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48 劫道

男人翻出一幅地圖,上面標注得極為詳細,比遠征軍的軍用地圖還要完善,僅比暗火幾名高級軍官手中的地圖稍差一點而已。
  
  他向黑流城西北方向望去,在新并入的區域里,分布著好幾處礦場,基本都是黑石和普通的鐵礦銅礦。這種礦場值不了幾個錢,光是把礦石運到永夜人族控制區核心郡城的運費,就遠遠超過了礦石本身的價格。
  
  男人喃喃道:“礦場,礦場難道說他們在狼城那邊發現珍稀礦脈?這可是個大消息!”
  
  女人聽了,嘆了口氣,說:“可惜狼城許進不許出,能夠來往的只有暗火最嫡系的部隊。我還沒辦法在那些部隊里拉攏到人,要不要動用那幾條暗線?”
  
  男人微微一笑,說:“完全沒有必要。想知道他們究竟在往外運什么,也不是只有這一個辦法。你去跑一趟,讓后方那些大人們密切監視從黑流城出去的浮空艇,特別是高速艇。那些大人們知道怎么做。”
  
  兩天之后,在暗火總部,宋子寧正端然坐定,聽取宋虎的匯報。
  
  “少爺,雖然經過兩輪清掃,不過各方勢力安插進來的眼線反而越來越多。即使再進行一次清掃,那些老鼠也掃不干凈。”
  
  宋子寧點了點頭,說:“且放他們去吧,守好我們的核心區即可。總不能把有嫌疑的人全都趕走,只要他們老實呆著,就不用理會。”
  
  隨著暗火快速擴張,無法避免大量收編低層的傭兵和冒險者。這些家伙到了城里,往往就會變成地痞無賴。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人戰力不弱,稍加訓練就是合格的戰士,直接能送上戰場。
  
  幾次戰爭后,現在的暗火前后收編傭兵冒險者已經超過萬人。各方勢力自然借機安插了不少眼線進來,這在門閥世家之間是常見的舉動,大多情況下這些人只收集情報,并不會作出格的舉動。
  
  宋子寧采取的措施就是把這些人打散,放到各個不重要的位置上做一些定崗守衛和巡邏的活,或者是集中起來訓練。至于城防要害,以及新建的狼城,全部都由暗火老兵負責。
  
  在原斯圖卡伯爵領新修的狼城,更是嚴密封鎖消息,任何傭兵商隊都不許接近。一旦外來人進入警戒線,無論什么身份,全部視為開戰挑釁。
  
  宋虎又報告了幾件事,都是些日常事務,宋子寧聽著只點點頭表示了解。這一刻他本該是悠閑從容,可是忽然間面容卻變得有些古怪。
  
  轉眼間宋虎就知道了原因,一個小女孩從宋子寧身后冒了出來,抓著他的頭發利落無比地爬上頭頂,然后象找到了窩的小貓一樣趴了下來。
  
  宋虎努力忍著笑意,對朱姬視而不見,繼續匯報軍情事務。
  
  不過宋子寧卻不耐煩聽了,他把朱姬從頭頂摘下來,按到腿上,揚起扇柄就在她小屁股上敲了一記,喝道:“教訓過你多少次了,不要再往我頭上爬!”
  
  朱姬手腳劃動幾下,努力轉過頭,一臉委屈地看著宋子寧,叫了聲:“媽媽。”
  
  宋虎剛停下喝了口茶,頓時一口全噴了出去。
  
  宋子寧則臉色發黑,一把捂住朱姬的小嘴。但是緊接著他就大叫一聲,把手縮了回來,只見手掌上一排小齒印,一個一個清清楚楚。
  
  宋子寧臉色精彩,哭笑不得。他已經運起原力護手,可仍是被朱姬一口咬穿,留下一排整齊的小牙印。這不是第一次了,而朱姬下嘴也有講究,不管宋子寧用了多少原力護體,她都是一口咬穿原力后留下牙印,但絕不會真正穿透他的肌膚咬出血來。
  
  這時事情已經談不下去,宋子寧長話短說:“下一批貨什么時候出?”
  
  “應該在三天之后。”
  
  “三天,我等不了那么久。軍部的正式調令來了,我明天就得前往浮陸戰場。后面的貨你來負責吧,記得要謹慎小心。”
  
  叮囑幾句后,宋子寧就讓宋虎退了下去。隨即他抓起朱姬,一把按在桌上,扇柄噼噼啪啪地落下去,怒道:“讓你不改口!”
  
  一頓痛打之后,看著兩眼微瞇,一臉享受的小朱姬,宋子寧也沒了脾氣。剛剛那頓懲戒他可沒留手,用的力氣都能夠打斷一個成年大漢的腿,然而這種程度的力氣才剛好讓小朱姬有點感覺,相當于輕度按摩。
  
  宋子寧擦了擦額頭的汗珠,用扇子點點朱姬的額頭,嘆道:“你說你,現在還有哪點象未成年蛛魔呢?就算是頭成年蛛魔,我剛剛那幾下也足以打斷它們的腿了。”
  
  朱姬睜著大眼睛,茫然地看著宋子寧,渾然不知蛛魔是什么東西。
  
  宋子寧也只能苦笑,朱姬剛一出生就褪了一次殼,前不久又第二次成繭褪殼,身體各項屬性都再上一個臺階,已經不知道該用哪個種族的標準來評判她。
  
  然而朱姬的心智卻沒有明顯增長,還是人類三、四歲小女孩的樣子,既沒有覺醒蛛魔的種族傳承,也沒有接受血族傳承的跡象。
  
  第二天清晨,宋子寧就乘上私人高速浮空戰艦,除了隨身武器,他惟一一件行李就是朱姬。
  
  現在的朱姬,戰將以下恐怕都制不住她,暗火里只有南華等寥寥數人能壓制。可朱姬的成長完全超出常識,哪怕成年過程中的黑暗種族也沒聽說過這樣的覺醒速度,然而最讓人擔憂的是,她在力量覺醒的同時心智好像沒有變化。
  
  宋子寧也無法卜算出朱姬最終覺醒的時候,會得到哪個種族的傳承記憶,當然不敢就這么把她放在黑流城。為了這件事,七少心底不知道把撒手不管的千夜罵了多少遍。
  
  再過兩日,又一艘浮空艇離開了黑流,向著永夜腹地飛去。
  
  艇艦控制室內,滿臉風霜的老船長正緊張地觀察著周圍空域。旁邊年富力強的副手笑道:“劉叔,我們這條線路不知道跑了多少回了,從來沒有出過事。”
  
  “你懂什么!永夜這個地方,什么時候太平過?”老船長呵斥道。
  
  副手不以為然:“那些盜匪如果能弄到一兩艘浮空艇,就已經謝天謝地了。就他們那些破船,哪里干得過我們的戰艦。別說他們,遠征軍手上那些用了快一百年的古董戰艦,來上三四艘也不是我們的對手。”
  
  老船長不為所動,依然不斷觀察著周圍空域。
  
  副手看了眼控制室里幾名全副武裝的暗火軍官,壓低了聲音,問道:“劉叔,你說我們運的都是什么東西?需要這么多人押運?”
  
  老船長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七少的規矩你難道忘了?不該你知道的事就不要胡亂打聽!”
  
  副手唯唯諾諾,有些訕訕地退開。
  
  就在這時,一名軍官忽然叫道:“不好!有人在跟蹤我們!”
  
  老船長面色一凝,搶到舷窗往外看去。只見數艘浮空戰艦從側后方的云層中沖出,迅速撲來,明顯不懷好意。
  
  只看它們的速度,控制室內所有的人就都知道逃不掉了。打頭的一艘浮空艇艦身修長,兩側探出如魚鰭般輕輕擺動的長稈,那竟然是帝國新銳的高速驅逐艦。光是這一艘戰艦,就可以輕松干掉他們這從舊軍艦改裝過來的武裝商船。
  
  老船長面容堅毅,喝道:“準備戰斗!”
  
  “可,可是”副手此刻已經面如土色,他的話還未說完,浮空艦在老船長的操控下緩緩轉向,將側舷對準了來襲的艦隊。
  
  片刻之后,這片空域中濃煙滾滾,帶著暗火徽記的浮空艇燃燒著墜向大地,散落一地殘骸。
  
  那艘高速驅逐艦徐徐降落,從艦上走下一名剛剛三十出頭的男人。
  
  他看了眼艦身上兩個冒著黑煙的大窟窿,嘆了口氣,道:“靠著這么一條破船居然能把我打成這樣,我還真想見見這個對手。”
  
  不過轉頭看到眼前的殘骸,他又搖了搖頭。雙方接火的全過程中,暗火艇內都無人出來,顯見其中沒有戰將,那浮空艇摔成這樣,里面的人肯定都活不了了。
  
  他向前一指,道:“去給我仔細的搜,一點可疑之處都不能放過!”
  
  百名戰士從驅逐艦內涌出,散向戰場,一一翻檢著殘骸。他們一身彪悍氣息,行動之間訓練有素,但戰甲上沒有任何軍銜和徽記,顯然不欲人知道身份。
  
  片刻之后,一名軍官就來到了那男人面前,說:“將軍,我們找到了這個。”
  
  在軍官身后,數十名戰士抬著六口箱子走了過來。這六口箱子看似不大,實際上極為沉重,每個貨箱都需要六名高級戰士合力才能抬動,少說也有上千公斤。
  
  貨箱本身就是由高級合金制成,即使在飛艇墜毀的災難中也沒有損毀,只是表面被撞出凹凸不平,還有些變形。
  
  男子走上前去,拔出短刀,運起原力一斬,就將一個合金箱的扣鎖斬下,然后拉開箱蓋一看,頓時吸了口涼氣,立刻把蓋子合上。
  
  “將軍,里面裝的是什么?”旁邊幾名軍官不明所以。
  
  “你們不需要知道。好了,我們的任務完成了。把所有箱子都抬到艦上,打掃干凈現場,我們走。”
  
  夜晚時分,在一間密室內,幾個人正圍坐在一張桌子旁邊,盯著中央一塊礦石,目光炙熱。
  
  許久,一個年輕人才出了口氣,說:“這么高品位的晶鐵原礦,確實少見。晶鐵只有在高溫高壓并且原力濃郁的條件下才能生成,一般來說,品位越高,意味著礦脈的儲量越大。這條礦脈,不得了啊!”
  
  Ps:最近兩周在封閉學習,有放風機會,俺就更新。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