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98 家

此間戰事已了,千夜卻不打算隨趙閥大軍返回西陸,黑流和暗火才是他的根基,而且那里還有夜瞳。
  
  向趙君度辭別時,千夜本有些擔心需要費一番口舌,意外的是一貫強勢的趙君度這次并沒有表示反對。
  
  千夜還從他口中得知一個趙閥秘聞,只有參加過大祭儀式的趙閥子弟才算是真正的核心成員。他們需要在宗祠法陣上留下一縷血脈氣息,如果在外面死亡,家族就會得到消息,而必要的時候家族也可通過秘法找到他們的行蹤。
  
  聽到這件秘事,千夜心中微微一跳,先是明白了當年趙閥是怎么找到趙魏煌和夜姬隱居之地的,隨即就意識到另外一個問題,那宗祠法陣既然可以記錄和追索血脈氣息,是否還有其它功能。
  
  而趙君度在閥內給了千夜納入麾下名義的保護,一開始卻并不打算讓他以趙閥名義參戰,哪怕當時趙閥在軍功榜上的位置正岌岌可危。現在想來,那或許不是因為小看了千夜的戰力,只是趙君度猜到了什么,還是在擔心什么?
  
  再想一想幽國公種種看似平淡實則另有深意的舉動,無論是人前不加掩飾的賞識,還是那次深談中有意無意提到自己沒有閥主繼承權,本就不喜歡太過復雜人事的千夜也只能苦笑。
  
  等到帝國艦隊遠去,千夜也揮去千頭萬緒,轉身登上越野車,發動引擎,一路向黑流城而去。
  
  剛剛結束了一場戰爭的永夜大陸相當平靜,千夜順利返回黑流城,路上毫無波折。城市內外雖然仍是處處戰火肆虐過的痕跡,但大部分殘破城防已經修補,城內更是無比熱鬧,處處擁擠,原本能容納十萬人的城市里,硬生生的擠下了超過二十萬人。
  
  自血戰開始,位于鐵幕內的黑流城就成為重地,大批出戰的傭兵獵人將此地當做最前沿的補給基地。而到了中后期,成建制軍隊上場后,野外村鎮和聚居地的居民不得不涌入城市避難。
  
  黑流有宋子寧鎮守,圍城之戰和拓邊之戰后打出了偌大名聲,到后期基本沒有黑暗種族愿意過來送死。這樣一來,躲進黑流城的人就更多了,而各類貿易行商也把這里當做中轉點,市面變得更加繁榮。
  
  宋子寧不知出于何種考慮,基本上是來者不拒,只要納稅就統統放入城里。好在他也早有準備,提前存下大批糧食,否則的話很難挺得過血戰后期。
  
  當千夜駕車開到黑流城下時,城墻上下滿是忙碌的工人,不光在修補和加固城墻,還又起了兩座炮塔,看這規模,已經可以安放要塞炮了。
  
  黑流城原有的要塞炮都經過了南宮小鳥專門改裝,炮火可以覆蓋城市四面,多出兩門要塞炮,防御力有顯著增強。如果血戰時的魔裔路德子爵現在來進攻,恐怕僅是在要塞炮攢射下大軍就會損失慘重。
  
  千夜駕車隨著人流入城,城門守衛戰士一絲不茍,就是看到車身上的帝國正規軍團標志也照樣攔了下來,直到看清駕駛座上的是千夜,這才直接放行。
  
  黑流城內的街道上,也是一片喧囂,宋子寧當初引來了數十家大商行,可現在抬頭看去,各種招牌琳瑯滿目,新增的大小商行至少是過往數倍。僅僅走過一條主街,就看到六七家店面正在裝修,用不了多久就會開張。
  
  黑流城內熱鬧歸熱鬧,秩序卻是還好,時時可以看到巡邏的暗火戰士。無論桀驁不馴的傭兵獵人,還是素來眼高于頂的世家子弟,見了暗火戰士都是一臉敬畏,絲毫不敢沖撞。
  
  這都是宋子寧的功勞,這位七少在血戰時以鐵腕扼制動亂,只要敢挑事的,不論是誰,基本就是一個斬字。就連南宮世家的嫡系子弟都被斬殺了好幾個,到后來再也沒有什么人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試這位七少的手段了。
  
  雖說外面荒野上的人族聚居點基本都被破壞掉了,但此刻的黑流并不能算是僅一城之地。血戰中帝國和永夜打了個平手,黑流戰區卻不同,前期宋子寧戰無不勝,橫掃黑暗大軍,后期千夜孤身鑿穿黑暗國度數個戰區,至此永夜一方已基本無人愿意跑到黑流來送死。
  
  而與黑流戰區接壤的黑暗國度中,蛛魔斯圖卡伯爵領的大半土地都落入暗火控制范圍,就連蛛魔伯爵的城堡也被攻占,只剩下兩三個子爵領,還被分割各處。這幾塊小領地之所以還能夠保全,只是因為暗火的兵力已經捉襟見肘,不足以消化那么多的地盤,才暫時沒有下手。
  
  不過千夜看到大街兩側隨處可見的征兵告示,就知道宋子寧的野心并未終止于此,否則的話大戰已經結束,何必這么極力擴軍?接下來帝國的戰場是在虛空浮陸上,暗火根本無從參與。無論千夜還是宋子寧,都沒有那么多錢把規模接近三個師的暗火運入虛空浮陸。
  
  黑流城整個變成了一個大工地,暗火總部倒還是老樣子,沒什么變化。千夜轉過一個街區,遠遠看見暗火那相當宏偉的門樓,卻沒有往那邊去,而是直接回了家。
  
  小院內和上次相比,有一些細節上的變化,最醒目的是多了一棵大樹,樹蔭覆蓋了大半個院落,顯得環境格外清幽寧靜。
  
  夜瞳正坐在院中看書,手邊放著一盤水果。
  
  千夜在桌旁坐下,夜瞳抬頭看了他一眼,淺淺微笑,說:“回來了?”
  
  “嗯,回來了。”
  
  夜瞳又是一笑,“回來就好,我去做飯。”
  
  千夜急忙道:“你還是算了,我來吧!”
  
  夜瞳狠狠瞪他一眼,哼了一聲,還是隨著千夜進了廚房。
  
  這位血族大小姐在廚藝一道上驚人的沒有天份,完全一模一樣的配料和烹飪程序,她做出來食物就是“與眾不同”,怎么練習都沒有效果。千夜已經放棄教學,只要有時間,一定自己動手。
  
  收拾食材的過程中,千夜有意無意地問:“院子里怎么又多了一棵樹?”
  
  自打宋子寧的三千飄葉訣日益精深,千夜就對樹葉產生了陰影,然后對樹也有了陰影。總感覺那茂盛枝葉中,象是藏著一雙雙眼睛。
  
  聽千夜問起,夜瞳毫不在意地說:“是宋七公子派人送過來的,說是可以遮擋陽光,凈化空氣。我就讓人種在院子里了。”
  
  千夜頓時大吃一驚,“子寧送來的?”
  
  “是啊,怎么了?”
  
  千夜心下感覺有些不妙,問:“你最近有沒有覺得什么不妥當的地方?”
  
  夜瞳認真想了想,搖頭道:“沒有。”
  
  “那出門的時候,有沒有被人在暗中看著的感覺?”
  
  這次夜瞳點了點頭,說:“有。”
  
  千夜頓時咬牙,怒道:“這小子看來是皮癢了!”
  
  夜瞳一臉疑惑,問:“你在說什么?”
  
  千夜感覺有些不對,細問了一句:“是誰在偷看你?”
  
  夜瞳想也不想,說:“南宮小鳥。”
  
  “啊?是她?”這個答案大出千夜意料。
  
  “嗯,她跑過來偷看了好幾次,不過我都沒有理她。然后有一天晚上,她就想偷偷溜進我的房間。”
  
  “這個”千夜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南宮小鳥在原力陣列和機械方面都是天才,可其它時候總是有些迷糊。
  
  “我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就沒有去管她,只是靜靜看著。不過”說到這里,夜瞳臉上浮起笑意,“不過她居然想要從通風天窗爬進來。那個窗戶也太小,她勉強擠過一半身子,就卡在半當中了。”
  
  聽了這句,千夜莫名地想到南宮小鳥那洶涌的胸部。有這樣的身材,想要穿過天窗,似乎確實有些困難。
  
  “然后呢?”千夜饒有興趣地問。
  
  夜瞳似笑非似地看著千夜,慢慢地說:“然后當然是要把她弄下來了。嗯,還是有些困難的,衣服扣子都掉了三顆。”
  
  千夜心中頓時一跳,隱隱感覺有些不妙。這上衣扣子,怎么不多不少,只掉了三顆?
  
  不過千夜也已久經風波,臉上神情不變,哦了一聲,又問:“后來呢?”
  
  “后來就沒什么了,無論我問什么,她都一句話都不說。那張小臉紅的,我都想咬一口了!”
  
  這倒確實是南宮小鳥性格,想想當時窘迫情形,她沒有立刻昏過去,已經算是不錯了。
  
  千夜本以為這件事就算過去了,南宮小鳥也干不出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來,以她的性子,落在夜瞳手里,只有被欺負的份。
  
  至于夜瞳后來怎么做,是直接放了,還是教訓一頓,千夜都不在意,也不打算知道。南宮小鳥對千夜的心思,暗火上層幾乎人盡皆知,這種事情,自然少提為妙。
  
  不過夜瞳卻沒結束這個話題,又說:“那窗戶實在太小,我在弄她下來的時候,不小心擦破了點皮。說起來,她的血液味道有些非同尋常。”
  
  千夜不由微微緊張,摸了摸夜瞳的黑發,問:“最近是不是渴了?”
  
  夜瞳瞪了他一眼,不滿地道:“你以為我是那些血脈不純的家伙嗎?覺醒了始祖血脈的人,根本不會有鮮血饑渴。除了在重大儀式上,我也不會飲用鮮血。那些沒什么原力的血,喝再多也沒有用,口感也不好。”
  
  千夜暗中松了口氣。雖然他已從血河傳承中知道一些有關的知識,不過還是會擔心夜瞳,此刻聽她親口說了,才稍稍放下心來。
  
  如果夜瞳需要飲血,那也不是沒有辦法。永夜大陸上,有大量殺多少遍都不為過的流匪強盜,也有數量眾多的俘虜死囚,另外奴隸要多少就有多少。
  
  不過在千夜看來,其實和人族相比,那些力量強大的生物,包括各種兇獸異獸,以及狼人蛛魔,都能夠提供大量精血,而且富含高品質原力。
  
  只不過作為高等智慧種族,血族和人族一樣,同樣有一種名叫信念的東西,往往自幼時起就植根于心中,簡直變成了生命的一部分。千夜曾經婉轉地向夜瞳提過,可以設法給她弄些狼人蛛魔的精血過來,強大異獸的也可以。
  
  沒想到聽到狼人之血,夜瞳反應格外強烈,差點和千夜翻臉。在她看來,沾上了狼人之血,形同于受到了最大的羞辱。看到了夜瞳的反應,千夜明智地閉上嘴,隨后他就去了帝**中參戰。
  
  現在重逢,想想夜瞳已經很久沒有吸收過精血了。雖然她沒有鮮血饑渴,可是千夜仍然有些擔心。黑暗種族雖然都有自己的修煉方式,但掠奪仍然是力量成長最快的一種途徑,血族和蛛魔更是如此。相比之下,魔裔反而和人族相近,修煉比之掠食更加重要。
  
  千夜又反復問了幾遍,直到確認夜瞳至少近期內不會有問題,這才稍稍安心。
  
  這時夜瞳說:“那個南宮小鳥有些奇怪,你要小心她。”
  
  Ps:這章字數比較多,就不切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