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88 無妄之災

白凹凸靜靜站在原地,并沒有追擊,當娜娜的聲音從遠方傳來,她忽然全身一震,猛地吐出一口鮮血,臉上血色盡失。
  
  白凹凸也未做停留,轉身離去。看著她的背影,許多帝國強者都是一臉茫然,不知道剛剛的交手究竟是誰勝誰負。
  
  以娜娜的遠遁為標志,這場大戰終于降下了帷幕。隨著永夜大營陷落,黑暗強者們撤離,巨獸之眠也完全落入帝國掌控。
  
  帝國后續部隊陸續開入永夜大營,開始清理打掃戰場,千夜等激戰一晚的隊伍則撤向后方休整。
  
  千夜隨著趙君度收攏趙閥戰隊,回到營地就此分開。大戰剛剛結束,趙君度也已精疲力盡,沒再多說什么,只吩咐千夜好好恢復,就自回營帳閉關調整。
  
  千夜沒有修煉,他躺在床上看著帳頂,一點一點回想整個大戰的全過程。這是他第一次參加如此規模的戰役,戰爭中展現出來的許多東西都是前所未見。
  
  進攻永夜大營一役,帝國公認最強的張閥趙閥始終沖在最前,白閥宋閥緊隨其后。不管宋閥在血戰中表現如何,這次出動的私軍實力卻還是配得起門閥身份。而上品世家無論兵力還是承擔任務,都在四閥之后,但也遠在其他中下品世家之上。
  
  從這場戰事安排中,可以看出帝國治國思路,那就是地位權利與責任對等,地位越高,實力越強,在戰爭中承擔的義務與責任也就越是重大。
  
  之前鐵幕血戰和巨獸之眠探索中,大都以強者個人戰為主,最多就是小隊戰斗,還會有借機下手,互扯后腿的情況。但在進攻永夜大營這樣的全面戰爭中,卻是嚴格遵守了帝國立國以來的規矩。或者說,至少這場戰爭的總指揮張伯謙元帥嚴格遵守了立國之規。
  
  四閥沖在前面,并不是帝室消弱門閥的手段。實際上帝國各大主力軍團和精英軍團過半掌握在帝室手中,也可以視為帝室實力的一部分,在這場戰爭中,隸屬于帝室的軍團和強者輪番上陣,損失遠在各門閥世家之上。
  
  所以帝國立國之規,也是一種公平。
  
  想明白了這一點,千夜不禁對定下這條規矩的開國太祖充滿欽佩。這套立國之規的背后,實際上體現了太祖的無雙霸氣,那就是即使帝室會因此在連場涉及國運的戰爭中損失最大,也并不畏懼失去至尊之位的可能。
  
  事實上,帝室確實英主輩出,從沒有軟弱無能的帝王,尤其是武帝開一代盛世,文成武功幾乎直追太祖。黎明戰爭之后,千年以來,帝室也曾風雨飄搖,但大位從未旁落。
  
  這時營帳外有人叫道:“千夜公子,您要的文件送來了。”
  
  千夜這才想起自己曾經讓屬下一名軍官去找些帝**制來看。他以往行軍打仗多是小規模戰斗,既然今后要賺取軍功,那么參加的大戰只會多不會少,全面熟悉帝**制勢在必行。
  
  千夜叫進后,一名年輕上尉抱著厚厚的文件走進來,在桌上放好,然后恭恭敬敬地行禮,才退了出去。這名上尉的面孔千夜還有點印象,記得當初趙冠偉想要拉人走時,他還是積極響應的一個,但是一場戰爭下來,態度就全變了。
  
  永夜大營的會戰,前鋒兩營戰士傷亡才一百出頭,還不及以往三分之一。整場戰斗千夜始終沖在最前,又參加了最終攻占城堡的戰斗,以切實可見的戰績和實力贏得了一眾前鋒營戰士的尊敬。軍中重強者,這些在生死線上打滾的戰士們也最是直接,喜惡毫不掩飾。
  
  打發走了上尉,千夜坐在營帳內,開始一本本地看軍規條例。把這些規制條例看完了,也就對軍制了解了大半。
  
  大概翻過三五本,營帳門簾突然掀開,李狂瀾也不打招呼,就那么走了進來。
  
  看到他,千夜微微一怔,問:“你怎么跑到趙閥營地來了?他們讓你進來?”
  
  千夜知道李狂瀾是敬唐李氏的人,現在后族和趙閥正斗得激烈,只差最后一層面皮沒有撕破。在這種情況下李狂瀾還能不驚動幽國公就直入趙閥營地,確實不可思議。
  
  李狂瀾毫不在意地說:“本公子偷偷進來的。”
  
  “這個,不太好吧。”千夜很是為難。
  
  “有什么不好的?厲害的都在潛修,不厲害的又發現不了本公子。咦,你在看什么?”說著,李狂瀾拿起幾本軍規翻了翻,愕然道:“看這些無聊東西干什么,又不能增加戰力。對了,你怎么不修煉?”
  
  這個問題不太好回答。千夜在這次大戰中,血氣晉階,再次超過了黎明原力等級,黑暗一側已不宜繼續突進。
  
  而在黎明一側,太玄兵伐決汲取的是虛空原力,若張伯謙和另一位不知名天王從虛空返回,必會引起虛空動蕩。上一次千夜就吃過教訓,在沒找到避免的辦法之前,自然不會再犯同樣錯誤。
  
  看著一臉好奇的李狂瀾,千夜想了想,他在黎明一側的修煉進度也沒什么好隱瞞的,就說:“我修煉的功法可以汲取虛空原力,所以現在不敢練,伯謙大帥若回來,會動蕩虛空,影響我行功。”
  
  李狂瀾頓時一驚,“你現在就能汲取虛空原力?看來趙君度還真沒說謊,真是太他媽的了!”
  
  千夜實在忍不住了,“這個狂瀾小姐,總是爆粗,有損您的形象。”
  
  李狂瀾又是一驚:“你怎么知道?”
  
  千夜當然不會把宋子寧供出來,含糊道:“你如此身份,總會有人知道的。”
  
  李狂瀾想了想倒也是,如白凹凸、趙君度這個層次的門閥核心成員就有不少人知道,只是從來不當面說破而已。
  
  身份被揭開,李狂瀾一時間有點不自在,收了幾分狂放不羈。她向千夜上下打量了好幾遍,忽然說:“等你我都進階神將,我不會真的打不過你了吧?”
  
  對這種問題,千夜那肯說實話,立刻道:“怎么可能?我能不能進階神將還不知道呢。”
  
  李狂瀾頓時笑逐顏開,在千夜肩上重重拍了幾下,道:“這還差不多!本來聽了趙君度的話,我是打算過來找你好好切磋切磋的,現在既然你這么知道討本公子歡心,這次就算了。”
  
  千夜頓時額頭見汗。倒不是怕了切磋,而是怕了李狂瀾膽大妄為的作風。這里可是趙閥營地,李狂瀾一旦被發現私自潛入,還找人動手,肯定會生出風波,以她性格,最后肯定小事搞成大事,到時不知道會牽連到多少人。
  
  為免麻煩,千夜態度極為配合,“好好,狂瀾公子何等人物,怎么會和我斤斤計較?切磋這事,有機會再說,現在這里的確不方便,您還是快些回去吧。”
  
  李狂瀾灑脫地一揮手,道:“以后不用您您的,叫我狂瀾就好。我走了。”她說走就走,毫不拖泥帶水,掀簾而去,不料一出帳,就看到趙君度站在外面,正冷冷地看著她。
  
  饒是李狂瀾疏狂不羈慣了,也被嚇了一跳,“你,你怎么在這里?”聲音中不免露了幾分心虛。
  
  趙君度冰冷地說:“趙閥雖然地方不大,可也不是誰都能來去自如的。”
  
  李狂瀾哼了一聲,不情不愿地道:“好,算你厲害,本公子這次認栽。我這就走。”
  
  “等等。”趙君度叫住她。
  
  李狂瀾停步,眉宇間寒意浮動,“怎么,趙四公子還打算教訓我一頓不成?”
  
  千夜聞聲從營帳里走出,看見如此劍拔弩張的局面,忍不住就想捂臉。這兩個家伙都是心高氣傲,從不讓人的主,又有趙閥和李后的恩怨背/景,再說幾句肯定就是要打起來的結果。
  
  他很想轉身回屋,只當沒有見過兩人,可還是嘆了口氣,硬著頭皮插話道:“狂瀾公子只是來找我聊幾句,沒什么事。”
  
  趙君度看著千夜,忽然嘆了口氣,不容置疑地把他拉到身后,輕叱道:“你知道什么!”他轉向李狂瀾沉沉說:“狂瀾公子,你現在是什么身份,你我都很清楚,可千夜并不知道。萬一有點什么流言蜚語,我們趙閥小門小戶的,可不敢當那位大人物的怒火。”
  
  李狂瀾臉上笑容立刻顯得有些勉強,定了定神才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弄得這么認真呢。”
  
  趙君度神色肅然,麗的容顏冷銳如冰刀般似會傷人,他聲音變得更低,帶著不容忽視的堅硬,“千夜若被遷怒,我發誓會有足夠多的人為此付出代價。”
  
  李狂瀾終于舉起雙手,說:“好,我知道了,這就走。”她想要轉身,忽又道:“趙君度,你的弱點太明顯了。這樣的話,我可不想等不到你晉階神將。”
  
  趙君度淡淡道:“你我所修習戰技追求的都是圓滿無缺,不過你難道以為弱點就是破綻嗎?”
  
  弱點和破綻有區別嗎?李狂瀾奇怪地挑了挑黛眉,忽然她若有所動,眉心微蹙,思索起來,然后一言不發轉身就走。
  
  看著她的背影,趙君度似是松了口氣,說:“我欠你兩個人情,今后有事盡管開口。”
  
  李狂瀾頭也不回,舉起一根手指,“你欠我一個,宋子寧欠我一個。對了,宋子寧那個怎么說?”
  
  “盡管放心。”趙君度答得毫不猶豫。
  
  “好,我信你。”說罷,李狂瀾身形一閃,已然消失。
  
  趙君度站了片刻,才回頭對千夜狠狠盯了一眼,道:“下次老實點,別什么人都去招惹,我不能天天看著你。”
  
  千夜只感覺天降無妄之災,明明是李狂瀾找上他,他哪有去招惹過誰,忍不住道:“趙閥和后族雖然不睦,可是我看李狂瀾為人也還不錯,不至于弄到這樣吧?”
  
  趙君度瞪了他一眼,“你道什么。總而言之,李狂瀾本身就是個大麻煩,離她遠點。就這樣吧,我去找宋子寧。”
  
  “找子寧干什么?”千夜正想反駁兩人完全無視了他的人情交換,趙君度根本沒給他機會。
  
  “找他要個人情。”趙君度話音剛落,一道紫氣閃動,人就從原地消失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