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88 依如往昔

..Co
  
  浮空戰艦全速遠去,迅速將燃燒著熊熊烈火的要塞拋在后面。戰艦腹艙內,千夜默不作聲地將宋子寧放下。宋閥七少死里逃生,居然心情還能不錯,笑道:“看來本少就是命大,到哪里都有貴人相助”
  
  可是千夜沒有回應他的冷笑話,而是慢慢軟倒在地。
  
  宋子寧先是不在意,問了句“你這就累倒了?”然而見千夜全無反應,他這才慌了,撲了上去,叫道:“喂!你,你怎么了?”
  
  趙雨櫻出現在宋子寧身后,按住他的肩膀,制止他的動作,說:“你再這么晃下去,他就真的死了。”
  
  宋子寧強自鎮定,松開手,看著趙雨櫻慢慢將千夜扶起,才問:“他怎么了?”
  
  趙雨櫻臉色凝重,又有明顯的不安,她幾次伸手想去摸千夜的后背,卻又半途收了回來。如是掙扎幾次,終是沒有勇氣。她頹然泄了口氣,對宋子寧道:“千夜……替你擋了那一槍。你過來,去看看他背上的傷究竟怎樣!”
  
  宋子寧忽覺眼前一黑。
  
  他這才發現,在剛剛過去的短暫時刻,自己居然下意識地遺忘了跨空而來,欲取自己性命一槍,他根本就沒有去想,那一槍究竟到哪去了。這一槍威壓如海,幾乎不亞于侯爵全力一擊,能夠射出《這一槍的強者,又怎么可能失手?
  
  在這等時刻,宋子寧終是比趙雨櫻要果斷,他咬緊牙關,慢慢將千夜翻了過來,露出后背。
  
  千夜背心處有個碗口大的傷口,看上去并不是很大,可卻是極深,深到可以看到脊椎,而且脊椎都被消蝕了一半!
  
  這樣的傷,對于真正強者來說本來還不算絕望。可是現在千夜傷口毫無動靜,血肉絲毫沒有生長跡象,卻讓宋子寧的心瞬間如墜冰窟。
  
  他清楚千夜擁有血族體質的身體有多強大,恢復能力多么強悍。正常情況下這樣的傷,傷口血肉應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恢復才對,然而現在卻全無動靜。這在宋子寧眼中,反而比正常人族血肉模糊,不斷被血氣腐蝕還要可怕。因為這意味著千夜身體正在失去生機。
  
  果然,傷處開始慢慢滲出清水般的液體,裸露血肉也漸漸泛起一層詭異的蒼白。這在宋子寧的印象中,正是上位血族處于瀕死狀態的跡象。
  
  上位血族伯爵的傾力一擊,豈是那么容易挨的?
  
  看到這里,宋子寧忽然沉靜下來,向趙雨櫻意味深長地望了一眼,然后抱起千夜,走到旁邊的一間艙室內,小心地將千夜放下。
  
  趙雨櫻有些莫明其妙地跟了進來,不明白宋子寧要干什么。剛剛宋子寧的眼神中,有一些讓她感覺到危險的東西。
  
  宋子寧走到門外,反手把艙門關上,隔絕了趙雨櫻的視線,然后放眼在寬闊的腹艙內搜索。視線所及,全都是趙閥戰士,其中大部分是在第二座要塞中一起奮戰到最后的人,少部分則是從第一座要塞撤下來,又參加了第二座要塞防御戰的戰士。
  
  艦艙內,這些戰士大半身上帶傷,或躺或坐,都沉默不語,就連重傷者也忍著沒有呻吟。
  
  如是看了一圈,望著這些一同浴血奮戰過的戰友,宋子寧忽然嘆了口氣,還是狠不下心,于是又回到了艙室內,把艙門關緊。
  
  在趙雨櫻疑惑目光下,宋子寧挽起左手衣袖,右手雙指一并,在自己脈門上劃過。他左手手腕上立刻出現一道深深傷口,鮮血噴涌!
  
  趙雨櫻大吃一驚,差點驚呼出聲。她瞪大了眼睛,盯著宋子寧的一舉一動,不明白他為何會有這般自殘的舉動。宋子寧恰在這時也抬頭望了她一眼,目光更是復雜。
  
  趙雨櫻心中忽然升起一道寒意,竟從宋子寧身上感到極為濃烈的危險感覺,甚至強烈到危及到生命!
  
  宋子寧此刻狀態其實并不好,在先后兩次要塞防御戰中耗盡體力,更身受大大小小數十處傷。按理說此刻的宋子寧,趙雨櫻一根手指就能放倒。即使宋子寧在全盛狀態,也不是她的對手。可偏是現在,趙雨櫻居然會產生生死一線的錯覺。
  
  宋子寧只向她看了一眼,就低下了頭,將手腕傷口對準了千夜背上的傷處,鮮血立刻奔涌成流,落在千夜的傷口上。他的血紅得深沉,竟有隱隱氤氳霧氣升騰,并散發著一股讓人心曠神怡的味道。
  
  趙雨櫻更是大為驚訝,宋子寧在自己的血中竟注滿了原力!他現在可是十分虛弱,這種注入原力的行為明顯就是在透支生命了。
  
  這股飽含原力的熱血澆在千夜的傷口上,立刻積起了一汪小小血潭。千夜傷處那正變得蒼白的血肉被鮮血浸泡后,很快就有血色蔓延開來。
  
  宋子寧左手停在空中不動,鮮血如泉水般汩汩從手腕傷口中涌出,澆在千夜身上。血流速度實在太快,轉眼之間,宋子寧就臉色蒼白,嘴唇完全失去血色。
  
  頃刻之間,近一小盆的鮮血就澆在千夜的傷口里,那些泛著慘淡白色的血肉開始變得紅潤,但是那汪血潭卻并沒有變大,所有新注入的鮮血竟似都被千夜吸收了。
  
  千夜微微動了動,原本死氣沉沉的身體,此刻已有了一縷生氣。
  
  趙雨櫻也是見多識廣,一看之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驚道:“千夜他,他”
  
  宋子寧抬起頭望了她一眼,淡然地道:“今日種種,非他所愿。在我眼中,千夜永遠是人族,也永遠是我宋子寧的兄弟。”
  
  這個沖擊實在太大,以致趙雨櫻都呆了一呆。此刻她終于明白,剛剛宋子寧為何會對她起了奇異的殺機。人族和黑暗種族終究勢不兩立,看到被血族侵染的人類,帝國戰士本能反應即是就地格殺。
  
  如果趙雨櫻有所異動,恐怕迎來的就是宋子寧的搏命撲殺。
  
  趙雨櫻其實亦是冰雪聰明,能夠在她這個年紀修煉到如此境界,豈有笨人?剎那之間,她已將前因后果大致猜得通透。
  
  她忽然伸手,一把就握住了宋子寧的手腕,封住了他腕上傷口。這一拿快如閃電,浩蕩原力瞬間封住宋子寧全身,讓他動彈不得。
  
  宋子寧雖然早有準備,可是卻依然避無可避,一下就被拿住,所有準備的后著全都胎死腹中。
  
  趙雨櫻把宋子寧拖開,然后探出自己左手,輕輕一抖,手腕上就裂開一道傷口,鮮血如箭,射在千夜傷口里。
  
  她放出的鮮血又和宋子寧截然不同,霧氣筆直升騰,如一道云箭直射天花板,里面原力濃郁得遠超頂級源液,更不是宋子寧可比。
  
  趙雨櫻原力修為還在宋子寧之上,又養精蓄銳,處在全盛狀態,因此放出的鮮血蘊含原力直是宋子寧的數倍。這道鮮血一落入傷口,千夜頓時有所感應,全身一震,那些本已壞死的血肉紛紛脫落,從下面重新生長出新的血肉,近乎貪婪地吸收著趙雨櫻的鮮血。
  
  宋子寧本在拼命掙扎,看到這一幕,立刻安靜下來。
  
  趙雨櫻手腕上鮮血涌流如注,她卻全不在意,轉頭對宋子寧道:“在我心中,千夜永遠是小時候我抱過的小五。另外,就憑你那點道行,也想和老娘斗?等這事完了,看老娘不好好修理你!”
  
  宋子寧馬上換上一臉燦爛笑容,大拍馬屁:“雨櫻姐英明神武,哪是我能比的?”
  
  趙雨櫻哼了一聲,將馬屁輕輕受落,又望向千夜。
  
  此刻千夜全身震動越來越強烈,傷處血肉翻動,已經開始生長。就在這時,艙室內忽然響起撲通撲通的聲音,有如戰鼓敲響,千夜的血核重新開始脈動。
  
  血核復蘇,千夜就生機盡復,得自宋子寧和趙雨櫻的大量鮮血讓他即刻進入沸血狀態,傷處血肉開始以驚人速度生長,就連受損骨骼也在修補。
  
  千夜哼了一聲,慢慢醒了過來。
  
  “可以了。”宋子寧對趙雨櫻示意,讓她封住手腕上的傷口。短短時刻,趙雨櫻體內鮮血流失過半,再流下去,即使以她實力也有生命危險。
  
  千夜睜開雙眼,恢復清醒,隨即驚訝于體內出奇強烈的沸血狀態。可是在失去意識前,千夜明明記得自己中了致命一槍,傷得極重,就連血核都失去了活力。可是現在又是怎么回事?
  
  千夜掙扎著站了起來,看到了宋子寧和趙雨櫻,看到了他們慘白如紙的臉色,也看到了他們手腕上的傷口,立刻明白發生了什么。
  
  千夜忽然覺得喉嚨中似有什么在上下翻滾,想要說什么,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趙雨櫻此刻臉一板,道:“老娘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聽無聊的問題,有什么事找別人說去,再見!”
  
  千夜愕然,剛望向宋子寧,七少即云淡風清地道:“本少重傷未愈,身心俱疲,正要找幾位美女探討下人生至理,大道玄機,沒什么要事休要來打擾。”
  
  說罷,兩人一前一后出了艙門,根本不給千夜說話的機會。
  
  “你們”看著兩人腳步虛浮的身影,千夜卻怎么都不知道該說什么。
  
  ps:在這特殊的節日里,俺覺得需要怒刷一下存在感。
  
  
[xs52]