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23 隱憂

這一下把酒吧中眾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朱幻猛地站起,喝道:“看什么看,都老實喝你們的酒!”
  
  她這一聲叱喝,效果格外的好,幾乎所有人都立刻挪開了目光。
  
  如此情景終于讓千夜看起來認真了些,澄澈如黑曜石般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好奇,“他們看起來很怕你?”
  
  朱幻沒好氣地道:“如果你拎回來一個二等子爵腦袋,他們也一樣會怕你的。怎么,現在還認為我沒有資格和你一起戰斗嗎?”
  
  千夜倒是有些意外,在迷霧森林這種對人族天然不利的見鬼環境中,十二級的人族戰將想要斬殺一名二等黑暗子爵也還是有些難度的。朱幻能夠獨自拎回來一個子爵腦袋,確實夠兇悍。
  
  不過他仍然搖了搖頭,說:“我習慣了一個人戰斗。”
  
  至此,朱幻也無話可說,只是瞪著千夜,滿眼怒火。不過她出奇地沒有發作,沒好氣地道:“那你還在這呆著干什么?”
  
  “等啊。”
  
  “等天黑。”
  
  朱幻有些莫名其妙:“等天黑干什么?”
  
  “出戰。”
  
  “天黑出戰?你”朱幻本想說你瘋了。眾所周知,黑暗種族大多有黑暗視覺,夜戰有天然優勢。就是她這樣經驗豐富的獵人,也不會輕易選擇夜戰。
  
  千夜笑笑不答。
  
  朱幻想了想,恍然道:“你是為了防備盧殺那些人?”
  
  千夜仍然沒有回答,如果她愿意這樣想,也沒什么不可以的。他一口喝完杯中酒,說:“天快黑了,我該走了。”
  
  看著千夜離去的背影,朱幻站起來想要說什么,卻還是頹然坐了下去。
  
  虛空浮陸上不是每天都能看到世界之巔的太陽,日夜交替倒和其它大陸沒有什么區別。此時天光漸暗,千夜獨行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大路盡頭,前方是一片淺灰色迷霧。
  
  基地墻頭上,杜利吐了口氣,轉頭道:“老大,難道就這么讓他走了?”
  
  盧殺抱臂站著,宛若石像,良久才低沉地道:“這個千夜,說不定有可能跟我們爭戰功榜頭名。”
  
  杜利明顯一呆,然后失聲道:“就憑他?一個十級的小崽子?這次是真正的戰爭,可沒什么等級限制!”
  
  “這人不好對付。而且我聽說,他和趙閥關系很深。以后不要隨便招惹他,聽到沒有?”說到這里,盧殺瞪了杜利一眼,頓時讓他往回一縮。
  
  杜利猶豫道:“可是這次李家給戰功榜頭名的獎賞可是那樣東西。這小子真有本事和我們搶?我們每個人的等級都至少比他高三級啊!”他想想不甘心,又嘟噥,“趙閥的人怎么會到這里來,李家又怎么會給趙閥的人開這么高的報酬……”
  
  李家這次招募客卿名單上,千夜赫然位于前列,與豐厚待遇相比,他那個十級戰將的等級著實刺眼,不服的肯定不止杜利一人。只是能活著取得今日成就的自由強者就沒笨的,千夜這種人一看即是背/景復雜,若無利害,誰也不會為了一點意氣就去找他麻煩。
  
  盧殺沉默片刻,方道:“這世上的事可說不準,不過他要是真敢和我們爭鏡水滌生,那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千夜在夜色中不疾不徐地走著。他早就感覺身后有數道目光盯著自己,直到踏入林中。
  
  最初選擇迷霧森林戰場的時候,千夜并沒有多想,然而敬唐李氏表現出異乎尋常熱情,他順手接下,就有等看后面事態發展的意思。戰前宋子寧疑似被天演術干擾失常,千夜心中一直有隱憂,如果可能他希望把那些漩渦惡流都吸引到自己身上來。
  
  現在這么直的鉤,還真有魚跳出來,杜利、盧殺,包括朱幻,只是與虛空浮陸硝煙四起的戰局相比,這幾人連朵浪花都算不上。千夜的目光始終遠望著永夜星空,那些黑暗國度閃耀的名字才是他想要的對手。
  
  迷霧森林似乎永遠都不會改變,哪怕是激戰一場,夷平方圓千米,用不了多久又會被紫色基質覆蓋。而那些被摧毀的巨樹,也會重新生長,只需要幾天功夫,又會茂盛到百米以上。
  
  現在,就在千夜眼前,一棵新生的樹苗正從基質中冒頭,宛如一根新筍。
  
  周圍百米范圍內的基質都在不斷蠕動著,隱隱有著水流聲音。千夜蹲下,將手輕輕放在基質上,感知不斷放出。在基質下,那種富含原力的液體正在流動著,從四面八方向那棵新樹涌去。
  
  樹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節節拔高,沒過多久就長到數米高。以這個速度,估計用不了三天就有一棵巨樹出現。到時候這片森林又會恢復原樣,曾經大戰的痕跡全部消失。
  
  千夜全身氣息收斂,連同呼吸一起屏住,保持在血脈潛伏的狀態。只有在這種狀態下,迷霧森林才會將他忽略,才能看到巨樹在眼前生長的一幕。
  
  看了一會,千夜又試著放出氣息,讓森林感知到自己。
  
  此時詭異一幕出現,那棵正在拼命拔高的樹苗突然之間就停止了生長,然而紫色基質下源液還在源源不斷的涌來,于是基質脹得越來越高,很快就鼓起一個大包,將新生的樹苗掩在基質之下。
  
  如此變化大出千夜意料之外,他本以為已經對迷霧森林了如指掌,可是沒想到居然還能夠看到這樣一幕景象。看來即使巨獸意志消逝,這座森林,甚至是這塊浮陸仍然隱藏著無數秘密,必須時刻小心。
  
  千夜驚訝還未過去,忽然間感覺身后有些不對,于是一個側滾,閃到了十米之外。
  
  呼嘯聲中,數根投矛飛射而來,釘在千夜原本站著的地方。在百米之外,數十個小人正哇哇叫著,飛速沖來。相隔百米,他們就不斷將短矛擲向千夜。
  
  數十個小人倒還不放在千夜眼里,關鍵是他們突然出現,居然毫無征兆。千夜忽然若有所感,抬頭看到千米之外的幾棵巨樹正不斷顫動,一個又一個小人和異獸從樹冠中爬出,然后向這邊沖來。
  
  千夜當機立斷,掉頭就跑,同時運起血脈潛伏。如果此時不跑,用不了多久他就會被成百上千的小人和異獸包圍,那時就算千夜再擅戰,恐怕也要飲恨于此。
  
  一直逃出十幾公里,那些小人異獸才徹底失去千夜蹤跡,又在附近徘徊了幾圈后才放棄離開。
  
  待確認周圍安全,千夜這才松了口氣,找了棵巨樹,探查一番沒有異動后,爬上離地最近的支干坐下。他在高速奔跑中還要時刻維持血脈潛伏,警惕周圍詭異環境的可能危機,短短十多公里消耗堪比一場戰斗了。
  
  千夜拿出一針興奮劑,向手臂上扎下去,在這處處強敵環伺之地,他要盡可能保持巔峰戰力。
  
  然而當藥劑細流入體,千夜不由皺了皺眉,這支軍用標準型號的興奮劑可以刺激原力恢復,對標準戰將來說,大約可以恢復十分之一的原力。可他原力已經濃郁到化出粒粒原晶的地步,若以量論,至少相當于同級戰將的四五倍,一針下去僅恢復了兩三個百分點的原力而已,聊勝于無。
  
  安度亞空間里還有從李家兌換出來的強效興奮劑,恢復量是軍用標準型號的兩倍,同時恢復速度也快了一倍。然而在綜合效力提高四倍的同時,它的價格也是普通興奮劑的十六倍,并且往往有價無市。
  
  對現在的千夜來說,普通軍用興奮劑已經形同于無,強效興奮劑效果也有限,只比運轉太玄兵伐訣的效果好一點。但迷霧森林如此大兇之地,實在不是修煉的好地方。
  
  不能修煉原力,就只剩下血氣了。經過白閥要塞一場大戰,千夜雖然沒有刻意吸血,但在尸山血海中還是收了大量精血。由此可見,在永夜一側,殺戮和吞噬才是最快的提升捷徑。
  
  如果煉化這些精血,燃金之血就將遍布千夜全身各處,從而突破到一等子爵,而且是以古老血族標準判定的一等子爵。
  
  但是千夜卻不敢這么做,宋氏古卷開宗明義就強調要保持陰陽調和,動靜相宜。這句話實際的意思就是必須維持體內黑暗和黎明原力的平衡,否則任何一方力量過于強大,都會引起失衡,后果不堪設想。
  
  現在千夜血氣距離古血族一等子爵只有一步之遙,黎明原力卻仍保持在十級,兩者之間相差已經超過一個大位階,而后果實際上也有些顯現。
  
  他近來發覺自己好像又回到最初被黑血污染的時候,時不時會莫名煩躁,胸中仿佛有一頭潛藏的兇獸在嘶吼咆哮,只有殺戮之后才能平靜下來,還會產生隱約的快感和愉悅。這,絕非好事。
  
  其實這也正常,千夜自修煉以來,每晉一級所容納的原力數量比常人要高出許多,突破戰將時原力漩渦凝液成晶,更加大了消耗。
  
  從血戰開始,大戰一場接著一場,千夜即使得到了太玄兵法決也幾乎沒有停下來好好修煉的時候,黎明原力又沒有吞噬捷徑可走,能依賴的外物只有秘法和藥劑,如此一來,就造成了今天局面。
  
  然而最讓千夜擔心的還不是兩種原力失衡、沖突以致破壞身體,他從血族長河得到片段傳承知識后,開始窺見一些這個種族的血脈秘密,才赫然發現當年黑翼君王安度亞對他說過的話很有可能成為現實。
  
  不管他體內暗金血氣因何而來,從與血族各氏族強者交鋒的歷次結果來看,正一步一步走在安度亞預示的道路上。
  
  暗金血氣的強大和純粹甚至超越了夜瞳原生種血脈,如果發展到盡頭,說不定真會覺醒成始祖血脈,然后壓倒吸收他的人族血統,最終轉化為一個純粹的血族。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