖然有夜瞳的身影,但那只是個影子,黑與白構成的剪影。
  
  “來吧,最后一次,生或者死。”千夜簡單地說。
  
  “死的只會是你。”夜瞳慢慢平端狙擊槍,槍口指向千夜的眉心。
  
  千夜眉心處的肌膚不斷跳動,那是被強大殺機所激而致。千夜的真實視野中無數線條在跳動著,最后都匯聚成一把直指眉心的死亡之鋒,就像看到了趙君度“必中”的感覺。
  
  顯然夜瞳已經動某種秘法,這一槍轟出,有自行校準的效果,也就是說無論千夜如何閃避,子彈的落點都是他的眉心。惟有以越子彈威力的力量防御,方有一線生機。
  
  可是此時此刻,千夜最不想做的,就是防御。
  
  他手腕一振,東岳清吟,騰上半空,在千夜頭頂驟然凝停,劍鋒絲毫不動。氣勢徐徐提升,身周隱現大海波濤之音。
  
  千夜只覺自己意識不間斷提升,甚至有種沖破世界壁壘,飛入虛空的感覺。屬于天鬼的記憶片段,在這生死關頭的刺激下,終于與千夜真正融為一體,成為他感悟的一部分。
  
  隨著對虛空原力的領悟漸漸加深,千夜的氣勢漸漸變得更大寬廣深遠,大海波濤涌動越來越響,漸成潮汐之音。
  
  千夜左手緩緩抬起,也已握上了劍柄,雙手持劍,凝立不動,甚至閉上了眼睛。
  
  但此劍若出,必有山海之威!
  
  溶洞中一片寂靜,再也沒有任何聲音。在兩人對峙的強大氣機下,任何生命都必蟄伏,不敢燥動。就連環境中的原力也停止了流動。
  
  只有遠古精華依舊在靜靜地拋灑著光、熱和虛空原力。它忽然波動了一下,出噼啪輕響,好像篝火堆中打了小小的火花。
  
  這個聲音打破了寂靜,也牽動了兩人之間的氣機。
  
  夜瞳雙瞳中光芒一熾,用力扣下扳機。而千夜則是一記聲震九宵的斷喝,一步跨到夜瞳面前,東岳挾無邊威勢,當頭斬下!
  
  這一劍甚至說不上快,然而卻重到了無從閃避,無可抵擋。夜瞳手中的狙擊槍槍口甚至快要觸到千夜的眉心。
  
  槍機終于走到了盡頭
  
  世界忽然再次寂靜,東岳也凝停于半途,惟有嗒的一聲輕響,在空曠溶洞中回蕩。那是槍機空撞的聲音。
  
  不知過了多久,千夜始終沒有等來那聲槍響。
  
  當他緩緩張開雙眼的時候,看到夜瞳正怔怔地看著他。
  
  “開槍啊!為什么不開槍!”千夜怒吼。
  
  夜瞳托著槍身的手在顫抖,五指一一張開,一顆通體幽黑的子彈從手心中滑出,落在地上。
  
  這就是那顆子彈,讓千夜真切感受到死亡威脅的子彈。她將這顆子彈握在手里,槍膛中卻是空的。
  
  千夜忽然感覺一陣眩暈,身上驟然無力,差點握不住東岳。原本凝停在半空的東岳轟然落下,深深插進地面。
  
  一種說不出的怒氣和后怕涌上心頭,千夜一把抓住夜瞳的衣領,把她提到自己面前,用盡全力吼道:“你在干什么?找死嗎?”
  
  夜瞳聲音依然平靜,“你不也一樣?”
  
  千夜剛想說什么,夜瞳忽然撲進他的懷里,用自己的唇封住了他的嘴。
  
  這一刻,兩個人的心都是一片空白。
  
  不知過了多久,兩個人才稍稍分開,象上了岸的魚一樣大口喘著氣。可是他們的目光卻在四處游移,就是不敢看對方,只有四臂緊緊糾纏環抱在一起,緊得幾乎窒息。
  
  最后還是夜瞳先開口:“你那一劍為什么不落下?”
  
  “你不也沒有把子彈裝進槍膛嗎?”
  
  到了這里,已經不必再說什么了,生死剎那的抉擇,讓他們都明了了彼此的心意。
  
  夜瞳忽然啊了一聲,用力從千夜懷里掙脫出來。千夜一怔,有些蠻橫地伸手一摟,就要把她再抱回懷里。
  
  夜瞳狠狠瞪了千夜一眼,道:“別鬧!正事還沒辦完呢!”
  
  她站了起來,躍上穹頂,伸手把遠古精華碎片抓了下來,又落回到千夜身邊。
  
  “把它吸收了,現在!”
  
  下意識地接過遠古精華碎片,千夜卻沒有動,而是望向夜瞳。
  
  還不等他說什么,夜瞳即道:“不用看我,我的狀態比你看到的還要好得多。這東西已經對我沒有用了。”
  
  千夜想了想,倒確實是如此。給夜瞳治療的時候,千夜就知道了她的血氣品階極高。而且血族中王女封銜的給予有著嚴格的規定,惟有望晉階親王的后裔才能夠使用這個稱呼。
  
  夜瞳本身血脈就足夠強大,傷勢又被千夜的兩滴源血治好,也就是說,她將來肯定能夠達到公爵的位階,那么這塊遠古精華碎片對她的用處就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千夜猶豫了一下,說:“我也不是很需要這個,不過我的兄弟應該能夠用得上”
  
  可是夜瞳伸手掩住了千夜的口,不容他再說下去。她直視著千夜的眼睛,很是認真地說:“這塊遠古精華碎片是我拿到的,也就是我的。你會跟我爭嗎?”
  
  千夜搖了搖頭。
  
  夜瞳當即道:“那好!它就是我的了,怎么用由我說了算。你把它吸收掉,現在!立刻!”
  
  認真起來的夜瞳,不光很有壓迫感,甚至又開始展露殺氣。
  
  千夜挪開她的手,有些無奈地說:“我真是覺得,用在我身上,可能揮不出這塊遠古精華全部的效用。”
  
  太玄兵伐決和天鬼分身余燼都給他帶來了虛空原力的知識,而宋氏古卷更是博大晦澀,能夠突破普通修煉途中的瓶頸。那晚在宋子寧的提醒下,千夜又看到了新的篇章,很可能是玄曜兩篇之后的道路,這些東西他都來不及修煉和融匯貫通,再加上遠古精華碎片確實意義不大。
  
  然而夜瞳卻不肯讓步,她看著千夜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千夜,我是個女人,眼中就只有你,管不了你的什么兄弟朋友。既然這塊遠古精華碎片是我的,那我只給你用。你若是不用,我立刻就毀了它!”
  
  話已至此,千夜也惟有舉手投降:“好,我用,這總可以了吧?”
  
  夜瞳毫不放松,把遠古精華碎片塞到千夜手里,說:“現在就用,我給你守著。”
  
  夜瞳起身,取回原本拋下的武器,重新裝備整齊,然后把狙擊槍提在手中。這一次,她把那顆幽黑的子彈壓進了槍膛。
  
  千夜雙手捧著遠古精華碎片,感受著它的波動,隨之慢慢調整身體狀態。有了吸收天鬼分身余燼的經驗后,他已經知道要盡量保持清醒才能在接受強大力量沖擊的時候,不至于迷失。
  
  ps:終于蛋糕的頂峰就在眼前!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