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87 永夜排名

黑暗大軍的攻勢格外猛烈,按照原定計劃第一線的要塞應該至少要堅守一天以上,結果在黑暗大軍的猛攻之下,才數小時就不得不提前撤退,退往第二道防線。不過因為有千夜的存在,這次防御戰在殺敵數量,尤其是有爵位的上位貴族擊殺數量上遠預期,對黑暗大軍的打擊格外沉痛。
  
  兩道要塞防線并不遠,在沉默中,高戰艦很快就到了第二道防線上位于中央的要塞,將還能戰斗的戰士和強者放了下去,由上一座要塞撤下來的弩炮也留在了這里。
  
  原本宋子寧應和重傷員一同撤向后方,可是他卻強烈要求留下,并且擔任了要塞守衛長官。在現在,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按照帝**律,誰坐在這個整個要塞最高主官的位置上,那就一定要堅守到最后,直到允許撤退時,方能撤離。
  
  和宋子寧同為少將的有好幾位,然而在張伯謙麾下任職的資歷卻只有他一人有,并以此搶到了這個燒得火紅的位置。
  
  上一個要塞失守得太快,撤退過程也夠干脆果斷,因此當千夜來到這里時,張閥的大軍剛剛過去不久。
  
  站在要塞城墻上,千夜目送張閥大軍遠去,忽然嘆了口氣,問:“這次浮6之戰,我們能夠打贏嗎?”
  
  “一定能。”宋子寧回答得毫不猶豫。
  
  “為什么?”千夜不確定宋子寧的信心從何而來,至少到目前為止,帝國在浮6上全面敗退,宋閥領地失守只是時間問題。而在外空也只是艱難維持,主力艦隊據說已不敢輕易和永夜艦隊決戰。
  
  這樣的局面,還能打贏嗎?
  
  宋子寧指了指頭頂,說:“此戰可是林帥策劃,由張帥座鎮,我們怎么會輸?”
  
  千夜有些愕然,片刻后才說:“真沒想到你對他們這么有信心,這算是……崇拜?”
  
  宋子寧聳聳肩,坦然承認:“算是吧。”
  
  千夜仔細看了會宋子寧,難以相信他居然也會有崇拜之舉。
  
  此時幾隊戰士出了要塞,開始在要塞外的地帶上埋著什么東西。千夜問:“他們在埋什么?”
  
  “地雷,我讓他們去埋的。”
  
  千夜頓時無語,地雷這種有著上千年歷史的古老武器,現在已經只能在永夜這類最偏遠荒涼的大6上才能看到,而且還是用在邊緣戰場上。一顆地雷連重傷高級戰士都辦不到,所以早就被帝**隊淘汰了。就算宋子寧異想天開,他又從哪里找來的這么多地雷?
  
  面對千夜的疑問,宋子寧微微一笑,說:“我看你上一仗手雷用得不錯,所以臨時想出這么一個布置,這算是大號地雷吧。”
  
  宋子寧命人把所謂地雷拿了一箱過來。說是地雷,實際上是把炮彈和手雷捆綁在一起,再加上一個引信制成的東西。這東西確實威力不小,而且城外的戰士們埋得密密麻麻,每隔十米就會埋下一顆。
  
  宋子寧將那顆‘地雷’交還給戰士,對千夜道:“你那種扔手雷的方法可不是誰都能用的,至少本少就用不出來。所以我想了這個笨辦法。還好趙閥準備確實充足,連手雷炮彈這種東西都備了不少,我一開口,就運了整整一船過來。”
  
  看過這顆地雷,千夜就明白過來,宋子寧是效仿他的方法,先大量殺傷炮灰和低級戰士。如果高級戰士不小心處在爆炸核心范圍,就相當于被重炮直接轟中,也有可能重傷。這種除草戰術可以將高端敵人凸顯出來,殺傷率直線上升。
  
  此時此刻,在浮6大地上,黑暗大軍如潮水一樣漫過山丘河谷。第一線的三座要塞如同三塊礁石,在滔滔洪流中還是被一一沖毀。千夜和宋子寧所駐守的要塞承受壓力最大,卻是最后一個被攻克的,黑暗種族在這座要塞損失之大,過另外兩個要塞的總和。
  
  來到第二線要塞后,千夜僅僅享受了幾個小時的安寧,就迎來了黑暗大軍的再度沖擊。
  
  戰爭異常艱苦,前所未有的艱苦。
  
  以千夜在黃泉鍛煉出的意志,在似乎沒有盡頭的殺戮中也有些許的動搖。守衛戰開始沒過多久,千夜就陷入重重圍困,放眼望去,視野中全是黑暗戰士。此刻殺戮已經變成身體本能,千夜的大腦似乎已經停止思考,只是依靠著本能機械地閃避、格擋、進擊、格殺。
  
  戰斗似乎永遠沒有盡頭。
  
  不知過了多久,千夜忽然感覺到壓力減輕,周圍的黑暗戰士轉眼之間變得稀稀落落。這時頭頂傳來引擎的轟鳴,他抬頭望去,看到兩艘久違的帝國戰艦正在要塞上空盤旋,艦腹艙門緩緩打開,拋下數十根吊索。
  
  直到這時,千夜才反應過來,又到了撤退的時候了?
  
  此刻環顧周圍,入眼已滿是廢墟,要塞內的建筑幾乎都被摧毀,到處都是尸體,黑暗種族和帝國戰士混在一起,再也無分彼此。
  
  戰艦依舊以猛烈火力壓制黑暗種族,幸存的戰士們迅沿著吊索攀援而上,進入戰艦。在打開的艙門處,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趙雨櫻蹲跪在艙門處,懷中手炮不斷轟鳴,絲毫不顧惜原力,將一個個艦炮漏掉的高級戰士轟翻在地。
  
  作為要塞主官,宋子寧依照慣例最后一批登艦,但他抓住吊索時就顯得很吃力,原本換過的干凈戰斗服,現在又是一片血跡,看來添了不少新傷。
  
  千夜也在向戰艦靠攏,一路上不斷擊殺漏網之魚。他看了一眼還在艱難攀爬的宋子寧,忍不住皺了皺眉。
  
  如果千夜身屬永夜陣營,那么此刻的宋子寧就是最好的狙殺目標。這個想法剛一升起,千夜眼角余光中就看到光芒一閃。瞬息之間,千夜就知道那是一顆原力狙擊彈,威力極大的狙擊彈!
  
  剎那間,千夜胸中血核極度膨脹,又驟然收縮,劇烈起伏之中,海量血氣迸射到全身各處,澎湃的力量從身體每個最細微的角落內涌出!
  
  砰的一聲,千夜腳下地面龜裂,沉陷,轉眼間出現一個巨大淺坑,而千夜已如炮彈般騰空而起,激射向炮塔,猛地撞在炮塔上,然后再度加,飛射向空中的宋子寧。
  
  戰艦上,趙雨櫻也看到了那顆遠處襲來的狙擊彈。她放下手炮,伸手去抓吊著宋子寧的吊索。可是那根吊索離她還有段距離,無論如何也來不及救援。
  
  此刻宋子寧已感覺到了背后來襲的危險,可是他全身乏力,能夠掛在吊索上已是盡了全力,根本無力閃避格擋。生死之際,他居然還笑得出來,努力抬起右手,看樣子不是想和趙雨櫻打個招呼,就是要擦擦臉上的血跡污漬,以便死得干凈體面些。
  
  時光似在這一刻定格,然后驟然加,回到正常。
  
  千夜突然出現在宋子寧身后,狙擊彈直接轟在他的背心,在巨大推力下和宋子寧重重撞在一起。千夜一把抓住吊索,另一手一把抓住被撞得飛出去的宋子寧,然后叱喝一聲,猛然力,已帶著宋子寧沖進戰艦機艙。
  
  趙雨櫻抓起手炮,沖著狙擊彈射來的方向連轟數炮,壓制住了那個可怕的狙擊手。戰艦已經完成了救援任務,迅升空,艙門緩緩關閉,掉頭遠去。
  
  在要塞外的一片山石中,一個土堆慢慢拱起,然后一名血族伯爵破土而出。他抖落身上的泥土碎石,望著遠去的戰艦,哼了一聲,眼中盡是惱怒。
  
  身為真正的上位者,自開戰伊始他就埋伏在戰場上,一直隱忍不,為的就是剛剛那個絕佳的機會。可是沒想到,必殺的一擊竟然在不可能的情況下被千夜給破壞了。
  
  在永夜議會的懸賞排行榜上,帝國年輕一輩中,宋子寧的排名如今已僅在趙君度之下,遠遠高過千夜。在議會那些大人物眼中,個人實力不俗,年紀輕輕就展示出非凡領軍才華的宋子寧價值遠在千夜之上。永夜議會可不希望帝國將來再出一個林熙棠式的人物。僅僅一個林熙棠,已經讓他們吃夠了苦頭。
  
  至于千夜,雖然在血戰中光耀一時,但是在上層人物的評價中,潛力和資源都屬有限,許多世家大族的嫡子懸賞都在千夜之上,更不用說帝室中那些已嶄露頭角的皇子皇女。
  
  這是蓄勢已久的一槍,也是他獨有的能力。如此威力的一槍轟出,接下來數日內他都沒有再戰之力。這樣一槍沒能命中目標,卻誤中千夜,自然不由得他不懊惱。畢竟宋子寧的賞格豐厚得讓他都怦然心動,而擊殺千夜的收獲還不到宋子寧的三分之一。
  
  只是想到剛剛千夜那如妖魔般的直覺,電閃雷鳴般的行動度,他忽然間打了個寒戰。隱約之間,他覺得能夠干掉千夜也不錯,如果在戰場上與千夜正面對上,誰勝誰負還不好說。想到這里,他又忍不住在心中痛罵議會辦事機構中的那群廢物,千夜的情報明顯有誤,給出的賞格太低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