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85 并肩戰斗

千夜上前一步,站到了面對朱利奧的最前方,比趙君度和李狂瀾都超前半步。
  
  “千夜,回來。”趙君度碧空刃橫擺,吐出一米長的青色光芒凝成實體,攔向千夜。
  
  千夜抬手,輕輕按住碧空刃的刀鋒,“這是我最適合的戰位。”
  
  如果千夜等級不是差得太多,對手不是朱利奧的話,他這句話倒是沒錯。三人中千夜的身體防御強悍程度遠在趙君度和李狂瀾之上,加上他大海領域和東岳重劍的特性,正面對敵是最合適的人選。但現在誰都不認為他能接下朱利奧全力一擊。
  
  趙君度握住碧空刃的手一動不動,其上青色光芒忽明忽暗,沉聲道:“退后。”
  
  李狂瀾則是挑了挑眉,對千夜說:“我可再沒有鏡水滌生了,小家伙,悠著點,這次死了可就是真死了。”
  
  千夜點頭道:“我知道。”他雙手緩緩舉起東岳,太玄兵伐決開始在體內轉動,數息間就隱隱傳出潮音如雷。
  
  啪啪啪,朱利奧輕輕鼓掌,贊道:“不錯,有天賦,有膽量,連我都有些不忍心這么快就把你殺掉了。”
  
  千夜平靜的說:“就怕你殺不掉。”
  
  朱利奧將手套摘下,“是嗎,我也很擔心。”
  
  就在此刻,趙君度身周紫火突然燃燒,八道火柱繞身,幾乎緊貼住身體飛旋。一個朱利奧的虛影出現在趙君度右側,右手成爪,和紫火一觸,才緩緩收了回去。他隨即扭曲消散,竟然真的只是一個虛影。朱利奧仍然站在原地,似乎動都沒有動過。
  
  李狂瀾正站在趙君度右邊,已是臉色微變,他剛剛根本沒有覺察到朱利奧發動了攻擊。這一擊還好是對著趙君度去的,如果目標是他,肯定不會像趙君度應對得這樣從容。
  
  “裝神弄鬼!”李狂瀾隨即一聲冷哼,寒月籠沙飛起,一點水藍光華射向朱利奧眉心。他這一劍干脆利落,甚至看不出附加了什么特別攻擊,不過對他的劍道來說,出手聲勢越小,反而威力越大。
  
  朱利奧只是抬起右手,擋在自己面前,仿佛要以身體硬擋李狂瀾的劍氣。當那點水藍光華射入時,朱利奧的右手瞬間變得透明,然后化為虛無。水藍劍氣一下子就好像失去攻擊目標,繞著朱利奧飛了數周,最后射入旁邊的墻壁,頃刻間將堅固石塊變成蔚藍色堅冰。
  
  朱利奧的右手再次出現,就像什么都不曾發生過。
  
  李狂瀾臉色再變,這一次他終于看出來了,朱利奧那并不是什么秘法,而只是在瞬間以不可思議的戰技將自己劍氣收束牽引,然后引向一旁。這說起來簡單,實際上想要牽引寒月籠沙的劍氣,實力和戰技有一點差了,就和找死無異。
  
  然而朱利奧做來輕描淡寫,容易得仿佛只是甩掉手上的水滴。
  
  由始至終,只有千夜沒有動。他不是不想動,而是不能動,朱利奧的一縷血氣,始終遙遙鎖定了他,只要稍露破綻,這道血氣就會閃電般飛射他的心臟。千夜有種奇怪的感覺,朱利奧似乎分了大半的心神集中在自己身上,這讓他更加不能妄動。
  
  在如此重壓之下,千夜很快額頭就滲出細細汗珠。這是件很奇怪的事,三人中千夜明顯是實力最低的那個,朱利奧沒有道理把大半注意力鎖定在他身上,除非知道他身懷原初之槍。不過既然千夜在幽國公這樣的高階神將面前都不露破綻,也不認為朱利奧能夠看破這個秘密。
  
  朱利奧也在望著千夜,不過從他的眼中看不出任何端倪。
  
  僵持只是片刻,朱利奧身邊突然浮現八根火柱,自出現之時,火焰就由紫轉青,百米范圍內原力波動立刻變得滯澀,就連眾人體內原力運轉也有一瞬艱難,隨即才輕松下來。
  
  這就是趙君度的八方封鎮,而他竟然能做到如此精確控制,不對領域范圍內的千夜和李狂瀾造成影響!當李狂瀾發現滯止的原力剎那恢復流暢時,不由出了一口氣,以他的武道造詣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大多數領域都不分敵我,所以越是高等級強者間的戰斗,越無法靠人數來彌補戰力差距。而一般也只有神將以上才有那個實力和操控力,把領域對己方戰友的影響壓到最低。趙君度才十二級就能做到,不愧是帝國年輕天才中的第一人。
  
  八方封鎮一出,朱利奧身上那種玄奧難明的感覺頓時少了大半,動作也不再那么難以捕捉。李狂瀾蹂身而上,寒月籠沙光芒吞吐不定,但不再放射凍氣,只將全部威力都集中于劍鋒上,把自己的速度優勢發揮到最大,圍著朱利奧如暴風驟雨般狂斬。
  
  千夜終于動了,他吐氣開聲,東岳高舉,然后毫無花巧地當頭斬下!劍鋒落處,就是朱利奧現在所站的位置,根本不管他是否會閃避,只是毫無雜念,傾盡全力,一劍斬下。
  
  東岳無聲無息地落地,大半劍身都沒入堅硬地面,似乎那些硬逾精鋼的巖石如同豆腐般柔軟。不出意外,東岳斬了個空,但是朱利奧卻沒有像開始那樣身影閃爍后又出現在原地,而是退后了兩步,避過東岳劍鋒。
  
  自開戰以來,這還是朱利奧第一次后退。他終于露出驚訝之色,看著千夜的眼神中還帶著欣賞和遺憾。
  
  見朱利奧后退,趙君度和李狂瀾都是精神一振,攻勢立刻變得更加狂猛。
  
  趙君度忽然后退,八方封鎮的覆蓋范圍則沒有絲毫改變。他站到外回廊的最邊緣處,碧色蒼穹在手,遠遠地瞄準了朱利奧。
  
  朱利奧臉色微微一變,眉心肌膚跳動不已,身影緊接著連續閃爍數次,眉心依舊在跳動,那種針刺般的感覺始終揮之不去。朱利奧知道這是被鎖定的感覺,然而讓他驚訝的是無論如何閃避,使用何等秘法,始終無法擺脫。這讓他心中浮起一個名詞:必中。
  
  必中是兩大陣營都可能擁有的能力,出現的概率和威力成反比。必中的可怕之處在于,能力者的力量越強,必中的威力也就越大。
  
  朱利奧認得出趙君度那把著名的碧色蒼穹,不管槍膛中是什么子彈,他都不愿意硬接。然而在必中這樣強大的能力面前,恐怕想不硬接也很難做到。
  
  當然必中也不是真的無解,只要朱利奧始終保持高速移動,就會讓趙君度的鎖定出現微小偏差,足以避開要害。然而想要在八方鎮鎖的領域中保持剛才那種高速移動,對血氣的消耗極大,縱然朱利奧身為實力侯爵,也支撐不了多久。
  
  對付碧色蒼穹的最佳辦法莫過于直接沖過去近身戰,可是有李狂瀾和千夜在旁邊,卻不會給朱利奧這樣的機會。
  
  李狂瀾把自己速度發揮到了極致,繞著朱利奧不斷飛奔,寒月籠沙帶起道道藍色光華,層層疊疊如緞帶向朱利奧繞去。而千夜的攻擊大開大合,東岳沉重如山,一劍劍斬出,每一記都逼迫朱利奧移動位置。朱利奧一動,就有跡可循,反而是他立于原地時,更加難以捉摸。
  
  就這樣,千夜、趙君度、李狂瀾三人或牽制,或強攻,或尋機絕殺,配合竟是天衣無縫,一時間和朱利奧戰了個旗鼓相當,誰都奈何不了誰。
  
  千夜和李狂瀾都沒有動用自己的領域,原力沖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只有趙君度的八方封鎮對朱利奧限制最大。以朱利奧那不可思議的速度和無比精湛的戰技,如果沒有絲毫限制,三人恐怕支撐不了多久。因此趙君度雖然沒有直接參戰,但始終維持著領域,消耗也不比千夜和李狂瀾小。
  
  不過誰都知道,這樣的局面只是暫時,隨著時間推移,帝國一方強者會源源不斷地到來,朱利奧如果不突圍,那么難逃敗亡之局。可是朱利奧始終顯得從容不迫,沒有絲毫緊張或是焦急之意,仿佛時間并不是站在帝國那邊。
  
  千夜越戰越是疑惑,卻不敢有片刻分神。朱利奧看似一直在防守,可一旦被他抓住漏洞反擊,必然威力恐怖。他們三人中等級最高的李狂瀾都差了他四級,稍有失誤,就算朱利奧強弩之末的一擊也未必能完好無損地接下來。
  
  再戰一會,朱里奧似是終于覺得八方封鎮的限制太大,一聲低吼,周圍百米內突然血氣彌漫,與趙君度的青氣糾纏在一起。
  
  兩種領域交鋒,明顯青氣略占上風,可血氣的數量遠在青氣之上,彼此消耗下,青氣勉強頂了一刻,就層層削弱稀薄,轉眼之間八方封鎮就搖搖欲墜。
  
  千夜忽然一聲叱呵,大海漩渦瞬間生成,狂猛霸道之極的大海之力頃刻覆蓋全場,將八方封鎮和朱利奧的血域一起沖散。擊碎兩種領域后,大海漩渦也只維持一瞬,就自行消散。千夜臉色頓時蒼白,越級的領域之戰對他來說消耗極大。
  
  三種領域剛剛消失,冰藍色凍氣立刻覆蓋全場,朱利奧剛剛提起的速度又慢了下來。李狂瀾看準時機出手,以自己的領域再次限制住了朱利奧,時機抓得無比精準。
  
  就在朱里奧動作放慢的瞬間,趙君度終于出手。
  
  碧色蒼穹一聲轟鳴,子彈劃出青色軌跡,幾乎是剛剛出膛就到了朱利奧的胸口!
  
  朱利奧反應再快,此刻也無法閃避,只能勉強挪開要害。他一聲悶哼,肩頭飆血,已經是受了傷。
  
  一槍出罷,趙君度也是氣息一落,然后再次抬起碧色蒼穹,又一次瞄準了朱利奧的血核。
  
  戰局再次回到僵持。
  
  這時眾人突然注意到城堡外的槍聲變得稀落,幾乎聽不見重火力的轟鳴聲了,遠方隱約有人聲快速接近,那是帝**隊的聲音。
  
  忽然朱利奧身后整面墻壁連同大門向里轟塌,露出空曠無人的頂層大廳。地板上出現數道向深處延伸的龜裂痕跡,附近的墻壁爬滿蛛網般裂縫,整層建筑已經在這場激烈的戰斗中搖搖欲墜。
  
  永夜遠方荒野上,立著一個嬌小的身影。那是一位宛若還未長成的少女,在她周圍,倒著上百具尸體,看服色全是帝國戰士,其中有數名將軍,竟然還有一名中將。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