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42 談判

直到千夜背影消失,盧殺的雙腿都如釘子般牢牢楔在地面上,一動不動,他面頰抽搐了幾次,最終還是沒有開口應戰。
  
  作為一個傭兵和賞金獵人,杜利今天帶在身上的裝備就是他大半身家,如果被千夜全部取走,至少幾年緩不過氣來,而且戰力也會被削弱。可此刻的盧殺更清楚,他若接了這場決戰,或許會遭遇更大的損失。
  
  千夜走下格斗場大門外臺階的時候,略停了停。觀戰人群還在陸續散去,投來的目光無論善意惡意,都帶著十二分謹慎。
  
  掃視了一周,沒看到李維時的身影,千夜于是也不再等,徑自向宿舍區走去。他干脆利落地贏下這一場,看來打亂了幕后之人的盤算,李維時原本準備的說辭估計拿不出手,那么接下來李家出面的又會是誰?
  
  在回程路上,千夜很快把和李家的糾紛扔在腦后,他現在心中全是那個剛剛成功啟動的新能力,這還是他第一次憑借自己的力量用出虛空閃爍。
  
  自看到艾登的魔域穿梭后,千夜就不斷回想起帶著他從安度亞傳承世界脫身的那個能夠穿行虛空的強大能力。
  
  今天在戰斗中,血河傳承中忽然浮起一枚承載著空間知識的符文,他就此自然而然地激活了虛空閃爍的能力。雖然目前還能看出牽引軌跡,移動距離也不長,但等他力量進一步提升,終有一日能夠達到隨心所欲,穿行虛空的境界。
  
  再想到和杜利的那一戰,千夜不由啞然一笑,自己的戰技已經到了這種境界?看來和艾登的生死纏戰也不是全無所獲,這種收獲比多少軍功都更加實用。
  
  最后千夜只是想著:若是現在對上趙君度,只論戰技的話,會是誰輸誰贏?
  
  這時前方有人攔住了千夜的去路,兩名李家戰士恭敬地道:“千夜將軍,李天權長老請您去見他。”
  
  聽到李天權這個名字,千夜還是有幾分意外的。他知道李天權是李家這個基地的最高主管,這一號人物居然直接出面,看來他的一干疑問或許都能有個答案了。
  
  李天權辦公區的大門十分氣派,淡紅的家族底色上鑲嵌著暗金紋飾,一看就是精工制作,只有帝國本土才能出產這樣的手工制品。顯然,這兩扇大門是專門從外大陸運過來的。
  
  大門如此,內部就不必說了。走進李天權的辦公室時,即使千夜已經見識過趙閥的承恩公和幽國公府,也仍是為這間辦公室的奢華小吃一驚。
  
  看得出來,這里大部分的擺設和裝飾都是上了年頭的古物,而且不光有年份,也有歷史故事。不過想想也不奇怪,李族以藥劑和天衍術起家,這兩樣哪一樣作好了,都會財源滾滾。
  
  引領千夜進門的美女書記官用悅耳柔和的聲音通報道:“二長老,千夜將軍已經到了。”
  
  李天權坐在辦公桌后,正翻閱著一疊厚厚的文件。聽見通報,他頭都不抬,只是向桌前的坐椅一指,道:“坐吧。”
  
  千夜坐下后,李天權繼續批閱文件,好像那些事務緊要到必須下一刻就辦掉。可是他召千夜過來,挑這個時候辦急務,顯然是明晃晃的下馬威。
  
  千夜卻毫不動容,安然端坐,就連眼神都沒有半點游移。實際上,他接著先前被李家戰士打斷的思路,開始繼續回想趙君度的戰技。
  
  大約一刻鐘后,李天權才抬起頭,用凌厲的目光掃了一眼千夜,結果看到后者端坐當地,神游天外的姿態,不由窒了一窒。
  
  他冷哼一聲,才道:“千夜將軍,你讓我很為難啊。”
  
  千夜好像此刻才把注意力轉到李天權身上,淡淡道:“哦?今天這場格斗起因,我是被挑釁的一方,當時在場可是不少人看到了。況且看在李家面子上,我又相當克制,沒弄出人命來,李長老還有什么地方為難的?難道杜利和盧殺他們當真背后有人,連敬唐李氏都要退讓嗎?”
  
  李天權差點控制不住自己的臉色,他沒想到千夜的性格和情報頗有出入,這個一向獨來獨往沉默寡言的年輕人竟然詞鋒如此銳利。
  
  不過李天權也不是好相與的,怎會任由話題被帶歪,當下將一疊文件往千夜面前一拍,道:“千夜將軍不要顧左右而言他,先看看這個再說吧。”
  
  千夜隨手一翻,見是一些投訴記錄,主要集中在待遇和身份實力的匹配上。那些不知是真是假的投訴人都認為一個準將卻能夠享受最高等級的待遇,不管是什么原因,里面必有貓膩。
  
  看過幾條后,千夜就沒再朝后翻,將文件推了回去,神態依舊淡然,“我是和你們李家簽的協議,別人怎么想有關系嗎?”
  
  說到這里,千夜又是一笑,道:“況且今天之后,我想那些家伙就算心懷不滿,也不會再說出來了,至少不會當我的面說。”
  
  又得到一個不按常理的回答,李天權臉色登時一沉,道:“千夜,李家對你一直以禮相待,可你也別當老夫是好糊弄的。”說著又拿出一份文件,拍在千夜面前,“那這份東西怎么解釋?”
  
  千夜拿起一看,見是自己的軍功記錄,以及過去一月李家軍功榜和獎勵發放清單。軍功榜上千夜只排到中游偏下的位置,但是在獎勵清單上,卻因為超高的基礎待遇加成而擠進了三甲。
  
  “我不覺得這有什么問題。”千夜又把文件推了回去,心里有幾分明白李天權是要在什么地方做文章了。
  
  李天權冷笑:“你拿了我李家這么多資源,至少要有所建樹才說得過去吧?開戰至今就這么點軍功,怎么服眾?若你今天不能給出一個滿意解釋,光上月的戰績,定你個玩忽職守都是輕的,就是說你消極應戰也不過份。”
  
  千夜沉吟一下,李天權選擇的這個發難理由雖然有點道理,卻也不是完全站得住腳。當初他簽署的合約有保底軍功承諾,但那是指整場戰爭,現在大戰方起就要追究他的軍功數量,若真要分辯起來也還是有話可說。
  
  不過千夜懶得費那個口舌,既然李天權在這里抓他的錯處,肯定準備了一套套說辭,還不如直接聽聽對方背后的目的。
  
  他于是道:“李長老莫不是還不知道最近一次區域防守任務我是完成了的,至于軍功數量少,是因為遇到了深黯之淵的魔裔伯爵艾登,多日纏戰沒有斬獲。”
  
  李天權當即一聲冷笑:“區域防守任務的完成情況我自會派人再去復核,證據呢?你要我相信你一個十級,好吧十一級戰將,居然能夠和魔裔名門伯爵纏戰大半月之久?呵呵。”
  
  不必多說,一聲呵呵已經足夠表明李天權的態度。按常理而言,魔裔戰力高過同階黑暗種族,一個出自魔裔名門的伯爵,戰力高估一級都不為過。也就是說李天權根本不相信千夜給出的解釋。
  
  “證據?”千夜并沒有被李天權臉上的輕蔑之色激怒,反而微微一笑道:“我上交的那兩把黯影之刃呢?那是深黯之淵精英護衛的佩劍,這點情報以敬唐李氏的能力不會打聽不到吧?”
  
  李天權臉上諸般表情全都收起,只余一片冰冷,他拿起一個茶壺在手中把玩,“千夜,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是如何得到這樣一份合約的,中間人是誰,又收了你多少好處。我李家的規矩擺在那里,容不得任何人破壞,但只要你把一切都說出來,老夫作主私下給你對等補償,當然明面上待遇要降下來,以服眾人。”
  
  千夜頗為意外,李天權圖窮匕見的結果竟然是李家內部的派系紛爭?
  
  其中雖仍是疑點重重,可眼前李天權顯然是要拿他立威,一可打擊家族內對手,二來在自由強者中豎立威信。
  
  千夜頂著帝國雙子星的名頭,原本很多強者就即使不服也不曾當面挑釁,經過格斗場輕取杜利后,他們可能連挑釁的念頭都興不起來了。如果李天權壓服千夜,自然也就收服了其余人等,對于李家管理日益龐大的自由強者隊伍有說不盡的好處。
  
  不過千夜對做墊腳石沒有半點興趣,只淡淡道:“你打算毀約的話,不用這樣轉彎抹角。”
  
  李天權臉色頓時一沉,喝道:“千夜!真當老夫沒有手段制你嗎?”
  
  面對如此**威脅,千夜也臉色一沉,緩緩地道:“李長老,沒有人是傻瓜,想要什么就直接說吧。”
  
  “很好。”李天權又取出一份文件,放在千夜面前,道:“把這個簽了,我就可以不追究你后面的那些貓膩。”
  
  千夜拿起文件掃了一眼,見是一份新的雇傭協議,直接把待遇減半,而且沒有任何額外的軍功獎勵。
  
  除此之外,還新增了許多義務,比如在戰時,李家有權無條件征調執行任務,不得拒絕。協議期限五年,期間不得再為他人效力。
  
  這已經不是一份面對自由強者的雇傭協議,僅無條件證調一項,就等如是投身世族的附庸。
  
  千夜唇邊露出一絲充滿嘲諷意味的冷笑,當著李天權的面將協議一下一下撕碎,然后把碎紙拍在桌上,道:“李長老,你最好弄清楚,當初可是你們李家求著我來的,大不了我不干了。”
  
  李天權似是沒想到千夜翻臉如此徹底,用力一拍桌子,怒道:“千夜,這里可是李家的地盤,不是你可以放肆的地方!你真以為老夫治不了你?”
  
  到最后一句的時候,李天權突然須發賁張,聲音驟然間變得如同滾滾驚雷。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