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73 反殺

..Co
  
  借助宋子寧領域的分隔阻擋,千夜等人得以聚集在一起,然后隨著宋子寧向張閥大軍的方向飛奔。
  
  此刻戰場上一片混亂,隨著黑暗種族精銳戰士陸續到來,隨時都有可能遇到敵人。在這種情況下,在空中飛行完全是找死行為,只能老老實實在地上奔跑。
  
  至于魏家余下的私軍戰士,宋子寧臨走前已經給他們下了命令,令他們就近尋找有利地型固守,等候救援或下一步命令。
  
  四人跑了片刻,宋子寧臉上忽然涌起一層不正常的暈紅,猛地噴了一口鮮血,說:“領域破了。”
  
  魏破天這時才正眼看了宋子寧一眼,略有些不情不愿地說了句:“你這領域似乎還有點用處。”
  
  可在千夜看來,宋子寧的領域豈止是有點用處。能夠把這么多強敵困住這么久,而且還是在本人逃到遠處的情況下領域自動運行,簡直不可思議。
  
  如果說千夜的大海漩渦是把威力推向極致,那么宋子寧就是在機巧變化上攀向巔峰,各自發展方向不同,很難分出高下。但有一點是共同的,那就是和同級強者的領域相比,都是巔峰之作。
  
  遠方數道身影疾速追來,除了血族伯爵、暮色和威廉之外,又多了幾名子爵級別的強者,另外云層中[又飛出兩艘高速炮艇,全速飛來。
  
  但被宋子寧領域一擋,此刻雙方距離已經拉開數千米。而且宋子寧、趙雨櫻速度都是強項,魏破天速度最慢,但被千夜不動聲色間伸手一提,也就不即不離地跟在宋子寧身后。雙方距離漸漸拉開。
  
  眼前就要被四人逃掉,那名血族伯爵驟然發出一聲尖銳長嘯,竟然騰空而起,全速飛行,雙方距離迅速拉近。
  
  宋子寧神色微變,叫道:“他自己找死!我們加速,千夜,別藏著掖著的了,帶魏破天快跑!”
  
  千夜點了點頭,腳下加力,終于徹底發揮強悍力量,一步跨出數十米,借助山谷丘陵間來回彈射,瞬息遠去。
  
  宋子寧看得呆了一呆,這才領域一展,周圍有強風吹起,推動著他和趙雨櫻向前。兩人速度驟然加快兩成,雖然還比不過身后血族伯爵的飛行速度,可是也差不了多少,沒有那么容易被追上。然而千夜的速度實在太快,單純依靠身體的強橫,就壓倒了領域和秘法齊出的宋子寧,雙方之間的距離迅速拉開,兩百米,五百米,眨眼間就超過了千米。
  
  千夜眼間忽有一片落葉飄過,里面傳來宋子寧有些氣急敗壞的聲音:“千夜!該死的,別跑那么快,又不是真要把他給甩掉!”
  
  千夜一怔,放緩腳步,等到宋子寧和趙雨櫻跟上來,然后保持著百米左右的距離。此時宋子寧和趙雨櫻身邊狂風大作,顯然已出了全力,連話都說不出來,更沒有余力再弄片飄葉來傳音給千夜。
  
  雙方一追一逃,距離在緩緩拉近。血族伯爵雙眼通紅,血氣狂涌,在空中拉出一條滾滾紅云,全力追擊。雙方轉眼間就跨過數道山丘,跑出數十公里。遠方天際,張閥的護衛艦隊已隱約可見。
  
  就在這時,艦隊中一艘戰艦忽然轉向,向這邊飛來。它的速度快得異乎尋常,眨眼間就到了數公里外,隨后艦身猛然一震,射出一根通體青幽光芒的巨箭!
  
  巨箭長達兩米,迅若閃電。它射出時,那艘全速沖刺的浮空戰艦竟然猛地一頓,速度驟降,可見這一箭的威力!
  
  千夜瞳孔微縮,瞬間感覺到這支巨弩非同尋常,其實際重量可能遠比看起來的要大得多。
  
  緊追不舍的血族伯爵見巨箭直奔自己而來,當下驚得魂飛天外,一聲怪叫,拼命向旁邊閃躲。可是巨弩竟也拐了個彎,依舊牢牢鎖定血族伯爵,瞬間轟在他身上。
  
  血族伯爵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整個人爆成一團血霧。巨箭也隨之炸開,迸射出奪目銀色光芒,照射在血霧上,立刻激起團團青煙,如同潑灑上濃酸一樣。
  
  血霧中再次發出一聲痛苦之極的慘叫,隨后一團紅色霧氣沖出銀光,向遠方飛去。千夜有真實視野,一眼看穿血霧,發現里面居然藏著那伯爵的血核。
  
  這名血族伯爵果然不是省油的燈,秘法異能層出不窮,被炸得只剩下一個血核居然還能逃走,難怪能夠一路追殺趙雨櫻到此。
  
  若是遇到別人,說不定還真讓他給逃了,以后回到血池,還有可能重新生長出新的身軀。可是遇到有真實視野的千夜,就只能怪他倒霉。千夜端起雷霆,略一瞄準,就鎖定了血霧遮掩的血核,一槍轟碎。
  
  那艘浮空戰艦在空中盤旋一周,確認了戰果,就返回艦隊。
  
  血核爆碎,空中頓時下了一陣腥紅色的細雨,染紅了好大一片荒原。看著紛紛揚揚灑落的血雨,千夜忍不住問:“雨櫻,你到底干了什么,讓人恨成這樣,寧可冒死也要追殺你。”
  
  趙雨櫻聳聳肩,說:“老娘也沒干什么,就是把他那只小艦隊里其它的運輸艦啊,補給艦啊什么的都干掉了而已。”
  
  說到這里,趙雨櫻托著下巴,若有所思:“看他這個樣子,不給整個家族都在那些運輸艦上吧?難道真叫老娘給一鍋端了?”
  
  “看起來真有可能。”宋子寧道,然后拍了拍手,說:“好了,我們稍稍休息一下,得去把魏家的戰士接應回來。如果他們再多死一些,有人要找我拼命了。”
  
  魏破天臉色凝重,罕見地沒有沖宋子寧發火,望著遠方,說:“恐怕沒有那么容易,光是那個狼人我們就未必打得過。”
  
  魏破天聲音中沉重誰都聽得出來,看得出來,他對這批戰士相當看重。可是眼前敵方強者云集,就算干掉了一個伯爵,可是追殺的力量依然不是他們能夠匹敵的,光是一個威廉就深不可測。并肩作戰已久,魏破天對宋子寧和趙雨櫻都相當了解,知道聯手也難以戰勝威廉,何況對面還有暮色,還有數名實力強悍的手下。更不知道有多少黑暗強者正在趕來。
  
  魏破天很清楚,一旦失陷被圍,后果不堪設想。
  
  這時千夜拍拍魏破天的肩,說:“我來拖住那個狼人,其余的交給你們。”
  
  “怎么可能?”魏破天下意識地叫了起來。
  
  不光魏破天,宋子寧和趙雨櫻的目光也都落在千夜身上,剛剛的交鋒雖然短暫,可是他們都感覺到威廉的可怕。單對單的話,恐怕只有宋子寧仗著領域之力能夠逃掉。
  
  千夜抬起手,止住想要說話的趙雨櫻,說:“子寧剛剛說得對,現在不是藏著掖著的時候。放心吧,狼人交給我,其余的你們去對付。”
  
  宋子寧知道現在不是拖延的時候,當機立斷,說:“好,就這么辦。”
  
  四人隨即回頭,反殺過去。
  
  威廉不急不忙地在大地上奔跑,看那悠閑樣子完全不像是在戰場上,倒像是在某個陽光燦爛的午后運動,松散筋骨。在他旁邊,暮色臉色鐵青,沉默疾行。兩人身后,不斷有血族出現,構成一個大大的弧線,向前方包抄。
  
  她忽然轉向威廉,厲聲道:“再過一會,他們就逃到艦隊那里了!你還不快追!”
  
  威廉懶洋洋地說:“那又怎樣?我跑的可不比你慢。”
  
  暮色恨得咬牙,一看威廉的樣子就知道他根本沒盡全力。可是她已經下了死力,不可能再快了。想要快,就只有到天上飛。在這塊到處都有可能埋伏狙擊手的地方,暮色可不想找死。
  
  她臉色急變,想著此戰之后應該如何到上面狠狠告威廉一狀,好讓他吃點苦頭。
  
  就在這時,威廉神色一動,速度突然放緩。暮色正想著心事,一下子沖到前面。她滿臉怒色,回頭喝道:“你又要干什么?”
  
  威廉臉上浮現凝重,徐徐停步,只是盯著前方。暮色這才發現前方不知何時生成大片濃霧,將前路遮斷。
  
  千夜從霧中緩緩步出,說:“威廉,真不愿意在這種場合中遇到你。”
  
  威廉撓了撓頭,嘆道:“我也是,可有什么辦法呢,避不過去的。”
  
  千夜淡道:“既然避不過,那就來吧。”
  
  威廉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道:“也對,總得打打試試。還沒有好好和你打過呢。”
  
  旁邊暮色臉色變幻,她習慣了當主角,可是這兩個男人居然從一開始就完全把她給忽略了。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暮色對此刻的千夜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竟似是隱隱的恐懼。所以她寧可忍下眼前的屈辱,讓他們兩個先打一場,看看千夜的虛實再說。
  
  威廉倒也干脆,說打就打,大步沖到千夜面前,當胸就是一拳!
  
  千夜則面色凝重之極,雙手齊出,身體微側,架住了威廉的一擊,隨即兩人就僵持起來。
  
  一旁觀戰的暮色差點吐一口血,這算什么?
  
  威廉那一拳即不快,又不重,更沒有原力顯現,簡直就象一個絲毫不會格斗的普通人。千夜那一架也普通之極,連基本格斗姿勢都算不上,從黑暗大軍中隨便拉出個戰士,姿勢的威武霸氣都能把千夜甩出好幾條街。
  
  這也算兩大陣營年輕一代頂級強者之間的戰斗?
  
  偏偏兩人還表情豐富,威廉滿臉能紅,仿佛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而千夜則一臉嚴肅,無比專注,似乎當胸襲來的一拳是天下無雙的神技,需要全力應對。
  
  這兩家伙,作戲也不用如此直白吧?簡直生怕旁人看不出來!
  
  偏在這個時候,威廉大叫一聲,說了聲“厲害!”,就退到了一旁,看樣子算是已經打過了。
  
  而千夜也足夠無恥,居然鄭重其事地道:“你也一樣。”看他神態,好象發自內心的以為自己說的是真話。
  
  暮色只覺怒氣攻頂,眼前就是一黑。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