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70 重逢

章一七零重逢
  
  千夜踏出洞口,山風撲面而來,風中除了森森寒意,還混雜著血和硝煙的味道。∈,
  
  他極目望去,戰火無處不在,大地上處處硝煙,轟鳴聲不絕于耳。在目力盡頭,一座筆直矗立的孤峰忽然搖晃了幾下,竟緩緩倒塌,彌漫煙塵轟然揚起,遮蔽了半邊天日。
  
  再向遠方,就是張閥殘軍前進的裂谷。
  
  只見天際影影綽綽有無數黑點,正在迅速接近。其中有獨行的強者,也有疾飛的浮空艦。不過浮空艦多是小型艇,零星不成編隊,根本不敢接近有主力艦隊坐鎮的張閥大軍。它們降落在百公里外,將一隊隊戰士投放到戰場,再升空返回。
  
  和如蜂群般涌來的敵人相比,人族一方的強者顯得無比單薄。
  
  千夜一躍而起,迅速向最近的一處戰場接近。
  
  那里是一片丘陵,一隊人族戰士正踞守附近惟一的制高點,一座石山,拼命抵御著黑暗種族的沖擊。有上百名黑暗戰士圍住山頂,正在猛攻。半山腰處則立著三十余人,居中一名二等子爵,負手而立,冷眼看著山頂激戰的雙方。
  
  人族戰士只有二十余人,無論數量還是修為都遠低于對手,但是相互配合默契,顯然有豐富團體作戰的經驗。
  
  前方十余人握盾持劍,悍不畏死,死死頂住沖上來的黑暗戰士,后方數名戰士負責火力支援,絲毫不顧惜原力,拼命將彈雨傾瀉到敵群里,一個個黑暗戰士不斷在彈雨中倒下。僅僅兩個小隊的戰士,居然頂住了數倍于已的黑暗戰士沖擊。
  
  盡管戰況不利,坐鎮的子爵卻是毫不著急,更是把大多數男爵和爵士級別的高階戰士都聚攏在自己身邊,沒有讓他們參與圍攻,否則的話山頂戰局不會是膠著狀態。
  
  他時不時看看天空,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千米之外,千夜蹲在一堆敵石之后,瞄準鏡的準星早把那名子爵套在正中。發現子爵似乎在等待什么之后,千夜也沒有急于動手,打算看看對方究竟在圖謀什么。
  
  片刻之后,山頂人族戰士漸漸頂不住攻勢,黑暗戰士的傷亡也在逐漸擴大。
  
  那名子爵冷笑一聲,道:“看來人族根本不會為這幾個廢物浪費彈藥,既然如此,就沒有留著他們的必要了。跟我上!”
  
  子爵仰天發出一聲長長嗥叫,身體迅速膨脹,體表黑色毛發生長,轉眼之間現出狼人戰斗形態,雙眼涌動著嗜血的光芒。
  
  然而他的長嗥在中途嘎然而止,身軀猛然向前一沖,差點撲在地上。這時眾人才看到他背后血光噴濺,大團血霧混合著碎肉四處紛飛,整個脖子幾乎都被打斷,狼頭再也得不到支撐,軟軟地垂了下去。
  
  狼人子爵瞬間遭受重創,周圍下屬們幾乎沒人反應過來。在他們呆愣的時候,兩名男爵頭顱忽然炸開,隨即爵士們也一個個倒下。這時幸存者才察覺遠方傳來的轟鳴槍聲,在處處戰火的戰場上,槍聲實在是不起眼,以至于被忽略過去。
  
  千夜收起雷霆,向戰場望了一眼,就轉身離開。主將被殺,強者也被清理大半,那邊黑暗戰隊已是一片混亂,山頂上的人族戰士就算打不贏,逃走還是能夠辦到的。黑暗種族此刻兵鋒浩大,千夜不打算把太多原力浪費在戰將以下的黑暗戰士身上。
  
  千夜正在選擇下一處戰場,忽然轉身,盯住了東方某處。在那個方向上,他感覺到了極為熟悉的原力波動。
  
  千夜弓起身體,如陸行獸般在山間亂石間奔行躥越,借助地形,迅速向那邊接近。
  
  片刻之后,千夜就登上一座山丘,居高臨下,俯視著前方的戰場。
  
  在兩座丘陵之間,是一處天然谷地,地形復雜,亂石穿空,兩側山壁又有不少山洞,正是天然的戰場。
  
  然而這里本該是一片荒蕪,鮮有綠色,就算有植被,也是耐旱抗寒的低矮灌木。可是此刻在戰場中央,卻憑空出現一片綠洲,里面風光燦爛,數株沖天古樹正在風中搖曳,片片落葉旋轉飄落,期間還時時有彩虹浮現,宛然一副人間仙境的模樣。
  
  綠洲中央一泓清泉泛著粼粼波光,池邊一角處矗立一塊假山石。若說有什么不和諧處,也就是這塊黃撲撲的石頭,即無刀刻棱角線條,也沒有天生的玲瓏孔洞,完全就是隨處可見的一塊頑石,放在這人間仙境中,和周圍美景格格不入,怎么看怎么別扭。
  
  荒莽野地中這片綠洲顯得如此突兀,讓人想忽略都辦不到。而在綠洲中,那塊土黃頑石則最是吸引眼球,尤其是它還不安分,正在四處移動。
  
  千夜一看,就知道這其實是雙方的領軍人物正以領域對戰,只不過具現幻象如此栩栩如生實是極為罕見。
  
  所謂領域之戰,也即雙方爭奪周圍環境中的原力控制權,以天地間的原力為已用,強化自身,攻擊對手。當雙方控制的原力發生沖突,即會顯形于外,這即是不同的領域影像。
  
  可是這片綠洲又是怎么回事,未免也太逼真了。難道那些碧波綠草也有攻敵效果?
  
  看到片片落葉,千夜心中隱約有所猜測,當即雙瞳中泛起藍色,望向綠洲。真實視野一起,立刻掃清了領域對感知的干擾,看透了整個戰場形勢。
  
  在山谷間,正有數百人在舍生忘死的廝殺,其中絕大多數是黑暗戰士,人族戰士還不到百人。戰團最激烈處,十名子爵正在圍攻人族四名戰將。居中一人面如冠玉,氣質溫雅,手揮折扇,衣袂飄飄,赫然是宋七公子。
  
  只是宋子寧此刻即沒有披甲,也沒有持槍,更沒帶那招牌似的銀制假面,手中折扇一張一合,輕輕揮動,一副踏春賞景的樣子,哪象在生死搏殺?
  
  宋子寧身邊,倒是有個魁梧青年正在高呼大喊,一招一式都大開大合,氣勢極其威猛,。他一人就拖住了七名子爵,其中還有兩名二等子爵,悍勇無比。
  
  可是他以一敵眾,早處于絕對下風,身上時不時會挨上一兩下,痛得他哇哇大叫。可是叫歸叫,每次痛過之后,這家伙就會若無其事地再度撲上,和敵人纏斗一處。這個打起架來橫沖直撞的家伙,不是魏破天又是何人?
  
  另外兩名人族戰將才十級,各自攔下一名三等子爵,正在苦戰,眼見一時半會分不出勝負。對方還有名一等子爵,沒參加戰斗,正站在一邊與宋子寧遙遙相對。
  
  不過千夜立刻發現那名血族子爵并非沒有動手,他此刻面色凝重,周身血氣翻涌,近于沸騰,正在和宋子寧死拼領域。一頭頭各色兇獸不斷從血氣內沖出,撲向宋子寧,可是這些兇獸剛一現身,就莫名其妙地栽進了中央池塘里。
  
  血獸似乎都不會水,落水后拼命掙扎,然而仍漸漸沉底,眼見一串串汽泡浮現水面,落水的血獸就再也不見出現。
  
  看到這里,千夜不由愕然,血氣凝結的兇獸會溺水?領域內本該是幻象的池水還真能淹死生物?這景象全然顛覆常識!
  
  千夜很快就不再想下去,下方戰況已經十分緊迫,宋子寧魏破天不知被圍困了多久,看似還可以支撐,實則岌岌可危,在他的真實視野中,兩人身上原力光芒已很微弱,那是即將力竭的前兆,隨時有可能崩盤。
  
  千夜也來不及想為何這對天生冤家會走到一起,取出陰影頌歌,身后光翼盡展,修長的槍身上也鍍上了一層暗金光澤。
  
  他略一瞄準,就扣下扳機。陰影頌歌猛然一震,即使以千夜的臂力,也被后座力震得槍身一跳。一團若有若無的光芒從槍口射出,瞬間穿入宋子寧領域中的一處破綻,轟在一名子爵后背。
  
  足踏青草地的宋子寧突然臉色大變,下意識捏住掌中折扇,差點將堅固的合金扇骨弄斷。他分明感到,一團強橫無匹的黑暗原力轟入自己的領域,無論時機還是方位都恰到好處,抓住領域中一處破綻鉆入,沒受到任何削弱。
  
  這是真正的高手!
  
  宋子寧剎那間寒毛全豎,把折扇擲出,凜冽如刀輪般回旋著逼開了正和自己對拼領域的血族子爵,然后揚手一招,一直靜靜躺在腳邊的銀色槍盒落入掌中,那把揚威黑流的長槍,就在盒中。
  
  槍盒盒蓋一按即開,可是在真正高手眼中,開蓋取槍的這點時間,已經足夠殺他好幾回了。生死之線仿佛觸手可及,宋子寧額頭見汗,猛地抓住槍盒,原力透體而入,上好的合金竟然四分五裂,他的手握住了非金非玉的槍柄。
  
  然而那顆原力彈已穿透大半個領域,黑暗氣息近在咫尺,宋子寧手腳冰涼之際,深吸一口氣,就要點燃原力。他突然呼吸一滯,眼睜睜地看著那顆原力彈劃出一道弧線擦肩而過,轟在一名三等子爵的背后。
  
  那頭狼人正繞著魏破天猛攻,上半身忽然徹底炸開,血雨披頭蓋臉向魏破天澆去。
  
  宋子寧心念如電,不及細想,伸手一指,原本渾然天成的領域突然間變得破綻百出。果然,又是一顆若隱若現的原力彈出現,無比準確地穿過一處破綻,將另一名黑暗子爵轟成兩段。
  
  經過原初之翼加持后,陰影頌歌的威力已堪比八級,區區三等子爵如何擋得住一擊?
  
  此刻黑暗種族也察覺不對,和宋子寧對拼領域的血族子爵又驚又怒,大喝一聲“撤退!”率先沖出了宋子寧的領域,轉身就逃。
  
  能夠在正交戰的領域中,一槍收割一條三等子爵的生命,絕不是普通狙擊手可以做到。如此殺力,人族方來的至少是伯爵級強者。血族子爵與宋子寧領域對決到現在,也已消耗過半,哪敢留下來當第三個靶子。
  
  然而他剛沖出領域,就見眼前多了一人,恰好擋住去路。
  
  血族子爵眼見這人年輕得過份,臉上即刻顯出兇厲,喝道:“給我滾開!”速度不減反增,筆直向前撞去。
  
  千夜不閃不避,縱身向前,結結實實和對手撞在一起!
  
  砰的一聲悶響,血族子爵踉后退,一時間被撞得頭暈眼花,眼前全是飛舞星光。毫無花巧的碰撞之下,千夜不光沒有后退,反而踏出一步,緊跟上前,東岳一揮,血族子爵頭顱就沖天而起。
  
  ps:總算忙得告一段落,明日兩更......吧?
  
  [三七中文手機版m.]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