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60 軍功

章一六零
  
  當千夜走后,李天權臉色頓時一陣蒼白,心中隱隱生起不詳預感。天風云煙珠是有數之物,多一顆也沒有。鏡水滌生雖然族內有儲備,但是這等寶物想要額外拿出一份來,李天權也要提前告知家族,以作準備,哪是說拿就拿得出來的?
  
  李天權呆坐片刻,猛地站起,叫進女書記官,吩咐道:“去調軍功兌換紀錄過來,我現在就要!”
  
  女書記官手中正捧著一本冊子,臉色有異,說:“長老,剛剛軍需處的人來過了,他們說這次的軍功紀錄有些異常,請您過過目。”
  
  李天權一把搶過軍功登記冊,迅速打開,翻到千夜那一欄,一看之下臉色盡轉雪白,再也控制不住激蕩心情,悶哼一聲,頓時噴出一口鮮血。
  
  等回到住處時,千夜手上那只手提箱早就在不知不覺間變成空箱子,進屋后就被隨手扔在一邊。箱內海量黑晶自然早就進了安度亞的空間,在那里才是保險。
  
  千夜并未在房內多呆,而是找到了沅陰陸家所住的院子,登門拜訪。
  
  無巧不巧,正好上次的那中年胖子也在。他直接從里面沖了出來,人還未至,聲音先到:“千夜老弟,總算把你給等來了!怎樣,是不是已經想好了?我跟你說那對姐妹花絕對是極品,無論如何都要收入房中,絕對不會后悔”
  
  千夜哭笑不得,這胖子嗓門可不小,整個院子里的人都聽見了。頓時就有幾個年輕人臉色不善,顯然早就傾心于那對雙生小美女。不過陸家不算豪門,實力有限,族中年輕人里別說沒有趙君度這一層次的天才,比之趙君弘也差了好幾條街。所以那幾個年輕人對千夜只是或嫉妒,或痛惜,卻沒有人沖上來挑釁找死。
  
  千夜隨著那胖子向院內走去,忍不住問:“你不是說過那對姐妹是長老之女嗎?你這樣象送貨一樣把她們到處送,就不怕和長老結仇?”
  
  胖子哈哈大笑,道:“那老頭一心一意想要借著兩個女兒攀高枝,甚至有分家出去之心。我怎么可能讓他這么如意?我和他都斗了幾十年,也不在乎多這一件兩件。再者說,如果真把他那對寶貝女兒送到你手上,他謝我還來不及呢!”
  
  千夜依稀記得這胖子上次介紹過自己,似乎叫做陸中游,也是個什么長老,在陸家權位不低。如此倒也說得過去。
  
  等在房中坐定,陸中游一臉熱切,問:“千夜老弟,可是有新貨了?”
  
  千夜點了點頭,陸中游頓時大喜,搓手道:“這可才一月不到!沒事,我做了萬全準備,所有能調集的資金都調過來了,不知道這次的貨有多少?”
  
  “比上次略多。”
  
  陸中游頓地倒吸一口涼氣:“比上次還多!”
  
  上一次從千夜手中收到的貨數量雖然不多,可是品質極佳,若以價值論,足可抵陸家大半年的貨源。是以這次陸中游下了血本重注,把能夠動用的資金全都調了過來,倒不全是為了收千夜的貨,同時也打算做做其它世家的生意。畢竟戰隊出戰,都會有這樣那樣的戰利品,只要價錢公道,他們都愿意將暫時用不上的戰利品換成金幣和物資。
  
  可是沒想到僅僅一月左右,千夜居然手上就又有了若大一批貨。陸中游擦著汗,心中又是震驚,又是歡喜。
  
  “如何收貨?”
  
  “今晚你們在老地方等我,我帶你們去放貨的地方。”千夜道。
  
  “今晚?”陸中游臉色微變。晚上去迷霧森林可不是什么好主意,這鬼地方白天視野都只有幾十米,到了晚上恐怕都不超過十米,和睜眼瞎差不多。
  
  千夜看了看時間,說:“嗯,就是今晚,三個小時后就要出發。”
  
  有過上次經歷,陸中游猜測千夜還是以老樣子貯存裝備,如果這樣的話,那倒真是要趕時間。無論什么樣的箱子,在迷霧森林里都無法久放。真正能夠耐得住基質侵蝕,可以久放的箱子,光是箱子本身價值就比裝備貴多了。
  
  陸中游當即下了決心:“那就今晚!”
  
  入夜時分,千夜和陸家眾人在基地外會面,一同前往隱藏裝備的地點。有過上次合作的基礎,此行一切順利,陸中游準備的滿滿一箱黑晶都入了千夜的腰包。在回基地的路上,陸中游是笑得合不攏嘴。這筆大生意,至少可以保證陸家一年多的貨源。此刻他滿心盤算的都是又能夠開幾家商鋪,自己能夠得多少分紅,夠不夠再多買幾處房產,好把那幾個磨人的小妖精安置進去。
  
  此時此刻,千夜身上光是黑晶和金幣就有二十萬之多。其中盧殺這隊人貢獻的裝備以及事后從李天權手里榨出來的酬勞撫恤將近一半。縱然以李天權的權勢,這一下也被坑去一半身家,那可是他的平生積蓄。
  
  李天權怎會隨身攜帶那么多錢,當場拿出來的恐怕有不少是維持基地運行的公款,事后彌補虧空不大不小也是個麻煩。不過那就不是千夜關心的問題了。
  
  歸途上,千夜估算了一下收獲,目前手上軍功有個完整的一等功,再加上李家額外獎賞的部分,積功已達到超等功,而且還有些富余。帝國超等功需要格殺榮耀侯爵,或者與之相當的大量敵人,是依靠數量能夠積功的上限。再往上,則是天功。
  
  帝國慣例,天功需要斬殺公爵方可,而且不能累積。所謂天功,即是一朝斬獲,玄天震動之意。任何一名公爵的隕落都是大事,所以天功的獎賞也同樣讓人瘋狂。據說帝國專設了一個寶庫,里面封藏著用于天功封賞的寶物。這個寶庫自帝國開國時就設立,千年以來歷代皇帝都不斷向里面充實庫藏,早就不知道藏有多少寶物。
  
  天功不是神將之下能夠觸及,能夠積下一個超等功,可說已經達到一名帝國將軍的頂峰。按照正常流程,不等此戰結束,千夜就可向帝**部申請調升軍階,并且可以加入正規軍的序列。以此軍功和戰績,千夜當可破格提拔至中將,即可在軍部直接任職,也可下放到某個軍團或是軍區任職。不過千夜并非是軍中出身,對于行軍打仗也不精通,所以只能就任副職。然而這也算是一步登天,正式步入帝**方高層。
  
  對別人來說,這是一條通天之路,即使如趙雨櫻、白凹凸也不會放棄這種機會。有家族在后面支持,她們日后等戰力跟上,很快就會獨掌一個軍團。而如果操作得好,這個軍團就會逐漸變成自己私人的勢力,至不濟也會為日后組建自己的軍團組建班底。這當中的典型例子,就是趙魏煌的狼煙。
  
  或許只有趙君度這一類人,自起始時起,就心望天王,才會不在意區區一個軍團之主。
  
  可是他人通天之路,于千夜來說卻是蹈火之途。重大軍職,怎么可能不查清根底就直授?徹查過程由軍部直接把控,最為重視,即使是四閥也難以插手。千夜身懷無數秘密,身邊又有夜瞳,十有八/九會在徹查的過程中出事。所以千夜僅是想想,就把軍中晉升的想法拋到了一邊。
  
  來到基地時,千夜忽然看到大門處起了一陣騷動。
  
  一道流光起自迷霧森林邊緣,瞬息之間就到了基地外。但他并未停留,而是準備越過大門,繼續向基地內飛去。
  
  千夜遠遠看到,心中微動:“看來要糟!”
  
  果然,基地內數十座防御塔樓尖端同時亮起,射出道道電蛇,在空中交織在一起。一道無形光幕悄然升起,將整個基地護在其中。
  
  這是護城光幕,兼有禁空和防御效果,原本是帝國本土重城才有的配置,結果李家財大氣粗,一口氣在基地里建起七座大型動力塔,硬是把護城光幕給搬到了虛空浮陸上。
  
  除了佩有特殊標識的浮空艇外,基地上空禁止飛行,一應出入皆需要通過大門,這是常識。但駕馭流光的人看起來異常焦急,結果忘記了還有護城光幕。當光幕升起時,流光已是收勢不及。
  
  那人又驚又怒,暴喝一聲“給我開!”,流光不慢反快,有若熾熱流星,轟然砸在護城光幕上!
  
  光幕頓起漣漪,劇烈動蕩,這時基地內數座動力塔突然響起尖銳呼嘯,噴出滾滾蒸汽,動力輸出驟然加大,將行將崩潰的光幕穩定下來。只看瞬間過載的幅度以及反應速度,就知這幾座動力塔是最頂級的貨色,每一座都可以買幾十個黑流城里的那種動力塔。
  
  流光內傳出一聲痛苦咆哮,被光幕彈了回來,重重摔在基地大門處。那是一個渾身是傷的男人,鮮血幾乎將他全身染紅,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駕馭流光趕路,顯然是拼命了。他落地之后,即刻掙扎爬起。千夜這時看到,他懷中還抱著一個人,身形嬌小,似乎是個女人。
  
  此刻基地內升起數道光芒,幾道身影如電射至,都是李家鎮守基地的強者。
  
  幾位強者倏忽而至,看到那人時全都是一怔,其中一人即驚道:“劉兄!你怎么弄成這樣?”
  
  那人沒有回答,而是叫道:“真兒!快,快救真兒!”
  
  李家一名強者即刻吩咐道:“速速放行!另外讓醫院作好準備,救治劉兄和劉夫人。”
  
  那劉姓的強者聞言松了口氣,還未道謝,頭就軟軟低了下去。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