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51 平息

上校舉步欲走,再說下去無疑自取其辱,他向千夜瞪去一眼,目光中充滿怨毒。不過他隨即一怔,發現千夜也在看著他,而且是十分認真的審視。
  
  “看什么看?”上校惱羞成怒。
  
  千夜笑笑,說:“沒什么,只是記住你這張臉而已。”
  
  這句話說得平淡,不過在場眾人都體會到了其中意思。在李家基地里當然不能自相殘殺,可今后若在荒郊野外無人之處,或是大戰場上再度相逢,李紀定然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上校臉色發白,握緊手中短/槍,轉身匆匆離去。不過看他方向是直奔主營而去,顯然是想去找二長老。
  
  李維時瞇起眼睛瞥了一眼上校的背影,眼底閃過明明白白的殺意,隨即轉身問道:“千夜將軍的軍功都清點統計完了嗎?”
  
  旁邊幾名軍需官都是呆若木雞,此刻滿頭大汗地道:“清點好了!就等千夜將軍確認!”
  
  把軍徽部分加回去后,千夜對清點結果沒什么異議,直接在冊子上簽了字。
  
  直到現在,李維時才有時間看一眼統計結果,那個數字讓他吃了一驚,竟微有眼花之感。
  
  千夜這次出戰的獵獲,竟然累積達到了次一等功。次一等功對應的是擊殺永夜實力侯爵,千夜當然沒可能擊殺這種等級的陣營大人物,然而正因為這是殺敵數量累計出來的,才讓李維時更加心驚。
  
  對于千夜這樣的特殊人物,李維時當然看過資料,他清楚記得千夜在鐵幕血戰時累計二等功,那已經是一個很可怕的數字,這次居然一個月不到,就是次一等功!
  
  李維時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說明戰況是一邊倒的屠殺。然而鐵幕血戰尚可以說由于等級限制,造就了那些同級無敵天才們的戰績,迷霧森林卻是真正的戰場,不存在任何僥幸。
  
  想到這里,李維時背上冷汗涔涔,十分慶幸自己剛才來得快,處理得夠果斷,沒有和千夜徹底撕破臉。否則即使不考慮千夜背后的復雜關系,就基地這點防守武力恐怕都抓不住他。一旦雙方真動上手,還被他突圍出去,局面就完全不可收拾了。
  
  李維時對千夜的戰力有了最直觀的認識后,態度愈發客氣,在他督促下,所有軍功登記流程順利辦完。圍觀的世家子弟們見沒有熱鬧好看,也都漸漸散了。但還是有不少人留了下來,試圖拉攏千夜加入自己的戰隊。
  
  那一箱子的東西不光是軍功證明,也證明了千夜在撈取戰績上是何等兇殘。這樣的狠人,只要拉攏到自己一邊,那在軍功榜上的爭奪幾乎就立于不敗之地。
  
  當下就有一人擠了過來,道:“千夜將軍,有沒有興趣來我沅陰陸家發展?我陸家雖然只是下品世家,但將軍若來,自當傾全族之力供奉,只要將軍能夠助我們奪下軍功榜,一切條件都好說!另外,我陸家還有一對雙生姐妹花,今年方才十六,正是鮮嫩可口之際,即可送與將軍哎?將軍別走啊,將軍!”
  
  李維時當機立斷,拖著千夜強行擠出人群。
  
  這一來千夜發現自己之前對李維時倒是看走眼了,這名李家旁支貌似平庸,原力等級好像也沒發展余地了,然而原力精純程度卻超過標準。
  
  哪怕是同樣等級的,被李維時輕輕一靠,也就擠到了一邊去。以原力精純程度來說,千夜平生所見強者,能和趙君弘這一級數的人相當了。
  
  李維時抓緊千夜東奔西繞,好不容易擺脫身后那些世家之人,來到一個僻靜之處,這才大喘幾口氣,苦笑道:“千夜老弟,我李家這次確實有對不住你的地方,希望別往心里去。這樣吧,你先回去休息,晚上我親自把東西給你送過來,另外再請你喝酒賠罪。”
  
  千夜微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大概是二長老吩咐過,想要給我找些麻煩吧。”
  
  李維時嘆了口氣,有些惱怒地道:“李天權那一房的人為了爭權,簡直是不擇手段!你放心,事到如今,我也不會就這么輕易算了。今天這事大損我李家清譽,操作得當的話,說不定能把李天權踢回本家去!”
  
  千夜搖頭道:“倒不必忙著把這位二長老趕走,我和他可還有個賭約,若是我搶下軍功榜榜首,鏡水滌生和天風云煙珠都要歸我。”
  
  李維時點頭道:“此事我也聽說過,李天權似是鐵了心的想要趕走你,沒少宣揚這件事,好以此證明你的狂妄無知。呵呵,千夜,這種氣頭上的賭約,不必當真呃!”他忽然想起一事,目注千夜,遲疑地問:“你,你不會真的想要去搶軍功榜吧?”
  
  千夜笑笑不答。
  
  李維時本想打個哈哈,可是半途就怔在當場,后半截笑聲全都吞了回去。雖然李天權到任后,他很多權利都已失去,可是軍功榜排名這種大事是瞞不過他的。
  
  似乎似乎千夜這次帶回來的軍功確實很多,多到了超出其他人一大截的地步。雖然現在還有幾支戰隊一直在迷霧森林深處沒有返回,可是回來補給的戰隊也超過大半,李家自己名下的隊伍也有兩支已返回,他們上交的軍功都和千夜相差頗遠,勉強能湊出個二等功就算不錯了。
  
  然而那些可是完整的戰隊,最少的一支也有數十人規模,整個戰隊打出的戰功,怎么還沒有千夜一個人多?
  
  雖然離三月之期還有四十多天時間,可是千夜同樣能夠再行出戰。如果下次他回來時,還是有這樣瘋狂的表現
  
  李維時忽然打了個寒戰,不敢再往下想。可是那個想法依然不可抑止地浮起。
  
  難道,千夜真有可能摘下軍功榜?
  
  這個想法確實瘋狂,哪怕只有一點可能,也足夠讓人震驚。要知道,千夜只有一個人。
  
  李維時勉強保持著笑容,把千夜送到住處,然后心事重重地離去。
  
  傍晚時分,李維時果然如約前往千夜住處,拎著一個沉重的彈藥箱,和他同行的還有數名世家中人。
  
  看李維時的臉色就知道他不怎么愿意把人帶過來,但也無法明著拒絕。那幾人卻是來向千夜求/購黑暗種族武具的,白天這幾個世家都有人在場看到了軍功兌換區的鬧劇,自然知道千夜交的全是軍功憑證,幾乎沒什么裝備。
  
  能夠拿出那么多軍徽,哪怕裝備再不好攜帶,總有幾件高級貨在手上。
  
  聽說了幾人來意,千夜也沒什么猶豫,拿出幾把短刃。其中兩把是黯影之刃,另外還有三把吸血刃和一把匕首,品階都差不多。
  
  那幾人見東西雖然少,不過武器等級還算夠高,且都是血族和魔裔的好東西,幾人分分勉強也可滿意。按理說千夜一個人帶不回多少武備,這幾人也不多糾纏,和千夜約定了后續收購的事宜,就告辭離開。
  
  出售了幾件裝備,千夜腰包里一下子多出幾萬金幣,頓時富足起來。當千夜和幾人約定后面再有黑暗種族武備會首先賣給他們的時候,李維時在旁邊幾次想要開口,但是想到前面那兩把黯影之刃,最后還是選擇沉默。
  
  李維時很知分寸,千夜也很滿意,和他寒喧幾句后,才送他出門。
  
  千夜并沒有多作停留,甚至都沒有過夜,在子夜時分就離開了基地,再次消失在迷霧森林中。
  
  夜雖然深了,可是李天權的辦公室內依舊亮著燈火,他在房間中來回踱步,地上滿是碎紙和瓷器碎片。在盛怒之下,有好幾件心愛的瓷器變成了碎片。
  
  可是這并不能消除李天權心中的憤怒,心痛反而讓他怒火燒得更烈。
  
  那名上校李紀的母族也是他的妻族,兩邊算起來與他血緣頗近,但此人平時用起來還算順手,這次卻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居然捅出這么大的一個簍子。
  
  李家的軍功榜牽涉到天風云煙珠和鏡水滌生,眾目睽睽之下,誰敢在里面動手腳?象上次他和千夜所作的約定,已經是鉆空子的極限了。
  
  現在李紀居然大庭廣眾下就要劃掉千夜軍功,雖然他算是揣摩李天權心意行事,可若手法巧妙,把事辦成了還勉強能算功績,一旦鬧出來卻難以收場。
  
  說白了,還是千夜的戰績太過驚人,今天李家敢于欺負這樣一個強者,明天說不定就騎到哪個世家頭上了。哪怕李家的確沒把大部分世家放在眼里,也不能把這點小心思擺在光天化日之下。
  
  而各個世家往往彼此聯姻,嫡庶、主旁關系錯綜復雜,想要傳個話再簡單不過。到了那時,眾口鑠金,不知道有多少流言會傳到家主耳朵里。
  
  想到這里,李天權心中暗自慶幸,還好李維時處置得當,否則再鬧大,雙方真的當場交火,就算最終把千夜拿下,李家也是名聲掃地。到了那一步,他這個二長老也就干到頭了。
  
  李天權又是慶幸,又是惱怒,重重哼了一聲,怒道:“又是這個小畜生!”
  
  他越想越怒,這個千夜怎么就如此膽大包天,敢把事情鬧大?真以為他李天權是好欺的嗎?
  
  “來人。”
  
  當書記官戰戰兢兢地走進門時,李天權已經坐在桌后,恢復了沉穩,吩咐道:“把這里收拾一下,另外,去把那幾個人給我叫過來。”
  
  年輕的女書記官臉色微微蒼白,顯然有些畏懼,確認道:“是,是那幾位嗎?”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