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79 總攻

此刻永夜大營內處處燃著大火,戰線迅向中央推動。沖在最前的部隊已經距離那座巍峨城堡只有數百米。在這個距離上,射程稍遠一些的狙擊槍都可以射到城堡主樓了。
  
  千夜率領趙閥前鋒營,迅猛突擊,此刻也距離城堡不遠。一路突擊異常順利,根本沒有遇到過幾次象樣的抵抗。但是突擊途中,千夜至少看到三撥原地休整的帝國部隊,傷員遍地,已是疲不能戰,可見之前一路上打得非常艱苦。
  
  不知是巧合還是別的原因,這些按照計劃沖在千夜前面的部隊,一路突擊,但恰好在城堡下失去了前進的能力。
  
  千夜來不及停留,繼續向前,直到距離城堡只有三百米時,才命令身后戰士尋找戰位,準備進攻。
  
  戰前各指揮官收到的軍令上都將敵方陣線的重要地點標注清楚,其中這座黑暗大君入駐的城堡是黑暗大軍的指揮中樞,整個永夜大營的標志。這里被攻陷,整場地面戰爭才算是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千夜望著處處彌漫黑霧血氣,如同無底深淵般的古堡,心中一動,就欲沖出。但是他剛要邁步,想起身后還有一千多名戰士,如果沒有千夜這樣的強者作為支撐,兩營前鋒戰士在這種戰場上遇到永夜強者,就是被屠殺的份。而永夜大軍損兵折將到現在,還活下來的無一不是強者。
  
  千夜決定再觀察,尋找更好的時機。就在這時,側方又沖出一支部隊,同樣是大約千余人的樣子,身上是張閥的標記。為一名將軍,就是千夜在上一場戰斗時救過的那人。
  
  那名張閥將軍也看到了千夜,當即一喜,借助地型掩護來到千夜身邊,“真巧,沒想到在這里又碰到你。剛剛還沒來得及好好謝你,我叫張世鐸。”
  
  “我是千夜。”千夜伸手和張世鐸握了握
  
  張世鐸向前方匍匐在夜色中恍若兇獸的城堡望了一眼,說:“這個地方很難搞,一起干吧?”
  
  “好。”
  
  張世鐸剛要說話,忽然一陣呼嘯聲響起,他頭一低,一顆原力彈幾乎擦著頭皮掠過。張世鐸騰地彈起升到半空,舉槍就是一陣掃射,城墻上頓時傳來一聲慘叫,一名射手栽了下來。
  
  張世鐸再度伏低,罵了句粗口,才和千夜商議進攻細節。
  
  “千夜老弟,我看你手下的弟兄們大多擅長近身戰,而我這邊狙擊手很多,不如這樣,我為你們提供掩護,你們先上去占住一塊陣地,然后我的人再登樓。看到那個角上的塔樓沒有,只要讓我上到那里,就能壓住小半個城堡的黑血雜種。”
  
  張世鐸年近四十,戰斗經驗十分豐富,轉眼間就布置得井井有條。他是一名十二級戰將,擅長中程狙擊,尤其是攻堅戰,能用一把原力突擊步槍打出重炮的效果。一名十二級的狙擊手,如果讓他占據制高點,將會對整個戰局產生影響。
  
  千夜向城堡西北角的哨塔望了一眼,在真實視野中,那里有一團濃郁深沉的黑暗,顯然藏有一名非同一般的高手。
  
  千夜略一思索,就道:“哨塔里有個強者,不過沒關系,我去干掉他。”
  
  “強者?”張世鐸打開彈盒,竟一口氣拿出三顆烈陽彈,全部壓入他那支明顯也是七級定制的突擊步槍里,然后拍了拍槍身,說:“用不著拼命,你只要把他逼出來就行。一百米內,他躲不開我的子彈。”
  
  千夜看著那支步槍,不免有些肉痛,說:“三顆烈陽彈?有點太浪費了吧?不過是個三等伯爵而已。”
  
  張世鐸呵呵一笑,說:“老弟,你還年輕。子彈這東西就是拿來用的,到死了的時候還沒用出去,那才叫浪費。”說著在千夜肩上用力一拍,道:“記住,把人引出來,不要拼命。”
  
  千夜聞言笑了笑。
  
  此刻6續有帝國部隊抵達附近戰線,也有部隊向城堡后方迂回。在東側,已經響起激烈的槍炮聲,不知是哪支帝國部隊,明顯立功心切,不等其它部隊全部抵達戰位,已經率先起攻擊。
  
  千夜心中一動,側耳傾聽那邊傳來的聲音。
  
  張世鐸也凝神細聽,隨即說:“打得真猛,這就沖到城墻上去了!”
  
  在千夜耳中,幾支原力槍的聲線格外清晰,甚至壓倒了戰場上所有其它聲音,包括殘存的重火力。那是虛空原力引的獨有聲線,即使十二級的張世鐸聽不出來,但是吸收了天鬼余燼和遠古精華的千夜,卻對虛空原力異常敏感。
  
  隨手射擊都能夠動用虛空原力,顯然絕非普通強者。然而糟糕的是,他們都是使用黑暗原力的人,也即是說,是永夜一方的強者。
  
  千夜吐了口氣,說:“那邊要輸了。”
  
  張世鐸一怔,道:“輸?怎么可能會這么快?”
  
  他話音未落,城堡另一側傳來的廝殺聲嘎然而止。顯然,沖上城墻的帝國戰士已經兇多吉少。戰場上的氣氛驟然變得有些微妙,一些原本蠢蠢欲動的帝國部隊頓時變得小心謹慎,不敢妄動。
  
  千夜眼中殺氣一閃,正要騰身而起,卻被張世鐸一把拉住。他對千夜搖了搖頭,說:“等火力支援。”
  
  “火力支援?”千夜還沒有經歷過如此大規模的戰爭,既然久經沙場的張世鐸這樣說了,他就決定等一等。
  
  沒過多久,重炮炮彈就呼嘯而來,打破了城堡周圍的沉寂。上空頓時響起連綿不絕的爆裂聲,顆顆炮彈都被攔截,凌空爆炸。
  
  帝國的重炮并沒有因為這點挫折而停歇,反而轟擊得更加猛烈,到后來足有數百門重炮齊射。看來帝國后方火力支援部隊已經把射程近的移動式重炮運了上來,才能集結起這么多重炮轟擊。
  
  空中又響起引擎轟鳴,數艘浮空炮艇開到城堡上空,準備居高臨下轟炸。就在這時,城堡上空突然出現一層火網,隨后快向天空飛去,瞬間就掠過一艘浮空炮艇!
  
  那艘浮空炮艇猛然噴出數道火舌,隨即燃成一個火球,緩緩墜向大地。浮空艇上跳下來幾個火人,凄厲慘叫撕破夜空,然后嘎然而止。可是還有更多艇員連跳出來的機會都沒有。
  
  浮空艇的殘骸一頭栽下大地,連續爆炸,轟鳴聲連綿不斷。城堡上空,又出現一張火網,再次以不可思議的度撲上一艘浮空戰艦,同樣將它變成一個燃燒的火球!
  
  帝國浮空戰艦看到勢不可為,紛紛掉頭,試圖逃離城堡火力范圍。可是火網再次出現,將度最慢的數艘浮空戰艦全部變成引爆,這才重新歸于寂靜。
  
  那火網不像槍炮,應該是某種強者打出的秘法,威力大得異乎尋常,就連浮空戰艦也擋不下它的一擊。假如這張火網是對著千夜這些地面部隊而來,那么兩個前鋒營加在一起,也未必能夠有十個人活下來。
  
  這個時候,才顯出張世鐸的老辣之處。如果千夜剛剛沖動,貿然進攻,撞上火網的后果就是全軍覆沒。
  
  那火網一擊就能潰散浮空戰艦的防御,恐怕操控的強者至少是實力侯爵。這種級別的強者,已經無法用普通戰士以數量堆死了。如果沒有相當的強者牽制,那他屠戮之后,還可以從容撤走。
  
  千夜皺眉,慢慢握緊東岳。城堡中那強者雖然厲害,然而這是戰場,講究的是群狼戰術,千夜雖然遠不是他的對手,但自忖可以參與圍攻。
  
  張世鐸再次拉住千夜,“別沖動,軍中有專門強者負責應對。”
  
  千夜按下戰意,繼續等候。
  
  這時帝國重炮轟擊更加猛烈了,似乎要將怒火泄出來。城堡內永夜守軍明顯攔截得開始吃力。就在這時,火網再次出現,但是沒有移動,而是凝停在半空,將大半個城堡護在其下。
  
  重炮炮彈一穿過火網,立刻就會爆炸。那些從火網邊緣掠過的炮彈,還不到總數的十分之一,輕松就被攔截。
  
  但是帝國重炮持續不斷轟擊,持續了整整一刻鐘都未停歇,顯然是在消耗那個永夜強者原力。就在千夜都有些以為炮火永遠都不會停止時,炮聲忽然停了,隨即代表著全面進攻的高亢軍號響起。
  
  聽到進攻軍號,早已按捺不住的千夜立刻躍出掩體,如幽靈般向城堡奔去。張世鐸也隨著起身,拔出一把特制短/槍,連射數槍。這把短/槍射出的都是曳光彈,數道明亮光華分別射在哨塔和城墻上的幾處明暗火力點上。
  
  這幾槍是作了標記,張閥戰士立刻開火,無數火流分別射向張世鐸標記出的位置,準得驚人。那些火力點頓時一大半被打得啞火,其余的也都被徹底壓制。趙閥前鋒營的戰士看到戰機,全沖向城堡。他們也并不是一味沖鋒,而是交錯掩護,在移動同時保持著強大火力。
  
  千夜直沖哨塔,他的目標就是里面那名隱藏強者。接近城堡后,千夜就不再掩飾自己氣息,殺機直接鎖定了對手。
  
  哨塔內,是翻滾的黑暗。在黑暗深處,有個端坐的身影。他緩緩張開雙眼,露出一雙琥珀色的眼瞳,用沙啞的聲音自語:“只有十級的小家伙嗎?還真是有不怕死的啊!”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