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53 不尋常的遺跡

不過這件小喜事還不足以沖淡憂慮。帕爾斯皺起雙眉,又拿出戰報重新看了起來,多年經驗,以及上位魔裔引以為傲的直覺,讓他感覺到這些戰報中隱藏著什么需要注意的信息。
  
  接下來的十多天,千夜幾乎忘記了時間。他的生活一成不變,搜索,戰斗,清理戰場,然后修煉以補充原力。這幾樣內容不斷往復循環,似乎永無休止。在加上所有這些都發生在到處看起來一模一樣的迷霧森林,讓人壓抑得幾乎要發瘋。
  
  千夜一直沒有睡覺,而是以修煉代替睡眠。迷霧森林中有無窮無盡的源液,只要消化得了,那么他的原力似乎就可以永無休止增長。
  
  還有戰斗,無論格殺黑暗種族還是異獸,都會帶來海量精血,多到煉化不完。吃過一兩次虧之后,千夜再使用生機掠奪時就小心得多,至少不會如最初那樣直接用虛空閃爍沖進敵群,再接上一個生機掠奪,結果數百人的精銳部隊,掠奪回來的精血差點把他直接撐爆。
  
  千夜沒有睡覺,還有一個原因是只要合上眼睛,就會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一隊隊黑暗戰士,無數刀劍槍械撲面而來,耳邊槍聲和廝殺聲則始終在轟鳴,從未停息。只有睜開眼睛時,才會讓他暫時擺脫幻象。可是睜開眼,印入瞳孔的是一成不變的迷巨樹,更讓人感到壓抑。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迷霧森林中的黑暗戰士反而越來越多,好像永遠都殺之不盡。而且對方的強者也越來越多,千夜先后遇到兩個和艾登水準差不多的家伙,短暫交手后,他就不得不退走,因為對方的援軍已經到了。
  
  好不容易千夜才遇上了一隊只有十幾個人的偵察小隊,自然毫不客氣地給滅了。清掃戰場的時候,為首那名狼人男爵的盾牌引起了千夜的興趣。
  
  這面盾牌居然擋住了吸血刃的一刺,顯然材質不俗,要知道他現在用的吸血刃是七級武器,哪怕沒有更多附加功能,光靠鋒銳就能洞穿大部分重甲厚盾。
  
  千夜沒有多少時間打掃戰場,隨手拎起護盾就向安度亞的神秘空間塞去。可是剛一抬手,他卻怔住,原來不知不覺之間,安度亞的空間又裝滿了。
  
  “該回去了。”千夜心中浮上一聲喟嘆。
  
  “我出來幾天了?”當這個疑問出現,千夜終于確認自己確實出了問題。
  
  恍若永無休止的戰斗,一成不變的森林,以及戰斗之外沒有其它聲音的寂靜,不知不覺間讓千夜承受了太多的壓力。這種現象在軍人中很常見,特別是那些經年搏殺一線戰場的老兵。
  
  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也很簡單,那就是離開戰場一段時間,好好休個假。比如說,回家看看。
  
  警覺到自己的問題,千夜也就算走了出來。
  
  返回基地的時間比預想中要久,看來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十分深入迷霧森林,快要抵達中央溶洞了。森林中依舊是千篇一律的景像,不過千夜目光掃過,卻發覺了數百米外巨樹樹干上的一顆黑點。
  
  在這個距離上,普通人根本看不到那不過是指甲蓋大小的黑紅小點,但是千夜的超凡視覺卻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滴半干的鮮血。
  
  在迷霧森林中看到血跡,說明戰斗剛結束不久,否則這顆偶爾飄落樹干的血點在完全干涸前就會被霧氣侵蝕分解。
  
  千夜收斂氣息,隱入迷霧,悄悄向那邊接近。過往他也遇到過數起戰斗,不過只有帝國一方陷入絕境時才會出手解救,其它情況都是悄悄退走。如果沒有軍功榜還好說,有了軍功榜,貿然參戰說不定會被認為是搶功,況且千夜也不喜歡和那些世族打交道。
  
  他行進如風,轉眼間越過那棵巨樹,一處戰場遺跡就出現在眼前。
  
  到處都是尸體,場面極為慘烈,雙方丟下了近百具尸體,從衣甲上看,永夜和帝國都有子爵級的人物戰死于此。
  
  看起來象是哪個世家戰隊,和一支永夜小分隊遭遇,然后雙方打了一場慘烈無比的戰斗,幾乎同歸于盡。至少在戰場外圍,千夜沒看到有大隊人馬離開的痕跡,那些高位者的尸體也無人收斂,顯見雙方即使有幸存者,也不過寥寥數人。
  
  千夜沒有貿然踏入戰場,依舊保持在收斂氣息的狀態,皺眉思索。
  
  眼前的戰況很不正常,帝國和永夜雖說勢不兩立,可那是兩大陣營間的仇恨,落到具體個人身上就是另一回事。
  
  一般這種遭遇戰,雙方打到一定損失時,就會選擇撤退,很少出現這種不死不休的結局。迷霧森林的戰斗是消耗戰,又不是某場大戰役的關鍵之戰,犯不著拼到最后一個人。只有雙方實力懸殊的時候,才會發生一方被全滅的情況。
  
  而如果千夜是戰隊指揮,遇到勢均力敵的對手,他會選擇先帶人突圍,然后重新尋找戰機,務求創造某種優勢,或伏擊,或在軍力占優的情況下再打,這才是合格將領該作的。
  
  千夜繞著戰場又走了一圈,果然發現了許多不對勁的地方。在邊緣地帶,有不少傾倒姿勢向外的尸體。他們看上去正在逃跑,結果仍被一一殺死。
  
  很多尸體臉上凝固著極度驚恐的表情,仿佛死前處于極度恐懼中。但是戰場上的老兵們即使面對必死的局面,都很少會露出這種表情。
  
  最不正常的是,這些有問題的尸體有帝國戰士,也有黑暗戰士,甚至還有兩頭以嗜血驍勇著稱的狼人。那兩個狼人死狀極慘,其中一個整條脊椎骨都被剔出體外。
  
  千夜皺眉,回頭再看了一眼戰場,發現不少尸體都近乎分尸。其中永夜的幾個爵士和人族那名戰將更為明顯,尸體被切割成十七八塊,只剩一點皮肉相連,還能勉強保持形狀。
  
  這戰場不對!
  
  并不是雙方遭遇而同歸于盡,倒象在共同圍攻什么人,結果反而被對方殺了個干干凈凈。然而在帝國和永夜全面戰爭的此刻,究竟是什么威脅才能讓兩大陣營的戰士聯手?
  
  若在迷霧森林中,答案似乎只有一個,那就是森林孕育出的異獸。
  
  過往森林中的異獸和土著小人特點都是數量眾多,攻擊極度危險,但是個體往往都弱得可以。象那種小人,隨便哪個戰將都能一掃一片。只是小人速度極快,木矛又有劇毒,被多捅幾下,普通戰將也承受不起。
  
  但這片戰場上,一點都看不出獸潮痕跡,如果這兩支帝國和黑暗戰隊的確遭遇了森林異獸,那就是只有幾頭,甚至是一頭極為強大的異獸。
  
  從現場看,戰斗持續的時間并不是很長,千夜估計換了自己,想要殺掉這兩百來人,也就是做到這種程度。也即是說,這頭異獸戰力至少不比他低。
  
  這可真不是個好消息。
  
  雖然按照常理來說,森林就算會產生出那種極為強大的異獸,數量也很有限。可是虛空浮陸上處處都是打破了常理的存在。
  
  千夜依舊保持在收斂氣息的狀態,只待在戰場外圍,并沒有進去清掃戰場,收集戰利品的意思。在沒有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之前,過度貪婪就是找死。
  
  而且隨著時間推移,他還發現了這片戰場另外一個很不正常的地方。尸橫遍地,鮮血漫流,基質的活動卻格外緩慢。
  
  等了一會兒,蠢蠢欲動的紫色基質四處蔓延,漸漸把血流吸干。千夜反而變得更加耐心,警覺提升到了極致。
  
  又過了近一刻鐘,基質終于逐漸向尸體上蔓延。千夜略微松了口氣,朝戰場走去。那些尸體上的傷口,有助于他判斷未知對手的能力。
  
  千夜剛剛走出去幾步,忽然感覺小腿上有一點點涼意。他不假思索,立刻飛身躍起,只見一把大得可怕的砍刀正從剛才站立的位置掠過,如果他的回避動作稍慢一點,恐怕兩只腳就要被砍下來了。
  
  千夜身體比普通人要強悍得多,然而這把大砍刀只看外型就極為兇猛,簡直就是為了切肉斷骨而鑄。
  
  砍刀握在一只白嫩的小手里,然后一個熟悉的身影從尸體下鉆出,緊接著一刀追砍躍到了空中的千夜。
  
  一張帶著點茫然和無辜的絕美小臉映入眼瞳,又是白空照!這名詭異的少女猶如陰魂不散的幽靈,好像在哪里都能碰得到她。
  
  人在空中,千夜發現白空照這一刀斬出的角度極為巧妙,讓他無論反擊還是閃避都無比難受,最好的辦法就是險險避過,但是很大幾率會被劃上一刀,在身上添條傷口。
  
  一道皮肉小傷,似乎算不了什么。不過千夜和白空照打過不知多少次交道,很清楚她就是最危險的荒狼,每一次都在獵物身上留下一點小傷,積得多了,再龐大的獵物最終也會轟然倒下。
  
  然而此刻千夜已經不同以往,看清是白空照之后,他直接揮臂向斬刀的厚背處格去。
  
  果然,當千夜手臂掃去時,白空照的斬刀已經巧妙地轉了個方向,刃口翻轉過來,就象是千夜自己將手臂送上去被砍似的。
  
  只聽嚓的一聲輕響,虬龍護臂部分竟然被斬刀輕而易舉地破開,如切腐木。這把斬刀的鋒利簡直超乎想象!當它斬開虬龍,切入千夜手臂之時,千夜終于知道這把斬刀鋒利只是一方面,刀鋒上附著的原力性質十分奇特,至堅至利,將這一斬的威力放大何止一倍。
  
  不過這只是小意外,千夜速度驟然爆發,手臂突然從刀鋒下消失,手掌則如同從虛無中伸出般,一把抓住斬刀,借力轉身,另一手中的吸血刃如電光一閃,刺入少女腹部。
  
  白空照臉色驟然慘白,在這生死一線之際,她再度顯現出強悍無比的求生本能,果斷棄刀后退,轉身就逃,毫不遲疑。千夜的吸血刃剛刺入不深,就被白空照以閃退擺脫。
  
  看著如輕煙般遠去的白空照,千夜一聲冷笑,足下一道幾乎無可察覺的血線迅速延伸,剎那間已經到了白空照身后。
  
  然而就在虛空閃爍發動的這一瞬,千夜體內忽如翻江倒海,無論原力血氣都沸騰起來,就像虛空亂流引發的風暴,完全失去了控制。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