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75 遇襲

,!
  
  片刻之后,暮色陰沉著臉,從侯爵的房間中走出。剛才這次見面絕對算不上愉快,一上來暮色就被劈頭蓋臉地罵了一頓。最后侯爵雖然沒有真把不戰而逃的罪名扣在暮色頭上,但也沒有輕易放過她,直接把同去未歸的幾名子爵的戰死都算到暮色頭上,以后會從她的戰功里抵扣掉相應部分。
  
  到了最后,侯爵毫不客氣地說,要不是覺得暮色的價值比幾個子爵加起來都要大些,早就把她就地軍法處置。
  
  此次召見,整個過程半是訓斥,半是羞辱,絲毫沒有給暮色留點顏面。暮色雖然出自血族門羅氏族,可是這個身份,在魔裔名門出身的侯爵面前毫無作用。
  
  出來后,暮色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閉門不出。
  
  這件事很快就在營內傳開,眾人紛紛議論,畢竟在崇尚強者的黑暗世界,不戰而逃的名聲實在不好聽。而且眼見強者出事,許多人心中都是喜聞樂見,只是不會明著說出來而已。不過他們也只是敢背后非議幾句,畢竟在這座營地內只有侯爵可以穩壓暮色一頭,其它人可不行。
  
  晚飯時分,威廉懶洋洋地出現在餐廳門口。在吃飯時間,他從不遲到。不過看他有些紛亂的金,以及還有些茫然的雙眼,顯然是午睡到現在,還沒有完全睡醒,只不過是在本能的驅使下來到了食堂。
  
  他還沒有進門,身后突然響起暮色那冰冷的聲音:“跟我來。”
  
  威廉全身一震,頓時清醒過來。他根本不回頭,直接拒絕:“不去。”
  
  暮色咬牙道:“少廢話!你走不走?”
  
  威廉立刻道:“吃飯時間,不走!”只不過這句話一出,他的氣勢立刻顯得弱了幾分。
  
  暮色冷冷地道:“你已經過了我的底線,不走也行,我可不一定會做出點什么。”
  
  威廉苦笑,嘆了口氣,用力抓了幾下頭,最后學是跟隨暮色來到她的居處。
  
  暮色把房門關好,然后坐下,沉默片刻,方道:“威廉,你是想徹底翻臉嗎?”
  
  威廉把自己扔到沙里,攤手道:“我只是想惡心你一下而已。和大人物打交道不是你擅長的嗎,這又不是什么大事,解釋幾句不就好了?誰知道會變成這樣!”
  
  暮色默然不語,只是盯著威廉。
  
  威廉忽然坐直,壓低了聲音,一臉好奇地問:“我聽說,你在侯爵那邊根本就沒有辯解什么,等于把所有的罪名都認了下來。這又是何苦呢?”
  
  “關你什么事?”暮色聲音不知不覺提高了幾分。
  
  威廉笑了笑,說:“我只是在想,虛空閃爍的秘密有那么重要嗎?”
  
  這句話聽在暮色耳中,直如驚雷乍響,讓她一下站了起來,失聲道:“你怎么知道?!”
  
  “群峰之巔中的古老記載也有不少。”威廉淡然道。
  
  暮色臉色變幻不定,慢慢坐下。轉眼之間她就鎮定下來,說:“這確實是個秘密,不過黑翼君王的傳承太過虛無飄渺,誰也不敢說能夠得到。所以這個秘密的價值,還比不上那兩個部落的命。你如果再在背后給我搗亂,我就立刻下手殺了他們。”
  
  威廉收起笑容,目光漸漸凌厲,沉聲道:“你若殺了他們,我也就沒有顧忌。將來或遲或早,我必殺你!你只能祈禱自己修煉度夠快,能夠逃得過我的追殺。”
  
  “殺了我,群峰之巔也保不住你。”暮色冷笑道。
  
  威廉聳肩,毫不在意地說:“那又怎么樣?反正你已經死了。”
  
  暮色頓時一滯。
  
  威廉說的沒錯,就算事后能夠滅威廉滿族報復,可是那是她已經死了,又有什么用?在暮色心中,只有自己是最重要的,別說一個威廉,就是拿整個群峰之巔給她陪葬,她也不愿意。威廉這一句,可說是擊中了她的軟肋。
  
  一時之間,兩人各有所忌,僵在當場。
  
  片刻之后,暮色臉色稍緩,說:“你這一次已經快要突破我的忍耐極限了。”
  
  威廉表示知道了,只是那懶懶的樣子,怎么看都沒有誠意。
  
  暮色冷道:“下次再遇到千夜,給我殺了他。若你再不動手,別以為我還會容忍你。或許我不會殺光那兩個部落的人,但是先挑幾個出來殺了,你又能怎樣?”
  
  這一次,輪到威廉沉默了。
  
  默然片刻,他才說:“我勸你一句,戰功到處都有,何必非要和自己過不去?我和他那一下,是真打。”
  
  暮色頓時一驚,想要再問時,威廉已經推門離去。
  
  她呆坐在房內,反復回想著和千夜交手的短暫瞬間。威廉的話證實了她心中的猜想,那一道道血線就是虛空閃爍的標志。一旦被血線沾到,虛空閃爍就會動,千夜會在瞬息之間出現在她身邊,然后就是驚天動地的一擊。既然千夜能夠和威廉硬碰硬的交手,那么他的一擊,暮色很可能接不下來。
  
  可是千夜怎么會虛空閃爍?
  
  暮色坐立不安,有心去把千夜抓來拷問,可是實在沒有得手把握,現在也少了直面的勇氣。如果威廉最后那句話是真的,那么千夜一擊之力絕不是暮色能夠硬擋的。擋不下來,就只能閃避。可是在有虛空閃爍的千夜面前,想要一直閃避,完全就是個笑話。
  
  可是,千夜怎么會虛空閃爍?這個疑問再次在暮色心底泛起。
  
  此時千夜已經突破了黑暗種族的多次攔截,成功接應到了魏家私軍。這批戰士確實精銳,在優勢敵人的圍攻下堅守至今,展現出的戰力完全在紙面的等級數據之上。
  
  等千夜等人趕到時,魏家戰士已經不足百人。而在他們面前,黑暗種族則付出了幾倍的傷亡作為代價。
  
  趁著夜色初遇,千夜就帶著幸存的魏家戰士悄悄撤離陣地,向張閥大軍靠攏。
  
  按宋子寧事前擬定的策略,一旦戰事不順,就要撤入張閥艦隊的威懾范圍。這支艦隊是大軍退入趙閥領地的最大保障,也是對黑暗強者的最大威懾。那根秒殺血族伯爵的巨弩,千夜此前別說見過,就是聽都沒有聽說過。看來這些年來,張閥和帝國都沒有閑著,暗中研制了不少好東西。
  
  借助艦隊威懾,這支部隊將轉向西南,退入趙閥在第一線的要塞,補充要塞的防守力量,就地緊守。直到黑暗大軍來臨,事不可為后,再退往后面的要塞。如是層層堅守狙擊,務要把黑暗種族的追兵拖住,讓張閥大軍能夠撤歸趙閥基地。
  
  按照宋子寧的預期,向艦隊靠攏的過程應該是最輕松的一段路。逼退威廉和暮色后,在這片區域中黑暗種族一時之間沒有拿得出手的強者,就算來人,也無人是千夜對手。除非他們狠下決心,調集大量強者圍殺,方有可能將四人留下。可是這種調動頗費時間,有宋子寧的領域加持,魏家私軍的行軍度大增,不會留給黑暗種族調兵時間。
  
  這段路初時確實如宋子寧所想的那樣順利,千夜一馬當先,連續突破數道攔截。幾位領銜的子爵,無論蛛魔還是狼人,在千夜的虛空閃爍加東岳重斬之下連一劍都擋不住,皆被瞬間斬殺。領頭的強者一死,黑暗種族的部隊組織素來不如人族,轉眼間就被殺得四散潰逃。
  
  在大地上,由千夜率領的魏家私軍如同一把利刃,將黑暗種族的防線一道道切開,無可阻擋。僅僅用去兩個小時,就直進數十公里,連破數道防線。此時千夜也略感吃力,漸漸有了倦意。
  
  就在他將又一名蛛魔子爵斬殺當場時,忽然莫名生起一種異樣感覺。實際上他的直覺并沒有示警,只是感覺周圍的原力流動似乎有些不對,可是哪里不對,卻又說不上來。
  
  他一怔之際,不遠處的魏破天突然大叫一聲,千重山猛然爆,數座山峰虛影覆蓋了數十米方圓。他一個側步,就閃到千夜身邊,擋在他的側后。
  
  魏破天全身一震,座座山峰突然崩塌,號稱最擅守的千重山瞬間崩潰,然后整個人向后飛起,身上猛地濺起一片血雨。
  
  千夜猛然轉身,只看到遠方又是一點黯淡光芒閃動,一顆原力彈纏繞著絲絲黑氣,疾飛來。千夜瞬間判斷出原力彈落點,只來得大吼一聲:“小心!”
  
  宋子寧和趙雨櫻本都在激戰,聽到千夜的示警心頭一凜,這才察覺到危險來臨,望向子彈飛來的方向。趙雨櫻想都不想,合身前撲,直接撞倒面前一片敵人,和黑暗戰士滾到了一起。這時就看出她畢竟是久經沙場,征戰經驗豐富,本能就作出最正確的應對,而且反應如電。
  
  宋子寧卻是怔了一瞬,然后看到眼前敵人上半身突然炸開,一顆細長原力彈在血肉中飛來,已來不及閃避。
  
  敵人下手極為陰毒,這一槍先轟自己人,再求傷敵,防不勝防。然而宋家七少也是有眾多手段壓身的人物,雖已避不開,自身領域對這顆原力彈也全無用處,但是在千鈞一之際,那把從不離身的折扇突然飛出,自行張開,擋在宋子寧身前。
  
  轟的一身,折扇猛然炸碎,將宋子寧炸得倒飛出去,衣衫破碎,滿臉鮮血。不過宋子寧落地后立刻騰身而起,顯然沒有大礙。只是看著地上的折扇碎片,顯得心痛之極。
  
  直到這時,才傳來槍聲轟鳴。
  
  千夜面沉如水,身影閃爍之際,已在原地消失,出現在百米之外。他身影不斷閃爍,瞬息間已過千米,只在空中留下數道殘影,久久不散。閃進之,竟不比原力彈慢多少!
  
  千夜再不掩飾,全力施展虛空閃爍,已是動了真怒。
  
  ps:晚些還有一更,預計會很晚,大家不必等,明早再看也來得及。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