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72 前鋒

“人類還在增兵,現在他們的地面兵力已有相當大的優勢。他們這是要干什么,難道真的是要打一場全面戰爭?”洛克薩道。
  
  梅丹佐緩緩道:“也許他們在巨獸之眠中現了什么了不起的東西也說不定。”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要停止一切撤退行動,再把已經撤退的部落給召回來。”
  
  梅丹佐搖頭道:“已經撤走的就算了。最先走的那一批說不定已經快到上層大6了。我們手上的兵力也還不少,又有我們在這里,那些人類能夠玩出什么花樣來?就算他們有什么陰謀,莉莉絲陛下也會在第一時間趕到。”
  
  洛克薩臉色陰沉,說:“人類一向以狡詐著稱,我們能夠想到的事,他們自然也會有所準備。就怕到時候出了什么意外,莉莉絲陛下可能來不及趕回。”
  
  梅丹佐當即冷笑:“以偉大夜之女王的威能,什么樣的陰謀能在她面前起作用?”
  
  洛克薩意味深長地說:“那可真不一定!”
  
  梅丹佐臉色頓時一沉,卻并沒有作,只是冰冷地看了洛克薩一眼。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意味著無光君王真正的憤怒。然而他的憤怒看來并不能震懾洛克薩,蛛魔督軍眉目不動,依舊看著對面帝國大營,若有所思。
  
  帝國中軍大營僅供高級軍官使用的飛艇起降場上,兩架黑色的小型浮空艇已經做好了起飛準備,它們體型雖小,可流線型外表,恍若金屬質地的黑色風帆,一看就性能卓越。尤其醒目的是艇身上的云圖徽記,那是近衛軍雷騎衛的坐艦。
  
  此刻整個飛艇起降場連同周圍通道全部處于戒嚴狀態,在場的只有雷騎衛,就連張伯謙的“鐵衣軍團”都不得入內。
  
  林熙棠從連接主帳的獨立通道走出來,一身寬袍大袖,銀在風中飛舞,已有幾分不入凡俗的空靈味道。顧拓海陪著林熙棠一同登上浮空船,并肩站在舷窗前,而張伯謙至始至終不曾出現。
  
  浮空船徐徐升空,穩得如覆平地。隨著高度不斷攀升,漸漸的不光是帝國大營,就連巨獸之眠都收于眼底,巨獸之眠對面的永夜大營也隱約可見。
  
  顧拓海一臉憂愁,忽然嘆道:“只希望這次能夠一切順利,不要再出什么亂子。”
  
  林熙棠淡淡一笑,道:“此次乃是堂堂陽謀,他們就算有所猜測,但也決對不會相信,到時一定會入我之局。到了那時,時局就掌于帝國之手了。”
  
  顧拓海卻不見高興,依舊愁眉苦臉地道:“就算如此,可你那局又困不死她,總有破局而出的時候。”
  
  林熙棠顯得胸有成竹:“待得她破局而出,一切就已晚了。”
  
  顧拓海頓足道:“唉!我說的不是這個,此局一破,你豈會不受影響?”
  
  “些許小事,不必掛懷。”
  
  顧拓海眼睛一瞪,道:“和夜之女王牽上關系,豈有小事?”
  
  林熙棠笑而不答,浮空艇繼續升空,而后迅遠去。
  
  千夜此刻正站在趙閥營地中,要去見趙玄極。他忽然抬頭,看到張伯謙的中軍處有兩艘浮空艇升空,以遠程狙擊手的目力,一眼隱約瞥見云圖徽記。
  
  千夜心中微微一動,雖然旁人都以為青陽王主帳里那些雷騎衛只是起到代表帝室的儀仗作用,可宋子寧是見過林熙棠的,這支帝王近衛更多應該是來保護那位帝國元帥。想起那個人千夜心中嘆息一聲,繼續向前,隨著親衛走進趙玄極的指揮大帳。
  
  一見千夜,趙玄極就從案后起身,問道:“事情處理得如何?”
  
  “都處理完了,所以回來復命。”
  
  趙玄極點了點頭,說:“你回來得正好,我正有一事難以決斷。我趙閥目前有私軍一萬,另有一支浮空分艦隊。浮空艦隊由帝國統一指揮調配,先不去說它。其余私軍大抵以千人為一營,分為前鋒、野戰、機動三種類型。目前君度統領一營機動,君弘執掌野戰一營,本公自領五營。只是目前還有三營沒有合適統帥,不知你是否有意執掌一營?”
  
  千夜沒有立刻答應,而是問:“這次為何我們都要隨軍行動?”
  
  大型戰場上的戰術與小型戰役完全不同,一般而言,達到十萬人以上的戰事,就有嚴格的強者戰和陣地戰的區別。
  
  如千夜、趙君度這等有遠程狙擊能力,并且個人戰力明顯有優勢的戰將,大多會在戰場上自行游走,選擇戰機,無論輔助大部隊攻擊還是執行斬戰術,甚至給更高層次的強者創造機會,這樣才能充分揮他們的戰力。
  
  而只有趙君弘、宋子寧這等智將才會帶兵。這次連趙君度都要親自帶一營人在身邊,顯然此役非同尋常。
  
  “問得好,此戰確是和以往不同。”趙玄極走到掛在墻壁上的軍用地圖前,伸手一指,并劃出一道行軍路線。千夜頓時吃了一驚,因為趙玄極所指,帝國兵鋒所向,正是永夜議會大營!
  
  “如你所見,此役目標,正是永夜議會的大營。帝國大軍將傾巢而出,直到將所有黑暗聯軍都逐出巨獸之眠,方會罷休。此次雙方會投入所有兵力,兇險程度遠過以往,伯謙大帥亦會出戰。你等各領一部,一是起中流砥柱之用,二也是置身大軍之中,可以防備意外。”
  
  趙玄極一番解說,千夜就明白了,他們置身軍中,可以防止撞上對方侯爵甚至公爵級強者,被順手擊殺。
  
  這等規模大戰,局勢瞬息萬變,場面混亂之極,雙方強者縱橫來去,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生。即使他們都是才華橫溢的年輕天才,畢竟原力等級不夠,也很有可能枉死。一旦戰死,那什么天才都成昨日黃花。
  
  千夜略一思索,即道:“我愿意統領前鋒營。”
  
  這次輪到趙玄極一怔:“前鋒營?你可確定?”
  
  前鋒營擔負攻堅重任,在這等大戰中是最苦最累,也是最危險的部隊。一般編為前鋒營的除了真正的精銳,就是戴罪立功的軍人,甚至是由炮灰組成。
  
  統領前鋒營的將軍,要么就是沒有身份背/景,也沒了晉升潛力的人。要么則是真正的野心家和瘋狂的投機分子,看中的是前鋒營冠絕全軍的軍功,務求一戰成名。
  
  千夜此刻已被趙閥視為核心培養,放到前鋒營卻有些不妥當了。
  
  趙玄極沉吟著,道:“千夜,你的戰斗風格倒也適合前鋒營,但是從長遠計,本公倒是覺得野戰營更適合你。聽說你也有一手不錯的狙殺技術,那么機動支援營也不錯。”
  
  “就是前鋒營,請國公成全!”千夜一揖到地。
  
  趙玄極雙眉緊皺,片刻后方才舒展,道:“也罷,年輕人有沖勁,我也不能強行阻止。既然你如此要求,本公就答應了你。從現在起,本公許你進入我趙閥軍備庫,提取一切所需之物。大戰隨時可起,及早做好準備。”
  
  “多謝國公!”千夜謝過趙玄極,就去自行準備。
  
  趙閥不愧是高門大閥,底蘊深厚,在營地中設立的臨時武庫規模不小,里面更是看到不少達到六級的上品槍械。千夜選了一把六級的狙擊槍,一支六級突擊步槍,一把多用途軍刀,再挑了一套五級護甲,配齊相應的彈藥,才出了武庫。
  
  此刻的千夜簡直武裝到了牙齒,全身上下的護甲裝備怕有數百公斤。可是千夜卻行若無事,輕松走向自己的營房,看得幫他抬裝備出來的趙閥戰士們都暗自咋舌。用慣了東岳,千夜對這點重量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回去不久,千夜就得到了統領前鋒營的正式任命。此次趙閥私軍的前鋒營共有兩個,每營千人。其中一營由千夜統領,另一營則是由趙閥分支的一名戰將統領。
  
  接到命令,千夜就決定去自己的前鋒營看看。
  
  前鋒營營地在趙閥營地一角,兩個營相鄰,駐扎在一起。一輛越野車載著千夜一直開到前鋒營門口停下。千夜從越野車上跳下,還在營門外就聽到里面熱鬧異常,不斷傳來吆喝笑罵聲,看來里面的戰士們正在演武。
  
  送他過來的少校從駕駛室探出頭,對千夜道:“千夜大人,就是這里了,祝您好運!”
  
  說完,少校就駕車離去。他最后一句話明顯別有所指,不過千夜卻沒有放在心上,走向前鋒營,給守門衛兵出示了趙玄極簽的軍令。
  
  那兩名衛兵看著千夜的目光頓時變得有些古怪,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其中一名衛名即刻領著千夜入營,只是他的恭敬態度實在是太做作了,一點誠意都沒有。
  
  千夜隨著衛兵入營,只見營中小操場一角修著一塊格斗場,場內鋪著沙,兩個戰士正赤著上身,在里面較量格斗搏擊。這兩名戰士實力不俗,打得難解難分,而那戰技威猛之余招式也很漂亮,應該是趙閥的中上品秘技。旁邊數百名圍觀戰士大聲叫好,更有人紛紛下注,押其中一方。
  
  格斗場旁,站著一名虎背熊腰的大漢,滿臉胡茬,根根硬如鋼針。他雙臂環抱,正饒有興味地看著格斗。當千夜靠近操場時,那名大漢似有所覺,抬頭向千夜望了一眼,眼神忽然間變得凌厲起來。
  
  千夜雙眉一皺,不明白這大漢為什么突然對自己有了敵意,他明顯是認出千夜后才會如此。營地中的趙閥私軍大都是后來從西6調來,但也有數百名參加過血戰的老兵。千夜相信,至少那些參加過血戰的趙閥戰士,不會無緣無故對自己的敵意如此強烈。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