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78 大局

,!
  
  壞消息總是傳得格外的快,還不到一天功夫,這個消息就傳遍了浮陸戰場。…,白凹凸這次動作太大,居然同時招惹了趙閥宋閥和遠東魏家,而且是往死里得罪的節奏,實在非同尋常。以往白凹凸只是行事霸道,又不是真瘋,至少還講些道理。而且此事太大,她一人可未必擔得下來,許多陰謀論者頓時興奮起來,紛紛猜測是不是白閥將要有什么大動作,甚至有人感覺,帝國說不定要變天了。
  
  趙閥防區西部邊界,修建了一座規模不大,但極為堅固的要塞。這里距離浮陸邊緣已經不遠,偶爾會出現虛空亂流,按理說不適合大軍作戰。可是現在趙閥防區和李家在迷霧森林的基地是帝國僅有兩塊可以堅守的陣地,黑暗種族顯然也清楚這一點,所以這段時間以來,趙閥防區周圍不斷出現黑暗種族的強者,試探滲透,試圖找出防線的弱點。這一帶靠近浮陸邊緣,是用小形浮空艇滲透的絕佳地點,因此黑暗種族的活動格外頻繁。
  
  要塞城頭忽然響起刺耳的警報,遠方荒原上出現了一輛機車,以極為狂暴的速度筆直開來,在荒原上拉出長長一條如龍煙塵。
  
  炮塔上的守軍立刻轉動弩炮,并且裝上了專門對付強者的追蹤弩箭。能把機車騎成這個樣子的,絕對不是普通的強者,否則的話不是摔死也得震死。
  
  兩座專門用于防空的速射炮也放平了炮口,對準沖來的騎士。
  
  守衛軍官舉起望遠鏡看了一會,伸手按停了警報,放聲喝道:“是四公子回來了!”
  
  于是巨弩和速射炮歸復原位,繼續警戒,毫無松懈。以此可見趙閥私軍的訓練有素。
  
  機車咆哮奔騰,轟的一聲將要塞外一具浮空艇的殘骸撞碎,自無數碎片煙塵中沖出,然后一個盤旋,輪胎發出刺耳的摩擦聲,堪堪停在了要塞大門前。
  
  一身青色戰甲的趙君度從宛若小卡車一樣的機車上跳下,從后廂里拿出兩顆狼人頭顱扔給迎上來的手下,說:“把這個處理了,到月底一起上報。”
  
  那名戰士飛奔而去,又有數名身強力壯的戰士跑過來,將那輛機車推進要塞。這可是個數噸重的大家伙,沒有幾個人根本弄不走。
  
  趙君度一邊向要塞內走,一邊問:“這幾天有什么事情嗎?”
  
  旁邊負責情報的中校立刻道:“四公子,確實有一件要事,和雨櫻小姐和千夜將軍有關。”
  
  趙君度雙眉微揚,道:“說!”
  
  那名中校即刻扼要將白凹凸和千夜等人沖突的事說了一遍。趙君度一路走一路聽,臉上淡定漸去,漸漸布滿寒霜。
  
  要塞不大,趙君度很快就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在桌后坐下。中校知道事情特殊,早有準備,當下取出兩份文件放在桌上,說:“這是千夜將軍和魏世子的傷情報告。”
  
  趙君度拿起報告,細細看了一遍,對千夜的部分格外仔細。這份報告是由張閥艦隊軍醫所寫,只送趙閥。
  
  看罷之后,趙君度將報告緩緩放下,說:“這種傷勢,哼!看來白凹凸根本沒有留手。”
  
  中校微覺詫異,不過趙閥軍中風氣,一向鼓勵有話直說,當下就說出心中疑惑:“白凹凸若是沒有留手,千夜大人就回不來了吧?”
  
  趙君度抬眼望了她一眼,在自己心腹手下面前,也就不再保留,當下冷笑一聲,說:“所有人都低估了千夜。以千夜現如今的實力,接下白凹凸的一擊,我并不意外。”
  
  中校頓時大吃一驚,沒想到趙君度對千夜的評價竟然如此之高。白凹凸近年來實力突飛猛進,越級斬殺如同砍瓜切菜,號稱神將之下第一人。她真實實力或許還不足以橫掃神將之下一切對手,但是帝國國內能夠和她匹敵的,大都是四五十歲成名已久的強者,怎好放下身段來和她血戰一場,爭爭這個名號?而且就算打了,也沒有必勝把握,一旦輸掉,一世英名就毀于一旦。
  
  即使這樣,也足以說明白凹凸此刻的強勢。
  
  千夜居然能夠接白凹凸一擊不死,那豈不是說,千夜也有了和白凹凸相近的戰力?千夜可是比君度少爺還小一歲呢!
  
  想到這里,中校的心中忽然有些不安份的燥動。
  
  趙君度雙眼微垂,沒有注意也不會理會中校的一點小小心思,徑自思索片刻,方道:“來此之前,幽燕二位國公以及父親都對我說,此戰事關國運,無比重要,凡事要以大局為重。嘿!什么是大局?既然有人心中毫無大局,那讓我怎樣顧全大局?”
  
  中校登時一驚,忙道:“少爺,您別沖動!還是要以大局為重,另外,您......您也不適合在這個時候去找白凹凸理論。”
  
  她這話說得宛轉,趙君度聽了哈哈一笑,說:“你就是想說我現在還不是白凹凸的對手,不是嗎?我也很清楚,她比我大了十歲,這個差距恐怕一兩年內還彌補不了。”
  
  中校剛松了口氣,就聽趙君度道:“去拿份戰書來!”
  
  中校頓時急了:“您剛剛還說現在不適合和她決戰!”
  
  趙君度淡淡一笑,說:“不是現在。三年之后,我要和她決一死戰,不死不休。她大了我十歲,就算這三年完全不修煉,也還占了七年便宜。如果這樣都還不敢戰,那就讓她從現在起,把那個什么神將之下第一人的稱號去了吧!”
  
  這個條件,對于白凹凸而言,恐怕比殺了她還要難受。
  
  “少爺,這......三年,是不是太早了些?”
  
  趙君度淡淡地道:“若沒有風險,那還叫什么生死決戰。就這樣寫。”
  
  “......是。”
  
  中校匆匆離去,趙君度起身站在窗前,遙望著荒野盡處,地天相連的景致,淡然一笑,自語道:“我倒要看看,在你們眼中什么是真正的大局。是白閥和白凹凸,還是有望天王的我。”
  
  趙閥防區核心處,早已建起一座宏偉要塞。從趙閥登臨浮陸的第一天地,就開始著手修建要塞,到現在還在一刻不停地建設。要塞無論規模還是面積都遠超李家的基地,內部可以容納數十萬人,光是高等級的動力塔就修建了十座。這已然不是要塞,而是一座城市。
  
  這座要塞,被命名為“不墜之城”,多少可以窺出趙閥的野心。
  
  不墜之城并非孤城,環繞著它,趙閥還修建了十余座大大小小的要塞,互為倚角,所有要塞都有地下通道和不墜之城相通,并且還有供緊急使用的動力管道,在必要時候,可以動用不墜之城的動力體系為衛星要塞提供能源,整個防御體系堪稱固若金湯。
  
  不知道是真有遠見還是別的原因,不墜之城自修建時起,就規劃了至少五十萬人的規模,而且并不完全是軍事化的要塞,劃出不少適宜居住的區域。其中最核心的一片城區中竟然花了若大代價修建了山水園林,并鋪設了可以操控氣候的原力法陣,雖然溫度部分更多是靠管道內的高溫蒸汽或是冰水調節,但這樣也是造價不菲,尤其是在短短時間內建成。
  
  這片核心城區內只設了十座院落,依山面水,各有勝景。眼下十座院落中只有四座有了歸屬,分別是帝室,張閥和宋閥,趙閥自己也占了一座。
  
  院落歸屬很有講究,帝室和張閥自不必說,實力遠過普通門閥世家,自然能拿一座宅院。趙閥是主人,早就占了半山面水的一片幽靜宅院。至于宋閥能夠早早入主,卻是因為財大氣粗,直接開了個讓趙玄極無法拒絕的價格,也擠了進來。至于其它院落,索性先就空著,直到需要時再一一放出。
  
  在這座能夠體現身份地位的場合,各大門閥世家絕對會傾力以赴。
  
  此刻趙宅中,一座臨湖的小樓上,趙若曦正憑窗而坐,把下巴支在窗臺上,很是無聊地看著樓前一池碧水。
  
  “小姐,該吃藥了。”
  
  聽到王伯的聲音,趙若曦耳朵動了動,算是聽到了,身體卻紋絲不動。
  
  王伯卻沒有絲毫不耐煩的意思,又說了一遍:“小姐,吃藥的時間到了。”
  
  “知,道,了!”趙若曦終于懶懶的撐起身子,不滿的低聲嘟囔著:“這藥好難吃的,而且我不是有生生不息之力嘛,還用得著吃藥?”
  
  “這藥對于消化生生不息之力很有好處,而且它可以護持小姐的身體,讓你在動用曼殊沙華的時候可以少受損傷。”這番話,王伯已經不知道說了多少遍。
  
  “先放桌上吧。”趙若曦垂頭喪氣,隨后身前就響起喀喀嚓嚓的清脆聲音。
  
  王伯將藥盤放在桌上,轉身一看,見趙若曦正就著窗臺,用一把復古手槍的槍柄砸松子。
  
  一向沉穩的王伯,此刻眼皮也不禁跳了幾下。那把做工極盡精美的短/槍,不就是曼殊沙華嗎?
  
  王伯忍住揉眼睛的沖動,定了定神,再仔細看去,終于確定,趙大小姐用來砸松子的就是曼殊沙華。
  
  這,國之重器,居然用來砸松子?雖說曼殊沙華別說用來砸松子,就是砸石頭也不會有損壞,可是王伯心中,總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忍不住長嘆一聲。
  
  趙若曦砸好一把松子,就才到桌前坐下,苦著臉盯著那碗尚在冒著熱氣的湯藥,一顆顆往嘴里扔著松子。可是看那張快要皺到一起的小臉,就知道她覺得松子再多,也壓不下藥的味道。
  
  此時王伯說:“最近出了一件事,想必小姐是想知道的。千夜前一天和白閥起了沖突,被白凹凸打傷......”
  
  王伯一句話沒有說完,趙若曦騰地站了起來,雙手握緊了拳頭:“白凹凸?她找死!”
  
  王伯咳嗽一聲,說:“小姐,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趙若曦卻根本不聽,只是咬牙:“白凹凸在哪?”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