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56 終結

千夜忽然將對手提起,和那名刺客互換了位置,用他的身體擋住了盧殺。
  
  這下轉換時機把握得恰到好處,令盧殺也不得不收住沖勢。在兩人位置互換的瞬間,盧殺眼前一花,好象看到兩人之間有無數紅線一閃而逝,隨即他那位兄弟的生機迅速暗淡,轉眼間就微弱得幾近于無。
  
  千夜的手成功扣上了他的咽喉,喀嚓一聲捏碎了他的喉骨。
  
  “你敢!!”盧殺兩眼通紅,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再次向千夜撲去,一拳當胸轟出。
  
  隨著盧殺的撲擊,千夜周圍突然噴涌出數十道原力,凝聚成道道鋒銳地刺,彼此交錯,頃刻間構成一片死亡地帶。這即是盧殺的領域,棘刺地獄。這個領域集攻敵和限制于一體,雖然沒有多么炫麗的絕殺,可是卻無比實用。
  
  當道道地刺破土而出時,千夜步伐敏捷地不斷后退,幾步就出了盧殺的棘刺地獄,數十道地刺與千夜擦身而過,可是沒有一道能夠刺中。
  
  盧殺臉色凝重,他那執行暗殺的兄弟手上拿的是一把極為罕見的破甲錐,既然穿透了虬龍這種重甲,千夜就不可能沒有受傷。他也看得出千夜的氣息正逐漸變弱然而卻沒有想到這種情況下,千夜仍貌似輕松地幾步就擺脫了棘刺地獄領域。
  
  這讓盧殺也有一剎猶豫,不知道是否再布一道棘刺地獄。棘刺地獄消耗不低,一旦發動后出現位置就是固定的,若再被千夜避開,只是空耗原力。
  
  千夜退出盧殺領域后,既沒逃走,也沒拔劍,而是揮手擲出數顆手雷,在兩人之間連環炸開,暫時擋住了盧殺出去。然后千夜忽然回頭,似笑非笑地看著身后不遠處的杜利。
  
  自盧殺一動手,杜利就向千夜身后潛行迂回,準備來一記狠的。可他完全沒想到,盧殺的領域根本沒能困住千夜哪怕一刻,而千夜身處如此險境,仍如背后長了眼睛,察覺到了他的靠近。
  
  千夜那雙如黑曜石般澄澈的雙眼,此刻仿佛最濃郁的黑暗,深不見底。可若看得久了,卻似又能在其中看到無數兇險潛流。關鍵是,千夜此刻神情和當日在決斗場上一招放倒杜利時一模一樣。
  
  那一戰,杜利敗得干脆利落,而且糊里糊涂,直到現在也沒想明白自己是怎么輸的。這段時日以來,他不知道多少次從噩夢中驚醒,夢的最后都是千夜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睛。這一戰,已成了他的心魔。
  
  此刻仿如昨日重現,杜利頓時全身一顫。待見千夜手中忽然多了一把重劍,高高舉起時,杜利才如大夢初醒,一聲尖叫,轉身就逃!
  
  杜利表現如此不堪,卻也出乎千夜預料之外。他懶得去管杜利這是示弱誘敵,還是真的不堪一擊,千夜眼中泛起湛藍光芒,剛剛起步狂奔的杜利腳下猛地一絆,就是一個踉蹌。
  
  掌控之瞳!
  
  這點停滯足以致命,東岳貼著杜利后背斬落,然后千夜收劍,轉身面對剛從手雷爆炸中沖出來的盧殺。
  
  杜利仍在發力狂奔,瞬息間就沖出百米,幾乎要出了眾人視界范圍。他似乎渾然不知背后盔甲徹底凹陷,多了一個大坑。再奔數步,他猛地噴出一口混雜著內臟碎塊的血,晃了晃,一頭栽倒在地。
  
  “杜利!”盧殺冒險穿過手雷火流卻還是慢了一步,他看得目眥欲裂,拔出長刀,大踏步沖向千夜,一刀當頭斬下!
  
  千夜手中東岳彈起,在盧殺刀上一架,只聽一聲悶響,兩人腳下的基質頓時起了一圈漣漪,遠遠蕩開數十米。
  
  千夜連退數步,東岳復又彈起,劍尖指向盧殺。而剛才一記硬拼,盧殺也不好過,同樣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掩不住臉上的震驚。
  
  盧殺早就知道千夜只開了兩處原力漩渦,原力深厚程度應遠不及自己。然而這下正面交鋒,原力毫無花巧地對撞后,千夜竟然只是稍處下風。然而千夜本身力量極大,遠超盧殺預料,兩相疊加之下,他竟然占不到絲毫便宜。
  
  盧殺眼中殺機更盛,再度撲上,毫不遲疑。這一次他全力出手,甚至再不留絲毫后手。千夜還年輕,潛力無窮,而他早就到了瓶頸,雙方如今已是生死大仇,如果不趁著此時千夜重傷時殺掉他,今后就更沒有機會了。
  
  東岳在千夜掌中轉動,劍尖拉出一道新月般的弧度,輕得宛若沒了重量,和盧殺戰在一處。
  
  以兩人為中心,風暴驟起,倏忽間席卷了近百米范圍,連被波及到的巨樹都不斷搖晃,樹冠上數個胞室開始有了反應,外皮起伏不定,顯然里面的異獸小人已經處在破壁而出的邊緣。
  
  此刻縱使千夜戰技已經接近完美無瑕,亦感覺東岳上的壓力越來越沉重。盧殺不愧是揚名近二十年的真正強者,戰技樸實無華,一刀刀橫劈豎斬,少有變化,卻極為凌厲,每每攻敵最薄弱的一環,而他自身露出的破綻也極少。
  
  盧殺這一身戰技是在無數次生死之間千錘百煉而來,他刀刀沉重之極,宛若巨斧重錘般向千夜一下下敲打。這種對手最是讓人頭疼,盧殺的原力夠厚,力量夠強,速度夠快,雖然每一樣都不是頂尖水準,但也沒有分毫短板。
  
  這場激戰,磅礴的原力互相沖撞、席卷、炸裂,如同屏障把所有人都逼出百米外,更不用說插手。
  
  孔方圓被幾名忠心的本家戰士牢牢護著,在旁邊看得一身冷汗。他完全沒想到一直以來盧殺根本沒出全力,直到現在才盡顯真正實力。
  
  他此時才后悔不該不聽族叔的勸,招攬盧殺這種人實在太過危險。孔家這支戰隊即使完好,也不見得是盧殺對手,如果不是那狼人伯爵一路追殺,絲毫沒有喘息之機,半路上盧殺若翻臉,就是反客為主之勢。
  
  而千夜更是大出他預料之外,被偷襲重殺之下還能與盧殺激戰至此,也不愧是拿了李家最高一檔待遇的人物。
  
  激戰中的千夜和盧殺驀地分開,相隔十余米,彼此對峙。
  
  孔方圓眼角一陣抽動,戰場上到處都是荊棘地刺,顯見盧殺已經盡了全力,而千夜的領域始終不見蹤影,看起來應是被盧殺壓制住了。但千夜趨退之間,根本對地刺不管不顧。
  
  孔方圓分明看到,一道鋒銳之極的地刺切開了千夜的腿甲,然后又有一道地刺劃過那道缺口,切進千夜小腿。
  
  盧殺這些地刺的威力,孔方圓知道再清楚不過。在不久前的一場戰斗中,甚至有蛛魔子爵本體的節足被地刺削斷。然而那道地刺劃在千夜小腿上,居然只留下一個小傷口,甚至連血都沒有滲出幾滴。
  
  兩人對峙片刻,千夜腰間傷口突然飆出一道血泉,直噴出數米,血液顏色很不正常,反射出一點瑩瑩綠意。
  
  盧殺陰沉的臉上終于有了一抹笑意,冷道:“看來我那兄弟沒有白死。你確實很難對付,不過今天還是要下去,給我兄弟們陪葬!”
  
  “下去把他們再殺一遍嗎?”
  
  盧殺雙眼微瞇,道:“你已經控制不住傷勢,最多再過一刻鐘,我就能耗死你。現在還有什么遺言嗎,趕緊說,說不定我心情好,會去幫你辦了。”
  
  千夜淡淡地道:“可惜我沒那個心情聽你的遺言,再見。”
  
  眼見千夜把東岳隨手插在地上,拔出雙槍,一直戒備著千夜大招的盧殺不禁一怔,忍不住道:“你以為我會讓你完成充能?”
  
  兩人之間的距離只有十余米,一個沖鋒即可近身,也是原力延伸和領域覆蓋的范圍,唯獨不適合各種槍械,大部分人連充能都來不及完成。
  
  隨著千夜聲名日盛,很多資料被發掘出來,比如他最早在永夜崛起是以一名超遠程狙擊手的身份。然而一個狙擊手需要距離才能發揮全部實力,這也是盧殺為何不惜徹底得罪孔家,迫不及待要就地干掉千夜的原因。
  
  看到千夜狙擊那頭狼人伯爵的槍法,盧殺就知道,一旦錯過今天的機會,不說有沒有把握在迷霧森林這見鬼的環境里把千夜找出來,就算追到了,一名超遠程狙擊手會給他們難以承受的打擊。
  
  盧殺不明白千夜為何會犯這種錯誤,但他從來不會放過敵人的愚蠢。盧殺體內的原力漩渦陡然旋轉到最高速,渾厚原力從雙臂沖出,幾乎凝成實質。
  
  千夜身周升起緋色原力之霧,點點金芒沉浮,隨即變得越來越亮,瞬息間占據了所有人的全部視野,再也看不到其它!而與此同時,千夜身后一雙光翼展開,雙槍合一,槍口處亮起一點光芒,竟然把場中兩團對沖的熾烈原力都壓下去了一剎。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眾人視力慢慢恢復。
  
  盧殺滿臉震驚,看著自己心口上一個渾圓的空洞。空洞不過拳頭大小,前后通透,可以看到身體內的血肉和臟器,然而心臟所在的位置卻什么都沒有。
  
  那些殘留的臟器還在活動著,卻已經沒有了分毫生機。它們只是還保留著形狀,并且在慣性下蠕動著。
  
  動著動著,它們就漸漸變成灰白,然后在盧殺眼前化成一堆細細粉末。盧殺略微掙扎了一下,空洞中突然爆出一蓬細細灰霧。只有他自己明白,這些灰塵,原本都是自己的內臟。
  
  盧殺抬起頭,緊盯著千夜,“你,逃不掉的我在下面,等著你”
  
  千夜緩緩收起雙生花,看著盧殺,沉默不語。
  
  盧殺一句話沒有說完,就緩緩倒下,再也不動了。他沒有輕敵,最后那一擊凝聚了最強的實力,不說一對五級短/槍,就算與他同階戰將拿著七級槍瞬發充能成功,也最多破防而已。
  
  然而他面對的,是原初之槍。
  
  Ps:感謝新盟主云中漪蘭。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