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81 狩獵蠻荒

,!
  
  白凹凸緩緩起身,走出營帳。這時整個營地已一片嘩然,白閥戰士將軍紛紛沖出營帳,要看看是誰如此大膽,居然敢跑到白閥地盤上當面叫板。
  
  他們驚愕的是,營外空中飄浮著一個少女,絕美的小臉上帶著虛幻的空靈,讓人看到就忍不住有隱隱心痛的感覺。她穿著貴族少女常見的長裙,身上少有華飾,只有一兩件不起眼的小飾物。全身衣裙,真正凸顯的只有大師級的手工剪裁。
  
  一時之間,許多彪悍戰士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打上門來的居然是這樣一位少女?她身上明明沒有絲毫原力氣息,別說原力漩渦,就連節點也一個都感知不到。
  
  但沒有原力的人,怎么能浮空?許多人想深了一層,黑暗種族中的血族和魔裔都有不少回返青春的方法,比如夜之女王平時在人間顯現的就是接近少女的形象。或許這一位也是?
  
  不過白閥閥內戰將大都見多識廣,有兩人就認出了趙若曦,施禮道:“原來是承恩公小姐光臨。”
  
  趙若曦執掌曼珠沙華,在帝國身份特殊,所受禮遇重視不在國公之下。白閥戰將遇到了,也要先行禮再說。
  
  趙若曦根本不理會兩名準將,只是盯著白凹凸,眼睛越來越亮。
  
  白凹凸早知道來的是趙若曦,可是見到她這個樣子,立刻心中一沉,暗叫不好。
  
  果然,趙若曦根本不和她說話,直接舉起曼殊沙華,對準了白凹凸。白凹凸身前立刻有朵彼岸之花開放,妖異的花與她在冥冥中聯系在一起,等若是鎖定了她。無論白凹凸閃避還是逃遁,都無法避開曼殊沙華的一擊,只能硬抗。
  
  白凹凸沒想到趙若曦居然說動手就動手,連句話都不說。她雖然桀驁瘋狂,可畢竟不是真的瘋子。當下臉色大變,身形不斷閃爍,就欲擺脫曼殊沙華的鎖定。
  
  可是剛剛一動,白凹凸就臉色再變,立刻停止了閃避。只略一嘗試,她就知道根本避不開曼殊沙華的鎖定。當年永夜議會議員歌詩圖都在曼殊沙華下重創遠遁,何況是還沒有跨過神將大關的白凹凸。
  
  除此之外,白凹凸還看到營地中同樣是處處彼岸花開,將一個營地妝點得宛若夢境。可這景致雖好,卻是殺人之器。如果白凹凸閃避,那么曼殊沙華大部分威力就會落在營地內白閥戰士身上。曼殊沙華雖然不擅群攻,可是白閥這個營地里也沒有什么真正強橫人物。這一槍下去,恐怕整個營地幾百名戰士都會死個精光。
  
  白凹凸臉現怒火,喝道:“小小年紀,好毒的心思!”
  
  趙若曦嘴角微翹,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道:“誰都可以說我,就你不行。你躲啊,看看能不能躲得掉。躲過了也不要緊,等我干掉你的爪牙,再補你一槍。”
  
  白凹凸冷笑,道:“諒你也不敢真開槍”
  
  話音未落,白凹凸臉色大變,身前的彼岸之花突然由盛放轉為凋零,同時她體內生機如同開了閘的洪水,狂/泄而出,流向虛空,轉眼間就被虛空內狂暴的原力吞噬。
  
  電光石火的剎那,白凹凸又驚又怒,沒想到趙若曦竟然真的開槍了!
  
  一時之間,強橫桀驁如她,面對彼岸之花的凋零,也有束手無策之感。曼殊沙華的攻擊太過詭秘莫測,讓人無從抵御。就連永夜議員也吃了個大虧,何況白凹凸。
  
  眼見彼岸之花行將凋零的剎那,空中突然傳來一聲大喝:“不可!”
  
  隨即垂下一只大手,一把將白凹凸連同整個營地在內握住。在這只原力幻化成的大手中,一朵朵彼岸之花的凋零度都驟然放緩。可是它們依舊在凋零,每一朵徹底敗落,原力大手中就會出現一塊塌縮缺失。
  
  彼岸之花還有大半,原力大手就已破爛不堪,隨時都會破碎。眼見白閥即將損失慘重之際,空中突然有人哼了一聲,隨即無數原力幻化的氣箭落下,每箭都會射滅一朵彼岸之花,轉眼間所有彼岸之花全都消失。
  
  曼殊沙華的一擊,這才算過去。
  
  但是許多白閥戰士已經受到了影響,臉色蒼白,氣息虛浮。有不少人連站都站不穩,癱坐在地。就連白凹凸,原力也有一絲不穩跡象。
  
  空中出現一個富態老人,原本和藹的臉上卻有些氣急敗壞。他自空而落,浮在趙若曦對面,怒道:“曼殊沙華是國之重器,怎么能對自己人用?你,你這是”
  
  以他城府,一時之間居然找不到合適詞匯形容,可見已氣到極處。
  
  趙若曦握槍的雙手也在顫抖,持曼殊沙華一擊,對她也是消耗極大。可是她死咬著嘴唇,都咬出了血,就是不肯暈過去。
  
  她完全沒聽對面老人在說什么,只是盯著白凹凸,顫抖的雙手再次舉起曼殊沙華,臉上最后一分血色突然褪盡,全身生機都微弱得如同風中殘燭,而周圍又有朵朵彼岸之花浮現。
  
  她竟是想要再開一槍!
  
  趙若曦身后響起一聲嘆息,一只大手伸過來,按下了曼殊沙華。王伯在她身后浮現,說:“小姐,今日不可再用曼殊沙華了。”
  
  隨著王伯的一按,曼殊沙華光華居然徐徐收斂,朵朵彼岸之花還沒有完全顯現就已散去。
  
  可是趙若曦卻拼命掙扎起來,叫道:“別攔我!我要殺了白家的賤人!誰攔我我就殺誰!”
  
  王伯望向趙若曦的目光全是心疼,道:“小姐,今天不能再用曼殊沙華了,實在要殺,明天再來也是一樣。”
  
  對面白閥老人聞言一怔,頓時哭笑不得,道:“這個,老王,雖說你現在身在趙閥,可是總得顧念點過往情份吧?”
  
  王伯只當沒有聽見,將曼殊沙華從趙若曦手中取下,收入槍盒,然后抖開一張厚毯,將少女包裹起來。趙若曦拼命掙扎,可是沒了曼殊沙華,她不過是個普通少女,哪里掙扎得出王伯手心。
  
  趙若曦滿心不甘,怒視著對面的老人,叫道:“我知道你是白閥的長老”
  
  老人臉現尷尬,道:“老夫可不只是一介長老啊,本公乃是”
  
  他一句話還未說完,趙若曦根本不聽,而是抬頭望天,叫道:“憑他根本擋不住我的曼殊沙華!青陽王殿下,你這是打算和白閥聯手,壓我趙閥不成?”
  
  這話一出口,整個天地似在瞬間凝固,所有人都動彈不得。空中響起張伯謙帶有金石之音的聲音:“曼殊沙華可不是你的,也不是這樣用的。”
  
  許多白閥戰士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剛才是青陽王出手,才能夠絲毫不帶煙火氣地化去曼殊沙華的一擊。
  
  “在我手里,就是我的!”趙若曦小臉上寫明了不講理的打算。
  
  張伯謙依舊沒有現身,而是道:“你再胡鬧,我讓魏煌把你收回西6去。”
  
  趙若曦氣勢立刻弱了三分,她已經到了虛空浮6,可是打死都不想回去。而且她素來天不怕地不怕,卻就是對自家老子畏懼三分。
  
  她眼中光芒一轉,又道:“殿下,您要保定白閥,是嗎?”
  
  張伯謙哼了一聲,道:“就你這個小家伙也想拿話套我。今天的事到此為止,以后的事你們兩家自己處理。只是有一點,此乃國運之戰,又恰好由本王負責。若是誰影響了戰局,休怪本王不客氣,那時不管什么人都保不住你們。”
  
  話音即落,天地凝滯就此結束。眾人都知,青陽王已經離去。
  
  白閥老人向趙若曦和王伯望了一眼,目光復雜,嘆道:“幸好沒有出大事,今日之事就到此為止,如何?”
  
  “正當如此。”王伯點頭,就欲帶著趙若曦離開。
  
  “等等!”趙若曦叫住王伯。白閥眾人都是臉色一變,不知道她又要干什么。剛剛趙若曦一見面話都不說,直接拿曼殊沙華開轟的舉措早已驚住他們。現在所有人都清楚,趙若曦也是位什么都干得出來的主。
  
  趙若曦沒有理會白閥眾人,而是對王伯說:“浮6這里很不好玩,明天我要狩獵蠻荒!”
  
  王伯不動聲色地道:“小姐想要獵什么?”
  
  趙若曦從牙縫里磨出來一個名字:“當然是白空照那賤人!”
  
  “老奴知道了。”
  
  趙若曦又道:“本小姐最近心情很不好,心情不好槍法就不準。誰要出現在我獵物周圍,說不定會誤傷哦!”
  
  說罷,她就和王伯一路遠去。白閥眾將士則是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誤傷?當世十大絕頂名槍中,恐怕就只有彼岸花開的曼殊沙華不會誤傷。
  
  老人看著趙若曦和王伯遠去的身影,嘆了口氣,對白凹凸道:“你跟我來,我有話要問你。”
  
  這微胖老人實際上是當今白閥家主堂弟,世襲寧國公的白松鶴,無論身份地位還是修為都可和趙閥幽燕二公相提并論。他一言即出,白凹凸也不能當面頂撞,當下跟著白松鶴走入主帳。
  
  白松鶴在中央主位坐定,也不叫白凹凸坐,收起笑容,威儀自現,淡淡地道:“說吧,為了一個白空照,你還要做到什么程度。”
  
  白凹凸微微皺眉,說:“不過是傷了一個千夜而已。就算他和趙若曦有私情,又有什么。”
  
  “胡鬧!”白松鶴將一份文件拍在桌上,怒道:“那千夜身份不是表面上那么簡單!本公早就得到消息,千夜實際上很有可能是承恩公的私生子。這些情報早就了下來,你難道從來不看嗎?”
  
  白凹凸一怔,隨即道:“那也不過是個庶子。再者說,我一向對門閥世家里這些來來回回的破事不感興趣。”
  
  ps:這一更補昨天的。昨天實在弄得太晚,沒能寫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