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65 奔向戰場下

,!
  
  至少在剛剛殺戮的時候,白空照身上并沒有背著這把大到會妨礙動作的魔裔狙擊槍。有可能是她預先將這把槍放到隱密所在,現在又取了出來。還有一種可能,則是和千夜一樣,她手里也有某種空間類物品。
  
  這可不是個好消息,至少在戰斗中,變數會無限增大。千夜心中掠過一絲很不舒服的感覺,白空照身上有太多例外和意外。
  
  此刻殘存的黑暗戰士已經跑遠,千夜就返回了剛剛的戰場。幸存的戰士領一瘸一拐地走了過來,向千夜深深一禮,說:“多謝將軍救命之恩!今后只要將軍有所差遣,我們壽光紀氏上下,絕不會有二話!”
  
  千夜點點頭,接受了他的謝意,問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前方戰況如何?”
  
  紀姓男子苦澀地道:“我等家族本來跟隨張閥大軍作戰,已經成功筑起黃昏之城,可是那些黑血雜種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他們前后竟然調集了二十萬大軍前來圍攻。我們的人從六萬打到了四萬,再打到兩萬多,眼看就要守不住了。大將軍和衛國公讓我們這些小家族先行分散撤出,前往趙閥領地。大將軍自領張閥大軍,說是將擇機撤離。”
  
  千夜臉色微變,他也是軍中出身,深知大軍若是被優勢兵力的敵人銜尾疾追,這條歸途必定是無比慘烈。
  
  紀姓男子口中的大將軍,是張閥閥主徽國公次子,現任帝國威遠大將軍張鈞恕,論起輩份來算是張伯謙的堂兄。若說張閥如今之威是憑藉于青陽王,然則近三十年來讓張閥坐穩門閥之的赫赫戰績卻有這位威遠大將軍的一半功勞。
  
  此次鎮守黃昏之城,敗退之勢已無可挽回,張鈞恕讓依附的小族先逃,自己親率大軍斷后,自置險地。是以自紀姓男子以下,提到大將軍時無不是滿眼感激。
  
  壽光紀氏連世家都輪不上,僅僅是士族中較有實力的家族,在浮6之戰這種等級的大型會戰中,能湊出百余名精銳戰士已是傾族之力,若是這些人全部戰死,紀家定會就此一蹶不振,至少要幾代人才能恢復元氣。
  
  張鈞恕這一決定,等如是免去了許多小族士家的滅頂之災。然而代價,則全部由張閥承受。
  
  千夜默然。
  
  雖然帝國自建國時起,就定下了權位愈尊,職責愈重的規矩。在戰場上,一向是高門大閥斷后,寒門士族先退。可是千年以來,這條規矩已經名存實亡,千夜見多了世家門閥彼此之間勾心斗角以鄰為壑,血戰就是典型的例子。
  
  張閥或許行事霸道,或許還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可在這國運之戰的關鍵時刻,卻是恪守了開國時代的原則。只此一點,就值得尊敬。
  
  千夜又問起白空照襲擊的緣由,紀姓男子恨得面容都有些猙獰,咬牙道:“誰知道那個瘋子是怎么回事!突然跳出來不分敵我地大開殺戒。我聽說類似的事情已經有好幾起,可是那個瘋子一旦出手幾乎沒有活口,白閥白凹凸那個賤人又拼死回護她,結果一直不了了之。想不到今日就讓我們碰上了!要不是我們命大,遇到了千夜將軍您,恐怕現在全都變成尸體了。”
  
  說到這里,他顯得又是痛恨驚懼,又是慶幸。遇到白空照還能活下來,簡直就是絕地逃生。
  
  再問幾句,千夜弄清楚了目前身在張閥趙閥戰區邊緣,向東南方不遠,就是趙閥預定接應張閥的地方,據說趙閥已經在那一帶著手修建工事,準備節節阻擊黑暗大軍,。
  
  但是從黃昏之城到趙閥預定接應地帶之間的這段路,就只能靠張閥自己了。
  
  轉念之間,千夜就有了決定,對紀姓男子說:“除了基本防衛需要外,把所有彈藥和藥劑都留給我。”
  
  紀姓男子大吃一驚,道:“您,您是要”
  
  千夜沒有回答,只是向西北方指了指,那正是張閥戰區的方向。
  
  紀姓男子忽覺一股熱血沖上頭頂,即刻道:“我跟您一起去!”
  
  然而千夜搖了搖頭,沒有說什么。即使千夜不說,這紀姓男人也明白,那不是他能去的戰場。
  
  片刻之后,千夜只身向北,走向了血與火的戰場。
  
  此際在遙遠北方,張閥大軍正自滾滾南下。這是一支由近千輛各種型號戰車和載重卡車組成的龐大鋼鐵洪流,噴/泄出的黑煙和蒸汽交織在一起,形成一團黑白相間的奇怪云霧,將整個車隊籠罩在內。
  
  在車隊上方不足百米處,數十艘浮空戰艦保持著和車隊同樣的行進度,緩緩飛行。
  
  中央那艘旗艦的艇樓內,張鈞恕正站在舷窗前,望著地平線上輪廓漸漸淡去的黃昏之城。
  
  這座張閥聯合多個世族傾力修建可容納十萬大軍的級要塞,此刻已陷入一片火海,翻滾的烈焰濃煙直上云宵,數十公里外都看得清清楚楚。
  
  以張鈞恕的目力,還可以看到火海周圍有數以百計大大小小的黑點上下飛舞著,那是黑暗種族的浮空艇,正在傾盡全力滅火。
  
  張閥戰區地形復雜,靠近迷霧森林的湖區沙丘廣布,相對平坦。延展向趙閥戰區則地勢陡然拔高,岸線曲折,多礫石灘,更有鷹翼橫壁屏障般橫亙在湖區源頭的雪線河上。
  
  因此南下只有一條通道,出口處被黃昏之城死死扼住,其余區域湖盆落差極大,還有些地方是至今仍有活動跡象的冰川地形,不適合大軍通行。
  
  這條通道看上去很像是不知久遠年代前,冰川從寒霜之地沖刷下來形成的。兩側都是數百米甚至上千米的峭壁,宛延曲折,長達數百公里,盤繞南下。它最窄處不過數千米,而寬闊處則達數萬米。
  
  然而若是在幅員遼闊的大6本土,這樣的冰川古道雖然也算得上宏闊,卻也并非前所未有。只是虛空浮6不過七省之地,如此規模的冰川遺跡未免顯得詭異,這長度仿佛是整個寒霜之地都傾倒了似的。
  
  如今的河道底部頗為平坦,許多地段明顯修整過,并且布下了原力陣列。行色匆匆的張閥大軍就處于陣列影響范圍內,即使最笨重的載重卡車也明顯加快,大軍行軍度至少提高了三成。
  
  當通過這段長約數公里的陣列區域后,大軍度又恢復了原樣,然而被拋在身后的路段突然開始次第劇烈爆炸,平整的道路上出現無數深坑巨石,重新阻塞了通道。
  
  此刻黃昏之城另一側,近十萬黑暗大軍陳兵于此,看著面前火海,不得寸進。
  
  上百艘各種型號的浮空艇正在黃昏之城上空來回穿梭,將大片灰色粉末灑入火海,試圖控制火勢。可是在燃燒了整座巨城的火海面前,這百來艘浮空戰艦顯得勢單力薄,根本拿烈火沒什么辦法,用時良久,火勢也未見小。
  
  在火場外圍,上萬名黑暗戰士從地面向前推進,一點一點撲滅前方的火點,可是這座城市仿佛連每一塊石頭每一根支架都在燃燒,他們向前推進的度十分緩慢,看樣子想撲滅整座城市的大火,至少需要兩三天時間。
  
  這時遠方天際出現了一艘浮空戰艦,艦外八根長長的驅動桿表明了戰艦主人蛛魔的身份。
  
  戰艦度快得驚人,片刻之間就從天際飛到了黃昏之城前,緩緩下降,與之一起到來的是無形威壓,下方的黑暗大軍無論是在滅火還是僅僅列隊,都難以承受,成片倒下,陣形一時混亂不堪。
  
  數聲長長的號角響起,黑暗大軍各部向四面散開,避開了壓力區域,空出一塊幾乎有半個街區大小的地方供那艘浮空戰艦降落。
  
  然而浮空戰艦只是凝停在百米高空,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為何還不前進?已經在這里耽誤整整半天了!”
  
  黑暗大軍中數十名血族浮空而起,居中一名血族老人已是滿頭銀,臉上皺紋深得如同山脈裂谷。
  
  他已經維持不住外表的年輕,顯然以血族那悠久的生命,也即將走到盡頭。然而他身周的血氣濃郁得有如實質,如同滾滾血浪環繞在周圍,毫無保留地彰顯出榮耀侯爵的可怕實力。只要再進一步,就可以邁進公爵的門檻,那就是真正掌控整個永夜陣營的階層。
  
  可是當飛近浮空戰艦時,老侯爵的血氣猛然間受到壓制,劇烈收縮,最后只剩下薄薄一層,勉強覆蓋在體表。此刻他距離浮空戰艦還有數百米,如果進到百米之內,就連這最后一點血氣也會被壓入體內。
  
  而原本簇擁在老侯爵周圍的數十名血族,早就落在后面,連千米范圍都進不去。看他們搖搖晃晃的樣子就知道,如果再靠近,恐怕就無法維持浮空,會在恐怖威壓下一個一個從空中栽下去。
  
  這就是最真實的差距,和夢魘編織者蛛魔大公爵阿爾達克之間的力量差距。
  
  老侯爵開口道:“阿爾達克閣下,我們正在努力滅火,可是”
  
  阿爾達克毫不客氣地打斷了他的話:“沒什么可是,我只看到你們這些家伙象沒頭蒼蠅般到處亂飛,把十萬大軍扔在那里干等著。為什么不從城市兩側,或者干脆是正中央開出一條通道?”
  
  老侯爵道:“我們需要盡可能完整地把黃昏之城保存下來,所以現在所有能夠調動的浮空艇都在參與滅火。可是人族很狡猾,他們好像早有準備,整座城市的地基幾乎全是用黑石鋪就的,一旦燃燒起來,想要撲滅就非常困難。”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